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真黑

    你的心第五十四章真黑

    电话里传来急促而气急败坏得出声音:“关总,不好了,那些贱民来要工钱,我们赶他们走,他们不走,反而纠集了一百多人来闹事,我们赶他们走,他们打死了您的……”

    关翱翔一听,脸色一沉,冷声道:“打死了我的什么?”

    “关总,他们打死了您的宠物黑狮和黄狮。”

    “你说什么?是哪个王八蛋这么大胆?敢打死老子的黑狮和黄狮,老子要让他全家来披麻戴孝,给我的黄狮和黑狮出殡。”

    关翱翔猛地站起来,脸色气的铁青,吓得女秘书连忙躲到一边去。

    关翱翔知道,就是十个贱民农民工也打不死自己的藏獒,这里面肯定有人故意这么做的。

    他拿起了电话,立刻拨通了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的电话。

    此时的薛兆国,正在一个人喝酒,他喝的很是高兴。

    一般的人,遇到高兴的=事,都是和朋友在一起喝酒,让朋友来分享自己的快乐。

    但薛兆国不一样,每当他要庆功,或者碰到高兴的事的时候,他都是一个人,在默默地喝酒,一个人在心里狂喜庆祝。他喜欢一个人默默地、静静的品尝欢乐。自己的欢乐,只有自己来静静的品尝,这种欢乐才能深入到自己的灵魂和骨髓。

    首先,副市长欧阳志远被市长关占平逼的辞掉了海阳不冻港的总指挥,呵呵,自己终于出了一口恶气。第二件事,就是陈玉珍彻底的死了。这个定时炸弹,终于被虎爷给拆除了。

    陈玉珍不死,薛兆国寝食难安。因为,有一次,自己和陈玉珍打了一个照面。他不确定,陈玉珍是否看到自己。陈玉珍不死,自己就要死。

    其实,他那里知道,当时,陈玉珍根本没有看到他。

    当他知道,自己聘请的杀手皮尔竟然没有炸死陈玉珍的时候,让他大吃一惊。

    这怎么可能?整个楼层都炸塌了,变成了一片火海,陈玉珍怎么会没有死?

    虎爷告诉他,陈玉珍是被欧阳志远在爆炸的刹那间救出来的,薛兆国就把欧阳志远列为头号对手。

    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押着陈玉珍离开湖西市,本来是一件秘密的事情,但在湖西市的虎爷面前,没有什么事是秘密的。

    他立刻派了阻击手在最险要的地段埋伏,等到那辆警车差点和一辆大货车相撞的刹那间,阻击手一枪打爆了警车的轮胎,警车掉进了几十米的深沟内,警车摔的支离破碎。

    里面所有的人,都遇难了,包括陈玉珍。

    陈玉珍一死,薛兆国高兴的几乎发狂,他自己在喝酒庆祝。

    电话铃响了,他一看号码,竟然是翱翔集团总裁的电话,他连忙接过来。

    “薛局长,有人在我公司大院闹事,打死了我的爱犬藏獒,你立刻带人过来处理。”

    关翱翔的声音充满着强烈的不满,而且带着命令性的口气。

    薛兆国一听竟然有人敢打死了关翱翔的藏獒,我的天哪,这些人的脑子进了水吗?竟然敢招惹关翱翔,而且还打死了他的藏獒。那两条藏獒,每条价值都在一千万以上,这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做出来这种事?

    这不是找死吗?整个湖西市,谁不知道,关翱翔是市长关占平的弟弟?

    薛兆国立刻带人赶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边暴揍那些小痞子,一边拨通了记者游思雨的电话,他知道,游思雨就在湖西市。

    “游思雨,翱翔集团欠了农民工的工资,他们不仅不给钱,反而让二十多个小痞子打人,而且还放出藏獒咬人,这个新闻你敢报道吗?”

    昨天礼花弹爆炸事件,游思雨就在现场。

    今天小丫头刚从青檀县医院回来,准备下午回京和家人团聚,正在收拾东西。她接到了欧阳志远的电话,立刻道:“我马上过去。

    十分钟后,游思雨就赶了过来。

    这时候,所偶遇的小痞子们都被欧阳志远和韩万重放到在地。

    欧阳志远一看游思雨赶到,他立刻把摄影机里的东西,复制了一份,给了游思雨道:“这就是事件的整个过程,你立刻发到上去,对这些为富不仁的狗东西,不要手软。”

    游思雨笑道:“你知道翱翔集团的老总是谁?”

