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八重骏雄

    第九十二章八重骏雄

    现在,徐宇州死了,自己终于脱离了徐宇州的威胁。

    王盛举想起来,自己被徐宇州下套,拍下了和小姐缠绵的照片,把自己拉下水的整个过程。

    虽然当时自己对徐宇州恨得要死,随时想干掉他,但照片在徐宇州手里,自己投鼠忌器。而且徐宇州经常给自己大笔的钱财,还有自己协助他贩毒,分得的让自己目瞪口呆的丰厚红利,满足了自己对金钱的需求,这让自己减轻了对徐宇州的杀意。

    王盛举现在对徐宇州已经没有什么恨意了,人都死了,所有的恩怨都化为乌有。况且自己现在代替了徐宇州,徐宇州的人马,徐宇州的一切都要归自己所有。

    王盛举喝了一口水,他的脑海里在勾勒虎爷的面容。

    这人真不简单,竟然在背后能统治湖西市走私贩毒的一半江山这么多年,刚才的声音,是那样的阴森,让自己毛骨悚然,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呀?

    虎爷会替徐宇州报仇吗?徐宇州到底是谁杀死的?隐形人?

    湖西市的走私贩毒,是隐形人和虎爷平分江山的,敢杀死徐宇州的人,绝对有和虎爷抗衡的势力,难道徐宇州得罪了隐形人?这才招来杀身之祸?

    自己以后要小心,决不能象徐宇州一样,被人干掉。人一死,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自己只有变得强大,才不会被别人干掉。要建立自己的势力呀。

    徐宇州原来的手下,都要清理一遍,重新考察一番,欧阳志远能得到徐庄码头的消息,徐宇州的内部,肯定出了问题,是谁想欧阳志远透露了消息?

    这个内奸,一定要查出来。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王盛举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走廊里的灯很明亮,他看到了副局长薛兆国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薛兆国是自己的人,以后的生意,要多交给他去办。

    天气渐渐的冷了起来,天空阴的很厉害,丝丝雪花,随着寒风,飘落下来,不一会,路面就变得发白起来,欧阳志远的路虎,开向湖西大酒店。

    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矿务局的水煤浆化工基的上招标已经结束,但资金还没有落实到位,欧阳志远要去见蓝天集团的董事长丁晓兰,洽谈投资的事宜。

    这两天,精慧联盟的王展辉要来,精慧联盟也对水煤浆化工项目很感兴趣。

    王展辉他们都在龙海市运河县,运河县的旧城改造建设,正在突飞猛进,春江水电站也在加紧建设之中。

    欧阳志远坐电梯,刚来到第十层,走出电梯,就看到了原国煤能源集团湖西分公司总经理丁广平正怨毒的看着他。

    现在,丁广平已经不是国煤能源集团湖西分公司总经理了。丁广平好容易爬到这个总经理的位置,因为和欧阳志远的水煤浆化工基地争地盘,惹的国土资源部和农业部联合下来调查组,最终的结果,国煤能源集团董事长周志水不再担任董事长的职务,丁广平被撤职。

    丁广平把所有的怨恨都归在了欧阳志远身上,他对欧阳志远恨得要死。如果不是他那次打了自己的员工,国土资源部和林业局的人能下来调查?能撤了自己的总经理?

    蓝天集团要投资水煤浆煤化工基地的消息,让丁广平很是气愤,他直接找到了妹妹丁晓兰,坚决反对蓝天集团投资仇人欧阳志远的水煤浆化工基地。

    妹妹已经答应考虑一下。

    丁广平刚出来,就碰到了欧阳志远,强烈的恨意在他的眼里露出,他不由得冷笑道:“你来干什么?”

    欧阳志远一看是丁广平,他笑道:“丁总,你好。”

    欧阳志远的这声丁总,让丁广平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脸色很难看,他以为欧阳志远在讽刺自己,他狠狠的盯着欧阳志远,恶狠狠的道:“你妈个逼的,再讽刺老子,老子找人弄死你。”

    欧阳志远最反感的就是骂人,自己好好的和这家伙打招呼,这个疯狗竟然骂人,而且骂的这么难听,还骂自己的母亲。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一巴掌就抽在了丁广平的脸上。

    “啪!”

