第一百三十章 恶毒之人

    第一百三十章恶毒之人

    这一突发事件,让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反应做快的是记者,无数的闪光灯对准了跪在副省长李宗文面前的两位老人和李宗文,咔嚓咔嚓的闪个不停。

    李宗文的内心顿时怒火中烧,他想不到自己来湖西市会碰到这种拦轿喊冤的突发事情。这种事情有可能让自己陷入舆论的中心。湖西市的公安局是干什么吃得?都是饭桶?怎么会让这种人进来的?王盛举你个王八蛋不想干了?

    虽然李宗文的内心暴跳如雷,但他的脸上一丝怒火都没有,相反,他连忙伸手去扶两位老人,柔声道:“老人家,快起来,您有什么冤屈,给我说。”

    两位神情憔悴、头发花白的老人,跪在地上,根本不起来,男性老人大声道:“李省长,我儿子被枪毙的冤枉呀!他死的好冤枉好惨呀。”

    市委书记宋光明和市长关占平一看到有人拦住了李宗文,跪在地上喊冤,两人的脸色刹那间变得铁青一片,都露出了极其恼怒的神情。

    有人在副省长面前拦路喊冤,这个影响极坏呀,弄不好,两人都会成为牺牲品的。

    市长关占平的两眼刹那间露出了凌厉的寒芒,他狠狠的盯了一眼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

    王盛举,你***怎样做的警戒?等摆平了这件事,老子再收拾你。

    市长关占平如同刀子一般的目光让王盛举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更让他毛骨悚然,心里发悸。不好呀,事后,关占平能饶了自己吗?

    妈个逼的副局长薛兆国,你等着,市长关占平拿老子开刀,我也不会放过你,老子受处分,我让你滚蛋。

    主管信访民政的副市长贾政汪吓得脸色都绿了,他双腿一哆嗦,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欧阳志远看到了这对苍老的夫妇,跪在了大路正中,两人手里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我儿子被枪毙的冤枉!冤!冤!冤!冤!”

    老人的脸上,沟壑纵横,泪水浑浊,苍老的看不出来两人的真实年龄。

    欧阳志远很想出去问个究竟,但公安和信访,都不属于自己管辖,自己找机会再问问吧。

    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脸上露出了狰狞的杀意,他看着郑伟道:“立刻让人把这两个老杂种拉走,关起来。”

    郑伟立刻带领七八个警察冲过来。

    副省长李宗文刚想过问,七八个警察早就冲了过来,如同老鹰抓小鸡一般,把两位老人拎了起来,狠狠的塞进了警车,开走了。

    宣传部长陶宗钢阴沉着脸,看着那些记者道:“今天,大家只能报道湖西市煤化工订单的事,不能报道这件事,否则,引起什么后果,自负。”

    陶宗钢的口气极其的严厉,带这让人心悸的威吓,双眼阴森森的从每位记者的脸上扫过。

    副省长李宗文狠狠的盯了一眼市长关占平,转身上了车,低声道:“回南州。”

    司机一加油门,副省长李宗文的轿车开上了国道,扬长而去。工作人员的车和化工厅厅长方年也跟在了后面。

    整个欢迎场面,不欢而散。

    所有的领导都上了车,关占平在车里拿出了电话,拨通了主管信访民政的副市长贾政汪的电话。电话一通,市长关占平咆哮着道:“贾政汪,你是干什么吃的?竟然有人跑到李省长面前喊冤。你的副市长不想干了?你立刻给我写出检查,在大会上给我念!”

    市长关占平咆哮着。如果副市长贾政汪在他面前,他会毫不犹豫的抽贾政汪一记耳光。

    轿车里的副市长贾政汪的冷汗噼里啪啦的向下掉,后背早就湿透。

    他连忙道:“对不起,关市长,是我的工作没做好,我作检讨。”

    关占平咆哮着道:“贾政汪,这么多的记者面前,你让湖西市的脸面何在?拦路喊冤,这是什么年代的事情?省长李宗文的脸都青了,他要是把这件事反映到省委省政府,湖西市的工作将更加被动。我限你今天上午就和公安局的王盛举,一起办好这件事,要是我再看到这两个惹祸精上访,你就卷铺盖滚蛋。”

    关占平说完,狠狠地按死了自己的手机。

    市长关占平的脸色极其阴沉,他点上了一颗烟,使劲的吸了一口,让浓浓的烟雾在肺里循环了一圈,然后慢慢地吐出。

    今天的事,影响极坏,湖西市真是多事之秋呀。这么多的记者,肯定有人不听话,乱写报道的。

    这将对湖西市的影响不好呀。

    关占平拿出来电话,拨通了宣传部长陶宗钢的电话。

    宣传部长陶宗钢现在很是郁闷,他知道,在自己的高压下,湖西市的记者不敢乱写,但省里的记者不属于自己管辖,他们乱写怎么办?

