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冤枉

    第一百二十九章冤枉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看着欧阳志远,三个人一时沉默下来,都不在说话。

    虽然欧阳宁静和秦墨瑶知道自己有了两个孙子,但孩子的母亲不是自己喜欢的萧眉,而是韩老的孙女韩月瑶,那个染着红色头发,每个耳朵上挂着十几个耳环的小丫头。

    秦墨瑶和欧阳宁静对韩月瑶的印象,并不是很好。韩月瑶不是大陆人,而且是具有千万亿身家的恒丰集团未来的继承人,秦墨瑶怕自己的儿子和韩月瑶以后合不来。虽然韩月瑶不要名分,但秦墨瑶的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沉重。这丈夫能和别人共享吗?如果换成自己,自己绝不会答应。

    虽然这件事,自己的儿子是为了救人,可是……。

    秦墨瑶叹了一口气,看着儿子道:“儿子,你以后要两边跑了,千万不能让萧眉知道。”

    欧阳志远苦笑道:“我敢让萧眉知道吗?,要是萧眉知道了,她能吃了我。”

    欧阳宁静道:“把我的双胞胎孙子给韩家,我的心里总感到别扭。”

    欧阳志远低声道:“再给谁,实际上,还是您的孙子,再说了,恒丰集团可是亚洲最大的三家电子集团之一的企业,具有几万亿的财产,您的孙子可是唯一的继承人。”

    欧阳宁静一瞪眼道:“臭小子,我是贪财的人吗?我要是喜欢钱,我救了这么多千万富翁的性命,我要是想要钱,哪个病人不敢给?为了活命,他们可以拿出全部的资产买命。”

    欧阳志远笑道:“爸爸是不喜欢钱,但我的另外一个儿子,一出生就是恒丰集团未来的继承者,这对他的前途,是很有帮助的。”

    秦墨瑶低声道:“这不是欺骗了萧眉了吗?”

    欧阳志远苦笑道:“妈妈,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的事是十全十美的,当时的情况,我不能见死不救,以后,我会给萧眉说的,萧眉会原谅我的。”

    秦墨瑶低声道:“但愿如此,你能蒙混过关。”

    欧阳志远低声道:“爸爸妈妈,天不早了,您们休息吧。”

    欧阳志远走出了父母的卧室。

    欧阳宁静看着儿子走出了房间,他看着秦墨瑶笑道:“这个臭小子,比老子强,竟然一炮打俩,厉害,而且找了两个老婆。”

    “呸,你个死老头子,说的什么话?”秦墨瑶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宁静,一把拧住了欧阳宁静的耳朵,恶狠狠的道:“你也想找两个不成?”

    “松手,快松手,让儿子看到,成何体统?”欧阳宁静连忙讨饶。

    秦墨瑶松了手,叹了一口气道:“这件事,我总感觉对不起眉儿。”

    欧阳宁静道:“咱儿子做的不对吗?儿子能看到韩月瑶死?你也是医生,那种药没有水,是不能解救的。”

    秦墨瑶烦躁的道:“睡觉。”

    第二天,欧阳志远起得很早,他起来的时候,看到父亲和母亲已经起来了,两人正给自己的越野车里装东西。

    欧阳志远笑道:“爸爸妈妈,我在外面,什么都有,光装几箱子酒就可以了。”

    欧阳宁静道:“儿子,在外面,和领导搞好关系,我酿的酒,茅台都比不过我的酒。”

    欧阳志远低声道:“谢谢爸爸妈妈。”

    七点多的时候,欧阳志远带人回到了帝豪大酒店。

    他刚进入自己的房间,就看到了秘书叶青林两眼有点发红,神情憔悴。

    “欧阳市长回来了。”

    秘书叶青峰连忙向欧阳志远打招呼。

    欧阳志远看着叶青林的样子,不禁问道:“叶秘书,怎么了?”

    叶青林双眼一红,低声道:“没怎么,欧阳市长,我以后不能给您当秘书了,昨天开庆功会的时候,您不在,关市长很是恼怒,说我的工作没做好,撤了我的秘书,不让我跟着你了。”

    欧昂志远一听,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关占平这是在报复打击自己,嘿嘿,想报复老子,老子也不是这么好惹的。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你继续跟着我,我去见见宋书记。”

    欧阳志远说完,走出了办公室。秘书叶青林一听欧阳市长让自己继续跟着他,他心里大喜,欧阳市长去找宋书记,肯定是为自己的事。刹那间,叶青林有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

    欧阳志远敲开了宋书记的房门,秘书韦青松笑道:“欧阳市长,请进。”

    欧阳志远走进了宋光明的房间。宋光明正在喝水,他一看欧阳志远回来了,笑道:“志远,快坐,你父母可好?”

