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回湖西市

    第一百二十五章回湖西市

    韩建国笑道:“志远他们来了。”

    韩建国的话音刚落,韩月瑶在楼上听到了汽车鸣笛的声音,她急忙跑下楼道:“爷爷,师傅,师叔,欧阳哥哥来了吗?”

    韩建国笑道:“丫头,看你急的,外面的动静,肯定是志远他们来的。”

    韩月瑶笑道:“爷爷,我去看看。”

    魏半针笑道:“丫头,走慢点。”

    韩月瑶脸色一红,娇嗔的瞪了一眼魏半针道::“师傅,看你说的。”

    智禅大师笑道:“阿弥陀佛,月瑶,你是应该小心一些,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韩月瑶道:“好的,师傅、师叔,我会小心的,她笑着走出大厅,站在台阶上,看向大门的方向。

    一辆轿车快的开了过来,后面一队整齐的男人,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跟在后面,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看到了漂亮的月瑶,站在台阶上,正笑吟的看着自己,一脸幸福的样子。

    欧阳志远连忙走下车,拉住了韩月瑶的手道:“瑶儿,外面风大,小心着凉,别感冒了。”

    韩月瑶笑道:“欧阳哥哥,我哪有这样娇贵?”

    欧阳志远回过头道:“林队长,这位就是韩老的孙女,也是恒丰集团未来的唯一继承人,你们以后,就要好好的保护月瑶和韩老。”

    林武连忙道:“我知道,欧阳市长,韩小姐和韩老是我们保护的重点对象。”

    欧阳志远又把林武介绍给韩月瑶,他当然只介绍林武的表面身份,就是一名保镖队长。

    林武、寒万重、欧阳志远和韩月瑶,走进了大厅。

    欧阳志远一看师傅、师叔和爷爷都在,连忙上前打招呼道:“爷爷、师傅、师叔都在呀。”

    韩建国笑道:“志远呀,你师父和师叔是来看看你找来的那些保镖,能否担当责任。”

    欧阳志远笑道:“爷爷,师傅、师叔,我找来的保镖,都是特战队退役下来的战士,他们的身手都是一流的,反应灵敏,善于使用各种枪械。”

    欧阳志远回过头来,把林武介绍给爷爷和师傅、师叔。

    “爷爷、师傅、师叔,这是我的兄弟林武。”

    林武连忙道:“林武见过韩总,见过两位老人家。他说完话,深深得给欧阳志远的师傅和师叔鞠了一躬。

    “哈哈,好魁梧的汉子,不错。”

    韩老一看林武高大威猛的身材,顿时很是满意。

    魏半针和智禅大师一看林武,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的眼里露出了极其震惊的神情。

    他们想不到,三十多岁的林武,资质竟然这样好,可惜的是,没有人教他内功,林武的外功已经登峰造极,但是,没有内功的基础,林武这辈子,就废了。

    魏半针皱了皱眉道:“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你再厉害的武功,如果不练习内功,到老了,身体气血衰竭,武功再厉害,也不存在了。

    林武是什么样的人物,脑子转的极快,他一听欧阳志远的师傅这句话,身形不由的狂喜,他扑通一声,跪在了魏半针和智禅大师面前,大声道:“两位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徒儿愿意服侍两位师傅一生。”

    林武这一跪拜,顿时让两为老人大为高兴,两人不由的哈哈大笑,魏半针道:“哈哈,想不到,我们到了这个岁数,竟然碰到了一块璞玉,虽然你的资质很好,但和志远相比,还是差了些,你既然想拜我们为师,我们就收下你了。”

    魏半针和智禅大师看到林武这样资质的徒弟,也是心里痒痒的,很想教他。林武反应极其的机敏,这让两位老人很是高兴。

    魏半针这样一说,林武恭恭敬敬的给两位老人行了三拜九叩之礼,两位老人坦然受之。

    韩建国大笑道:“祝贺两位老友,再次获得佳徒。”

    魏半针笑道:“林武,起来吧,去和你师兄见礼。”

    虽然欧阳志远的年龄没有林武大,但欧阳志远入门早,他当然是师兄。

    林武从地上爬起来,他高兴地几乎晕了过去,他绝没想到,欧阳志远的两个师傅,竟然会认自己做徒弟,欧阳志远的身手,一招就可以制服自己,两位老人的身手,更加厉害。

    林武连忙走到欧阳志远面前道:“见过师兄。”

    欧阳志远也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开口,师傅和师叔竟然主动认了林武为徒弟,这还真没想到。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哈哈,林武,你这次香港没有白来。”

    韩月瑶抱住了魏半针的胳膊摇晃道:“师傅真偏心,我都求了您多少次了,想认您老为师父,您就是不答应,林武刚来,和您见了一面,您就认林武为徒弟。”

    魏半针笑道:“小丫头,你想学什么,我没有教你?呵呵,我和林武有师徒的缘分,要不,我们能这么早的等候他们?”