    他看了一眼省里的记者,他满脸堆笑道:“省里的记者同志,请大家不要报道上访这件事,里面毕竟有李宗文省长的影像,要是有谁乱写,让李省长知道了,李省长会生气的,我想大家都知道,李省长是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他的位置仅次于常务副省长秦省长,要是谁乱写,引起李宗文省长的不满,嘿嘿,饭碗就保不住了。”

    陶宗刚很会威胁人。他刚讲完,他的电话就响了,他一看号码,是市长关占平打过来的,他连忙接过来。

    “关市长,您好。”

    “陶宗钢,你听好了,湖西市的记者谁要是乱写今天的事,直接开除,你要做好记者的工作。”

    关占平的声音充满着冷森森的杀意,让陶宗钢的后脊梁等发冷。

    陶宗钢连忙道:“好的,关市长,我不会让他们乱说的。”

    关占平冷哼了一声,挂上了电话。

    上访的人,是一对老夫妇,男的叫李玉冰,女的叫张春花。这两人是老上访户,已经上访了十年了。十年前,是一九八六年,正是八十年代最厉害的那次严打时期,他的儿子犯了强和奸杀人罪,被执行了枪决。但自从儿子被枪毙后,这对夫妇就开始上访,坚决否认儿子是强和奸杀人犯。

    十年了,十年前,贾政汪当年正好在信访局工作,他接待过李玉冰和人张春花夫妇,他知道,信访局是最没有权力的单位,他只能把信息反馈给湖西市公安局和法院,检察院,但公安局和法院、检察院坚持认为,李玉冰的儿子李虎强和奸杀人证据确凿,事实清楚。

    从此后,李玉冰和张春花历经了十年的上访苦难。

    现在,贾政汪已经是副市长了,但李玉冰和张春花夫妇仍旧在上访。

    当年破获这件案子的警察早就升职调走,当年宣判这件案子的法官,早就不在这里了。

    副市长贾政汪的车慢慢的停下来,他看到了政法委书记王盛举的车在后面赶了上来,他走下车,向着王盛举一摆手,王盛举的车停了下来。

    王盛举知道,副市长贾政汪肯定有事情和自己商量,他打开车门,贾政汪坐了进去。

    贾政汪看着王盛举道:“王书记,刚才的事,关市长很生气。”

    王盛举冷笑道:“不光关市长生气,李副省长气的直接回了南州,嘿嘿,这次咱们倒霉了。”

    贾政汪看了一眼王盛举道:“王书记,你准备怎样处理李玉冰和张春花?”

    王盛举嘿嘿狞笑道:“对这种刁民,先拘留,弄到拘留所,我要让他尝一尝乱上访的滋味。”

    贾政汪阴森森的道:“你就是把他们打个半死,他们好了以后,还要上访,还要扰乱公共秩序,扰乱领导工作,嘿嘿,不如把他们送到精神病医院,天天给他们电疗打针吃药,锁在医院里,不让他们出来,等过了几年,他们的脑子就会短路,就会忘记过去很多事情的。”

    副市长贾政汪的话让王盛举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小白脸的心,比自己还要恶毒,怪不得古代戏曲里的奸人都是小白脸。虽然副市长贾政汪的方法恶毒,但这个方法,却让王盛举的眼睛一亮。

    真是个好办法呀,用药物摧残人的大脑,那人就不会上访了。

    王盛举拿起了电话,拨通了郑伟的电话。

    郑伟正押着李玉冰和张春花夫妇奔向拘留所,他的电话响了。郑伟拿起电话一看,是政法委书记王盛举的电话,他连忙接了过来。

    “王书记,您好。”郑伟毕恭毕敬的道。

    王盛举沉声道:“郑伟,你听好了,把那两个人按照精神病患者的标准,送到湖西市精神病医院,好好的治疗,不要让他们出来了,明白吗?”

    郑伟一听,心里一惊,王盛举要灭口?李玉冰、张春花的儿子李虎这个强和奸杀人的案子,由于两人不停地上访,自己曾经听说过,但是,十年了,十年之前的案子要想翻案,比登天还难。

    况且,公检法司铁定的案子,公检法司能翻案吗?所有被枪毙的案子,都内部定为铁案,绝对不允许翻案的?如果翻案,当年审案子的领导和法院的领导,十年之内,都升迁了,每个人的位置都很高,嘿嘿,哪个庙宇没有屈死的鬼呀?谁被冤屈,谁倒霉。被枪毙,只能怨自己的命不好。

    八六年的那场大抓捕,大严打,可是枪毙了很多人呀。当时为了凑人数,很多不够枪毙的罪犯,都枪毙了。冤枉的肯定不少,嘿嘿,老百姓的命值钱吗?一点都不值钱,就像地皮上的草一样。

    郑伟看着司机道:“到市精神病医院。”

