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造假病历

    第八十章造假病历

    欧阳志远道:“宋书记,常务副市长方明海刚一到海阳不冻港,就把王青峰和肖永成边缘化了,全部换成了他的人。他两人是我从傅山县要来的,方市长既然不用他们,我就把他两人调到矿务局水煤浆项目了,来帮我建设水煤浆项目。”

    宋光明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个顽疾在中国是割不掉的。

    他笑道:“干革命工作,到哪里都是一样,手续你和组织部长邵伟民说一下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一听宋光明同意了,他笑道:“谢谢宋书记。”

    宋光明道:“国资委的调查组,明天就到,你要做好准备,国资委调查组的组长,是第一监察室主任朱恒,朱恒虽然是他们周家的人,但是,副组长周广国,是第二监察室的主任,他是霍老的人,你要和周广国组长多沟通一下。”

    燕京的王老,已经让人给宋光明打了电话,透露了这个消息。王老和霍老站在同一战线上,欧阳志远来湖西市,就是两人的共同干预的结果,王老可不想看到,欧阳志远倒在湖西市,让宋光明失去了这个强大的帮手。

    “好的,宋书记,我一定和周广国组长沟通一下。”

    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辞别宋光明后,刚回到市政府自己的办公室,秘书叶青林走了进来,小声道:“欧阳市长,省纪委副书记王盛民来了,他让您到小会议室去一趟,接受调查。”

    欧阳志远一听,眉头皱了起来,他沉声道:“真是阴魂不散的家伙。”

    欧昂志远知道,这件事不弄清楚,自己安生不了,他站起身来,走向市政府小会议室。

    他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进去。

    小会议室内,纪委书记夏传法和省纪委副书记王盛民,还有三个省纪委工作人员,坐在那里等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冷声道:“王书记,你有什么调查的事,你不明白的,现在可以问我,我的时间有限。”

    省纪副委书记王盛民脸色一沉道:“欧阳市长,你要端正态度,我们来调查你殴打央企国煤能源化工集团湖西化工分公司职工的问题,是为了你好,国资委调查组要是下来,他们对你不会这么客气了。”

    欧阳志远冷笑道:“谁来调查这件事,都应该实事求是,我欧阳志远谁都不怕,张书记,你有什么不明白的事尽管问。”

    欧阳志远说完,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王盛民看着欧阳志远,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沉声道:“欧阳市长,请你把怎样殴打央企国煤能源化工集湖西峰分公司职工的过程说一遍。”

    欧阳志远冷笑一声道:“王书记,你这是什么话?什么我怎样殴打央企国煤能源化工集湖西分公司职工的过程,他们不先动手,我们能动手吗?是他们在破坏我们水煤浆化工项目规划地的山林,我们去阻止他们,他们的工头王大虎,立刻动手打了我们保卫处处长黄玉和,我们保卫处的职工,为了自卫和保护我们规划地不受非法侵害,在被迫自卫还击,就像当年我们打越南自卫还击战一样,这才引起两方冲突,这就是整件事的过程。”

    王盛民冷笑着道:“欧阳市长,为人要诚实,你不要撒谎,歪曲事实,我们到人民医院去了,王大虎说的和你们截然相反,他说是你们先动手打的人,他们并没有还手,而且打的很重,有好几个人都是重伤,

    致人重伤,是犯法的。“

    欧阳志远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两眼在喷火,他死死的盯着王盛民道:“王书记,请你说话注意点,你要对你的话负责,什么我撒谎、歪曲事实?王大虎说的都是事实?重伤?怎么可能?我看你显然在袒护王大虎他们。”

    王盛民冷笑道:“欧阳市长,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要好好地检讨你的行为,你以为央企的人是这么好惹的吗?国资委可是部级单位,他们的调查组,明天就到,你要是还这样顽固不化,谁也救不了你,我看,你的副市长也干不成了!”

    欧阳志远冷笑道:“我说的都是事实,我的副市长干成干不成,也不是他们说的算的,嘿嘿,这件事,我要捅到省里和中央,央企国煤能源化工集湖西分公司毁坏山林、强占土地,他们没有任何的用地手续,王书记,你怎么不调查这件事?你敢调查吗?我看你没有这个胆量吧?你就是不敢招惹周家,来故意打压我而已,好了,我已经把事实说清楚了,你不相信算了,我没有时间给你扯淡,你爱咋地咋地。”

    欧阳志远说完,狠狠地瞪了一眼王盛民,走向门口。

    王盛民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话,他顿时气急败坏的大声吼道:“欧阳志远,你站住,拦住他。”

    三个工作人员想拦住欧阳志远,欧阳志远轻轻一推他们,把这三个人都推的一个趔趄,东倒西歪。

    欧阳志远扬长而去。

    “你……你……太不像话了,我要向省政府反应你抗拒调查的事实。”

    王盛民的脸色气的发青,气急败坏的大声吼着。

    湖西市纪委主任夏传法始终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多说没用。事情的发展,对欧阳志远不利。

    王盛民肯定向上汇报的情况,夏传法对欧阳志远的前途,很是担忧。

    欧阳志远知道,王盛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走下了市政府办公大楼,对寒万重道:“到人民医院。”

    欧阳志远要到人民医院去找院长赵永福。王大虎他们故意在人民医院住院,肯定是丁广平让他们住院的。重伤?怎么可能?自己下的手,很轻的,绝对不会重伤。看样子,他们想陷害自己。

    自己要拿到他们住院的第一手病例,而不是经过篡改的重伤病例。自己只要拿到最原始的病例,就不怕他们造假陷害。

    欧阳志远和寒万重来到湖西市人民医院,欧阳志远直奔院长赵永福的办公室。

    他和赵永福很熟悉了,在甲醇化工厂爆炸的时候,就认识了。

    欧阳志远认为,赵永福这个人还是比较正直的。他来到赵永福的办公室,透过玻璃窗,看到赵永福

    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写着什么东西,欧阳志远敲了敲门。

    “请进。”

    赵永福的声音从办公室里传来。

    欧阳志远一推门,门开了。

    “赵院长,您好。”

    欧阳志远微笑着和赵永福打招呼。

    赵永福一看是副市长欧阳志远,他吓了一跳,神情一变,带着一丝慌乱,连忙站了起来都:“欧阳市长,您怎么会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来找赵院长有点事?”