    欧阳志远道:“我管他是谁?这种黑心老板,让我碰到,非得狠狠地扇他耳光,欠了人家农民工的钱,不仅不给,还派打手打人,竟然还放出藏獒咬人,真没有人性。你说,明天就是中秋节,谁家没有父母老人和孩子,谁家不用钱?这些黑心老板,让我碰到一个,我揍一个。”

    游思雨笑道:“欧阳大侠,您是侠客,但翱翔老板姓关,叫关翱翔。”

    欧阳志远冷声道:“姓官?当官开的公司?”

    游思雨笑道:“是关公的关,湖西市的官,谁最大?”

    欧阳志远道:“当然是宋书记了。难道,这家公司是宋书记的亲人开的?不会吧?”

    游思雨道:“第二位领导是谁?你该知道吧?”

    “市长关占平?关占平……关翱翔……。”

    欧阳志远的眼睛不禁一亮,沉声道:“难道是关占平的亲戚?”

    游思雨点点头道:“关翱翔是市长关占平的亲弟弟。”

    欧阳志远一听,脸色顿时一沉,嘿嘿冷笑不已。

    嘿嘿,关占平,你不是逼的老子辞职吗?嘿嘿,我看你今天怎么收场?

    欧阳志远道:“游思雨,你不会不敢发到上吧?”

    游思雨道:“我游思雨怕过谁?我这就发,先发到山南日报官上,肯定能引起轰动,民们一定会声讨这些黑心老板。”

    游思雨说话间,把视频传到了山南日报的官上,并配发了标题:“农民工中秋讨薪,黑心老板放狗打人。”

    欧阳志远听到了警车拉着刺耳的警笛声赶来。

    七八辆警车冲了过来,几十名警察和特警赶了过来。

    “是谁在这里闹事?冲击翱翔集团的正常办公?来呀,统统的那这些人抓起来带走。”

    薛兆国一边走下警车,一边大声叫道。

    薛兆国没有看到欧阳志远,他看到了很多一身泥水的农民工和小痞子门,都倒在了地上,这让他一愣。

    这是怎么回事?关翱翔手下的人吃亏了?

    十几名警察冲向那些受伤的农民工。不论到了什么时候,最弱的还是农民。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从车里走了出来,冷笑道:“堂堂的湖西市公安局副局长,来到这里,不问青红皂白,就抓这些农民工,薛兆国,你平时就这么办案?”

    欧阳志远这声爆喝,把薛兆国吓了一跳。

    薛兆国一回头,看到了副市长欧阳志远,阴沉着脸,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没等薛兆国说话,那个小痞子大手的头目一看警察到了,知道自己的靠山到了,他立刻冲过来大声道:“薛局,快把这个王八蛋的小白脸抓起来,就是他和那个红脸大汉带领这些贱民闹事,打死了关总的两条藏獒,那两条藏獒,可是关总花费了将近二千万从西藏买回来的。”

    欧阳志远冷笑一声,一脚就把那个小痞子踹出五米开外,冷哼一声道:“你说谁是贱民?你的父母更是贱民,剩下你这种贱种,专门欺压老百姓,你这种人真是该死。”

    欧阳志远这一脚下了重手,废了他,这个痞子头目,一辈子别想再动武了。

    欧阳志远冷冷的盯着薛兆国道:“有钱花二千万买狗,却没有钱给老百姓开工资,这种人根本没有人性,薛局,你不会是专门为这些有钱人服务的吧?”

    薛兆国的脑子转的很快,看来,欧阳志远心中有怨气,他是想借助这件事,报复市长关战平,自己可不要卷了进去,两个人,一个是市长的弟弟,一个是副市长,自己谁都惹不起。他们后面的背景,自己更惹不起。

    想到这里,薛兆国连忙道:“欧阳市长,我接到了报警,说是有人打架,我就带人来了。”

    欧阳志远道:“看来,薛局,你的责任心真强,一个小小的打架报警,你竟然亲自带队赶来,不错呀。”

    那一百多名的农民工,一听帮自己打架,打死了两条藏獒的年轻人,竟然是欧阳副市长,他们顿时泪流满面,呼啦一下子围了过来,扑通扑通的跪倒了一大片。

    “欧阳市长,您可要替我们做主呀,我们半年没见到一分钱了,我们也有家有口,有老人有孩子,老人要看病,孩子要上学,可是,翱翔集团就是不给工钱,我们一要工钱,他们就派大手殴打我们,欧阳市长,您可要给我们做主呀。”

    欧阳志远的眼睛湿润了,他连忙扶起那些跪在地上的农民工道:“叔叔大爷们,您们先起来,这件事,我管定了。

    游思雨扛着摄影机,不断地录像。

    关翱翔带着人快步走下办公室,来到前面的院子里,他看到了眼前的情况,不禁眉头一皱,沉声道:“砸了那个女的摄影机。”