    昨天晚上的宴会上,市长关占平的焦躁和不沉稳,让宋光明高兴的几乎发了狂,嘿嘿,你关占平越是打击欧阳志远,我就越把他拉到自己身边来,嘿嘿,七百亿美元的订单,能让湖西市的经济翻几番,你不要这个政绩,老子要。你打击欧阳志远,我偏偏要发动全市的干部,向欧阳志远学习。

    欧阳志远一看宋光明在问自己的父母,他连忙道:“谢谢宋书记的问候,我父母很好。”

    宋光明道:“昨天你回家探望父母,关市长很是恼火,他在宴会上,点名批评了你,我说,你给我请假了,我批准了,但他仍旧把怒气撒到了你的秘书身上,撤了你的秘书,整个宴会,不欢而散。”

    欧昂志远连忙道:“谢谢宋书记,我昨天走的匆忙,没有向您请假,对不起,您还替我掩护。”

    宋光明笑道:“志远呀,你给湖西市签订了这么多的订单,你是湖西市人民的功臣,是功臣,就应该表扬,我不问别人怎么想,我宋光明不会忘记,每一个对湖西市做出重大贡献的官员,这种官员,就应该得到重用。我不同意撤掉你的秘书,你回去照样让叶青林跟着你。”

    市委书记宋光明的话,让欧阳志远的内心暖烘烘的,他连忙道:“谢谢宋书记对我的关心和爱护,今后,我一定要好好的工作。”

    宋光明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我听说,有人让你上交你给人看病的诊金?好小子,八个亿,真不少,你要是不进入仕途,当医生,一年的收入,几十个亿不成问题。”

    欧阳志远苦笑道:“宋书记,是有人让我交了这笔钱,但我一份钱都不会上交,我已经做了打算,咱们市里的孤儿院,养老院,还有神经病医院的资金都不足,我准备投入一部分,再设立一个救助基金,给那些上不起学,看不起病的百姓们,添一点。八个亿,其中乔治集团的一个亿,人家要捐献给我父母的免费诊所,那就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这七个亿,我一分钱都不要,都要花在湖西市老百姓的身上。”

    宋光明一听欧阳志远的打算,他被深深的感动了。七个亿美元呀,多么大的一笔财富,大多数人几百辈子都挣不到的数目,人家欧阳志远都一分不少的捐了出来,捐给市里的孤儿院,养老院,还有神经病医院,这是什么精神呀?有谁能做的到?这七个亿的收入,人家一分都不捐出来,法律上,也说不出什么?

    市委书记宋光明站了起来,看着志远道:“志远,我替那些平头百姓,谢谢你了。”

    欧阳志远练忙站起来道:“宋书记,呵呵,这是我的心意吧。”

    宋光明看了看表道:“半个小时后就回湖西市,你去准备一下吧,湖西市的官员们都在湖西城外等候咱们呢。”

    “好的,宋书记,我先回去了。。”欧阳志远走出了宋光明的办公室。

    宋光明拿出电话,拨通了宣传部长陶宗钢的电话。

    “陶部长,我们十一点左右到湖西市,你要亲自安排电视台的记者,迎接欧阳副市长他们,我希望,你们做宣传的,要好好的宣传欧阳市长的精神,他给我们带来了七百亿美元的订单,七百亿能让我们湖西市的工业总产值,闯进山南省的前列,你作为宣传部长,要大力宣传,不能有丝毫的怠慢,知道吗?”

    宋光明的口气很重。

    陶宗钢虽然是市长关占平的人,但做宣传工作,是他的本职范围,他不敢不听。

    “宋书记,您放心,我们已经做好了迎接准备,我们本市的记者和省里的记者,都在等候。”

    陶宗钢大声道。

    宋光明道:“电视台的要做好现场霸道,要现场采访欧阳市长。”

    “是,宋书记。”

    陶宗钢回答的很干脆。

    宋光明放下电话,他高兴地喝了一口水,他知道,一个全新的湖西市,要在山南省领导面前出现。

    欧阳志远回到自己的房间,秘书叶青林已经整理好了自己和欧阳志远的行李。欧阳志远笑道:“叶秘书,宋书记说了,你继续留在我的身边。”

    “什么?我可以继续就在您身边?宋书记说的?”叶青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欧阳志远笑道:“宋书记说的。”

    叶青林的眼圈一红,他向欧阳志远鞠了一躬道:“谢谢欧阳市长,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地工作。”

    欧阳志远笑道:“东西收拾好了,一会儿就走,回湖西市。”

    叶青林笑道:“好的,欧阳市长。”

    叶青林知道,欧阳市长在整个湖西市是一位最有工作能力的副市长,看看人家的政绩,人家进入燕京,能亲自把水煤浆化工项目跑了回来,轻松击败了白山市。这次香港之行,欧阳市长又轻松的签订了天文数字的订单,这个政绩,一辈子都吃不了,自己这是跟对了人。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跟着欧阳市长干下去。

