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漂亮的韩贝贝

    第一百一十九章漂亮的韩贝贝

    藤田一夫和谷机二板退出房间,谷机二板看着藤田一夫道:“社长,我看,欧阳志远是在故意敲诈你,两亿美元,这可是天价。”

    藤田一夫冷笑一声道:“要是命没有了,我要钱干嘛?几千亿的资产留给谁?世界上,有多少千亿富豪,死于疾病?人一死,再多的钱,都没用,两个亿,我可以轻松的挣回来,也就是两架战斗机的钱,小菜一碟而已,重要的是,欧阳志远能治疗好我的病,他就是要十亿,我也会给,你知道,这偏头痛,疼起来,比杀了我还难受,我给你十个亿,你能治好我的病吗?。”

    谷机二板连忙道:“属下愚昧。”

    藤田一夫道:“咱们和湖西市签订了二十亿的化工产品订单,明天,你再增加三十亿订单,今年咱们需要的煤化工原料增加一倍,我要确保欧阳志远看好我的病,嘿嘿,有了生命,才能有一切,钱对我来说,只是废纸而已。”

    谷机二板连忙道:“是,藤田社长。”

    黄霞看着藤田和谷机两人走了,她小声道:“欧阳市长,两亿美元,是不是太多了?”

    欧阳志远笑道:“三岛集团是倭国的重型军工企业,两亿美元,就是几辆坦克车而已,他的身价在几千亿,我敢肯定,他为了活命,明天肯定要增加和咱们合作的订单。”

    “真的?”黄霞的脸色,再次露出狂喜的神情。

    现在湖西市的订单,已经超过四百三十亿了,要是三岛集团再追加订单,湖西市的订单,就有可能突破五百亿的大关。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故意让他等到明天的,给他个机会。嘿嘿……。”

    黄霞看着欧阳志远那双深邃的眼睛,露出了敬佩的神情。

    两人转身回到房间内,韩奉诚连忙道:“欧阳市长,贝贝的病,就拜托给您了。”

    欧阳志远看着韩奉诚道:“韩董,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

    韩奉诚道:“欧阳市长,只要能治好贝贝的病,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欧阳志远道:“一会我给贝贝治病,不论里面发生什么声音,你们都不能进去,免得干扰我下针,如果你不能答应,你你还是带着贝贝走吧。”

    脑干神经最丰富的视丘,是整个大脑神经最丰富的地方,在这个地方下针,肯定会受到极大的痛苦,十分的疼痛。

    韩奉诚一愣,看着欧阳志远。不论里面发生什么声音,自己都不能进去,万一欧阳志远伤害……自己的女儿?

    欧阳志远一看韩奉诚的表情,就知道,他误会自己了。

    欧阳志远道:“在这个地方下针,是十分的痛苦,但又不能打麻针,免得伤害贝贝的脑干,所以,贝贝要承受很大的痛苦。”

    韩奉诚一听,知道自己误会了欧阳志远,他歉意的道:“对不起,欧阳市长,我误会你了。”

    韩奉诚这样一说,当面向自己道歉,欧阳志远知道,韩奉诚也是一条光明磊落的汉子,他感到,这个人可以交往。他笑道:“没关系,如果我是你,处在你的位置,有一位这么漂亮乖巧的女儿,我也会这么想的,自己的女儿,需要自己保护。”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韩奉诚和韩贝贝,都笑了。

    韩贝贝漂亮的大眼睛,笑成了好看的月牙儿,自己的病终于可以治疗了。这让韩贝贝高兴的跳起来,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道:“谢谢欧阳哥哥。”

    小丫头竟然叫起了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看着韩贝贝高兴的样子道:“贝贝,一会扎针的时候,有点疼,你能坚持得住吗?”

    韩贝贝看着欧阳志远那双深邃的眼睛里面,带着鼓励,她的小脑袋一歪,瀑布一般的秀发飘洒下来,笑道:“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欧阳哥哥,什么痛苦,我都能忍受。”

    韩奉诚一听女儿称呼欧阳志远为欧阳哥哥,欧阳志远并没有反对,他笑了。

    欧阳志远道:“贝贝,我开始准备药物。”

    欧阳志远说完,他开始准备一切所需要的东西。

    欧昂志远一边准备东西,一边看着韩奉诚道:“韩董,您对台湾韩恒丰集团韩国分公司的耿朝辉熟悉吗?”

    韩奉诚一听,脸色一变,他的眼里露出一丝愤怒。韩贝贝的脸色瞬间变得一片苍白,嘴唇哆嗦着,眼睛有点湿润了。

    欧昂志远一看两人的表情,就知道韩奉诚一家人和耿朝辉肯定有关系。

    不会这么巧吧?

    韩奉诚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您和耿朝辉是什么关系?”

