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化解不满

    第一百零二章化解不满

    县长郭振宏和县委书记刘印泉一看欧阳志远站了起来,两人的内心都很感动,很远都伸出了手。

    按照级别,欧阳志远完全不要站起来。

    欧阳志远笑着握住了两人的手道:“郭县长、刘书记,一路辛苦。”

    郭振宏连忙道:“不辛苦,谢谢欧阳市长的邀请。”

    欧阳志远笑道:“来,我介绍几位朋友给你俩认识一下。”

    欧阳志远说着话,一拉王展辉的手道:“这位是燕京精慧投资联盟的王董事长,也是我的大哥。”

    欧阳志远这句话,把郭振宏和刘印泉吓了一大跳,什么?燕京精慧投资联盟的王董事长?我的天哪,燕京精慧投资联盟在全国可是最有名气的投资联盟,里面所有的成员,都是开国元勋的第三代精英组成,他们每个人的政治背景都很深,任何一个家族跺跺脚,整个中国都会在颤抖。

    特别是董事长王展辉和副董事长霍加臣,是燕京三老王老和霍老的孙子,都是燕京的顶级风云人物。

    欧阳市长竟然请到了他们,王董事长竟然是他大哥,看样子,欧阳市长和他们的关系不一般呀,欧阳志远竟然叫他大哥。现在欧阳志远把王董事长介绍给自己,这对自己以后的仕途,绝对能起到很大的帮助。

    想到这里,两人的内心对欧阳志远极其的感激。县长郭振宏更是对欧阳志远感激的五体投地,他知道,自己没有跟错人。

    县长郭振宏和县委书记刘印泉连连忙伸出双手,满脸敬重的握住了王展辉的左右手道:“您好,王董。”

    欧阳志远看着王展辉道:“大哥,这两位是古曹县的县长郭振宏和县委书记刘印泉,也是我的两位大哥。”

    王展辉握住了两人的手笑道:“呵呵,你们好,郭县长、刘书记,志远在我面前提到过你们,以后,咱们多联系就是。”

    王展辉的话,让两人的心激动万分。人家王展辉是什么身份?现在竟然要以后多联系,这是在暗示,人家想和自己做朋友的。有了王展辉这种朋友,自己的前程肯定一片光明。

    两人连忙感激的道:“好的,一定联系,谢谢王董。”

    欧阳志远又拉住霍加臣的手看着两人笑道:“这位是精慧投资联盟的霍副董事长,也是我的三哥。”

    霍副董事长?霍加臣?燕京霍老的孙子?

    我的天哪,燕京投资联盟的两位董事长,都在这里?都来参加欧阳市长的聚会?郭振宏和刘印泉都惊呆了,两人几乎忘记了去握手。

    欧阳志远看见两人的模样,笑了一声。两人如梦方醒,连忙握住了霍加臣的手道:“您好,霍懂。”

    霍加臣笑道:“郭县长、刘书记,你们好。”

    欧阳志远又把两人不认识的人,都给介绍了一遍。

    现场每一位人的身份,都让郭振宏和刘印泉感到震惊和惊叹。

    看来,这次没有白来呀,认识了这么多的人。

    众人坐好位置后,欧阳志远看着大家熟悉多了,一摆手,让服务员上菜开酒。

    不一会,桌子上就摆满了很多美味佳肴,经理冯云山亲自搬来一箱茅台和几瓶红酒。

    服务员开始倒酒。

    年英豪看着服务员道:“给我到白酒。”

    欧阳志远笑道:“七姐,茅台的后劲很大,你还是喝红酒吧。”

    年英豪道:“我可不喜欢喝红酒,没有味道,我还是喝白酒吧。”

    霍英杰一听年英豪喝白酒,小丫头也大声道:“我也喝白酒。”

    年英豪和霍英杰两人的脾气相近,两人的座位紧挨着,都要喝白酒。

    霍英琼看着妹妹道:“那就少喝点吧。”

    服务员给两位女孩子倒上了白酒,霍英琼喝红酒。

    欧阳志远举起酒杯,看着贵宾座上的王展辉、霍加臣笑道:“大哥、三哥,众位兄弟姐妹,今天咱们聚会,按照这里的规矩,先喝三杯酒如何?”

