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强压

    第一百章强压

    耿剑锋的级别是副处,而岳宝山的级别是正厅,岳宝山的级别要比耿剑锋高多了,耿剑锋只好迎了出来。

    耿剑锋微笑着伸出手道:“您好,岳经理。”

    岳宝山看着耿剑锋,伸出手道:“耿局长,你好,我是来接柯正清和岳光水的,请你马上放了他。”

    耿剑锋道:“岳经理,到我办公室说话吧。”

    岳宝山冷声道:“我没有时间,我要接人走,现在请你立刻带我去见两人。”

    耿剑锋看着岳宝山的语气十分强硬,他忙道:“岳经理,我没有权利放人,今天,柯正清和岳光水两人在公共场合,殴打梦幻彩楼的老板曹时娜,砸坏了梦幻彩楼的设施,强迫湖西市大学生曹盈盈陪酒,人家不同意,柯正清就要打人,我们接到报警,就把他两人按照法律程序带了回来,正在审讯,请你不要干涉我们的工作。”

    耿剑锋的口气突然变得很冷。

    岳宝山一听耿剑锋这样说,他猛地一步跨到了耿剑锋的面前,逼视着耿剑锋,阴森森的道:“什么狗屁法律程序,我命令你,立刻放人,柯正清可是董事长柯云国的儿子,柯云国动一动手指,就能碾死你,我劝你还是相识点,别和欧阳志远搅在一起,免得坏了你的前程。”

    岳宝山在赤和裸的威胁耿剑锋。

    耿剑锋一听岳宝山的话,脸色不由得一冷,心里的怒火猛烈的燃烧起来,社会风气都是被这些高高在上的家伙搞坏了,他们的位置很高,一直都凌驾于法律之上,他们认为,中国的法律只是针对老百姓,他们的行动和语言,都凌驾于法律之上,所以,这些人才公然藐视法律,法律在他们眼里,等于狗屁。

    耿剑锋强压怒火,冷声道:“岳经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也是厅级干部,请你说话注意点分寸。”

    岳宝山一听耿剑锋竟然敢说教自己,他不由的咆哮道:“耿剑锋,别给脸不要脸,老子和你说话,请你放人,是给你面子,你不要在我面前讲什么人人平等的狗屁法律,我只知道,权力大于一切,有权力才能制定法律,我给你说这些,你也不懂,你现在立刻放人,否则,你吃不了兜着走,你的公安局副局长,也干不长。”

    岳宝山阴森森的威胁着耿剑锋,吐沫星子喷了耿剑锋一脸,一股恶臭让耿剑锋差点吐了。

    耿剑锋冷冷的道:“岳经理,我干不干这个副局长无所谓,但是,我在这个位置上一天,我就要维护法律的尊严,任何人违法,哪怕你是太子,只要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我都有权力抓起来,我就是要为人民,为老百姓伸张正义。”

    耿剑锋的声音变得斩钉截铁,铿锵有力。

    岳宝山想不到,耿剑锋竟然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他的脸色变得铁青,低声喝道:“真是个榆木疙瘩脑袋,不开窍,我不和你废话,你立刻放人。”

    耿剑锋冷笑道:“这件事,办不到,岳经理,你还是请回吧,你要是在纠缠下去,后果你是知道的。”

    耿剑锋极其鄙视岳宝山的作风,他想不到,堂堂的国煤能源分公司的经理,竟然是这种目无法律的强横无理之人。

    岳宝山热狠狠地道:“好,算你有种,等我给关市长打电话,嘿嘿,我看你放不放。”

    岳宝山拿起电话,气急败坏的刚想给市长关占平打电话,一辆高级轿车开了过来。

    耿剑锋一看车,他的脸色一变,心道,不好呀。

    这辆车竟然是市长关占平的专车。

    市长关占平亲自来了。

    岳宝山看到这辆车,他笑了,转过脸来看着耿剑锋,得意的狞笑道:“关市长亲自来了,嘿嘿,我看你放不放人,有种你硬到底。”

