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谁是虎爷

    第九十一章谁是虎爷

    王盛举的内心恨极了欧阳志远,他看到市长关占平问责欧阳志远,他立刻站起来,咆哮着向欧阳志远开炮,而且火力极其的猛烈。

    现场的很多官员,许多已经听说了这件事,也有没听说的。他们第一次看到,市长关占平当场问责一位副市长,而且政法委书记反应极其的强烈,马上站起来,炮轰欧阳志远。

    宣传部长陶宗钢一看市长关占平和政法委书记开始了反击,他立刻随声附和道:“欧阳副市长,这种做法,显然越权,湖西市的官员要都象欧阳市长那样,这不乱套了?况且,有什么情况,他不向市里的领导汇报,而是直接越级,向省公安厅汇报,他的眼里根本没有市领导,这种干部,显然是向上讨好的献媚干部,我建议,要对欧阳市长进行严肃的处理。”

    政协主席杜易山一看自己战壕里的战友都在向欧阳志远开炮,他的眼里闪过一丝讥讽的神情,他接口道:“是呀,每位领导,都有自己的职责范围,欧阳市长是主管工业的,你管好自己职权范围之内的事就行了,干嘛插手公安系统的事?我们如果都插手你的工业行和你的矿务局,你怎么想?”

    市长关占平的人开始对欧阳志远展开了车**战,群起而攻之。

    纪委书记夏传法一看市长关占平的人在围攻欧阳志远,他冷笑道:“**早在延安整风运动中就批判了你们这种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思想,不是你的职权之内的事,你就不要过问了吗?政法委王书记?那还要什么见义勇为?我们不是公安系统的警察,看到杀人放火贩毒强和奸的事情,在眼前发生,我们都装着看不见?都不伸手管一管?放任罪犯实施暴力?那么,我们的良心道德何在?我认为,欧阳副市长及时发现了犯罪分子进行毒品交易,并协助公安系统的警察进行围捕,他这种行为是一种高尚的行为,应该嘉奖提倡,而不是政法委王书记说的那样,进行严肃的处理。如果处理欧阳市长,这就是对见义勇为的打压和否定,那么,这个社会的良好道德风气,就会消失,怪不得最近社会上老人倒了没有人扶起来,出了车祸没有人帮助,原来就是你们这些人的否定、打压造成的,你们的良心何在?严肃处理的应该是你们,为什么湖西市的治安在山南省一直是最差的,就是有人再不作为,占着茅坑不拉屎。”

    纪委书记夏传法的话铿锵有力,矛头直接指向政法委书记王盛举。

    王盛举一听这话,气的他脸色铁青,他大声道:“你……你这是偷换概念……。”

    宣传部长邵伟民道:“我认为夏书记说得对,欧阳市长的作法,不应该受到批评。他发现犯罪分子在做毒品交易,王书记,你难道让欧阳市长装着看不见?让他不管不问?欧阳市长协同公安局副局长耿剑锋去抓犯罪分子,正是帮了你们公安系统的忙,你不感激,反而要处理欧阳市长,我看是你的私心和自尊心在作怪。欧阳市长能发现犯罪分子在做毒品交易,而身为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的你,却对这件案情,一无所知,你不感到你失职吗?这在过去,是要撤职查办的。”

    宣传部长邵伟民的话,让王盛举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他看着邵伟民道:“你……你这是强词夺理……。”

    邵伟民大声道:“我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也没有强词夺理。”

    纪委书记夏传法和宣传部长邵伟民的话极为犀利,都是直接针对政法委书记王盛举进行猛烈的抨击。

    市长关占平冷哼一声,他本想狠狠地敲打一下欧阳志远,但纪委书记夏传法和宣传部长邵伟民把政法委书记斥的无话可说,这让市长关占平很是恼怒,他沉声道:“欧阳市长虽然帮着市公安局行动,但他并没有向市领导汇报,而是直接向省厅汇报,有越级的嫌疑……。”

    “欧阳市长向我汇报过了,这件事,我知道。”

    市委书记宋光明打断了市长关占平的话,他在替欧阳志远解围。

    事实上,欧阳志远为了保密,并没有向宋光明汇报这件事。他已经开始怀疑湖西市的官员了。

    欧阳志远是带着秘密使命来湖西市的,省纪委副书记王虹雨和省公安厅厅长王世杰交代了欧阳志远的任务,那就是彻底挖出湖西市的蛀虫,抓住贩毒头子虎爷和隐形人。

    市委书记宋光明说欧阳志远向自己汇报过了,那是在保护欧阳志远。

    市长关占平一听市委书记宋光明说向他汇报了,关占平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再开常委会前,自己向宋光明说这件事的时候,宋光明并没有说,欧阳志远已经向他汇报,但现在竟然说,欧阳志远已经向他汇报过了,这分明是想包庇欧阳志远。

