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成功敲诈

    第一百一十八章成功敲诈

    倭国人表面上,都很礼貌,但骨子里的狭隘卑鄙狡诈和欺软怕硬,是世界上公认的。

    黄霞虽然知道倭国人的心态,但对方是自己的客户,黄霞不得不很热情对待他们。

    谷机二板又指着韩奉诚笑道:“黄主任,这位是韩国奉诚集团董事长的韩奉诚。”

    什么?韩贵的奉诚集团?

    黄霞一听,吓了一跳,韩国奉诚集团可是韩国最大的煤化工集团之一,两个倭国的三岛株式会社都赶不上人家,这可是个大的客户,如果奉诚集团能和湖西市签约,这次,订单突破四百亿大关,不是不可能的。

    黄霞连忙把手伸向韩奉诚,微笑道:“韩董,您好,我是黄霞,负责接待我们的客户。”

    韩奉诚看着黄霞微笑道:“您好,黄主任,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儿韩贝贝。”

    黄霞早就看到了这个比自己还要漂亮的大眼睛长头发的女孩子。

    ,这女孩子的双眼,特别的大,清澈透明,如同两泓秋水一般,让人一眼看不到底,有人说自己的眼睛大,而且清澈透明,但要和这个女孩子比较,自己就有点差远了。

    ,这个女孩子竟然是韩奉诚的女儿,但这个女孩子有点病态的柔弱,让人一看到,就有种想马上拥在怀里疼爱的感觉,就像红楼梦里的林黛玉。

    黄霞伸出手道:“你好,贝贝。”

    韩贝贝轻轻的笑了。这一笑,如同春风刹那间水开了小河的薄冰,让人有种如同沐浴春风一般的惊艳,就连同为女人的黄霞,也不禁一呆。

    这女孩子的笑容,太迷人了。太让人爱怜了。

    “黄姐姐,你好漂亮呀。”

    韩贝贝竟然会讲一口流利的中文,声音极其的好听,莺声燕语。小丫头一下子抱住了黄霞的胳膊,如同小鸟依人一般的可爱。

    黄霞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韩贝贝这个可爱的女孩子了。

    黄霞笑着拍了拍韩贝贝的小脑袋道:“贝贝,你更漂亮,小嘴真甜,姐姐也是很喜欢你。”

    韩奉诚看着黄霞,轻声道:“韩主任,我们今天晚上,是来拜访欧阳市长的,不知道欧阳市长在吗?”

    韩奉诚知道,自己女儿的脑瘤很是危险,随时就有破裂的危险,他很是着急。

    黄霞忙道:“韩董,真是不巧,今天晚上,欧阳市长出去了,到现在没有回来,您有什么事,我看看能替您办吗?”

    韩奉诚轻声道:“我是来恳求欧阳市长给我的女儿贝贝看病的。”

    黄霞一听,吓了一跳,这么漂亮的小丫头,竟然有病?看样子,小丫头的病情不清呀,脸上带着病态,以韩奉诚的财力,世界上什么著名的医院,不能去?看来,贝贝的病,一定是不好治疗的怪症。

    要是别人,黄霞就让他明天再来吧,但是,自己很喜欢韩贝贝这个小丫头。再说,奉诚集团可是个不可错过的大客户。

    黄霞看着韩奉诚道:“韩董,您请等一下,我给欧阳市长打个电话。”

    韩奉诚笑道:“谢谢您,黄主任。”

    黄霞拿出电话,开始拨打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昂志远正和师傅魏半针和师叔智禅大师说话,他的电话响了。欧阳志远一看是黄霞的,他接了过来。“欧阳市长,韩国的奉诚集团董事长和倭国的三岛株式会社长藤田一夫来拜访您。”

    电话里传来黄霞的声音。

    欧阳志远一听,心中一动,好家伙,韩国奉诚集团可是韩国最大的煤化工集团之一呀,他们每年需要进口几百亿的煤化工原料,特别是煤焦油、粗笨、甲醇、二甲醚几种化工产品,进口量特别大,

    而这些化工产品,都是湖西市的强项。

    看样子,生意来了。

    倭国的三岛株式会社长藤田一夫来看偏头痛,难道韩国的奉诚集团董事长韩奉诚也是来看病的?

    呵呵,奉诚集团的这个客户,自己一定要拉过来。

    欧阳志远的内心,充满着强烈的期待。

    要是倭国的三岛株式会社长藤田一夫来拜访,自己就让他先回去,明天再说。但韩奉诚来了,自己就要回去了。

    欧阳志远道:“黄主任,我现在,就在外面,半小时后,我回来。”

    黄霞笑道:“好的,欧阳市长。”

    黄霞看着韩奉诚笑道:“

    欧阳志远站起来道:“师傅,师叔,酒店里有客户来拜访,师傅,我先回去了,等开完交易会,我专门来和师傅、师叔说话。”

    魏半针和智禅大师站了起来,智禅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小心点,注意安全。”

    欧阳志远道:“好的,师叔,不论是谁想对我不利,我都不会放过他们的。”

    “阿弥陀佛!”

