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干涉

    第九十九章干涉

    柯正清一看警察来了,他很是高兴,就想给父亲打电话,让父亲给湖西市的官员施加压力,抓住殴打自己的狂小子,但没想到,自己的电话,竟然被这小子一巴掌打掉,而来到的一个警官,竟然直奔那个小子而去,嘴里叫那个殴打自己的狂小子位欧阳市长,这让柯正清大吃一惊。

    欧阳市长?难道这个年轻人,就是那个搞掉周志水的欧阳志远?我的天哪,这怎么可能?这么年轻的市长呀?

    柯正清在燕京的时候,就经常听道欧阳志远的很多传言,特别是近一段时间,父亲的嘴里经常出现欧阳志远的名字。想不到,今天自己被欧阳志远打了。

    那边,岳光水看着欧阳志远,也是吓了一跳,欧阳市长?这个年轻人就是湖西市的那个副市长?

    欧阳志远的背景,让岳光水的心里开始颤抖。

    人家可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燕京霍老的孙女婿,看来,这顿打,是白打了。

    欧阳志远看着耿剑锋道:“这两个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强迫人家小姑娘陪酒,殴打梦幻彩楼的老板曹时娜,耿局长,把这两个人带走,要严加审问。”

    耿剑锋大声道:“是,欧阳市长。”

    耿剑锋一边让人给曹盈盈和曹时娜录口供,一边让人去拷柯正清和岳光水。

    几个警察扑向柯正清。柯正清知道,光棍不吃眼前亏,他立刻大声喊道:“国煤能源集团董事长柯云国是我父亲,正部级别,我看你们谁敢拷我?难道你们找死不成?”

    耿剑锋一听,不由一愣,这人是国煤能源集团董事长柯云国的儿子?这家伙怎么会来湖西市?国煤能源集团可是周家的势力范围,柯云国的级别可是部级。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道:“我看是假冒的吧?柯董事长是什么级别?能有你这种人渣?拷走。”

    欧阳志远的话,让耿剑锋不再犹豫,他一摆手。

    “咔嚓!”

    一副冷冰冰的手铐,铐住了柯正清的手腕,同时,岳光水也被拷了起来。

    柯正清和岳光水长这么大,谁敢拷他两人?

    柯正清顿时大声嚎叫着:“欧阳志远,你……你竟然敢拷老子?我爸爸不会放过你的。”

    耿剑锋冷声道:“带走,连夜审问。”

    警察把两人押到了警车。

    曹盈盈看着姐姐脸上一片青紫的手掌印,心疼的哭了起来。

    曹时娜轻声道:“盈盈,别哭,姐姐没事,快去谢谢欧阳市长。”

    曹盈盈连忙走到欧昂志远面前,低声道:“谢谢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笑道:“不要客气,我最恨这些仗势欺人的官二代人渣,仗着父母有权有事,无恶不作。”

    曹时娜走过来,轻声道:“欧阳市长,那人真的是燕京国煤能源集团董事长柯云国的儿子?”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看样子,是真的。”

    曹时娜脸色凝重的道:“欧阳市长,就怕我们连累了你。”

    欧阳志远道:“不要说什么连累,你放心,我没事。”

    二楼房间里的王盛举看到了欧阳志远痛打柯正清和那些保镖的整个过程。他知道,欧阳志远和柯云国的矛盾不可避免了。欧阳志远打击柯云国,就是打击周家,柯云国是周家的人。

    嘿嘿,自己要好好的利用一下这个矛盾呀。

    现在,欧阳志远让耿剑锋把柯正清和岳光水关了起来,柯云国很快就会得到消息,周家就会向下施压,让湖西市公安局立刻放了柯正清和岳光水。

    但欧阳志远能轻易的放了这两个家伙吗?自己今天可是听说,欧阳志远去了国煤能源集团湖西分公司,去要那块被国煤分公司强占的那块地,但岳宝山根本没见欧阳志远。

    看来,岳宝山根本不想返还那块地。今天欧阳志远肯定是借机在这件事件上做文章的,他在知道了柯正清的身份后,仍旧把柯正清关了起来,他这是在报复岳宝山和柯云国,为自己得到那块地,追加砝码。

    呵呵,这次有好戏看了。这件小事,一定会再次引起高层的博弈的。

    欧阳志远离开梦幻彩楼后,立刻把这件事向省委书记萧远山作了汇报,然后,又把这件事告诉了三哥霍加臣。

    欧阳志远知道,三哥霍加臣一定会把这件事告诉给爷爷。

    国煤能源集团湖西分工公司经理岳宝山在第一时间内,知道了儿子岳光水和柯正清被湖西市公安局的人抓了起来。

    岳宝山勃然大怒,他狠狠把水杯摔在了地上。

    岂有此理,湖西市的人简直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这是公然向自己挑衅。欧阳志远,老子不给你那块地,你就把我儿子和柯董事长的儿子抓起来?嘿嘿,抓了我的儿子不要紧,你个王八蛋连柯董的儿子也敢抓,你这是诚心打周家的脸呀。