    市委书记宋光明一句话就打乱了关占平想敲打欧阳志远的计划,这让关占平很是恼怒,但他又不能说什么。自己的权力没有宋光明大,宋光明是湖西市的第一把手。

    宋光明不知道,欧阳志远为什么没有向自己汇报这件事,但他一定要保护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来湖西市,是来帮助自己,是王老和霍老的安排。

    他的存在,分担了关占平对自己的压力,如果欧阳志远被关占平处理了,自己就会正面直接和贵安占平对抗,自己的压力会更大。自己必须和欧阳志远结盟,哪怕欧阳志远是错的。

    政治斗争没有对错,只有输赢。那就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欧阳志远看着宋光明为自己解围,他站起来道:“这件事,我在这里,向大家解释一下吧,我根本没有向省厅汇报这件事。”

    政法委书记王盛举一声冷哼道:“欧阳市长,你撒谎,你不向省厅汇报,省厅怎么会知道的,省厅怎么会派重案处处长何文婕来湖西?”

    欧阳志远冷笑道:“中秋节之前,省公安厅的调查组表面上是走了,但省厅仍旧留了侦查员,我是接到人家侦查员的消息,才赶过去帮助的,人家侦查员不会向省厅报告吗?还要我报告吗?为了保密,人家省厅的不想让市里知道,让我不要声张,免得走漏了消息,只要几名警察精英就可以了,因此,我没有向关市长汇报。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关市长、王书记,你们也太小题大做了吧?,如果有谁不相信,可以拨打省公安厅的电话询问。”

    欧阳志远的解释,让所有的人吃了一惊,所有的官员,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市长关占平暗暗的心惊,看来省公安厅,对这件案子,是下了决心了,竟然留下了侦查员。

    “你……说什么?不是你……向省厅打的报告?这怎么可能?”

    政法委书记王盛举看着欧阳志远,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欧阳志远冷笑道:“王书记,你也太看得起我欧阳志远了。”

    欧阳志远说的这些话,是和何文婕商量好的,来防止有人向欧阳志远发难。今天,果然用上了。

    “啪!”

    一声沉闷的爆响,市委书记宋光明狠狠地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桌子上的水杯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市委书记宋光明也没想到,欧阳志远会这样解释这件事,打击对方的机会来了,他当然不会放过。

    宋光明脸色一沉,狠狠地瞪了一眼市长关占平,锐利的眼光刺向政法委书记王盛举、陶宗钢、和杜易山。他大声道:“真是岂有此理,你们把精力多放在工作上好不好,以后谁再怀疑讽刺打击别人,一律停职检查,写出书面检讨,散会!”

    不等市长关占平想说什么,宋光明怒冲冲的宣布散会。他的举动,等于狠狠的打了市长关占平他们一记耳光。

    这下,市长关占平他们的人,都傻了眼。

    纪委书记夏传法嘿嘿冷笑道:“以后谁要是再乱咬人,我夏传法,首先就要查查他的经济收入和房产,小心让我抓住你们的小辫子。”

    纪委书记夏传法的话和他锐利的眼神,让王盛举他们的心里一颤。

    夏传法要是认真起来,自己这边的人,就怕吃不了兜着走。只要做官,谁没有灰色收入?可以这样说,任何当官的,都在贪污,只不过看纪委的敢不敢查你。

    欧阳志远道:“夏书记,我建议您还是最好查一查,先从十三名常委查起,就先查一查王书记的经济收入和房产吧。”

    欧阳志远一边说话,一边冷笑着盯着王盛举。

    夏传法大声道:“好,咱就从十三名常委查起,怎么样,王书记,你是领导,请你配合我们纪委一下吧,一会我就带着纪委的人,到你的办公室去。”

    王盛举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后背汗津津的。

    他有点心虚,连忙道:“要查也不能从我身上开始,我不是头,也不是尾,要查,你们敢从最大的领导……。”

    “哼!”

    市长关占平冷哼一声,走出了会场。

    王盛举、陶宗钢他们连忙狼狈的跟了出去。

    “哈哈……。”

    欧阳志远、夏传法、邵伟民都不住的笑了出来。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他们,低声道:“谢谢夏书记和邵部长的支持。”

    组织部长邵伟民道:“欧阳市长,我们只是坚持真理而已,以后呀,做事做的圆满点,不要让人抓住小辫子。”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邵部长。”

    众人都走出了会议室,欧阳志远去了市委办公大楼。

    市委书记宋光明正坐在办公室里看文件,秘书韦青松走了进来,小声道:“宋书记,欧阳市长来了。”

    宋光明道:“让他进来。”

    不一会,欧阳志远微笑着,走进了市委书记宋光明的办公室。

    “宋书记,您好。”

    欧阳志远连忙向宋光明问好。秘书韦青松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退了出去。

    宋光明看着欧阳志远道:“坐吧,昨天是什么情况?惹得市长关占平反应这么激烈?带领他的手下,都在攻击你?看来,你惹得祸不小。”