    智禅大师颂了一句佛号,他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的杀气太重了,千万要小心。”

    欧阳志远道:“我会注意的,师叔。”

    欧阳志远辞别了师傅和师叔,两人打的开向香江大酒店。

    自己借那辆乔治尼克的悍马,在已经被白磷手雷化为灰烬。

    半个小时后,两人走进了香江大酒店。

    寒万重和欧阳志远到寒万重的房间里,换好衣服。

    两人的衣服都破了,不好去见客人。枪支也要藏好。

    欧阳志远换了一套白色的合体西装,更加显得英俊潇洒,极其的阳光。

    欧阳志远刚走到办公室前,秘书叶青林就迎了过来道:“欧阳市长,韩董和藤田社长等了您好长时间了。”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了。”

    秘书叶青林连忙给欧阳志远打开房门。轻声道:“欧阳市长回来了。”

    房间里的人,都站起来了。

    欧阳志远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三岛株式会社副社长谷机二板连忙道:“欧阳市长,您回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谷机社长,你好。”

    谷机二板连忙道:“藤田社长,这位就是欧阳市长。”

    “欧阳市长,这是我们三道株式会社长藤田一夫社长。”

    藤田一夫看到欧阳志远,竟然如此年轻,这让他吃了一惊。他的眼里露出一丝不相信的神情,在他的印象中,中国人的老中医,都是长胡子的老人。

    但藤田一夫仍旧满脸微笑的向欧阳志远鞠了一躬道:“欧阳市长,您好,见到您很高兴。”

    欧阳志远笑道:“藤田社长,您好。”

    韩国的奉诚集团总裁韩奉诚没等到黄霞介绍,他就主动的伸出手道:“您好,欧阳市长,我叫韩奉诚。”

    欧阳志远连忙握住了韩奉诚的手笑道:“韩董您好,煤化工产品交易会,都开业一天了,您们才来呀。”

    韩奉诚笑道:“欧阳市长,就是今天来,也不晚呀。你们湖西市可是中国优质肥煤的产地,你们的煤化工产品的质量,在国际上都很出名,这次我来拜访您,有两件事请求你。”

    欧阳志远笑道:“韩董,你严重了,什么求不求的,咱们做生意,都是在平等的基础上,互惠互利。”

    韩奉诚笑道:“是的,欧阳市长,来,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儿韩贝贝。”

    欧阳志远早就看到了韩贝贝,欧阳志远虽然见过很多的美女,但他仍被被这个叫韩贝贝漂亮的女孩子惊呆了,这女孩子的一双双眼,特别的大,清澈透明,带着一种空灵的感觉,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是那样的清灵,如同两泓秋水一般的眼睛,透着对生命的强烈渴望。这双眼睛,和谢老的孙女谢诗苒有一拼,但比谢诗苒更让人爱怜。

    ,这个女孩子竟然是韩奉诚的女儿,这个女孩子有点病态空灵,让欧阳志远的心里一紧。这个女孩子病的不轻,随时就有失去生命的危险。

    当欧阳志远刚一走进来房间的时候,韩贝贝的那双漂亮的眼睛猛然一亮,欧阳市长,竟然是这么年轻英俊阳光的男人。并且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一般。

    欧阳志远二话没说,一把抓住了韩贝贝的手腕。

    他的这个动作,让韩奉诚的眼里露出怒色。但欧阳志远那三个手指头搭在韩贝贝的脉门之上的时候,韩奉诚眼里的恼怒消失了。他知道,欧阳市长在给自己的女儿号脉。

    韩贝贝的一双大眼睛,温柔而大胆的看着欧阳志远,并没有挣扎。

    欧阳志远的脸色一变,回过头来,看着韩奉诚道:“脑瘤?在脑干神经最丰富的视丘。”

    视丘呈卵圆形,由白质神经纤维构成,左右各一,位于骈胝体的下方。从脊髓、脑干、小脑传导来的神经冲动,都先终止于视丘,经视丘在传送至大脑皮质的相关区域。所以说视丘是感觉神经的重要传递总站,是神经最丰富的地方。

    这地方长了脑瘤,没有人敢动手术切割脑瘤。如果强行手术,伤了神经,人就会成为植物人或者立刻死掉。

    韩奉诚一看欧阳志远给自己的女儿一号脉,就找出了病因,这让他大吃一惊,脸上露出极其敬佩的神情。

    欧阳志远原来并不知道自己女儿的病情。

    藤田一夫的眼里同样露出了极其震惊的惊喜。他知道,自己的偏头痛,欧阳市长肯定能治好。

    韩贝贝看着欧阳志远,漂亮的大眼睛里露出对生命强烈的渴望,小丫头轻声道:“欧阳市长,能治疗吗?”