    关占平在车里,一眼看到了岳宝山和耿剑锋正在争执,他的脸色很是难看。

    省长江川河的威胁和警告,让市长关占平胆战心惊,他给政法委书记王盛举打电话,竟然打不通,关占平只好亲自来了,

    关占平的内心把欧阳志远恨得要死。要是因为这件事,影响了自己的仕途,自己绝不会放过欧阳志远。

    关占平走下车来,耿剑锋连忙迎了过来道:“关市长,您好。”

    关占平阴沉着脸,冷冷的看了一眼耿剑锋,沉声道:“放人。”

    果然,关占平亲自来要人来了,事情不好办了。

    岳宝山伸出手笑道:“关市长,您好。”

    关占平握住了岳宝山的手笑道:“岳经理,您好,这件事还要你亲自跑一趟,我这就让公安局的放了令公子和柯正清。”

    关占平知道,岳宝山是柯云国的心腹,柯云国是燕京周家的人,燕京周家,别说自己,就是省长江川河都不敢得罪周家。自己也不敢得罪岳宝山。

    岳宝山看着市长关占平道:“关市长,我来了好一会了,你的人就是不放人,柯董事长很不高兴,他亲自给我打电话,让我和你们交涉,把他儿子柯正清带回来,董事长说,如果你们不放人,他就向上反应这件事。”

    岳宝山在赤和裸的威胁关占平,他抬出柯云国,就是要压死关占平这个小小的市长。

    关占平连忙道:“请岳经理和柯董放心,人马上就会放出来。”

    关占平说完,他一眼就看到耿剑锋站在那里竟然还没有动,他脸色一沉,冷声道:“耿剑锋,你怎么还不去放人?你难道没有听懂我的话?”

    耿剑锋的默默抗拒,让关占平很是恼怒,他直接叫了耿剑锋的名字。

    耿剑锋看着市长关占平道:“关市长,现在放了柯正清不符合手续吧?”

    “你说什么?耿剑锋,我命令你马上放了柯正清,一切后果,我来担当。”

    关占平心里极其的恼火,他想不到,耿剑锋竟然在岳宝山面前,根本不听自己的,自己的尊严何在?

    耿剑锋冷声道:“对不起,关市长,你的命令我不能执行,柯正清打人砸东西,事实清楚,人证和物证都在,践踏法律的事,我耿剑锋没有干过。”

    “耿剑锋,你说什么?我这就撤了你的职。”

    关占平看到,耿剑锋竟然公然违抗自己的命令,这让关占平十分的恼怒,他几乎在咆哮着。

    耿剑锋沉声道:“关市长,你就是撤了我的职务,我也不会放了柯正清,除了省公安厅,或者湖西市常委会才能决定撤我的职务,任何个人都无权撤我的职。”

    耿剑锋知道,自己今天只能抗争到底,不能坏了欧阳志远的事。

    “你……你说什么?耿剑锋!”

    关占平气的全身打哆嗦,伸手指着耿剑锋,脸色铁青。

    他想不到,作为公安副局长的耿剑锋,竟然如此强硬。

    一辆路虎开进了市公安局的大院,耿剑锋一看是欧阳志远的车来了,他的心顿时一宽。关占平的强硬,早让耿剑锋的冷汗,湿透了他的后背。

    欧阳志远在车里,看到了关战平正和耿剑锋在争吵,旁边站着一个满脸冷笑、又矮又胖、五十多岁的男人。这男人的冷笑带着讽刺和不屑,这让欧阳志远十分不喜欢这个人。

    欧阳志远没见过岳宝山,更不认识他。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让耿剑锋把柯正清和岳光水关起来,岳宝山很快就会得到消息,岳宝山肯定会向燕京的柯云国汇报,上面一定会向省里施加压力,省里的人再向市长关占平施压,让放人。

    欧阳志远没想到市长关占平会亲自来,他认为,政法委书记王盛举会直接下令,逼迫耿剑锋放人。

    市长关占平来了,王盛举干什么去了?欧阳志远没想到,王盛举为了让自己和关占平的矛盾更深,对抗更尖锐,而关了电话。

    车子停下来,欧阳志远走下车来,他看着关占平道:“关市长,您好,您怎么来了?”

