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贺媛姬

    第九十三章贺媛姬

    八重骏雄知道,丁广平已经被撤职,不再担任国煤能源集团湖西分公司的经理了,但他仍旧请丁广平喝酒,他的目的就是拉拢丁广平,靠近丁晓兰。自己的八重株式会社要是能和蓝天集团合作,以后的很多事,都好办了。

    两人来到八重骏雄六楼的房间,八重让酒店的服务员送来几个菜。

    “父亲,您回来了。”

    一位长发飘飘、身穿和服的漂亮女子从里面的房间了走了过来,香风习习,声音极其的好听悦耳。

    丁广平在看到这位美女的时候,眼睛不由得一亮,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

    丁广平有一个毛病,就是好和色,他办公室里的女孩子,被他糟蹋了无数。当他看到这个美女走出来的时候,眼睛都直了。

    我的天哪,这个女孩子真漂亮。

    八重骏雄看了一眼丁广平的样子,他的嘴角露出一丝讥笑,但一闪而没,他笑道:“美惠,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给你常提起来的丁总,丁总,这是我的大女儿美惠。”

    丁广平一听八重骏雄介绍,他顿时清醒过来,连忙道:“美惠小姐,你好。”

    美惠微笑着道:“我听父亲提起过丁总,丁总,你好。”

    美惠说着话,那会说话的漂亮眼睛,看着丁广平,春水荡漾,她伸出了白皙的小手。

    丁广平笑着握了一下美惠的嫩手,手指趁机在美惠的手心里挠了一下,然后松开。

    真的好滑好嫩呀,日本娘们就是温柔漂亮可爱。

    美惠没有生气,她笑着道:“丁总,我陪你喝酒。”

    服务员送来了几个菜,摆在桌子上,退了出去。

    八重骏雄笑着拿出两瓶日本青酒道:“来,丁总,坐下,让我女儿陪你喝酒。”

    丁广平笑着坐在桌子旁边,美惠坐在了丁广平的身旁笑道:“来,丁总,今天咱们一醉方休。”

    美惠说完话,悄悄的在桌子下面,用脚伸进了丁广平的两腿之间,摩擦着。

    丁广平差一点把持不住自己,但小丁广平立刻斗志昂扬起来。

    美惠笑着给父亲和丁广平倒满了酒,举起了酒杯道:“来,丁总,咱们喝一杯。”

    丁广平双腿用力一夹,夹住了美惠的脚。美惠的脚面立刻感觉到了丁广平下面的炽热。

    “来,大家干一杯。”

    丁广平大笑道。

    三个人的酒杯碰到了一起。

    丁广平把一杯酒一饮而尽。他知道,日本人的青酒,清淡如水,根本不如咱们国家的茅台。

    但他不知道,青酒的后劲很大,不知不觉,他就喝多了。

    八重骏雄看着丁广平喝多了,他问道:“丁总,谁打的你?”

    八重骏雄一直纳闷,是谁敢打丁广平?这让他很纳闷。

    丁广平一听,顿时气愤的道:“还有……谁?欧阳志远……那个王八蛋……打的。”

    八重骏雄一听,心里一动,嘿嘿,我说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打丁广平,原来是欧阳志远,嘿嘿,这个矛盾倒是能好好地利用一下。

    丁广平一仰脖子,又喝了一杯酒。

    八重骏雄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他又问道:“他为什么打你?”

    丁广平的眼睛顿时变得血红,恶狠狠的道:“要不是他……向上面反应,国煤能源集团……能撤了我的分公司经理?今天我……看到欧阳志远,骂了他几句,这个王八蛋,就打……了我一顿,我要找人弄死他这个王八蛋。”

    八重骏雄一听,趁机挑拨道:“丁总,欧阳志远欺人太甚,他竟然敢打你,你好歹也做过几千人的经理,更是燕京周家的亲戚,你以后,还怎么见人呢?”

    丁广平一听八重骏雄这样说,他狠狠地把酒杯摔在地上大声道:“我绝不会……放过欧阳志远!”