    几个保安冲了过来,伸手去抢游思雨手中的摄影机。寒万重砰砰两拳,就把那两个保安打出三米开外。

    关翱翔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他的瞳孔不由得暴缩。

    欧阳志远怎么会在这里?他可是副市长,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

    关翱翔阴沉着脸走了过来,一个小痞子连忙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关翱翔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阴森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副市长,我们的事,你最好少管。”

    欧阳志远冷笑道:“我是湖西市副市长,湖西市老百姓的事,我都要管,你的翱翔集团是属于私人企业,正好是属于工业管辖的系统之内,我正好管你。”

    “你……!”

    关翱翔冷声道:“就算你能管我,你又能怎么样?而且,你打死了我的藏獒,我的藏獒,价值五千万,你要赔偿。”

    关翱翔故意夸大藏獒的价值。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你能买的起五千万的藏獒,却不给这些为你出苦力的老百姓们开工钱,你的心真黑,让狗吃了。”

    关翱翔一听欧阳志远骂自己,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冷笑道:“这些人都是不安心工作的贱民,他们平时好吃懒做,成天旷工惹事,早就让我开除了,我能给他们钱吗?”

    关翱翔这样一说,那些农民工立刻道:“关总,您可不能这样说我们呀,我们每个人都尽心尽力的为您工作,我们除了过节回家一次,平时都在工地上干活,我们农民,都是老实巴交的实在人,没有个好吃懒做的,求求您了,明天就是八月十五团聚的日子,你说工期紧,不让我们回去,我们就不回去,但是,我们都半年不给我们开钱了,我们也有老婆孩子和爹娘,您就行行好吧,给我们一个月的工资,我们就要一个月的工资,寄给家里,好让家里人过节呀。”

    “是呀,关总,我娘都住院了,没有钱看病,又被医院给你赶了出来,你给我们一哥月的工资吧。”

    “我孩子还要交学费,关总……。”

    那些农民工苦苦的哀求着,有的跪在了地上,泪流满面。

    欧阳志远的眼睛湿润了,他一把揪住了关翱翔的衣领子,一字一句的道:“关翱翔,你今天下午,把这些人的工资都发出去,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关翱翔冷笑道:“欧阳市长,我没有钱。”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没有钱?没钱你买五千万的藏獒?”

    欧阳志远对着游思雨道:“游思雨,把这里的视频,传到全国所有的新闻站上,再传给省劳动监察厅,我就不信,你关翱翔没钱。”

    游思雨道:“好的,欧阳市长。”

    关翱翔一听,他的脸色顿时气的煞白。

    他知道,事情闹大了,对自己和自己的哥哥都不好,他的脸色变换不停。

    欧阳志远拿出了电话,一气拨打了七八个电话,市劳动监察局、工商局、地税局、国税局、环保局所有局长的电话,欧阳志远都打了一遍,让他们带人来查翱翔集团的账。

    虽然他们知道关翱翔是市长关占平的弟弟,但是,欧阳志远的背景在那儿放着,谁都不敢不来。

    不一会,很多单位的一把手领导,都带人赶到。

    欧阳志远一看自己叫的人都到了,他大声道:“我现在怀疑翱翔集团存在偷税漏税,请工商、地税和国税的同志,上楼去查翱翔集团的账目。”

    这三大局的错领导不敢不听欧阳志远的,他们带着人上了楼。

    欧阳志远看着市劳动监察局的人道:“翱翔集团涉嫌拖欠农民工的工资,你们现在当场可以调查取证。”

    市劳动监察局的人连忙拿着本子,到人群中去调查。

    那些农民工一看来了这么多的领导,都立刻有了精神,纷纷拿出控诉地主黄世仁的精神来,声泪俱下的控诉着翱翔集团拖欠工资的不仁。

    关翱翔一看这阵势,气的脸色蜡黄,差点背过气去。

    关占平正和八重俊雄谈投资的具体细节,他看到了秘书懂顶义走里进来,轻声道:“关市长,您出来一下。”

    关占平一看秘书懂顶义的表情,就知道有什么事发生。他忙向八重俊雄道:“对不起,八重社长,我出去一下。”

    就要和湖西市签约海阳不冻港的投资,八重很高兴,他笑道:“没关系。”

    关占山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秘书懂顶义轻声道:“关市长,不好了,欧阳市长和关总发生了矛盾,您看上的视频。”

    关占山一看上的视频,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这个站可是山南日报的官方站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