    副省长李宗文的房间里,市长关占平在向李宗文汇报湖西市的工作。

    李宗文能做到副省长的位置,他也不是傻子。昨天欧阳志远之所以冷场庆功会,他是在抗议省里让他上交那八个亿的决定。但昨天晚上,市长关占平的表现,让李宗文很是反感。

    关占平竟然在宴会上公然挑拨欧阳志远和自己的关系。嘿嘿,欧阳志远是什么人?他背后的政治背景,就是省长江川河都不敢在明面上向欧阳志远下手。

    如果自己想向欧阳志远发难,在龙海公路的问题上,自己就开始打压欧阳志远了,但自己没这么干。

    钱没有了,可以再挣,自己一努嘴,就有人给自己送钱。但是,要卷进了上层的斗争,做了别人的枪和炮灰,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嘿嘿,自己不会傻到,看不出来省长江川河和市委书记萧远山之间的不和。

    现在,关占平希望自己打压欧阳志远,自己傻了吗?明天回到湖西市,自己拍拍屁股就回山南省政府交差,你们再怎么斗,和老子无关。

    关占平汇报完了工作,李宗文看了看表笑道:“关市长,咱们八点准时出发,你去准备吧,湖西市的干部们肯定在等着咱们。”

    关占平连忙站起来道:“好的,李省长。”

    看到李宗文对自己很冷淡,关占平一边走,在心里暗暗地骂了声:“老狐狸。”

    湖西市的车队,在八点准时出发,前面开道的是龙海市公安局的警察车队。

    车队到了和湖西市的交界处,湖西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亲自带领市局的警察赶来接应。

    欧阳志远看到了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和六处的郑伟。

    唉,湖西市整个公安局都已经**到底了,耿剑锋和周玉海一时不能独当一面,看来,自己要让耿剑锋和周玉海更上一层楼,才能扭转湖西市公安局的局面了。

    郑伟已经做了线人,找个机会,把副局长薛兆国拿下来。政法委书记王盛举一直和华宇集团的徐宇州关系不错,徐宇州贩毒死亡,王盛举也逃脱不了干系,如果自己能拿住王盛举贩毒的证据,拿下他,就可以让耿剑锋上来了。

    拿下王盛举,就怕要打草惊蛇,抓不住虎爷。但拿不下王盛举,耿剑锋又不能坐上公安局长的位置。事情真是难办呀。

    王盛举可不好拿下,他的弟弟王盛民可是省纪委的副部长,和王虹雨一起工作。

    欧阳志远猛然想到一个人,梦幻彩楼的老板娘曹时娜。这是一个关键的女人呀,上次她和她的妹妹曹盈盈改了口供,让国煤集团董事长柯云国的儿子柯正清和岳宝山的儿子岳光水逃过了一劫。

    女人真是善变呀,自己救了曹盈盈,最后,曹时娜和曹盈盈竟然改了口供,真是岂有此理。

    这个女人和市长关占平、政法委书记王盛举的关系都很暧昧。

    嘿嘿,自己要在这个女人身上做文章。

    车队在十一点钟,到达了湖西市的郊区,湖西市市委和市政府的很多人,都在等待迎接。很多记者和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早就架好了摄影机,准备采访。

    车子刚一进入路口,顿时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车队慢慢的停下,很多记者蜂拥而上,准备采访欧阳志远。

    大批的警察在维护秩序,看热闹的市民,成千上万,巨大的标语上写着:热烈庆祝香港国际煤化工国内产品交易会订单突破七百亿美元。

    副省长李宗文不会放弃这个上镜头的机会的,他微笑着走下车来,满脸堆笑的和大家招手致意,市委书记宋光明和市长关占平紧随李宗文身后。

    大多数记者举着长枪短炮,冲向副省长李宗文,他们可认识李宗文是谁。

    “李省长,您亲自来迎接湖西市参加香港国际煤化工产品交易会的代表团,请问您对取得这么大的成绩,有什么看法?”这个记者抢先发问了一个问题,他献媚而巧妙的的把李宗文副省长的那个副字去掉。

    李宗文笑着向大家道:“湖西市能取得七百亿美元的特大订单,这和湖西市的领导班子领导有方分不开的,是所有工作台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和欧阳市长的领导分不开的,我们省委省政府的领导排我到龙海机场去迎接代表团,这就说明,省里对这次的订单成绩,极其满意,我祝愿,我们的湖西市,发展的更快更好,谢谢大家。”

    李宗文的讲话,简短而有力,他的意思,就是讲完话,就可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直接从这里回南州。

    宣传部长陶宗钢大声道:“欢迎关市长讲话!”

    他说完话,带头欢迎起来。他是关占平的人,他的献媚,让关占平的心里很是舒服。同样,关占平也是很喜欢在媒体面前讲话。

    他赞许的看了一眼宣传部长陶宗钢,他请了一下嗓子,刚想张嘴讲话,一声沙哑凄厉的叫声传来:“冤枉呀!冤枉呀!省领导给我们做主呀,我的儿子死的冤枉!”

    一对脸色憔悴,头发花白的老人,踉跄着,冲进了大路,跪在了副省长李宗文的面前。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