    王展辉和霍加臣笑道:“好的,志远,三杯就三杯。”

    众人都举起了酒杯,碰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看到郭振宏和刘印泉激动的手在颤抖。虽然两人在古曹县,参加过很多宴会,但能和燕京世家三代在一起喝酒,还是第一次。

    王展辉和霍加臣的豪爽和平易近人的大度,让他两人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官三代。人家一点嚣张和高傲都没有,是那样的随和真诚。

    三杯酒过后,两人一起给王展辉和霍加臣敬酒。

    郭振宏和刘印泉端起酒杯,站了起来,郭振宏轻声道:“王董、霍懂,我们初次和您们一起喝酒,我们感到很荣幸,我和刘书记都不太会表达谢意,我们一起敬您们两个酒吧。”

    王展辉和霍加臣两人并没有虚假的推辞,两人微笑着端起了酒杯,王展辉笑道:“郭县长、刘书记,你是志远的大哥,也是我们的大哥,来,不要说敬酒了,咱们单独喝两个酒吧。”

    郭振宏和刘印泉的年龄,确实要比王展辉和霍加臣要大。但人和人不能比,他两人的年龄再大,社会地位要比两人低的多。

    郭振宏一听王展辉这样说,连忙道:“王董,可不能这样称呼,我们还是敬您吧。”

    刘印泉道:“是呀,我们敬王董和霍董两杯酒。”

    霍加臣笑道:“郭县长、刘书记,咱们还是听我大哥的意见,一起喝两个酒吧,以后,咱就是朋友了。”

    欧阳志远一看大哥和三哥坚持共同喝,他笑道:“郭县长、刘书记,大哥和三哥说一起喝,你们就不要客气了,就一起喝吧。”

    郭振宏和刘印泉一看对方法坚持一起喝,而欧阳市长也说一起喝,刘印泉笑道:“好吧,王董、霍懂,还有欧阳市长,咱们一起喝两个酒吧。”

    四个人微笑着连喝了两个酒。

    王展辉和霍加臣豪爽的喝了两个酒,这让郭振宏和刘印泉很是感动。

    刘印泉过去,去过省城南州党校学习过,在学习期间,他参加了一次聚会,聚会上,有位副省长的儿子参加,刘印泉给他敬酒,人家不屑的哼了一声,根本没有理会他。

    人和认真的不能比呀。

    别的人互相举杯喝酒,整个饭桌上,喝的不亦说乎。

    耿剑锋和周玉海又找王展辉他们喝酒。

    李大鹏和王战两人笑嘻嘻的端起酒杯道:“老大,来,很长时间没和你在一起喝酒了,咱喝四杯。”

    欧阳志远看着两人笑道:“四杯就四杯。”

    三个人笑着喝了四杯酒。

    霍英杰端起酒杯,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我敬你两杯酒。”

    欧阳志远笑道:“丫头,咱们一起喝吧,还有英琼。”

    霍英琼笑着举起了红酒杯。三个人碰了两杯。

    众人正喝的高兴,欧阳志远猛然看到蓝天集团董事长丁晓兰笑吟的走了进来,她身后的服务员拎了一箱茅台走了进来。

    这几天,丁晓兰一直在海阳不冻港忙碌,她的二百个亿投在了海阳不冻港。

    今天刚回来休息一下。她看到经理冯云山忙的跑上跑下。她知道,如果没有重要人物来吃饭,冯云山不会亲自忙碌的。

    丁晓兰问道:“冯经理,是哪里的贵宾来了,看你忙的?”