    欧阳志远笑道:“师傅,我本来想求您们指点这二十一个人的武功,呵呵,现在不用求您了。”

    寒万重苦笑道:“两位老人家,您们看看我和您们有师徒缘分吗?”

    魏半针笑道:“小家伙,别太贪心,你和志远是兄弟,但你从志远那里,五行步、影子身法和阳光三叠内劲都已经学到手了,而且都已经有了基础,你和志远虽然有师徒之实,但没有师徒的缘分,你们只能是兄弟,志远,你再把针灸的五行针法交给他吧,就看寒万重能领会多少了。”

    欧阳志远道:“是,师傅。”

    寒万重连忙道:“谢谢师傅。”

    林武恭恭敬敬的站在了魏半针和智禅大师的身旁。

    一个上午,众人都在客厅说话。

    欧阳志远和韩月瑶来到了楼上月瑶的房间。

    韩月瑶早就扑到了欧阳志远的怀里。她知道,晚上,欧阳志远就要回湖西市了。

    志远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相见。

    欧阳志远看着在怀里抽泣的月瑶,他的心很痛,他只能紧紧地搂住月瑶的娇躯,轻声道:“瑶儿,不要难过。”

    韩月瑶不舍的放开欧阳志远,她低声道:“欧阳哥哥,你要经常来看望瑶儿和咱们的孩子。”

    欧阳志远道:“瑶儿,我会经常来看你的,对了,你一个人不能走出这个别墅,咱爷爷的三个干儿子,对你们都不怀好意,他们早晚会沉不住气下手的。”

    韩月瑶低声道:“我知道,他们和刘钟书一样,都长了反骨,暗杀爷爷的杀手,都是他们找的。”

    欧阳志远道:“所以,我给你和爷爷找了二十一个保镖,平时,你不要任性,不要走出这个别墅,窗户的窗帘,不要随便打开,免得对过大楼有人偷拍你,咱们的孩子再过两个月,你更不能见外人了,否则,对我们都不利。”

    欧阳志远知道,如过韩月瑶未婚先孕的消息传出去,这对她很不好,如果有人知道月瑶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自己的敌人会毫不留情的打击自己,自己就完蛋了。

    这个消息,一定要封锁。

    湖西市的人,已经派来了几波杀手,都被自己干掉了。有的人想让自己死在香港呀。

    两人说了半下午的话,欧阳志远终于要离开了。

    湖西市洽谈会交易团的飞机是晚上六点的。欧阳志远和月瑶走下楼来。

    “爷爷、师傅、师叔,月瑶就交给您们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会立刻赶过来的。”

    欧阳志远最不放心的就是韩月瑶,现在,就要过春节了,月瑶的预产期在明年的四月份下旬。

    欧阳志远猛然想起来,自己和萧眉的婚期,大约在三月份。

    看来,自己和萧眉渡完蜜月后,自己就要来香港,和月瑶一起生孩子。

    韩建国道:“臭小子,你放心吧,这里有我和你师父、师叔,瑶儿没事的。”

    魏半针道:“志远,到时候,你最好让你母亲来香港,有很多事,我和月瑶的爷爷毕竟不方便。”

    欧阳志远连忙道:“好的,师傅,到时候,我让母亲提前来香港,照看瑶儿。”

    魏半针点头道:“那就好了,瑶儿的预产期在四月下旬,志远,你安排好时间。”

    欧阳志远道:“好的师傅,我会安排好时间的。”

    欧阳志远走到林武的身边,握住了林武的手道:“师弟,爷爷和月瑶的安全,还有师傅、师叔,我都交给你了。”

    林武但点头道:“师哥,你就放心吧,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欧阳志远道:“那我就放心了。”

    省化工厅副厅长陈宝伟昨天就回去了,晚上六点,欧阳志远带领湖西市全体工作人员,登上了回湖西市的飞机。

    韩贝贝的肿瘤,还要做两次针灸,治疗期间,还要服药,他和欧阳志远一起回湖西市。

    小丫头一路上叽叽喳喳的,给大家增加了不少情趣。

    欧阳志远在撮合黄霞和寒万重,他把两人的座位,安排在一起。

    众人刚做好座位,飞机还没有起飞的时候,欧阳志远看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这个男人很面熟。

    欧阳志远仔细的在脑海里搜索了一翻,终于想起他是谁了。

    这个人就是山南省泉水市城建局局长夏传福。他原来是副局长,现在已经升任正局长了

    欧昂志远在看福隆港建设简报的时候,看到过夏传福的照片。

    当年,湖西市建设福隆港,就是当时在湖西市担任副市长的罗荣国带领建设的。现在的罗荣国,已经升任泉水市市委书记。

    当年帮助罗荣国建设福隆港的左膀右臂,秦卫文和夏传福两人,都随着罗荣国的升迁,都到泉水市担任领导了。

    夏传福现在担任泉水是城建局局长,秦文卫担任倡议县县长了,同样,他在前一段时间,由副县长荣升正县长。

    欧阳志远微笑着走向夏传福笑道:“夏局长,您好。”