    关占平一看欧阳志远来了,他的脸立刻变得阴森森的,他强压住怒火,沉声道:“欧阳市长,你打了柯董事长的儿子,又让耿剑锋把他们关了起来,你知道,你惹了多大的麻烦?江省长让立刻放人。”

    关占平知道,自己让欧阳志远放人,很难,他又抬出了省长江川河来压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听关占平抬出了省长江川河,他冷笑道:“省里的领导,什么时候开始干涉市里的工作了?柯正清和岳光水行凶打人,强迫湖西大学的学生陪酒的监控录像,我已经调去出来了。关市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犯了法,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你不会是来袒护他两人吧?就是江省长也不会徇私枉法的。”

    欧阳志远举了举手里的u盘,嘿嘿冷笑着盯着市长关占平,他对关占平没有丝毫的惧意。

    关占平一听欧阳志远拿到了柯正清和岳光水行凶打人的监控录像,这让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看来,欧阳志远抓住了证据,欧阳志远不会轻易放人的。

    岳宝山一看欧阳志远来了,他连忙走过来,伸出了手道:“你好,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猜测出来,这人就是岳光水的父亲岳宝山,这个老东西和他的儿子长得很像。

    今天自己去找岳宝山,岳宝山竟然故意躲了起来,不见自己,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了一眼岳宝山,并没有和他握手,只是点了点头道:“你是谁?”

    岳宝山伸出的手,僵在那里,他尴尬的收回自己的手,心里恨得牙疼。可是,自己现在是来看望自己儿子的,他又不能发火,只得陪着笑脸道:“欧阳市长,我是国煤能源集团湖西市分公司经理岳宝山。”

    欧阳志远一听,他冷笑道:“岳宝山?嘿嘿,你就是岳宝山?你也是国家的厅级干部,你是怎么教育自己孩子的?行凶砸店,强迫人家女孩子陪酒,人家不愿意,就打人,你说,你儿子干的这叫人事吗?不会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吧?”

    欧阳志远在狠狠的打岳宝山的脸。

    “你……。”岳宝山被欧阳志远的话,气的差点晕过去。自己是正厅级,欧阳志远只是副厅,自己竟然被欧阳志远劈头盖脸的讽刺打击了一顿,这让他的脸色变得一阵红一阵白。

    “欧阳市长,你不让放柯正清和岳光水,一切后果,你要负责。”

    市长关占平知道,今天要想让他欧阳志远放柯正清比登天还难,他想了一个办法,自己要立刻去办,才能让耿剑锋释放柯正清。

    关占平说完这句话,转身走向自己的专车。

    岳宝山一看市长关占平走了,他连忙跟了过去,上了自己的车。

    两辆车开出了公安局的大门。

    欧阳志远看着市长关占平和岳宝山走了,他看着耿剑锋道:“耿局,那两个小子怎么样?”

    耿剑锋苦笑道:“还是很嚣张。”

    欧阳志远把u盘递给耿剑锋道:“这是证据,你好好的保存,对了,王盛举没有让你放人吧?”

    耿剑锋一愣,苦笑道:“我没见到王书记,也没接到他的电话。”

    欧阳志远一听耿剑锋这样说,也是感到很奇怪。关占平怎么会亲自来,而不是让王盛举直接放人?王盛举可是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呀。

    欧阳志远道:“难道王盛举不知道这件事?这怎么可能?”

    耿剑锋道:“按理说,关市长首先要给王书记打电话,放人的事,有王书记直接解决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道:“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我们并不知道。”

    耿剑锋道:“关市长和岳宝山不会善罢甘休的。”

    欧阳志远道:“关一天是一天,我就是要杀一杀柯云国和岳宝山的傲气,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儿子犯了事,也一样被关起来。”

    关占平的轿车和岳宝山的车子出了公安局,关占平的车子慢了下来,停在了路边,岳宝山赶了上来,他打开车窗户道:“关市长,怎么办?欧阳志远不放人,柯董会生气的。”

    关占平看了一眼岳宝山道:“岳经理,你先回去吧,我已经找到释放柯正清和你儿子的办法了,你放心吧,我这就去办。”

    岳宝山一听,他看着关占山道:“你有办法了?什么办法?”