    欧阳志远道:“我和耿朝辉没有任何关系,但和台湾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老人是朋友,耿朝辉是韩老的第二个干儿子。”

    韩奉诚一听,顿时放下心来道:“我和耿朝辉的关系,在原来的时候,有业务往来,关系曾经很好,耿朝辉的儿子耿建生和贝贝是韩国大学的同学,两人关系很好,但自从贝贝查出来这个病后,刚上来,耿建生对贝贝还可以,当他一听说这种肿瘤不能动手术,甚至不能治愈的时候,他就断绝了和贝贝的来往,这个人太绝情了。”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对耿朝辉一家人,在心里更加鄙视。

    欧阳志远道:“贝贝,不要难过,危难之时见真情,耿建生那家伙断绝和你来往,他是瞎眼了,有眼不识金香玉,等我给你看好病,他要是再理你,你绝不要理会这种小人,我替你把他打的满地找牙。”

    韩贝贝咬着嘴唇,强忍着眼泪不让眼泪流出来。这个女孩子,是个坚强的女孩子。

    韩贝贝沉声道:“这种人根本不值得恨。”

    欧阳志远拍了拍韩贝贝的小脑袋道:“丫头,等哥哥治好你的病,咱找个比他英俊潇洒一千倍的美男子,气死那个王八蛋。”

    “噗嗤!”

    韩贝贝被欧阳志远的话逗乐了,小丫头那种梨花带雨的笑容,让欧阳志远的心里受到强烈的震撼。小丫头真美。

    韩奉诚看到欧阳志远和耿朝辉家没有什么关系,而且语气中,对耿朝辉家还相当的不满,他这才放下心来。

    韩奉诚道:“耿朝辉这个人,做生意极其的精明,恒丰集团韩国分公司在他手里的业务,蒸蒸日上,但为人并不行,常常落井下石,所以,自从他的儿子耿建生不和贝贝来往后,我们的关系就疏远了,甚至连业务都断绝了。”

    欧阳志远道:“韩董,谢谢您对我说这些。”

    韩奉诚笑道:“欢迎欧阳市长以后到韩国做客,我们全家人一定热烈欢迎您。”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韩董,有机会,我一定去韩国做客。”

    欧阳志远准备好了一切药物和银针,他又反复的看了各种片子,最后确定了肿瘤的位置。

    欧阳志远给何文婕用针灸术化去过她的乳和房纤维瘤,有过着这方面的经验。

    准备好了一切,欧阳志远看着韩贝贝道:“贝贝,你的肿瘤长在视丘上,如果要用麻药,恐怕对你的大脑和脑干都有损伤,所以,我给你下针的时候,不能用麻药,很疼的,你能坚持得住吗?”

    韩贝贝睁着大眼睛道:“欧阳哥哥,我能坚持住,你尽管下针吧。”

    欧阳志远又看了一眼韩奉诚道:“韩董,我这就给贝贝治病。”

    韩奉诚给欧阳志远鞠了一躬道:“欧阳市长,拜托了。”

    欧阳志远道:“你们都在客厅里等候吧,我到里面给贝贝下针。”

    欧阳志远说完,走向里面的房间。

    韩贝贝瞪着一双大眼睛,走到爸面前,抱了抱爸爸道:“爸爸,您放心,我没有事的。”

    韩奉诚抱着女儿,眼睛有点湿润了,他拍着女儿的后背,轻声道:“贝贝,爸爸在外面等你,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谢谢爸爸。”

    韩贝贝离开了爸爸的怀抱,走向欧阳志远里面的房间。

    韩奉诚看着女儿走进了里面的房间,他的心也跟了进了去,自己就只有这一个女儿。虽然自己和欧阳志远第一次见面,但欧阳志远那双清澈透明的深邃双眼,让韩奉诚感到,欧阳志远是一位有着正义感的市长,是一名真诚的君子,不是坏人,他相信欧阳志远,不会对自己的女儿怎么样的。

    欧阳志远之所以让韩贝贝来自己的卧室治疗,主要是,前脑视丘这个地方下针,极其的剧痛,如果在客厅里给贝贝治疗,众人就要到走廊上等候,就怕贝贝忍受不了剧痛而喊叫,影响别人休息,让人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似的。

    韩贝贝走进了欧阳志远的房间,欧阳志远已经准备好了药物和银针,他正在给银针消毒。

    韩贝贝的肿瘤不大,自己可以用真气破坏掉肿瘤的生机功能,让肿瘤慢慢的消失。

    欧阳志远看道韩贝贝明显的紧张,欧阳志远道:“贝贝,你是一名坚强的女孩子,不要紧张,你要相信我的医术。”

    韩贝贝咬着嘴唇,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哥哥,我相信您。”

    欧阳志远道:“贝贝,你躺倒床上,我给你消毒。”

    韩贝贝看着欧阳志远一眼,走到了床前,躺在了床。

    上那种好闻的男子气息,让贝贝的内心狂跳,她连忙闭上眼睛。

    韩贝贝是个极其文静保守的女孩子,她在和耿建生谈恋爱的时候,最多拉过手。

    欧阳志远走到韩贝贝面前,轻声道:“贝贝,我给你消毒。”

    “好的,麻烦您了,欧阳哥哥。”