    这记耳光打的又脆又响,把丁广平高大魁梧的身子,打的转了一个圈,一下子摔在地上,头碰到了墙上,立刻起了一个很大紫色的疙瘩。

    丁广平原来可是国煤能源湖西市分公司的经理,手下有几千人,平时骄横惯了,作威作福,只有他打别人,别人谁敢打他?今天竟然被欧阳志远打了一记耳光,这让他极其的恼怒,他一声咆哮,从地上爬起来,嗷嗷叫着冲向欧阳志远,嘴里大叫着:“欧阳志远,我和你妈逼的拼了。”

    丁广平的辱骂,激起了欧阳志远的怒火,他不知道,丁广平这种粗野的人,是怎么当上副经理的。

    欧阳志远抬腿就是一脚,直接踹在了丁广平的肚子上。

    “嘭!”

    一声闷响,丁广平被欧阳志远一脚踹出五六米之外。

    “住手!”

    一声低喝,从走廊尽头传来。欧阳志远一看,蓝天集团董事长丁晓兰的脸色很不好看,走了过来。

    她看到了,欧阳志远在殴打自己的哥哥,这让她很是气愤生气。

    丁广平一看妹妹来了,他从地上爬起来,大声冷笑道:“妹妹,你还要向他的煤化工基地投资,你看到了吧,欧阳志远打我,你看我头上的血疙瘩。”

    丁晓兰看着哥哥头上的紫疙瘩和狼狈的样子,心里很不好受。丁广平可是自己的亲大哥,一母所生,欧阳志远连这个面子都不给,来到这里就殴打自己的哥哥,太不应该了。

    丁晓兰冷冷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这是怎么回事?丁广平是我亲哥,你怎么能动手打人?再说,你可是湖西市的副市长,怎么能动手打人?”

    欧阳志远看到丁晓兰的脸色很不好看,在指责自己打人,他苦笑着看着丁晓兰道:“丁董事长,我刚走出来电梯,看到了丁总,我主动和丁总打招呼,他二话不说,上来就骂人,骂的很难听。”

    丁晓兰看着欧阳志远道:“我哥哥怎么会骂你?”

    欧阳志远道:“你问问你哥哥吧?”

    丁晓兰转过脸来,看着大哥道:“大哥,是怎么回事?”

    丁广平冷笑着道:“妹妹,别听他胡扯,我根本没有骂他,你们周家和霍家、秦家有仇,欧阳志远不敢动你们,他就把恶气撒在了我的身上,我就是说了一句难听的话,绝对没有骂他,他就打我,你看我被他打的狼狈样,这个大血疙瘩,妹妹,你可要为我做主呀。”

    丁广平的可怜相让平时极其强势的丁晓兰有点发怒了,她冷冷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你最好给我个让我满意的说法,否则,我会上湖西市市政府反应你殴打我弟弟的行为的。”

    欧阳志远看着丁广平,冷声道:“丁广平,你也是个男人,为什么不实话实说?你敢把你骂人的话再学一遍吗?”

    丁广平冷笑道:“我丁广平也曾经干过国煤能源集团的分公司经理,我是什么身份?我从来没有骂过人,你在撒谎。”

    丁广平恨极了欧阳志远,他明明的自己在说谎,硬说欧阳志远在撒谎。

    丁晓兰看着欧阳志远,冷声道:“欧阳市长,你是来找我商量投资水煤浆化工基地的事吧?这项投资,我决定取消,你请回吧。”

    丁晓兰这样一说,欧阳志远苦笑道:“丁董,你不会公私不分吧?这件事,和投资有什么联系吗?”

    “我没有公私不分,欧阳市长,你请回吧。”丁晓兰的脸色很冷,下了逐客令。

    欧阳志远的内心顿时很郁闷,他看了一眼丁晓兰,苦笑道:“丁董事长,我希望您重新考虑一下咱们的合作。”

    丁晓兰冷声道:“我考虑清楚了,欧阳市长,请回吧。”

    丁晓兰说完话,看着大哥道:“大哥,你到下面的保健室去看看医生吧。”

    丁广平道:“我这就去看看,要是医生说要住院,我就去住院。”

    欧阳志远冷笑道:“丁广平,你又来住院这一套,嘿嘿,你的员工住院,修改病例,结果连老院长都连累了,你还不吸取教训?”