    关占平道:“你先别问,我保证明天,柯正清和你儿子都能出来。”

    岳宝山一听关占平这样说,他点点头道:“希望你能办成。”

    欧阳志远刚回到自己矿务局的宿舍,刚坐下,他的电话就响了。他拿出电话一看,电话屏幕上显示了让黄晓丽的名字。

    欧阳志远笑了,心里开心极了!

    他按下了接听键,微笑道:“晓丽,你终于想起给我打电话啦?”

    电话那头传来那熟悉甜美的声音:“小坏蛋,我不仅想起给你打电话了,还亲自到湖西市来看你了!”

    “什么?晓丽,你到湖西市来了?你在哪儿,我马上来接你!”欧阳志远一听,他的心感到温暖极了,他兴奋的叫道。

    听着欧阳志远高兴而激动的声音,黄晓丽的心里也是很温暖,她知道,自己在志远的心里,还是有位置的,她小声道:“我现在到了东郊路口,你过来接我吧!路上开车慢点。”

    欧阳志远强忍内心的激动,小声笑道:“嘿嘿,我的技术你还不放心吗?等着我,很快就出现在你的面前啦!”

    一刻钟之后,欧阳志远亲自开着路虎车,出现在东郊的路口。他远远的透过挡风玻璃就看见了那个知性典雅的美女,站在一辆轿车旁边,寒冷不能遮住她脸上那抹幸福的微笑,她正笑吟的看着自己。

    “晓丽,我在这里!”欧阳志远挥手道。

    黄晓丽顺着欧阳志远的声音望了过来,笑容更加灿烂了。

    欧阳志远停下车,打开车门走了下来,黄晓丽一下子就扑在欧阳志远的怀里。

    闻着欧阳志远身上那熟悉的气息,黄晓丽幸福极了,她喃喃的道:“小坏蛋,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你想姐了吗?不是在梦里吧?”

    欧阳志远也很是激动,终于见到了自己的晓丽,他抱起黄晓丽的脸,看着她,轻声道:“晓丽,现在咱们不是做梦,我也想姐了,真的好想!”

    “嗯嗯,小坏蛋,我们是在梦里,这个梦好美好,我要一直这样,不再醒来!”黄晓丽此时就是一个幸福的小女人,哪儿还有一县之长的气势!

    欧阳志远一下抱起了黄晓丽,钻进了自己的路虎车里,炽热的嘴唇,一下子印在了黄晓丽红润的嘴唇上。

    黄晓丽的双臂,今年将您的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她恨不得把自己的娇躯,都融化在欧阳志远的怀里,两人疯狂的亲吻着。,手不停地在欧阳志远的背上抚摸着,两人相互品尝着对方嘴里的玉露琼浆!

    两人吻得天昏地暗。

    黄晓丽已经进入了忘我的境界,而欧阳志远也已经感觉自己下面更加难受了。欧阳志远突然一颤!握住了黄晓丽的那只手,咬着她的耳朵说道:“晓丽,你想出现在明天湖西日报甚至山南省日报的头条吗?忍一下,咱们马上就回去!”

    黄晓丽顿时冷静下来,那张美丽精致的脸上堆满了红晕!她羞涩地点了点头。

    两人每人开着一辆车,开向欧阳志远矿务局的那栋别墅,快到别墅的时候,欧阳志远让黄晓丽把车停在一个停车场,然后,志远让黄晓丽上了自己的车。

    这样做,为的是不让小区的保安看到黄晓丽的车子。

    欧阳志远直接把路虎开进别墅的院子里,两人拥抱着走进了别墅。

    欧阳志远刚关上门,两人就疯狂地吻在了一起。

    “小坏蛋,我爱你!”

    “晓丽,我也爱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