    夏传福这次带队是去新加坡考察人家的城市建设项目,去了一个星期,今天刚回来,飞机要降落香港加油,没想到,在香港竟然有人认识自己。

    他看着这位年轻英俊阳光的年轻人和自己打招呼,并伸出了手,但自己却不认识他,但有点面熟。

    夏传福连忙礼貌的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您好,请问您是……。”

    欧阳志远笑道:“夏局长,我是湖西市副市长欧阳志远。”

    “什么?您……您就是湖西市的欧阳市长?我的天哪。”

    夏传福激动的连忙伸出双手,一下子站了起来,用双手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摇晃个不停。

    欧阳志远是副市级,自己是县级,人家竟然走过来,主动的和自己握手,人家是副市级的干部呀,级别比自己高半级,关键是,人家是什么背景?人家可是省委书记萧书记的女婿,秦副总理的外孙。

    人家的背景是如此的的强大呀。

    欧阳志远在前一段时间,市委书记罗荣国回湖西市看望父母,在湖西市东转盘路口出了车祸,是欧阳志远救了罗荣国的命,否则,罗荣国就没命了。

    市委书记罗荣国经常在自己面前,提起欧阳志远的救命之恩。

    夏传福这个人,为人很有心计,有心计的人,并不一定是坏人。他自从市委书记罗荣国经常提起欧阳志远救命之恩后,他就仔细的研究了欧阳志远这将近一年的仕途经历。这让他大吃一惊。

    我的天哪,人家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由一个小小的医生,荣升到副市长。

    他看着欧阳志远的政绩,用了四个月的时间,把山南省最贫困的傅山县,建设成为全国绿色环保有机二十县之一,把傅山县的药材批发市场建设成全国最打的药材批发市长,让傅山县彻底地脱贫,在全国之中,是第一个从小学到中学,全免费上学的县。

    他在调到运河县,用没了仅仅三个月,就建成山南省最大的经济开发区,三天之内,竟然引进外资六百亿。

    前两天的香港国际煤化工产品交易会上,技压群雄,最终竟然签订了七百亿美元的煤化工产品的订单,连央企国煤能源化工集团,够甘拜下风。

    这就是欧阳志远的政绩。这个人不简单呀,他的耀眼的政绩,绝对不是单凭自己强大的背景而办成的。这就是能力。

    欧阳志远看着夏传福激动地神情,他笑答:“夏局长,呵呵,我就是欧阳志远,我听罗荣国书记提起你,我在福隆港建设简报上,看到过你的照片,呵呵,你和罗书记、秦县长,对福隆港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呀。”

    夏传福一听欧阳志远对自己的评价很高,他有点受宠若惊,连忙道:“呵呵,欧阳市长,那是我的工作,是我应该做的。”

    一名夏传福手下的工作人员,连忙站起来,和欧阳志远换了座位。

    夏传福笑道:“欧阳市长,您请坐。”

    两人都坐了下来。

    夏传福笑道:“欧阳市长,上次您在湖西市救了罗书记的命,罗书记经常在我们面前提到您,但罗书记一直没有时间来感谢您,现在,我替罗书记谢谢您的救命之恩呀。当时,如果不是您相救,罗书记就怕……。”

    欧阳志远拜拜手道:“呵呵,不值得一提,当时我正好经过那里,巧了,我是医生出身,救死扶伤是做医生的最起码的道德。”

    夏传福笑道:“那是欧阳市长品质高尚,现在医院里的医生呀,根本不再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很多人都是魔鬼,见钱眼开,你没有钱,立刻就给你停针,死了拉倒。”

    欧阳志远笑道:“医生也不全是魔鬼,大多数还是白衣天使,他们也是企业,也要吃饭。”

    夏传福笑道:“欧阳市长,你的医术很高,我在建设福隆港的时候,也是冬天,双腿受了风寒,一到冬天,特别是阴天的时候,疼得特别厉害,您能给看看嘛?”

    欧阳志远笑道:“当然可以,你把手伸过来。”

    夏传福伸过手,欧阳志远仔细的给夏传福把脉,过了好一会,欧阳志远道:“夏局长,你在建设福隆港的时候,是冬天,你怎么会下水了,冬天的海水很凉的,你是受了冰寒?”

    夏传福一听,惊奇地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你的医术真是神了,我这双腿呀,正是海水冰的。”

    欧阳志远道:“怎么回事?”

    夏传福道:“当年建设福隆港的时候,碰到了塌方,为了营救埋在下面的工人,我们都下了水,用双手扒出了埋在泥水沙子下面十几名工人。”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一愣,看着夏传福道:“怎么会塌方?还会有沙子?”

    夏传福道:“福隆港下面三十米处,是流沙层,在建设港口大坝和主体工程的时候,引起了大塌方。”

    “你说什么?福隆港下面三十米处,是流沙层?”

    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大跳,倒吸了一口冷气。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