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忠诚祖国

    第一百二十四章忠诚祖国

    韩贝贝不想让寒万重搀扶自己,她步态踉跄,一下子扑到了欧阳志远的怀里。

    欧阳志远苦笑道:“万重,你回去休息吧,明天早晨去接林武他们,我扶着韩贝贝去休息。”

    寒万重巴不得快走,他笑道:“小丫头喝多了,我走了。”

    寒万重说完,连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欧阳志远扶着韩贝贝,来到自己的房间,他让韩贝贝躺在沙发上。

    不一会,小丫头就睡着了。

    欧阳志远先想去喊黄霞,但现在已经快十二点了,估计黄霞已经睡着了,算了,今天就让小丫头睡卧室吧,自己睡沙发。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弯腰把韩贝贝抱起来,走向里面的卧室。还没走近卧室,小丫头的两条雪白的手臂,一下子紧紧地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那娇艳的嘴唇,带着一股微微发甜的酒香,一下子印在了自己的嘴唇上,使劲的笨拙的允吸起来。

    欧阳志远的大脑翁的一声,变成一片空白,冷汗刷地一下湿透了自己的后背,

    小丫头的亲吻,很是笨拙,她的牙齿都碰疼了自己,看样子,小丫头还没有亲吻过,这也许是小丫头的初吻。

    小丫头显然还没有清醒,但小嘴如同蜜汁一般,又香又甜,带着红酒甘醇的余香,让人陶醉。

    欧阳志远是男人,而且是正常的男人,他本能的一下子就搂住了小丫头的娇躯,大嘴一下子就亲了小丫头的娇唇,拼命的亲吻着。

    那种甘甜,如同琼浆玉液一般,让人**迷醉。欧阳志远的舌尖一翘,就开启了小丫头的贝齿,他的舌头一下子就扑捉到了小丫头又香又甜的小舌头,两人的舌头刹那间,就纠缠在一起。

    “哼!”

    她不由的一声震颤的娇呼。她这一声娇呼,贝齿一合,一下咬了欧阳志远的舌头上。

    剧烈的疼痛让欧阳志远刹那间清醒发过来。他发现了自己在干什么,他脸色一热,连忙一指头点在小丫头的昏睡穴上,小丫头一声嘤咛,睡了过去。

    欧阳志远连忙把韩贝贝抱进了卧室,把她放在床上,盖上被子。

    他急忙来到了外间的客厅,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凉开水,让自己清醒一下。

    刚才真是危险呀,看看自己做了什么?人家可是一个小姑娘,自己已经有了好几个红颜知己了,不能再祸害别人了。

    欧阳志远坐在沙发上,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喝了起来。

    他走进了卧室,给小丫头韩贝贝喂了一颗醒酒丸,抱了一床被子,走了出来,睡在了沙发上。

    他又想起萧眉,禁不住的叹了口气。月瑶的事,千万不能让萧眉知道,以萧眉的倔强性格,她会杀了自己的。唉,走一步算一步吧。

    还有陈雨馨、黄晓丽,欧阳志远的脑海里,又出现两位绝美的女子。

    黄晓丽本身有了一凡,她可以不要婚姻,冲破世俗的观念,但陈雨馨可是黄花大闺女跟了自己,他的父亲可是江南省省委书记呀。这以后,怎么交代?

    欧阳志远的脑子很乱,他一整夜,没有睡安稳,脑海里是几位女孩子,走马灯一般缠绕着自己。

    第二天,天刚亮,自己就被敲门声惊醒。他站起来打开房门,寒万重出现在门口,低声道:“欧阳市长,走吧,林武他们快到了,早晨五点就到。”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四点半了。他立刻道:“进来吧,我洗把脸。”

    寒万重走了进来,看到沙发上的被子,低声笑道:“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欧阳志远没好气的道:“还不是为了你,小丫头韩贝贝占了我的床,我又不忍心去打搅黄霞,对了,你和黄霞发展到了什么地步了?亲嘴了吗?”

    寒万重脸色一红,低声道:“没有,只是拉了拉手。”

    欧阳志远道:“笨蛋,拉手有什么用?要亲嘴。”

    寒万重的脸色更红了,低声道:“我……我……。”

    欧阳志远恨铁不成钢的道:“你傻了?你你你干嘛?”