    岳宝山立刻拨通了柯董事长的电话。

    “董事长,欧阳志远让湖西市公安局,把正清和光水都抓起来了。”

    柯云国一听自己的儿子在湖西市被抓了起来,他以为自己听错了,顿时大声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岳宝山道:“正清和光水都被湖西市的公安局抓起来啦。”

    柯云国一听,噌的一声站了起来。他就有这一个儿子,对柯正清极为溺爱。不论柯正清闯了什么祸事,他都能想法摆平。这就让柯正清的性格变得极其嚣张,对任何事情都肆无忌惮。

    昨天,儿子说在燕京呆够了,要和岳光水到湖西市玩玩。

    柯云国心道,让儿子出去散散心也好,他就答应了。为了儿子的安全,他让保卫处派几个人跟随儿子下来。那几个看起来像保镖的人,就是保卫处的人。

    想不到,儿子刚到湖西市的第二天,就被抓了起来,真是岂有此理。又是欧阳志远,自己和欧阳志远没有仇恨呀?难道是因为那块地?

    那块地的事,可是自己的前任周志水强占的,和自己无关,现在那块地上早就投资两个亿,建成了二甲醚化工厂,正在加紧生产中,怎么也不能给欧阳志远呀?难道,欧阳志远在故意报复?

    柯云国沉声道:“岳宝山,你详细的说说情况。”

    岳宝山低声道:“正清和光水到饭店吃饭,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女服务员,两人让那个女服务员陪酒,正巧,欧阳志远也在那里喝酒,他同样在酒店里喝酒,两方为了争夺这个女服务员,发生了冲突,欧阳志远殴打了正清和光水,然后,就叫来了警察,要把他们抓走,正清亮出了身份,说是您的儿子。欧阳志远一听正清是您的儿子,他很是恼怒,立刻让警察把正清和光水抓走了,董事长,欧阳志远这是在故意报复我们,原因就是我们占了他们的那块地,正清和光水让欧阳志远打的不轻,您快点把他们救出来。”

    岳宝山在故意歪曲事实,火上浇油,他的目的就是让柯云国打压欧阳志远。

    “什么,你说,欧阳志远打了正清?真是岂有此理,岳宝山,你立刻赶往湖西市公安局,去交涉,让他们放出来正清和光水,我在这里向山南省施加压力。”

    柯云国一听儿子被打,他顿时暴跳如雷,脸色变得铁青一片,恨得牙痒痒,心疼的要死。

    岳宝山道:“好的,董事长,我这就去湖西市公安局交涉。”

    柯云国放下了电话,他立刻拨通了他的前任周志水的电话。

    由于国煤能源集团湖西分公司强占土地、毁坏山林的事件被反应到顾老那里,顾老亲自下令彻查此事,周志水这个董事长,在霍家和王家的打击下,不得不引咎辞职。

    周志水辞职后,在家陪着父亲周老喝茶下棋。

    这天晚上,爷俩正在客厅喝茶,周志水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柯云国的电话,就接了过来。

    柯云国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副董事长,周志水让他接了自己董事长的位置,虽然自己引咎辞职了,但国煤能源集团还是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云国,什么事?”

    周志水沉声道。

    “董事长,正清和光水被湖西市公安局抓了起来。”

    柯云国焦急的回答着。

    周志水一听,低声道:“说说经过。”

    柯云国就把岳宝山说的经过,给周志水说了一遍。

    周志水一听,眉头皱了起来,他沉声道:“让岳宝山去公安局交涉,让他们放人,我给山南省长江川河打电话。”

    周志水说完,放下了电话。

    周志水把事情的经过向父亲说了一遍。

    周老沉思了一下道:“柯云国的儿子柯正清被他溺爱坏了,他早晚会被这个儿子牵连的,欧阳志远不会和他争夺一个服务员的,一定是柯正清和岳光水俩孩子把坏毛病带到了湖西市,被欧阳志远抓住了把柄,欧阳志远才敢把这俩孩子抓起来的。”

    周志水低声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爸爸。”

    周老看着周志水道:“你们国煤集团是不是还占着水煤浆项目的一块地没还?”

    周志水道:“爸爸,那块地已经投资了两个多亿,建成了二甲醚化工厂,一年就收回了投资,现在二甲醚是很畅销的化工产品,直接出口,供不应求,我们能把工厂拆了还地吗?再说,两个多亿的投资,可是国有资产呀。”

    周老点点头道:“是不能给,看看有没有折中的方法,欧阳志远之所以把这俩孩子抓起来,他的目的就是那块地,他在向上示威,嘿嘿,这小家伙的心思还真周密。你给江川河打电话,让他放人。”

    周志水道:“好的,爸爸。”

    周志水用座机拨通了山南省省长江川河的电话。

    省长江川河正在家客厅看电视,他的电话响了,他一看号码,吓了一跳,噌的一声站了起来。

    儿子江宗杰今天回来了,他看到父亲的样子,疑惑的问道:“爸爸,谁的电话?让您这样紧张?”

