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追究责任

    第五十一章追究责任

    没有任何人能想到,礼花弹竟然在人群中爆炸,而且当场能炸死人。

    市长关占平想不到,市委书记宋光明想不到,欧阳志远更想不到。在爆炸的那一瞬间,副市长马加山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苍白。这一块,是他负责的。

    三个县的领导们,更是变得目瞪口呆。

    省长江川河本来笑呵呵的脸色,产那间,变得一片铁青。

    本来一个好好的剪彩奠基仪式,现在却充满了血肉横飞的场面。

    很多记者如同狗子队一般,满脸兴奋的冲向爆炸的地点。有流血的刺激事件,才能染红他们成功的历程。

    欧阳志远反应的最快,他第一个冲向了爆炸的现场,

    整个爆炸现场,一片血肉模糊,当场就炸死了三个,几十个人受伤。

    欧阳志远立刻对他们进行抢救,但他不是神仙,那当场死亡的三个人,根本抢救不过来。

    市长关占平和市委书记宋光明也跑了过来。

    半个小时候,三个县的救护车才赶了过来,死亡的和没有死亡的,都被拉走了。

    市委书记宋光明的脸上一片凝重,他知道,这次事故,欧阳志远是海阳不冻港的主要负责人,这个责任,他就怕要担起来。市长关占平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打压欧阳志远的。

    省长江川河更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跟随省长江川河一同前来的省委宣传部长杨佳成立刻下命令,严禁记者报道这件事。但是,早就有记者用电脑把消息发了出去。

    精慧投资联盟的王展辉和霍加臣他们,看到发生了这种事,他们不禁对欧阳志远担心起来。

    哈哈,真***太好了,郭宵鹏几乎想大笑,欧阳志远,嘿嘿,炸死了人,我看你个王八蛋这次怎么能渡过这个难关。这次,你死定了。

    贺媛姬、年英豪和霍英琼都是一脸的担心看着欧阳志远。

    看着救护车把所有的伤者和死者拉走,市长关占平的脸色变得极其严肃,他盯了一眼欧阳志远,沉声道:“欧阳市长,你不是保证这次奠基剪彩,万无一失吗?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关占平的声音,极其严厉和阴冷。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嘿嘿,宋光明,你不是想联合欧阳志远打压我吗?这次我看欧阳志远怎么脱身?

    省长江川河看了一眼市长关占平道:“这是一件责任重大的事故,我希望湖西市拿出处理意见。”

    省长江川河说完这句话,带领省领导坐进了轿车,扬长而去。

    江川河知道,这件事故,肯定要有人站出来承担责任。

    看着省长江川河阴沉的脸和扬长而去的车队,市委书记宋光明的心,在下沉。

    礼花弹怎么会出现延迟爆炸的情况?这种礼花弹是在什么地方买的?是谁买的?

    欧阳志远看到了市长关占平阴冷的眼神,他知道,自己这一关不好过。

    虽然这件事是副市长马加山负责的,但自己是海阳不冻港项目的总负责人,自己还是要对这件事负责。

    负责购买礼花弹的,马加山的秘书张恒,早就吓的脸色苍白,站不起来了。

    欧阳志远道:“对不起,关市长,这一块是马市长负责的,先把情况调查清楚再说吧。”

    关占平冷声道:“欧阳市长,出了事故,不要推脱责任,剪彩奠基仪式,是你向我保证的,做到万无一失,结果,现在死了人,你怎么向死者的家属交代?怎么向人民交代?怎么向市委市政府交代?你现在的态度就不对,不论是谁负责的这一块,你是总负责人,首先负责人的,是你。”

    关占平要借机向欧阳志远下手。

    市委书记宋光明道:“关市长,先把事情调查清楚再说吧。”

    市长关占平冷哼一声道:“宋书记,这件事影响太不好了,矿务局甲醇厂刚爆炸,现在,海阳港口在奠基剪彩的时候,再次发生爆炸,当场就炸死了三名老百姓,你让我怎么向湖西市人民交代?怎么向死者家属交代?江省长愤怒而走,你看到了,省里会对我们的工作更加不满。”

    市委书记宋光明没有理会市长关占平的愤怒,他看着副市长马加山沉声道:“马市长,礼花弹是谁买的?”

    马加山知道,这件事,不论是市长关占平,还是市委书记宋光明,都不会放过自己的。但这责任,自己绝对不能负的。

    购买礼花弹的,是自己的秘书张恒,自己肯定要把张恒推出去。

    真是个笨蛋,要这种笨蛋秘书有什么,买个礼花弹都要炸死人。

    马加山看着宋光明刀锋一般的眼光,连忙道:“是秘书张恒和筹办处的小王去办的。”

    宋光明沉声道:“把张恒和小王叫来。”

    办公室主任宋艺林连忙把脸色苍白的张恒和小王叫了过来。

    宋艺林看着两人道:“张恒,你在什么地方买的礼花弹?竟然花了十万元?