    冯云山一看是蓝天集团的董事长丁晓兰,他连忙道:“丁董,是欧阳市长在宴请燕京精慧投资联盟的人喝酒。”

    “精慧投资联盟的人来了?是谁?”丁晓兰一听,连忙问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有的只是利益。虽然周老和王老、霍老不和,互相博弈,但在第三代孩子门中,还是有互相来往的,而且在生意上,都在互相合作。

    蓝天集团和燕京精慧投资联盟经常合作,而且合作的很好,丁晓兰对王展辉他们的印象很好,投资联盟里的几位,都是天才的人物。丁晓兰现在一听说有燕京精慧投资联盟的人,她让服务员抬了一箱子茅台走了进来。

    欧阳志远看着丁晓兰,他对这个女人谈不上好感。自己救过她的命,但因为丁广平的事,这个女人恼羞成怒,撤消了本来打算投资水煤浆化工基地的计划,让欧阳志远陷入了困境。

    丁晓兰看到了欧阳志远,她笑道:“欧阳市长,我冒昧的来了,您不会怪罪吧?”

    欧阳志远笑道:“来的都是客,我怎么会怪罪你?服务员,加一张凳子,拿来新的餐具。”

    王展辉看着丁晓兰进来,他笑道:“丁总来了。”

    王展辉和霍加臣都很欣赏丁晓兰的经商头脑和智慧。

    丁晓兰看到了王展辉、霍加臣,还有年英豪,精慧投资联盟竟然来了三人,欧阳志远的面子不小呀。丁晓兰当然不知道,欧阳志远已经加入了这个投资联盟,而且和王展辉他们结成了兄弟。

    丁晓兰连忙和王展辉、霍加臣打招呼。

    “王董、霍董、英豪,你们来了。”

    霍加臣笑道:“丁董,你来晚了,喝三杯酒吧。”

    丁晓兰笑道:“我刚从海阳不冻港回来,呵呵,三杯酒,小意思。”

    丁晓兰示意服务员倒上酒。

    年英豪笑道:“丁董是海量,这三杯酒,肯定是漱漱口。”

    丁晓兰笑道:“年丫头,你不会想让我喝多吧。”丁晓兰说着话,拿起酒杯,一气喝光了三杯茅台。

    欧阳志远想不到,丁晓兰这么能喝。

    王展辉把丁晓兰介绍个大家。

    郭振宏和刘印泉一听,心里又是一震,我的天哪,又来了一位大人物,竟然是蓝天集团的董事长,燕京周老的孙媳妇,厉害呀。

    王展辉看着丁晓兰喝完了酒,笑道:“丁董,坐吧。”

    丁晓兰的酒量很好,开始和众人喝起酒来。

    她在喝完几杯酒后,端起了酒杯,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来,我敬你两杯。”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笑道:“咱还是一起喝吧。”

    欧阳志远说完,举起了酒杯,连喝了两杯酒。

    欧阳志远对丁晓兰的好印象,因为她的撤出水煤浆投资,消失的无影无踪。

    丁晓兰在喝完两杯酒后,又端起了一杯酒道:“欧阳市长,我向你道歉,我没有投资水煤浆,请你原谅。”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笑道:“丁董,投资与不投资,是你的自由,这没有什么道歉的,呵呵,明天水煤浆化工基地破土动工仪式,我邀请你参加。”

    丁晓兰笑道:“好呀,正好我明天在这里,对了,欧阳市长,在这里,我还要感谢你救了我。”

    欧阳志远看到丁晓兰当着这么多的人向自己道歉,又感谢自己救了他,他的心情好受了一点。

    看来,丁晓兰做事还是可以的。

    欧阳志远道:“那件事,我只是碰巧了,举手之劳,呵呵,不值得一提。”

    王展辉笑道:“呵呵,丁董,志远救过你?”