    江川河轻声道:“燕京周老家的电话,不要说话。”

    江川河说完,连忙按下接听键。

    “江省长,我是周志水。”周志水沉声道。

    江川河一听是周老的儿子周志水,他连忙道:“您好,周哥。”

    江川河不在称呼周志水为周董了,虽然江川河的年龄要比周志水大几岁,但人家周志水的后面是周老,人家背后有着强大的背景,自己当小弟弟,也是应该的,即使自己的级别和对方一样。

    自己直接称呼他为周哥,这是表示自己和周家的关系很好,自己在向周家靠近。

    周志水一听这个称呼,他笑了,他知道江川河的意思。

    “呵呵,江省长,湖西市公安局把柯云国的儿子柯正清和岳光水抓起来了,他们也没有什么大错,你让放人吧。”

    江川河一听,吓了一跳,柯云国可是燕京周家的人,刚刚接替了周志水,担任国煤能源集团的董事长,他的儿子到湖西去了?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把柯云国的儿子柯正清抓起来?瞎眼了?这不是找死吗?

    江川河忙道:“对不起,周哥,我马上让湖西市放人。”

    周志水笑道:“麻烦你了,江兄弟。”周志水也把称呼改了,他叫江川河为兄弟。

    周志水这句称呼,让江川河激动的差点热泪盈眶,他拿着电话的手,微微颤抖着,愣了好一会。

    周老看着儿子周志水称呼江川河为兄弟,他的眼角露出一丝笑意。

    周老对这个儿子感到很满意,儿子从董事长的位置下来,他根本没有丝毫的气馁,反而每天都陪着自己喝茶下棋,能有这份心胸,这个儿子,自己很放心。

    过几天,再给儿子安排个好地方吧。

    江川河的儿子江宗杰看着父亲的样子,不由得笑了,他大声道:“爸爸,谁的电话,让你这么激动?”

    江川河立刻回过神来,看着儿子道:“是燕京周家的电话。”

    “燕京周家!”

    江宗杰吓了一跳,他看着父亲道:“爸爸,你原来就和周家的关系不错呀?您不是还拜访过周老几次吗?”

    江川河道:“是不错,我现在的位置,还是周家帮了忙的,但我想和周家的关系,再进一步。”

    江宗杰笑道:“靠着大树有柴烧。”

    江川河道:“我打电话。”他快速的拨打湖西市市长关占平的电话。

    市长关占平通过内部消息,刚接到市公安局抓了柯云国的儿子柯正清的消息,这个消息让他吓了一跳。

    国煤能源集团董事长柯云国可是部级,市公安局竟然敢抓了他的儿子,这不是给自己惹祸吗?欧阳志远也太嚣张了吧?连柯云国的儿子都敢打?

    电话铃响了,他一看号码,心里一紧,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他知道,事情坏了。这个号码竟然是省长江川河的电话。看来,人家已经在向省政府施加压力。

    关占平连忙接过电话。

    “关占平,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听好了,立刻放了柯正清。”

    “咔嚓!”江川河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省长江川河的声音不容置疑,带着强烈的不满和恼怒,关占平知道,自己惹祸了。

    关占平想不到,这件事连省长江川河都知道了,而且直接给自己打电话。这让他极其的恼怒。

    政法委书记王盛举简直就是饭桶,不知深浅的家伙。

    关占平开始拨打王盛举的电话,但让关占平气愤的是,王盛举的电话竟然无法接通。这怎么可能?王盛举的电话怎么会无法接通?

    关占平哪里会想到,王盛举是故意把手机的电池拿出来的。他的目的就是让这件事影响扩大,让欧阳志远成为周家直接攻击的敌人,让省长江川河和市长关占平更恨欧阳志远。

    这件事,都是欧阳志远惹起来的。他要让欧阳志远成为关占平和江川河的敌人。

    关占平打不通王盛举的电话,他的脸色变得极其阴沉,欧阳志远呀欧阳志远,要是这件事影响了老子的前程,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关占平穿上大衣,叫来司机,他要亲自去市局放人。

    关占平的轿车开向市公安局。

    岳宝山在打完电话后,他也驱车直奔公安局开了过来。他要亲自和公安局交涉,让公安局的放了柯正清和自己的儿子。

    轿车到了市局门前,站岗的警察拦住了他的车子。

    岳宝山打开窗户大声道:“我是国煤能源集团湖西市分公司经理岳宝山,我要见耿局长。”

    他说完,拿出了自己的证件。

    两个警察在看过证件后道:“岳经理,您等一下,我们汇报一下。”

    一个警察给值班的耿局长打电话。

    副局长耿剑锋一听岳宝山来了,他知道,岳宝山亲自来,肯定是来要求释放柯正清和岳光水的。

    但自己又不能躲起来,他沉声道:“让他进来。”

    岳宝山的级别比自己高多了,他可是厅级,和市长的级别一样。

    不一会,耿剑锋透过窗户,看到岳宝山的车开进了市局的院子里,岳宝山从车子里走下来。

    耿剑锋连忙迎了出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