    欧阳志远苦笑道:“我就帮助省公安厅去抓毒贩,想不到,华宇集团的董事长徐宇州在贩毒,被人一强暴了头。”

    欧阳志远仔细的考虑了一下,还是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向宋光明说了一遍。

    毕竟宋光明是和自己绑在一起的。

    宋光明听完,他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插手市公安局的这次抓捕行动,而政法委书记王盛举却丝毫不知道案情,他肯定不高兴,他会找市长关占平诉苦,而市长关占平绝不会放弃打击你的机会,因此,常委会上,你受到他们的攻击,幸好,你随机应变,平息了这件事,志远呀,以后做事,要考虑全面一点,不要落下把柄,让人抓住。还好,今天你躲过一劫。”

    欧阳志远道:“谢谢宋书记在会上对我的帮助。”

    宋光明笑道:“替你掩盖一下,过了市长关占平这一关就行了,以后有什么事,先向我汇报。”

    欧阳志远忙道:“好的,宋书记。”

    宋光明道:“你的水煤浆化工基地,什么时间动工?”

    欧阳志远道:“这个星期在上对外招标,月底就动工。”

    宋光明道:“资金怎么样?”

    欧阳志远道:“我们矿务局自己能筹集出一部分,蓝天集团和精慧投资联盟都要投资,所以,资金问题,很好解决。”

    宋光明一听,笑道:“呵呵,那我就放心了。”

    欧阳志远道:“海阳不冻港虽然开始基建了,但是,地质深层勘探还没有到位,港口的地质勘探只有湖西市地质局的勘探报告,为什么没有请省地质局勘探?”

    宋光明一楞,看着欧阳志远道:“咱们市里的勘探局也可以呀,为什么还要省里地质局勘探?”

    欧阳志远道:“按照规定,这个项目必须要有省地质勘探局的报告,方市长没有向您汇报?”

    宋光明摇摇头道:“没有。这个项目,现在是关市长亲自督促的,方市长担任总指挥,志远,咱们不好插手,以免再引起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建好你的煤化工水煤浆基地就行了。”

    欧阳志远笑道:“好吧,宋书记。”

    欧阳志远道:“我们动工剪彩,我要请您亲自去。”

    宋光明点头道:“好,到时候,我一定去。”

    欧阳志远走后,市委书记宋光明并没有重视欧阳志远反应的这个问题,最终导致海阳不冻港项目出现了重大事故。

    下午下班的时候,政法委书记王盛举正准备下班,他的电话响了。

    王盛举一看号码,是个陌生号码,他毫不犹豫的拒接。

    但那个电话,又打了进来。

    王盛举犹豫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沉声道:“你是谁?你打错了电话了吧?”

    “我没有打错电话,我找的就是政法委书记王盛举。”

    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你是谁?”

    王盛举一听这个声音,不禁戒备起来。

    “虎爷!”那阴森森的声音再次传来。

    “什么?你……你是……虎爷?”

    王盛举噌的一声站了起来,内心狂跳,后脊梁冒出了冷汗。

    自己和徐宇州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虎爷从来没有和自己联系过,自己也不知道虎爷的号码。

    他连忙跑过去,插上门。

    “嘿嘿,是我。”

    虎爷阴森森的道:“怎么,王书记,没想到,我会给你打电话吧。”

    王盛举连忙道:“没有,虎爷。”

    “王盛举,你听好了,徐宇州被他的仇家打死了,以后,你就代替徐宇州吧。”

    虎爷的声音,还带着一种金属撞击的音质,他的声音,显然通过一种方法改变了,阴森森的,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我……。”

    王盛举吓了一跳,虎爷竟然让自己代替徐宇州,那么,以后湖西的走私生意,将会是自己的了。

    “怎么,你不愿意?这可是每年都有几个亿的收入,嘿嘿,难道你不想要?”

    虎爷的声音猛然变得极其的阴冷,充满着浓烈的杀机。

    我的天哪,一年几个亿的收入,这么多。王盛举的眼里露出了贪婪的目光。

    他的嘴唇由于激动,有点哆嗦,他忙道:“虎爷,我愿意。”

    “嘿嘿,好,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好好干吧,徐宇州的一切,以后都是你的了,嘿嘿……,怎么做,我会通知你的。”

    咔嚓!虎爷挂上了电话。

    王盛举如同在梦里一样,呆呆的站在那里,内心还在狂跳不止。徐宇州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年几个亿的收入,***,老子发财了。以后老子才是真正地有钱人,几个亿,老子想玩什么样的嫩女人都有,太***爽了。

    王盛举慢慢的坐下来,他的脸色由于兴奋,肌肉在抽动着,整个脸部变得极其狰狞。

    虎爷,到底谁是虎爷?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