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求医

    第一百一十七章求医

    欧阳志远和寒万重两大高手,联合干掉了杀手汤姆。如果不是狙击手大卫至高临下的火力压制,欧阳志远自己一个人,就可以轻松的干掉黑人汤姆。

    汤姆的死尸一头栽倒在地,双腿还在不甘心的抽动着,两颗眼珠子发出狰狞的寒芒。

    欧阳志远快速的捡起汤姆的两把大威力手枪,递给寒万重一把,低声道:“万重,你先隐藏好,我去干掉那个阻击手。”

    欧昂志远说完,身形一闪,消失在黑暗之中。

    阻击手大卫今天是执行任务一来,第一次失手。对方那快的不可思议的身形,让大卫极其的震惊和不解,这就是中国的功夫吗?

    自己已经开了数枪了,竟然没能打死那个中国人,就是一根汗毛都没有伤到他。

    大卫知道不好,一种极其危险的气息,让他的心神不宁,他看到了那两个中国人,联手干掉了杰瑞和汤姆,这让他生平第一次感到了恐惧。

    他决定快速的离开这里。他透过窗户,没有看到那两个中国人。大卫刚想收起阻击步枪,一股极其危险的恐惧和压力在楼下传来。

    不好,那个中国人上来了。

    大卫咔嚓一声顶上阻击步枪的子弹,他看到了,月光下,那个年轻的中国人脚尖一点,身体竟然如同大鸟一般,腾空而起,闪电一般的冲了过来。

    大卫一声怪叫,顺手就是一枪,阻击步枪喷出了一道烈焰。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在空中竟然一个翻身,子弹擦着面门呼啸而过。

    欧阳志远看到了这个棕色头发的阻击手,正是上次瞄准自己的那个人。

    嘿嘿,所有想杀老子的人,都要死。

    欧阳志远猛一旋身,手里的大威力手枪喷出了烈焰。

    “呯1

    一声爆响,大威力子弹射向大卫的眉心。大卫也是在枪林弹雨里摸爬滚打多少年的杀手,他对危险有着强烈的预感。欧阳志远一抬手,他就知道对方要开枪。

    他下意识的一闪身。

    “嗖!噗嗤!”

    子弹发出尖利的怪啸,在他的脸上开出了一道血槽。污血哗的一下流了出来,让大卫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

    好快的子弹!冷汗刹那间湿透了大卫的后背。

    大卫一声怪叫,狞笑着举起了手里的阻击步枪,再次瞄准欧阳志远。但欧阳志远不会再给他机会,他猛一扬手,大威力手枪喷出了烈焰,这次大卫再也没有刚才的幸运,子弹噗嗤一声,钻进了他的两眼之间。

    “噗嗤!”

    大卫感到眉心一凉,他感到了漫天的透红,他看到了自己的头盖骨在红雾中飞了起来,不断地旋转着,他的意识刹那间陷入了黑暗。

    欧阳志远看着还在不断抽动的尸体,叹了一口气,他化掉了这人的尸体,拿起这个杀手的阻击步枪,透过瞄准镜,仔细的搜索着后面那两商务车的高手。

    杀手头子山姆,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带领三个4s级别的杀手,都没有干掉这个中国人,这让他恼怒至极,透过望远镜,他看到了汤姆和杰瑞都死在了这两个中国人的手里,这让他暴怒至极。

    他刚想亲自动手,阻击手大卫埋伏的一座在建的大楼上,传来了激烈的枪声。他立刻就知道了不好,那个中国人和大卫干起来了。

    大卫是一名狙击手,只适合埋伏偷袭,不善于搏击。那个中国人是个高手,大卫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他在车里,用用望远镜看向大卫的窗口。

    他看到的情境,让他大吃一惊。

    大卫被这个中国人一枪爆头,半个脑袋都被打飞了,污血、脑浆如同喷泉一般。

    山姆看到了欧阳志远的同时,欧阳志远用瞄准镜也看到了他。

    欧阳志远手疾眼快,瞄准镜死死地套住了山姆的脑袋,扣动了扳机。

    “呯1一道烈焰在枪口喷出,破甲弹发出尖利的怪啸,高速射向山姆的脑袋。

    山姆在看到了欧阳志远的同时,他就感到了欧阳志远身上传来了让自己毛骨悚然的杀气。他的反应极快,一声怪叫,猛一缩头,身形窜了出去。

    “嘭!”

    一声震耳的闷响,穿甲弹呼啸着打进了商务车里,发生了猛烈地爆炸,烈焰腾空而起,车里的司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在烈火中,见到了他的亲爹上帝。

    山姆一个翻滚,伏在地上不动。欧阳志远一声冷哼,直接从楼上跳了下来,扑向山姆。

    躲在暗处的寒万重一看机会来了。他左手举着九二式,右手一把大威力手枪,对准了山姆,扣动了扳机。

    “呯呯呯1

    密集的子弹,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呼啸着向山姆泻去。

    山姆翻滚着,躲避着子弹。

    欧阳志远闪电一般冲到山姆不远处,他和寒万重一前一后的堵住了山姆。

    欧阳志远死死地盯着山姆,嘿嘿冷笑道:“你是谁?为什么伏击我们?谁指使你的?”