    欧阳志远点点头,却又摇摇头,转过身来,看着韩奉诚道:“把ct片给我看看。”

    韩奉诚的手下,连忙把韩贝贝的病例和各种片子,双手给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仔细的看着韩贝贝的病例和片子,时而皱着眉头,时而微微闭上眼睛沉思。整个房间里竞得可怕,只听到众人的呼吸声。

    半个小时后,欧阳志远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心,看着韩奉诚道:“韩董,韩贝贝的病情很是危险,这个脑瘤虽然是良性的,但长得却不是个地方。没有任何大夫敢做这个手术,但好在这个肿瘤是良性的,关键是,这个地方的神经极其丰富,我决定,用针灸沾着药物,化去贝贝视丘上的脑瘤。”

    欧阳志远想起来自己用针灸沾着药物,化去了何文婕乳和房里的纤维瘤的方法。他决定试试。

    韩奉诚连忙道:“欧阳市长,用针灸,不作手术吗?”

    欧阳志远道:“没有大夫敢做这个手术,只有用针灸慢慢的化去肿瘤。”

    韩奉诚的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神情,眼睛有点湿润了。

    他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如果你能治好我女儿得病,我愿意把我们奉诚集团进口煤化工产品百分之五十的份额,二百亿美元的订单,和你们湖西市签订。

    社么?我的天哪,二百亿的订单?这……太厉害了。黄霞和秘书叶青林一听,都惊呆了。

    现在湖西市已经签订了二百三十多亿的订单了,如果再加上韩奉诚的二百亿的订单,湖西市今年就可以轻松的突破四百亿的大关了,这也是欧阳市长的目标。

    欧阳志远一听韩奉诚准备和湖西市签订二百亿的特大订单,这让他的内心狂喜至极。嘿嘿,自己的目标达到了,而且还超额完成了自己的预定四百亿的任务。

    欧阳志远看着韩奉诚道:“谢谢韩董的信任,但韩贝贝的病,要分四次才能化掉这颗脑瘤,每个星期扎针一次,韩贝贝要跟我回湖西市。”

    韩奉诚犹豫了一下道:“欧阳市长,只要你能把贝贝的病治好,多长时间都可以。”

    韩奉诚在过去的时间里,几乎对自己女儿的病绝望了。他在倭国正和藤田一夫谈生意,知道了藤田一夫要来中国看病,他这才和藤田一夫一起来到了中国,来找欧阳志远。他现在一听欧阳志远能治好自己女儿的,他狂喜至极。

    欧阳志远道:“还是尽量早治疗,我一会就给贝贝配药,进行扎针。”

    欧阳志远说完话,看着藤田一夫道:“藤田社长,你把手伸给我,我给你看看。”

    日藤田一夫连忙道:“好的,欧阳市长。”

    藤田一夫连忙把手伸给欧阳志远,欧阳志远仔细的给藤田一夫号着脉。过了还一会,欧阳志远道:“滕田社长,你要搬家,不能住在火山脚下的别墅里。”

    藤田一夫一听,脸上露出惊奇的表情,自己的别墅,就建在了一座风景秀丽的火山脚下的海边上,是海景别墅,不过,那座火山虽然是活火山,但并没有喷发。

    藤田一夫看着欧阳志远道:“为什么?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道:“你由于常年住在火山脚下的大海边,你中了热寒和寒火两种热寒交替的毒素,偏头痛极其激烈,发作的时候,疼的死起火来,一会儿热,一会儿冷,我说的对吗?”

    藤田一夫一听,不由的狂喜,极其震惊的道:“是的,欧阳市长,我的头痛,就是你说的那样。您能治好吗?”

    欧阳志远道:“能治好,但药太贵。”

    欧阳志远要狠狠地敲一笔这个倭军工企业头子一笔。

    藤田一夫道:“欧阳市长,只要能看好我的头痛病,要多少钱,您尽管开口。”

    欧昂志远道:“我只收药费,两个亿。”

    谷机二板一听,连忙道:“欧阳市长,您治好了乔治集团老乔治的双腿,不是免费的吗?”

    欧阳志远心道,你个王八蛋,到这里捡便宜来了?没门。

    欧昂志远道:“老乔治只是扎针,没有用药,藤田社长的病极其难治,所以,要绝好的药物来治疗,热寒和寒火极其难治,一般人就是拿出十亿,都看不好这个病。这种病如果再不看,耽误了病情,人就会发疯而死。”

    藤田一夫在发病的时候,曾经多次疼的受不了,要自杀,现在,欧阳志远能治好自己的病,两亿就两亿。

    藤田一夫开了一张支票,双手递给了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这是两亿倭元,您收好。”

    欧阳志远笑着摇摇头道:“不是倭元,我说的是美元。”

    “你说什么?两亿美元?”

    谷机二板吓了一跳,嘴角剧烈的抽动着。

    藤田一夫愣了一下,他收起那张两亿倭元的支票,咬咬牙,开了一张两亿美元的支票,双手递给了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这是两亿美元的支票,您收好。”

    欧阳志远接过支票,看也不看的装了起来道:“藤田社长,您明天下午来拿药,我保证你药到病除。您先回去,我要给贝贝扎针。”

    藤田一夫谷机二板连忙站起来,给欧阳志远鞠了一躬道:“感谢欧阳市长,谢谢,麻烦您了。”

    两人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退出了房间。

    黄霞和叶青林看的目瞪口呆。我的天哪,两亿美元到手了?这可是将近20亿人民币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