    张恒从公安局后勤部拉来了一车礼花弹,他找人开了一张十万元的发票,质量还这么差?

    谁让你花了十万元?谁给你的这个权力?“

    张恒吓得脸色惨白,他终于承受不了压力,普通一下,跪在了地上,顿时失声痛哭起来。

    众人被张恒的举动,吓了一跳。

    宋艺林沉声道:“小王,你说,是怎么回事?”

    刚工作不久的大学生小王早就吓得六神无主了,他连忙道:“宋主任,礼花弹……礼花弹不是买的。”

    宋艺林一听,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他大声道:“不是买的?那礼花弹是怎么来的?张恒为什么有一张十万元购买礼花弹的发票?难道你们在造假?”

    现场所有的官员一听,都知道,这是十万元的礼花弹,里面一定藏有猫腻。

    小王连忙道:“礼花弹是从公安局后勤处拉来的,没有花一分钱,是公安局没收的非法制造商礼花弹,那十万元是张恒找人开的发票,他说,十万元要我们私分了,留一部分喝酒。”

    小王的话,让众人大吃一惊。

    宋艺林的脸色一冷,沉声道:“张恒,你真是胆大包天,竟敢敢做出来这种事。”

    市长关占平一听,脸色变得铁青,沉声道:“让纪委的审查吧,至于对欧阳市长的处分,常委会上决定。现在,全力以赴的抢救伤员,做好死者的安抚工作。”

    市长关占平说完,钻进了轿车,扬长而去。

    市里的领导干部,都跟着关占平回去了。

    欧阳志远瞪了一眼马加山道:“马副市长,你看看你的秘书,干的是什么事?”

    马加山的脸色变得十分阴冷,他知道,这次自己同样少不了被处分。

    欧阳志远看着张恒冷声道:“张恒,谁让你们到公安局后勤处拉礼花弹的?”

    张恒结结巴巴的道:“是……是薛局长让我去取拉的?”

    欧阳志远一听,脸色一冷,不由得冷哼一声道:“是薛兆国?他怎么会让你们到他那里去拉礼花弹?”

    张恒忙道:“昨天,我们准备去购买礼花弹,正巧碰到薛局长,他问我们干什么去,我说,去买海阳不冻港剪彩点击用的礼花弹和轰天雷。薛局长一听道,他们公安局有封存一批非法厂家生茶少女的烟花弹,可以免费提供给我们。我们一听,就去了公安局,拉来了一车礼花弹。”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骂道,薛兆国,你个***,又是你,老子饶不了你。你派人暗杀陈玉珍,昨天又找杀手来暗杀自己,今天竟然又用不合格的礼花弹来害我,今天老子要是不教训你一下,你***还不知道要使什么黑招,来对付自己。

    欧阳志远转脸看到了不远处的薛兆国和张盛举局长,正要坐进警车。

    欧阳志远冷笑这道:“薛局,你过来一下,这些礼花弹是你让张恒到公安局拉来的吗?”

    薛兆国连忙道:“对不起,欧阳市长,我也不知道,这些烟花会在人群中爆炸,我可是一片好心……。”

    没等薛兆国说完话,欧阳志远一巴掌就扇在了薛兆国的脸面上。

    “啪!”

    一记又响又脆的耳光打在了薛兆国的脸上。

    “好你妈个比,你***,明明知道你们没收的礼花弹是不合格的产品,竟然敢给老子用,现在炸死了人,你个***,也脱不了干系,我要到省公安厅告你。”

    欧阳志远如同一只咆哮的狮子,一巴掌就把薛兆国打的转了一个圈,一头栽倒在地,抢了一脸的泥土。

    谁也不会想到,欧阳志远竟然当着众人的面,暴打薛兆国。

    薛兆国作为一个市级公安局的副局长,竟然被打,这让他的面子过不去,他气的脸色铁青,一轱辘从地上爬起来,嗷嗷叫着冲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又是一脚,直接把薛兆国踢得一个跟头飞出去好几米远。

    “你个王八蛋,老子弄死你。”

    欧阳志远几乎失去了理智,他恨不得一脚踢死薛兆国。

    就是十个薛兆国也不是欧阳志远的对手。

    看热闹的官员们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敢当着大家的面暴打薛兆国,他们现在终于知道,欧阳志远的彪悍了。

    众人立刻把欧阳志远拉开。

    “住手,欧阳市长。”

    市委书记宋光明终于忍不住了,他一声冷喝,喝住了几乎发狂的欧阳志远。

    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没有说什么,他始终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政法委书记王盛举走了过来道:“欧阳市长,有话好好地说,不要打人。”