    寒万重低声道:“我不敢……。”

    “噗嗤!”欧阳志远一嘴的牙膏喷了出去,他指着寒万重道:“天不怕地不怕的寒万重,竟然怕女人,我命令你,下次再和黄霞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和她亲嘴,否则,你明天就给我滚蛋,别跟着我了。黄霞可是矿务局的矿花,很多大学生、奶油小生都围着她转,你要不下手,要是让别人占了先,你后悔去吧。”

    欧阳志远恨铁不成钢的低声吼道。

    “是!欧阳市长,我下次保证完成任务。可是,欧阳市长,我只是个司机,黄霞别看不起我。”

    寒万重虽然毕业特战部队学院,但现在他的身份,就是欧阳志远的司机。

    欧阳志远道:“这件事好办,回去后,我就把你提到矿务局办公室副主任,和黄霞一起工作,级别副科。”

    “真的,欧阳市长?”寒万重顿时大喜。他看到了自己的希望。

    欧阳志远笑道:“这还能骗你吗?提个科级干部,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走吧?到机场接人。”

    欧阳志远轻轻地走到卧室,看了看,还在熟睡的韩贝贝,两人走了出去,关好门。

    来到机场后,两人租了一辆中巴,在机场出口等候。

    不一会,机场就用两种语言中文和英语在报告航班到达。

    寒万重举起了一个早就制作好的牌子,上面写着欢迎林武四个字。

    不一会,欧阳志远就看到一伙人从机场走了进来,虽然距离很远,欧阳志远瞬间就从这些人身上感受到了一种血腥而浓烈的铁血杀气。

    特战部队的人!只有特战部队的人,而且是杀过人的人,他们的身上,才有如此浓烈的杀气和血腥气。

    这二十一个人,每个人都三十多岁,虽然么有战队,但每个人的脚迈出的距离,竟然如同卡尺量过的一般,都是四十公分,而且脚步都落在同一个点上,节奏一致。二十个人,每个人的分布都有一定的点,把一个人围在中间。

    中间这个人,三十岁,是个红脸大汉,身材高大魁梧,骨架粗大,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透出机敏和夺人心魄的寒芒。股股强横的压力和无形的杀气,刹那间就把寒万重压得透不过气来。

    这人就是从第五特战部队退役后,在政府部门工作后,一拳把一位好和色的副市长放倒的副队长林武。

    寒万重和林武同属于第五部队,他认识林武。

    寒万重一声大叫:“林队长。”

    他扔掉了牌子,早已扑了过去。林武一眼就看到了寒万重,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香港怎么会见到寒万重?寒万重可是没有退役,而且担任第一战斗小分队的队长,驻扎在燕京的。

    “韩队长,你好。”

    两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小家伙,你怎么会在这里?”林武狠狠打打了寒万重一拳,看着寒万重道。寒万重跟过林武,曾经一起在西北大漠里战斗过,两人曾经共同出生入死,干掉过米国特战大队的一个入侵小组。

    寒万重笑道:“回去再说,来,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第五特战部队,第六大队副队长欧阳志远,欧阳队长。”

    “您好,林队长。”欧阳志远微笑着伸出了手。

    林武看着欧阳志远不由的一愣,这么年轻的副市长呀?比照片上还要年轻阳光,只是那双眼睛,要比照片上更加明亮深邃,让人一眼看不到底,如同星辰一般。

    欧阳志远怎么可能又当副市长,还是第六特战大队的副队长?担任自己原来的职务?又当官,又当兵?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呀?

    萧风雨说,欧阳志远的武功,深不可测,就是萧风雨也不是他的对手,他一个人为了搭救潜艇基地的科研人员,竟然干掉了二十几个倭国、米国的顶尖特战队员,伸手厉害至极。

    真是人不可貌相呀,欧阳志远的身上竟然一点压力和杀气都没有,身手真的这样厉害?自己带领得这二

    十名退伍战士,在昨天,全部秘密重新加入了第五特战部队,为了香港的安全回归,为了祖国的安全过渡,他们又全部穿上了军装。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任何时候,只要祖国召唤,这些已经退伍了的战士,立刻就会毫不犹豫的再次穿上军装。

    他们的任务,表面上是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的保镖,暗地里和各国的破坏分子,做生死的斗争,保卫母亲已经失散百年的孩子,香港回归。

    林武伸出了手,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笑道:“您好,欧阳市长。”

    林武的身手,和萧风雨不分上下,他听萧风雨说,欧阳志远比萧风雨还要厉害,林武就有想试试欧阳志远身手的打算,他微笑着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猛一用力,食指一扣,一个分筋错骨手法,快若闪电的扣向欧阳志远的脉门。

    欧阳志远的脉门只要被扣住,他整条胳膊,就会麻木,失去知觉。

    欧阳志远一看林武上来就给自己来个分筋错骨手,他就知道,对方不服气自己。欧阳志远微微一笑,食指一弹一划,如同电光石火一般一道劲气直接抢先划过林武的脉门。林武只觉得一道劲气划到了自己的脉门上,自己的整条手臂和半截身子,顿时失去了知觉,步态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欧阳志远微笑道:“林队长,你好。”

    欧阳志远微笑着扶住了踉跄的林武。这下可把林武吓了一跳。我的天哪,劲气外放!