    山姆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欧阳志远,月光下,他看着欧阳志远,脸上露出强烈的震惊,上次距离远,没有看清欧阳志远的容貌,这个人竟然如此的年轻,比照片上还要年轻。

    山姆冷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你也不要问我是谁,指使我的人,我本身就不知道,他们登陆杀手,就能找到我们,我们在上接生意,再见了。”

    山姆说完,他猛然拉开怀,露出绑在身上的十几颗炸弹,身上的炸弹嘶嘶冒着白烟。

    山姆这个王八蛋要和欧阳志远他们同归于尽。

    “快走!”

    欧阳志远猛地拉住寒万重,一个鱼跃,冲向远处。快速的趴在了地上。

    过了好一会,两人竟然没有听到爆炸声。

    “不好,上当了,王八蛋身上竟然是假炸弹。”

    两人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但山姆的身影早已失去了踪影。

    欧阳志远气的脸色铁青。这个杀手头子跑了,对自己的威胁极大。

    寒万重气的铁青,这个王八蛋真狡猾。欧阳志远身形如同闪电一般的追下去。

    他刚追出来十几米,就看到,这个杀手如同见鬼了一般,捂着胸口,跑了回来,嘴里还在喷射着污血。

    是谁伤了这家伙?

    一为浩须白发的老人微笑着从夜色里走了出来。

    “师傅!”

    欧阳志远一看来人,竟然是师傅魏半针。他不由得狂喜,一下子冲了过去。

    “师傅,您怎么来了?”

    欧阳志远激动地保住了师傅的胳膊,热切地看着师傅。

    寒万重想不到,这位老道人竟然是欧阳志远的师傅,这怎么可能?欧阳市长的师傅在香港?

    魏半针笑道:“臭小子,你第一天来到香港,我就知道了,嘿嘿,就连你翻窗户看望瑶儿,我都知道。”

    “什么,这……你也知道?”

    欧阳志远脸色一红,他可是在瑶儿的房间里过得夜。

    魏半针道:“你把瑶儿交给了我,还有我的两个没有出生的徒孙,我能放心的回到禅月山吗?你刚进入韩建国的别墅,我就看到你了,臭小子,你的武功书不是退化了?”

    欧阳志远笑道:“你是师傅,我当然不能发现你了?”

    魏半针笑道:“不要给我戴高帽,看看那家伙怎么样了,让我打了一掌,估计,活不了多会了。”

    这时候的山姆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在大口的喷血,眼见活不成了。

    韩建国冲了过来,大声道:“快说,谁派来的?”

    欧阳志远道:“不要费劲了,杀手是不知道谁是雇主的。”

    山姆头一歪,闭上了他罪恶的眼睛,欧阳志远一摸他的动脉,确实死了。这次不是假的了。

    远处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看样子,香港警察来了。

    欧阳志远快速的化去了几个杀手的尸体,低声道:“快走吧,香港警察来了,就麻烦了。”

    欧阳志远一拉寒万重,和师傅消失在夜色之中。

    寒万重只觉得两耳生风,周围的景色急速的向后退去,欧阳志远拉着他就如同要飞起来一般。

    虽然欧阳志远已经教了他五行部和影子身法,但自己和欧阳志远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他今天明白了,自己和欧阳志远的差距是如此之大。

    旁边的这位皓眉须发的老人,长得仙风道骨,简直和神仙一般。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了禅月山。

    欧阳志远这才把寒万重介绍给师傅道:“寒万重,这位是我师傅。师傅,这是我的兄弟寒万重。”

    寒万重连忙道:“大师,您好。”

    魏半针点点头笑道:“走吧,进去吧。”

    能和自己徒弟一起战斗的人,都是值得信任的人。

    看门的小和尚连忙打开山门,三个人走进了禅月寺。

    禅月寺主持大师禅智大师,也就是欧阳志远的叔叔,正微笑着,站在台阶上,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连跑过去,拉住了师叔的手笑道:“师叔,您老人家好。”

    智禅大师笑道:“志远,来了香港,也不来看师叔和你师父?”

    欧阳志远道:“师叔,我昨天刚来,太忙,还没来的极,打算明天来看您和师傅,没想到,我来香港两天,就被自己了两次。”

    魏半针看着欧阳志远的面相道:“志远,你的印堂发暗,带着灰色,你要小心,你的危机,还没有解除。”

    欧阳志远一听忙道:“还会有人袭击我?”

    魏半针点点头道:“至少还有一次危机,你要小心。”

    欧阳志远看着师傅道:“师傅,您能看出来,危险来自什么地方吗?”