    韩贝贝的小嘴很甜,她乖巧的闭上漂亮的大眼睛。

    欧阳志远轻轻地给韩贝贝消毒,然后,拿起银针,沾着药物,他想了想,拿起一条干净的毛巾,递给韩贝贝道:“贝贝,给你条毛巾吧,要是疼痛,你就咬毛巾。”

    韩贝贝接过毛巾,咬在了嘴里。

    欧阳志远道:“贝贝,不要害怕,我下针很轻。”

    韩贝贝点点头。

    欧阳志远找准肿瘤的位置,给韩贝贝慢慢的下针,针尖上有止血和轻微的麻醉药物。欧阳志远的五行真气随着真尖进入了贝贝的头内。欧阳志远凭借强大的五行真气,死死的钉住了肿瘤,他让五行真气中的金系真气,快速的破坏着肿瘤之内的生机。

    但强烈的疼痛,让韩贝贝整个娇躯,剧烈的颤抖着,冷汗如同雨水一般,从身上流了出来。但小丫头紧紧咬着毛巾,硬是没有叫喊。

    这让欧阳志远十分佩服小丫头的坚强。

    虽然肿瘤不大,但一个肿瘤上,欧阳志远要下三根银针,每一次下针的过程,韩贝贝的全身都剧烈的弓起来,剧烈的颤抖着。

    一根针……两根针……

    时间过得极慢,外面韩奉诚度日如年,冷汗同样湿透了他的后背。他在担心自己的女儿,女儿是他一生的唯一。

    欧阳志远在给小丫头扎最后一针的时候,韩贝贝终于承受不住剧痛,晕了过去。

    汗水同样也湿透了欧阳志远的衣服。

    欧阳志远慢慢的控制住第三根银针,看着晕过去的的韩贝贝,还有她嘴里被咬烂的毛巾,他在心里佩服这个柔弱的女孩子,她竟然没有喊一句。

    那颗肿瘤,在欧阳志远的金系针法破坏下,肿瘤明显缩小,并没有出血。欧阳志远用乙木灵气封住了创面,在十五分钟后,欧阳志远给韩贝贝起了针。

    他收拾好一切,轻轻的一点韩贝贝的人中,韩贝贝慢慢的清醒过来,她感到了自己的头不再那么晕了,全身极其的轻松。

    只是全身湿漉漉的,早已被汗水湿透。

    欧阳志远微笑着看着韩贝贝道:“丫头,感觉好点了吗?”

    欧阳志远轻轻扶起来韩贝贝,韩贝贝无力的靠在了欧阳志远的肩膀上,那种好闻的男子气息,让韩贝贝内心狂跳,脸色透红。

    志远拿起一个枕头,让韩贝贝靠在了枕头上。

    “谢谢,欧阳哥哥,我感觉好多了,头不这么晕了。”

    韩贝贝惊奇地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你休息一下,我去喊你爸爸。”

    欧阳志远笑着走了出去,正看到韩奉诚那焦急的目光。

    “欧阳市长,贝贝怎么样了?”

    韩奉诚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焦急的问道。

    欧阳志远笑道:“进展得很顺利,肿瘤缩小了,并没有出血,贝贝很坚强,没有叫一声,她正在休息。”

    韩奉诚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衣服都湿透了,他知道,欧阳志远肯定很累,他感激的道:“谢谢您,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道:“韩董,不要客气,您去看看贝贝吧。”

    韩奉诚连忙走进了里间里面的卧室,他看到女儿贝贝也是全身被汗水湿透了,湿漉漉的头发,贴在了脸上和前额上。

    他心疼的剧烈收缩着,一把抱着了自己的女儿,眼睛湿润了。

    “贝贝,你感到怎么样了?”

    韩贝贝笑着道:“爸爸,我感到轻松多了,头没有这么晕了。”

    韩奉诚一听自己的女儿这样说,他的心里对欧阳志远极其的感激,他知道,自己的女儿有救了。

    外面的欧阳志远看着黄霞道:“黄主任,你帮着贝贝洗个澡,用烘干机烤干衣服,免得她着凉。”

    黄霞也是很喜欢韩贝贝,她忙道:“好的,我这就去。”

    黄霞走进了里面的房间微笑道:“韩董,贝贝流了很多汗,我帮她洗个澡,免得感冒。”

    韩奉诚连忙道:“麻烦你了,黄主任。”

    黄霞微笑道:“不客气,韩董。”

    韩奉诚看着女儿贝贝道:“贝贝,让你黄姐姐帮你洗个澡,我先出去一下。”

    韩贝贝连忙道:“谢谢黄姐姐。”

    黄霞笑道:“别客气,贝贝,你这个妹妹,我认定了。”

    韩奉诚微笑着走了出来,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贝贝就是我的生命,也是我的唯一,你救了她,我很感激,原来说的和你们签订二百亿的合同订单,我再追加一百亿,共计三百亿,而且,我们要长期合作。”

    欧阳志远一听,他笑了,内心也是狂喜至极。

    他笑道:“谢谢韩董。

    韩奉诚写了一张支票,双手递给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这是一张支票,请您务必收下。”

    欧阳志远一看支票的数据,不由得吓了一跳,而且是美元。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