    欧阳志远的手指根本没有接触到自己,就让自己的半边身子和整条手臂失去了知觉,他……他竟然达到了劲气外放的境界。

    林武哈哈大笑道:“好手段,好身手,欧阳市长,我林武服了你了。”

    欧阳志远伸手一划林武的手腕,林武的半边身子和整条手臂,顿时恢复了知觉。

    欧阳志远笑道:“林队长的伸手也是不错,分筋错骨手,快若闪电,要不是我学过这手,今天就会被你拿住,好快的手法。”

    林武笑道:“萧队长说你的身手比他还要厉害,我原来还不相信,现在信了。”

    欧阳志远笑道:“上车吧,林队长。”

    林武带领人直接上了中巴。中巴车开向香港恒丰集团韩老的别墅。

    欧阳志远拿出电话,拨通了韩老的电话。

    “爷爷,我给您找的保安到了,半个小时后,到您的别墅。”

    欧阳志远轻声道。

    “好,志远,我和你师父师叔都在家里,呵呵,我要看看这二十个人的身手怎么样?”

    韩老大笑道。

    欧阳志远一听师傅和师叔都在,顿时很是高兴,他猛然有个想法,让自己的师傅和师叔,指点这些人的武功。如果这些人能得到师傅和师叔的指点,这二十一个人的身手,将会大大地提高。

    欧阳志远笑道:“爷爷,他们的身手,比你那些保镖要好的多,都是我的兄弟,您尽管使用。”

    韩老大笑道:“好,一会见。”

    欧阳志远放下电话,走到后面林武的身边坐下道:“林队长,我给你们找两位师傅,提高你们的身手,怎么样?”

    林武一听,顿时大喜道:“欧阳队长,快说,是什么样的师傅?”

    欧阳志远道:“是我的师傅和师叔。”

    “什么?是你的师傅和师叔?”林武一听。不由得狂喜。欧阳志远的武功,他是领教过了,自己要是能跟着欧阳志远的师傅和师叔练习武功,有欧阳志远这样高绝的身手,对付敌人,那将是如虎添翼。

    有多少不死心的敌人,在暗地里阻挠香港回到祖国的怀抱,这些敌人,都要毫不留情的清理掉。

    欧阳志远笑道:“正是我的师傅和师叔。”

    林武拿出一个微型仪器,在附近测试了一遍,没有发现窃听器之类的东西,他严肃的看着欧阳志远,低声道:“欧阳队长,我带的这二十名退役的特战队员,在昨天,全部都暗暗的恢复了第五特战队的军籍。”

    “什么?林队,他们都恢复了第五特战队的军籍?”

    欧阳志远一听,暗暗地吃了一惊。

    林武低声道:“欧阳队长,我们表面上,是恒丰集团的保镖,但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要清理阻碍我们香港回归的敌人,你知道,有多少恶毒的敌人,不甘心香港回到我们祖国的怀抱。”

    欧阳志远一听,一把握住了林武的手道:“林队,以后你遇到什么困难,给我打电话,我立刻就能赶到香港,帮助你们。”

    林武低声道:“谢谢欧阳队长,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任何阻碍香港回归的敌人,我们都要干掉他们,哪怕我们都献出自己的生命。特别是米国和倭国,它们一直不死心打压我们,他们一直在暗中活动,蠢蠢欲动,我们对付的,就是他们。”

    欧阳志远握住了林武的手道:“林队,你们的任务很危险呀。”

    林武道:“自从穿上军装那天起,我就时刻准备着,为我的祖国,献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

    欧阳志远没有再说什么,紧紧地握住了林武的手,眼睛湿润了。

    为了祖国的统一,香港的回归,自己同样可以献出宝贵的生命。

    两名男人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坚毅的誓言和对祖国无比的忠诚。这一眼后,两人从此成为生死兄弟……。

    中巴车到了韩老的别墅,林武的人都下了车,中巴车开了回去。

    门卫早就接到了韩老的电话,一看到欧阳志远带人来了,他们连忙打开门放行。

    韩老和魏半针、智禅大师,坐在客厅里说话。两人昨天来了,就没走,住在了韩老的别墅里。

    他们知道,欧阳志远要带人来,都起的很早。

    三个人正在说话,外面传来了汽车喇叭声。

    大门虽然距离别墅还有一段距离,三个人的耳朵都很好使,都听到了轿车鸣笛的声音。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