    魏半针沉声道:“危险都来自湖西市,你在湖西市得罪的可不是一个人,那些人都已经要知你于死地了。”

    欧阳志远一听,脸色一寒,苗四袭击自己,是关翱翔指使的,现在关翱翔已经死亡,竟然还有人要暗杀自己?嘿嘿,只要自己找出来是谁,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他。

    魏半针看着欧阳志远道:“为人不能太过于锋芒毕露,臭小子,你印堂发暗,在湖西市的处境不妙呀。”

    欧阳志远道:“师傅,湖西市的治安极差,走私贩毒,杀人放火,一直不断,要是不把这些毒瘤清除掉,老百姓的生活就不会安定,特别是贩毒,我找到的线索和证人,全被人暗杀了。”

    魏半针道:“任何事情都要慢慢的来,不要急躁,一切都会解决的。”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师傅。”

    智禅大师看了看寒万重,不由得笑了,他轻声道:“你这位兄弟眉目间红鸾星动了,呵呵。”

    欧阳志远一听,连忙把师叔介绍给寒万重。

    寒万重连忙给智禅大师施礼问好:“大师,您好。”

    智禅大师笑道:“进来禅房喝茶吧。”

    四个人走进了禅房,小和尚献上了香茶。欧阳志远看了一眼寒万重,又看看师叔笑道:“师叔,您说寒万重的红鸾星动了,是怎么回事?”

    寒万重一听,脸色红了,他的内心受到了强烈的震动,欧阳市长的师叔,怎么这么厉害,这个都能看出来?真是厉害呀。

    魏半针大师笑道:“寒施主的姻缘到了。”

    欧阳志远看着寒万重笑道:“万重,喜欢上谁了?我给你牵线搭桥?”

    寒万重脸色红红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是……是……。”

    寒万重变的结结巴巴起来。

    欧阳志远笑道:“男子汉大丈夫,干吗吞吞吐吐的,真是。”

    寒万重低声道:“就是你们矿务局办公室主任黄霞。”

    “哈哈,寒万重,好眼力,大眼长发长腿的才女,人长得漂亮,科级干部,很有才华,呵呵,我给你们撮合一下。”

    欧阳志远大笑道。

    寒万重低声道:“我可是个司机,人家能否看上我,还不一定呢。”

    魏半针笑道:“一切都有定数,寒施主,从你的面相来看,这件婚姻,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真的,大师。”

    寒万重一听魏半针这样说,他的内心顿时狂喜至极,他已经把魏半针当做神仙一般的人物看待了。

    智禅大师微笑道:“事在人为,成事在天,任何事只要你去努力了,即使不成功,你也不会后悔,毕竟你努力了。”

    寒万重连忙站起来道:“多谢大师的教诲。”

    香江大酒店,三岛集团副社长谷机二板陪同社长藤田一夫,还有韩国奉诚集团老总韩奉诚,以及他的女儿韩贝贝,前来拜访欧阳志远。

    近来一段时间,三岛株式会社长藤田一夫的偏头痛,越来越剧烈了,几乎疼昏了过去。

    他去了世界很多著名的医院,都没有看好偏头痛病。

    谷机二板打开电话,把欧阳志远看好了英国乔治集团老董事长乔治的双腿的过程,给藤田一夫说了一遍,并且,欧阳志远已经答应了给藤田一夫看病。

    藤田一夫受不了头痛的折磨,他立刻在手下人的人陪同下,赶来香港。

    他的合作伙伴,韩国的奉诚集团总裁韩奉诚正巧在倭国和藤田一夫会谈,他知道了欧阳志远的神奇医术,连忙带着女儿韩贝贝,跟了过来。韩贝贝从小体弱多病,在前一阵子,查出了脑部长了肿瘤,虽然是良性的,但发展很快,很有可能恶化的可能。最要命的是,这个肿瘤生长在大脑神经最丰富的脑干区,没有人敢给她做手术。

    同样是,有病乱求医,韩奉诚带着女儿韩贝贝和藤田一夫一起结伴赶了过来。

    韩贝贝今年二十正,正是青春靓丽的大好年华,长的极其漂亮文静,如同仙子一般,是韩奉诚的掌上明珠。

    几个人刚到香港,就立刻赶道香江大酒店,前来拜访欧阳志远。

    当几个人来到香江大酒店,欧阳志远的房间,敲开门的时候,办公室主任黄霞走了出来。

    黄霞看着这一伙气度轩昂的人,就知道,这些人不是一般的人。

    谷机二板认识黄霞,他们在签那二十亿合同的时候,两人谈过判。

    谷机二板连忙道:“黄主任,您好。”

    黄霞一看三岛集团的副株式会社长谷机二板,黄霞连忙道:“谷机社长,里面请。”

    众人走进了欧阳志远外间的办公室,欧阳志远的秘书叶青林连忙给众人倒上水,端给众人。

    谷机二板连忙把藤田一夫介绍给黄霞。

    黄霞一听对方是三道株式会社长藤田一夫,她连忙道:“藤田社长,您好。”

    谷机二板连忙道又把黄霞介绍给藤田一夫。

    藤田一夫是来求医的,他连忙给黄霞鞠了一躬道:“黄主任,您好。”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