    八重骏雄连忙给丁广平换了酒杯,倒满酒大声道:“好,这才是男人,我八重就喜欢有血性的男人,来,喝酒。”

    丁广平一仰脖子,又喝了一杯。

    喝到最后,丁广平的神智有点模糊,话都说不成句了。

    八重骏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美惠,使了一个眼色。

    美惠是练了一身武功的,她的力气很大,轻轻扶起丁广平道:“丁总,我送你休息吧。”

    丁广平结结巴巴的道:“好……我们去休息……美惠……你真漂亮……。”

    丁广平下意识的在美惠身上乱摸起来。

    美惠顿时气喘吁吁起来,她淫笑道:“丁总,不要急嘛?等到了里面,随你怎么样了。”

    八重骏雄看着两人走进了另一间房间,他的嘴角露出了诡异的冷笑。

    欧阳志远,嘿嘿,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再说欧阳志远看到丁晓兰因为自己打了丁广平,而怨恨自己,不再投资水煤浆项目,这让他很是郁闷,他走出湖西大酒店,还没有下台阶,就看到新加坡贵成集团总经理贺嫒姬走下车来,副经理邵民鹏快步走下车来,亲自给贺媛姬拉开车门。

    欧阳志远笑了,他想起来,自己抱着贺媛姬在白沙岛上,登上了古塔看月亮的情景。

    贺媛姬还是蛮可爱的。

    “贺总,你好。”

    欧阳志远微笑着和贺媛姬打招呼。

    贺媛姬刚下车,猛然看到欧阳志远站在自己面前,正微笑着看着自己,她的脸色一红,微笑道:“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笑道:“你住在这里?”

    贺媛姬点点头道:“我昨天刚从新加坡回来,住在这里,对了,你还没吃饭吧,要不,咱们去吃饭,顺便谈谈你的水煤浆化工基地的事。”

    欧阳志远笑道:“怎么,贺总也对这个项目有兴趣?”

    贺媛姬笑道:“我们在海阳港口中标了两个承建项目,你的水煤浆,我们想投资。”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笑了,丁晓兰刚刚不打算投资水煤浆了,贺媛姬就有要投资水煤浆项目,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贺总,那啥?我请客。”

    看到欧阳志远兴高采烈的样子,是那样的阳光灿烂,这笑容让贺媛姬的心跳加速。

    白沙岛的古塔月色夜晚,让自己的梦里多了一个人的影子。

    贺媛姬看着欧阳志远,小声道:“走吧,先吃饭。”

    欧阳志远笑道:“好,咱们吃饭。”

    邵民鹏在看到欧阳志远的刹那,他的手指几乎扣进了自己的掌心,手指差点断了。

    他的眼角闪过一丝浓烈的杀意。

    自己的仇人!欧阳志远。

    父亲,我一定给您报仇雪恨。

    他看着贺媛姬和欧阳志远走向大堂,他的嘴角在剧烈的扭曲着,眼睛闪烁着饿狼一般的阴森。

    欧阳志远,我不会放过你的。嘿嘿,你在湖西得罪不少人了吧,老子要干了你。

    欧阳志远和贺媛姬刚走进了大厅,湖西大酒店总经理冯云山就跑了过来,轻声道:“欧阳市长,您好,贺总,您好。”

    欧阳志远道:“冯经理,安排一个贵宾单间。”

    冯云山连忙道:“好的,欧阳市长,您跟我来吧。”

    冯云山亲自安排欧阳志远的贵宾房间,二楼靠窗的贵宾包间。

    来到房间,欧阳志远拿起菜单递给贺媛姬笑道:“贺总,女士优先,随便点菜。”

    贺媛姬笑道:“好的。”她点了几样菜后,又把菜谱递给欧阳志远,欧阳志远又点了两个菜,把菜谱递给冯云山道:“冯经理,一瓶路易十六红酒,一瓶茅台。”

    风远山道:“好的,欧阳市长,您和贺总稍等,我亲自安排。”

    欧阳志远道:“谢谢。”

    服务员给贺媛姬倒水,欧阳志远接过茶壶给贺媛姬倒上茶水道:“贺总,你怎么想起投资水煤浆化工项目?原来你没说过呀?”