    拦路喊冤的事件,暂时告一段落,湖西市煤化工产品订单突破七百亿的表彰大会,在下午举行。

    地点就在市政府大礼堂。

    市政府大礼堂被布置的喜气洋洋,热烈庆祝湖西市煤化工产品订单突破七百亿表彰大会的大标语,贴在了主席台的后面。

    主席台前面,繁花似锦、万紫千红,正中间是火红的杜鹃和鲜艳的一品红,两边是青翠欲滴的凤尾竹,整那个会场极其的喜庆。主席台上,摆着写满领导名字的小牌子。

    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宋艺林忙的不可开交。

    欧阳志远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两位拦车喊冤老人那浑浊的泪水和沧桑的面孔,还有那绝望愤恨的眼神。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水,秘书叶青林走里进来,轻声道:“欧阳市长,我打听出来了,两位拦路喊冤的老人,是一对老夫妇,都在市铁合金厂工作,男的叫李玉冰,女的叫张春花。这两人是老上访户,已经上访了十年了。十年前,是一九八六年,正是八十年代最厉害的那次严打时期,他的儿子李虎犯了强和奸杀人罪,被执行了枪决。但自从儿子被枪毙后,这对夫妇就开始上访,坚决否认儿子是强和奸杀人犯,但他们上访了十年,没有人重视,更好没有人给他儿子翻案。”

    欧阳志远皱着眉头道:“所有枪决罪犯的案子,都会被定为铁案,根本翻不过来。”

    欧阳志远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市公安局副局长耿剑锋的电话。

    耿剑锋正在办公室,他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连忙接过来道:“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道:“耿局,我要看李玉冰和张春花的儿子李虎的卷宗,你想法给我弄一份复印件来。”

    耿剑锋道:“好的,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觉得,两位老人太可怜了,可能这件案子里面有冤情,自己要看看李虎的卷宗。

    秘书叶青林小声道:“欧阳市长,开会的时间到了。”

    欧阳志远站起来道:“走吧。”

    说话间,欧阳志远走出了办公室,他猛然看到了常务副市长方明海从他的办公室里走出来,欧阳志远立刻想起来,泉水市城建局长夏传福给自己说的,福隆港下面三十米之处是流沙层的事情。欧阳志远连忙和方明海打招呼道:“方市长,您好。”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本来对欧阳志远的印象不错,而且还想和他交朋友,但是,自从他从欧阳志远手里接过海阳不冻港的总指挥权力之后,他的心里就发生了变化,他变得对欧阳志远忌惮起来,他忌惮欧阳志远的强大背景,更害怕欧阳志远再次夺回海阳不冻港建设的承建权。

    他一看欧阳志远和自己打招呼,虽然心里很不待见欧阳志远,但他仍旧微笑道:“欧阳市长,你好,祝贺你在香港国际煤化工产品交易会上取得了这么大的成绩。”

    欧阳志远并不知道方明海的内心世界,他笑道:“呵呵,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成绩,是同志们一起努力的结果。”

    两人一边走向政府礼堂,一边说着话。

    方明海笑道:“欧阳市长谦虚了,七百个亿美元的订单,这会让我们湖西市的经济,发展的。”

    欧阳志远看着方明海道:“方市长,您看了福隆港建设的纪要报告了吗?”

    方明海一听欧阳志远提起福隆港的建设过程纪要,他顿时警觉起来,怎么?欧阳志远对海阳不冻港的建设总指挥这个位置还不死心吗?还想夺回来?欧阳志远,你也太欺负人了吧?老子还指望海阳不冻港抓政绩来,你还想再次插一腿吗?真是岂有此理。

    方明海冷笑道:“欧阳市长,我太忙,没顾得上看福隆港的建设过程纪要,怎么,你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开会的时间到了,咱们走快点,要是迟到了,没有人敢对你怎么样,我可不行。”

    方明海的妒忌心不经意的流露出来。

    欧阳志远看到方明海瞬间对自己冷淡起来,不由得疑惑起来,方明海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和六月的天一样?说变就变?而且还讽刺自己?

    欧阳志远忙道:“您不要误会我,方市长,我是相对您说,福隆港口地下三十米是流沙层,泉水市委书记罗荣国在建设福隆港的时候,曾经出现过大面积的塌方,那次死了两个人,海阳不冻港和福隆港口距离不远,属于一样的地层,我怀疑,海阳不冻港下面三十米处,同样是流沙层?我建议您暂停海洋不冻港口的建设,请省里的地质局再勘探一下,防止塌方伤人?”

    方明海一听欧阳志远说,让海阳不冻港口的建设停下来,让省地质局的再勘探一下,他不由的冷笑道:“欧阳市长,你的职责是湖西市的工业,你还是管好自己的范围之内的事吧,别再插手别人的职责范围,我的海阳不冻港口在赶工期,你让我停下来再次勘探?嘿嘿,有可能吗?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明海说完,加快了脚步,和欧阳志远拉开了距离。

    欧阳志远顿时苦笑不得,自己好心提醒方明海,方明海不但不领情,反而嫌自己多管闲事,真是不知好歹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