    赵永福平静下来道:“欧阳市长,您快请坐,您找我有什么事?”

    欧阳志远坐下道:“赵院长,我想看看国煤能源化工集湖西分公司王大虎他们的病历。”

    赵永福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他的眼里有闪过一丝慌乱和内疚。这丝慌乱和内疚没有逃过欧阳志远鍀眼睛,欧阳志远心里一沉,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赵永福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王大虎他们的病历在内科,病历不在我这里。要不,我打个电话,让他们送过来你看看?”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那好,我在这里等一会。”

    院长赵永福拿起电话,给副院长兼任内科主任徐玉山打了电话:“徐院长,你把王大虎他们的病历送来,欧阳市长要看。”

    副院长徐玉山内心一惊,欧阳志远来人民医院了?看样子在院长办公室,看病历吗?嘿嘿,原始病历能给欧阳志远看吗?

    徐玉山道:“好的,赵院长,王大虎他们的病历,我这就送过来。”

    院长赵永福放下电话道:“欧阳市长,您等一会。徐院长把病历马上送过来。”

    欧阳志远道:“好的,赵院长。”

    不一会,副院长兼任内科主任徐玉山带着几个人的病历走了进来。

    他小声道:“欧阳市长、赵院长,王大虎的病例,我都带过来了,您看看。”

    徐玉山把病历双手递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接过病历一看,眉头皱了起来,王大虎他们,有的手臂骨折,有的腿部骨折,住在骨科病房,

    还有两个脾脏破裂,住在内科病房。

    欧阳志远本身就是医生出身,他一看这些病历,内心不由得冷笑起来,***,这些病例,绝对是假的,当时,自己下手绝对有分寸。看来,医院里的大夫给买通了,院长赵永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欧阳志远对院长赵永福的好感,消失的无影无踪。

    欧阳志远两眼盯着院长赵永福道:“赵院长、徐副院长,嘿嘿,我欧阳志远也是医生出身,谁要是在我面前造假病历,让我查出来,嘿嘿,院长和副院长的职务全部干不成,而且还要负法律责任。”

    欧阳志远说完话,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赵永福。

    赵永福的神情一惊,结结巴巴的道:“欧阳市长,这些病历都是真的,绝对没有造假的可能。”

    欧阳志远一眼看到赵院长办公桌有一部复印机,他冷笑一声道:“这些病历,我要复印一份。”

    欧阳志远说完,把那些病历都复印了一份。

    赵永福和徐玉山互相看了一眼,赵永福的脸色露出一丝愧色。

    欧阳志远复印完了后,信手在赵永福的办工桌子下放了一个窃听器。

    欧阳志远看着两人道:“我会请省里的医疗专家来会诊吗,嘿嘿,我只要发现谁造假病历,我绝不饶了他,他就等着坐牢吧。”

    欧阳志远说完,拿着复印好的病历,走了出去。

    院长赵永福看着欧阳志远走了出去,他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狠狠地瞪了一眼徐玉山,内疚的道:“徐玉山,我一生的名誉,毁在了你的手里,你……你……。”

    徐玉山看着院长赵永福,冷笑道:“徐院长,那你的荣誉,怎么是毁在我的手里?你别忘了,你、我

    都同样收了丁总的十万块钱,从新写病历,不是我一个人做的,你也参加了作假,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嘿嘿,钱是好东西呀,收了钱,就别后悔,十万元,你一辈子能挣几个钱?“

    院长赵永福结结巴巴的道:“我……我内心有愧呀。”

    徐玉山冷笑道:“你内心有愧?你花钱的时候,就没有愧了,记住,不要露出半点破绽,明天国资委的调查组就来了,丁总说了,国资委的调查组一来,就把这些病历给调查组的人看,调查组立刻控制住欧阳志远,嘿嘿,你就安心的花那十万块钱吧。”

    院长赵永福道:“你快把原始病例毁掉。”

    徐玉山笑道:“你放心,原始病例在我办公室的保险柜里,我晚上就烧了他。”

    不远处路虎的车内,欧阳志远从接收器听到两人的对话,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铁青一片,这两个王八蛋,身为医生,竟然让丁广平用十万块钱收买了,他们已经丧失了做医生的资格。

    难道人为了钱,连灵魂都出卖吗?

    丁广平为了陷害自己,真舍得花钱呀,这个王八蛋,老子饶不了你。

    他看了寒万重一眼道:“晚上,把原始病例拿到手,不要让徐玉山毁掉了。”

    寒万重笑道:“不用等到夜晚,开保险柜,我最在行,你等着,我一会就给你把原始病例拿回来。”

    寒万重说完,走出了路虎。

    半个小时后,欧阳志远看到了寒万重走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个纸袋子,冲着自己做了个成功的手势。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