    贺媛姬道:“海阳港口先动工,我们先期的目光,都看着海洋港口,现在,我们中标了海阳港口的两个项目,我们的人,都在海阳港口的工地上,现在,你的水煤浆化工基地的招标已经完成,就要动工了,我知道,水煤浆和煤焦油里面提出来的化工产品,在国际上的销路很好,集团总部看好这个项目,我父亲让我来,和你洽谈,能否投资这个项目。”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求之不得,我正缺钱,你就来了。”

    贺媛姬笑了,漂亮的大眼睛露出一丝温柔,而且带着笑意。

    “呵呵,欧阳市长,你真会说话。”

    贺媛姬垂下好看的睫毛,轻轻的抿了一口水。

    服务员把菜端了上来,托盘里有一瓶红酒和一瓶茅台。

    欧阳志远从服务员手里接过红酒,给贺媛姬倒上,服务员给欧阳志远倒上茅台。

    志远笑道:“贺总,我说的是实情,水煤浆化工基地,投资很大,几样化工产品的工艺很复杂,设备全部是不锈钢制造,价值昂贵,要是我们矿务局一家投资,我们没有这么多的资金,你能投资水煤浆化工基地,我很感谢你,来,我敬你一杯。”

    欧阳志远举起了酒杯。贺媛姬端起了红酒笑道:“来,祝贺我们合作成功。”

    两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欧阳志远一饮而尽。

    贺媛姬轻轻地抿了一口红酒道:“这酒不错。”

    欧阳志远笑道:“我有一种你没喝过的好酒,要不,你尝尝?”

    贺媛姬看着欧阳志远笑道:“什么酒我没喝过?”

    欧阳志远从怀里拿出一瓶玉春露笑道:“好东西,你喝一杯就知道了。”

    现在,欧阳志远也不舍得喝玉春露了,自己车里的玉春露,都给了国土资源部监察执行局长胡继军和林业部监察执行局长甘义涛了。那可是三箱玉春露,是欧阳志远的家底,自己就还有几瓶了。

    贺媛姬看着欧阳志远从怀里拿出一个白玉一般的瓷瓶,他打开酒瓶,一股甘醇浓郁的酒香飘了过来,让贺媛姬的精神一震,神采奕奕。

    “呵呵,什么酒?这么香?玉春露!”

    贺媛姬好看的小鼻子吸了一下,亮晶晶的眼睛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惊奇的看着贺媛姬道:“你怎么知道这酒叫玉春露?”

    贺媛姬笑道:“你忘了,我们在白沙岛篝火晚会上,你拿出来了玉春露,不过我没喝,当时人太多,我喝的是红酒。”

    欧阳志远也一下子想起来了,笑着道:“呵呵,你记得这么清楚。”

    贺媛姬脸色一红,她想起了白沙岛古塔上,自己和欧阳志远赏月的情境。

    欧阳志远给贺媛姬到了一杯,笑道:“上次你没喝,这次你尝尝。”

    贺媛姬端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酒液刚一入口,竟然一点都不辣,甘醇的酒香立刻充满整个口齿之间,极其的爽口,如同喝了一口浓香的甘泉,让人全身说不出的舒服通泰。

    贺媛姬让酒液流进肚里,那种舒服的甘醇,刹那间就透进了自己的骨髓,让她如同沐浴在春天里一般。

    “真不错,好酒,呵呵,这种玉春露,在哪里买的?你替我爸爸我买几箱?”

    贺媛姬想不到,玉春露是这么好的酒。自己的父亲一定很喜欢。

    欧阳志远一听贺媛姬要给他父亲买几箱,吓得差点晕过去。我的天哪,这位更厉害,要买几箱。

    贺媛姬忍不住又喝了一口,漂亮绝美的脸蛋,立刻如同抹了彩霞一般。

    欧阳志远笑道:“这是我父亲酿造的酒,呵呵,回来,我给你父亲带两箱来。”

    贺媛姬惊奇地看着欧阳志远道:“你父亲会酿酒?我敢说,这酒要是大批生产,保证会很畅销的。”

    欧阳志远笑道:“大批生产,就没有纯手工酿造的口味了,呵呵。”

    这一顿饭,两人吃了一个小时。

    两人吃完饭,欧阳志远把贺媛姬送回了她的房间。

    邵民鹏站在一个角落里,两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他的眼睛冒着绿火,在咬牙切齿。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