    丁晓兰道:“是的,王董,我第一天来湖西市,去梦幻彩楼吃饭,刚到梦幻彩楼的门前,碰到一个酒后开车的年轻人。当时,我刚下车,那人开着车就撞了过来,当时欧阳市长正好在,他一下把我推开,那辆车擦着我就飞了出去,要不是欧阳市长相救,我就不能和王董在一起喝酒了。”

    霍加臣笑道:“志远是丁董的救命恩人,你可要好好地敬志远两杯酒。”

    丁晓兰笑道:“欧阳市长,还在生我的气呢。”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吗?”

    丁晓兰笑道:“既然你没有生气,那你就接受我敬你两杯酒吧。”

    王展辉道:“这两杯酒该喝。”

    丁晓兰连忙拿了两个新杯子,倒了两杯酒。

    欧阳志远看到大哥和三哥都发了话,他笑道:“那就两杯吧。”

    丁晓兰敬了欧阳志远两杯酒。

    酒桌上的人,都拍起了手掌。

    丁晓兰巧妙地利用这次机会,化解了欧阳志远对她的成见和不满。

    这顿酒喝了两个小时才结束。

    但没有一个人喝多的。

    众人纷纷互相握手告辞。欧阳志远先把郭振宏和刘印泉送出湖西大酒店。

    两人对欧阳志远今天的邀请,内心很是感激。

    他们知道,以自己的身份,根本没有机会和王展辉他们一起喝酒。欧阳志远今天给了他们这个机会,这对两人以后的前程,极其的重要。

    欧阳志远把两人送到车上,吩咐司机开慢点。

    郭振宏临走前,紧紧地握住欧阳志远的手,但没有说感激的话,他所有的感激,都在这握手中表达出来。

    刘印泉也是很感激欧阳志远。两人在多年后的升迁过程中,一直都和欧阳志远站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回来后,又把李大鹏、王战、沈朝龙、王青峰和肖永成他们送下楼。

    李大鹏临上车前,把两个远距离微型窃听器和一个很小的接收机塞进欧阳志远的手里,小声道:“这是你要的外国最新发明的远距离窃听器,一千米之内,都能监听到对方的声音。”

    欧阳志远收起了窃听器低声道:“你们监视梦幻彩楼的情况怎么样了?”

    李大鹏道:“没有什么新的发现,他们行事很诡秘,我们没有发现什么新的线索。”

    欧阳志远道:“大鹏,我下个星期一到香港有事,监视梦幻彩楼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李大鹏道:“老大,你放心吧,保证一定抓住他们的尾巴。”

    欧阳志远道:“注意安全,这些人都是心狠手毒的贩毒分子。”

    李大鹏笑道:“老大,你放心,我身上的防身玩意,并不比枪差。”

    欧阳志远拍了拍李大鹏道:“你是我兄弟,我要对你安全负责。”

    “回去吧,老大,你放心就是。”

    李大鹏说完,坐进了轿车。轿车消失在夜色之中。

    水煤浆化工基地,经过充分的准备,开工仪式终于举行了。

    这天早晨,水煤浆化工基地的工地上,彩旗招展,锣鼓喧天,很多记者早早的赶了过来。

    开工典礼的主席台上,摆满了鲜花,主席台上铺着大红地毯。

    主席台上,坐着湖西市市委市政府的很多官员,最中间坐的是市委书记宋光明,旁边是市长关占平,依次是常务副市长方明海。

    方明海的海阳不冻港施工速度很快,很多项目都开始建设了,主题工程拦海大坝正在挖地基。他今天同样来参加水煤浆化工基地的开工仪式。

    他的旁边,就是欧阳志远。

    嘉宾台上,坐着王展辉、霍加臣、贺媛姬、丁晓兰很多的嘉宾。

    主持开工仪式的是市委办公室主任曹继东。

    十点整,曹继东大声宣布:“湖西市矿务局中兴集团水煤浆化工基地动工,现在开始。”

    工地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湖西市市委书记宋光明、市长关赞平、常务副市长方明海和副市长欧阳志远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崭新的铁锨,在掌声中,一起破土。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