    丁晓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转身走了回去,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丁广平看着欧阳自远,冷笑道:“欧阳志远,那些事,以后我会找你算账的,你想让我妹妹投资你的煤化工基地,没门。”

    欧阳志远冷笑道:“丁广平,你不要太得意,蓝天集团不投资,我的水煤浆化工基地,就建不成吗?你错了,很多集团都想来投资,我欧阳志远还没有答应呢。”

    欧阳志远瞪了一眼丁广平,走进了电梯。

    丁广平看着关上的电梯门,他冷笑道:“走着瞧,你个王八蛋,老子不会白白的让你打的。”

    丁晓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沙发上,心里很生气。

    自己本来很想投资欧阳志远这个水煤浆项目的。水煤浆项目是个利润很高的项目,但是,欧阳志远今天太不给自己的面子了,竟然打了自己的大哥,真是岂有此理。

    男人嘛,就应该心胸宽阔点,我哥哥就是骂你一句,你也不能打人呀?看把我大哥给打的,真是太气人了。要是换了别人打自己的大哥,我一个电话,就让这人蹲监狱。

    欧阳志远救过自己的命,这件事就算了。

    丁晓兰喝了一口水,秘书王琳琳走里进来,轻声道:“董事长,日本八重株式会社的八重骏雄想见您?”

    丁晓兰一听八重株式会社的社长八重骏雄来了,她冷声道:“王秘书,你忘了,我是不和日本人做生意的。”

    王琳琳一听,连忙道:“董事长,八重骏雄说,是来拜访您,不谈生意。”

    丁晓兰脸色一冷,沉声道:“日本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让他滚蛋,我看到日本人就烦。”

    王琳琳一看董事长的脸色不好看,连忙道:“好的,董事长。”

    八重骏雄和丁晓兰认识,那是前两年在广交会上认识的。他听说燕京的蓝天集团董事长丁晓兰来了,他立刻赶过来拜访。

    八重骏雄就住在湖西大酒店的六楼。他早已打听出来蓝天集团背后的强大背景,一直想和蓝天集团搭上关系,一直没有机会。

    王琳琳走了出来,看着八重骏雄道:“八重社长,我们董事长正忙,我看你还是回去吧。”

    王琳琳可不想说,董事长让八重滚蛋。

    八重骏雄襄王琳琳鞠了一躬笑道:“那,我改日再来拜访,谢谢你了。”

    八重骏雄说完话,走了回去。

    丁晓兰竟然不愿意见自己,真是岂有此理。八重骏雄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他的心里,极其的恼火。中国人太不懂礼貌了。

    丁广平简单的在保健室拿了点消炎药,用消毒水抹了抹头上的青紫疙瘩,就走了回来,他刚走出电梯,就看到八重骏雄一个人走了过来。

    丁广平认识八重骏雄,他笑道:“八重君,您好,您怎么来了?”

    八重骏雄一看是丁广平,他心里一喜,他知道,丁广平是蓝天集团董事长丁晓兰的大哥。

    他笑道:“丁总,你好。我来是想拜访你的妹妹丁董事长,但丁董事长很忙,我没见到丁董。”

    丁广平知道妹妹最反感日本人,他笑道:“等有时间,我给你约好。”

    八重俊雄一听,不由的大喜道:“太好了,谢谢你,丁总。”

    八重骏雄看到了丁广平前额上的紫色疙瘩和脸上一个手掌印,他吃惊的问道:“丁总,您的额头怎么了?”

    丁广平一愣,他不好意思说是欧阳志远打的,他连忙道:“我不小心碰的。”

    八重骏雄心里好笑,碰的能有手掌印?肯定是被人家打的,不过,谁这么大胆,敢打丁广平?丁广平可是丁晓兰的大哥。

    八重骏雄道:“丁总,走,咱们喝一杯怎么样?到我房间,我请您。”

    丁广平笑道:“好,八重君,走,咱们去喝一杯。”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