    薛兆国是他的兵,他当然要出来说话。虽然欧阳志远救过王盛举的命,但表面上,王盛举还是要维护自己手下的。

    宋光明冷声道:“把张恒和小王带走审查。”

    纪委的同志把张恒和小王带走了。

    市委书记宋光明大声道:“这件事,一定要一查到底,是谁的错,谁也跑不了。”

    宋光明说完,冷冷的盯了一眼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薛兆国,走进了自己的车里,和湖西市委的官员,回了湖西市。

    一场奠基剪彩的盛况,草草的收场了。

    薛兆国怨毒的盯着欧阳志远,还想说什么,但被局长王盛举拉进了警车,开出了工地。

    欧阳志远看着薛兆国的警车开走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王青峰走了过来,轻声道:“对不起,欧阳市长,是我没有安排好礼花弹的事情。”

    欧阳志远道:“这件事,不怪你,和你无关,是我没考虑到周全,竟然有人故意陷害我们。”

    肖永成道:“欧阳市长,毕竟死了三个,伤了几十人,这件事,就怕不好办。”

    欧阳志远苦笑道:“这件事,你们不要考虑,安心准备招标的准备工作就行了。”

    王展辉和霍加臣他们走了过来,王展辉拍了拍欧阳志远的肩膀道:“志远,这只是个意外,你不要介意。”

    欧阳志远道:“大哥,海阳不冻港的项目,就怕我做不成了。”

    王展辉一愣,但他随即笑道:“你是说,关占平会撤了你。”

    欧阳志远道:“礼花弹爆炸,死亡了三个,伤了几十个,这件事情,肯定会有人要站出来负责,关占平终于等到了机会,他不会手软的。”

    王展辉道:“有些事情,并不是他关占平能做的了主的,至于谁负责这个项目,到时候,还不好说。”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是最后一个离开海阳不冻港的,他知道,市长关占平和市委书记宋光明之间,又会有一场龙争虎斗。

    这次礼花弹的爆炸事故,欧阳志远是海阳不冻港的负责人,这个责任,当然欧阳志远要来承担责任。

    明天的常委会上的斗争,将会十分的激烈。

    还有几个月都到换届的时候了,自己的目标,就是市长的位置。

    关占平和宋光明两人,不论谁胜,都和自己无关,自己只要稳坐钓鱼台就行了。

    明天的常委会,谁将是胜利者?对于欧阳志远的处理,很有可能牵扯到省里,甚至牵扯到燕京的元老们。

    湖西市锦州大酒店。

    八重俊雄在第一时间内,接到了海阳不冻港礼花弹爆炸的消息。

    嘿嘿,爆炸还不是太强烈呀,只死了三个中国人,再多死几个才好呀。

    湖西市肯定要处理欧阳志远。嘿嘿,这是个机会呀。

    站在旁边的八重美惠看着父亲道:“我们的机会来了。”

    八重俊雄点点头道:“立刻准备好200个亿,准备投资海阳不冻港。”

    八重美惠惊异的看着父亲道:“咱们要投资200个亿?投资海阳不冻港?海阳不冻港,不是燕京的精慧投资联盟和恒大集团共同投资200亿吗?”

    八重俊雄道:“美惠,不要问为什么,你去准备资金就可以了。”

    八重美智看着父亲道:“湖西市的领导要处理欧阳志远吗?”一丝担心,在美智的美目中现出。

    八重俊雄道:“市长关占平不会放过欧阳志远的,省长江川河,更不会放过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的车刚回道湖西市,还没有进入市里,就接到了萧眉的电话。

    “志远,海阳港的礼花弹,怎么会炸死人?”

    欧阳志远一听,就知道,海阳礼花弹事件,已经传到了省里。

    欧阳志远道:“眉儿,我遭到了别人的暗算。”

    萧眉关心的道:“是谁使的坏?找到这个人了吗?”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这个人是谁,但现在还不能动他。”

    萧眉道:“志远,你还不如过来帮我,天信总裁的位置就是你的,你何必当那个小小的副市长?我担心你,太辛苦了,别累垮了身体。”

    欧阳志远笑道:“眉儿,谢谢你,我什么时候累垮过?等我真的累了,我就去投奔你,给你做秘书吧。”

    萧眉笑道:“我不要什么秘书,我要你做天信的总裁。”

    欧阳志远笑道:“我可没有做总裁的料。”

    萧眉笑道:“后天就是中秋节了,我去湖西找你,咱们一起回龙海过中秋。”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眉儿,我等你。”

    欧阳志远知道,眉儿是想过来安慰自己。

    萧眉笑道:“来,亲一下。”

    一股暖意在志远的心头升起,他对着电话,很夸张的亲了一下,那边的眉儿笑嘻嘻的回应了一下。

    萧眉的电话,让欧阳志远郁闷的心情好了许多。

    关占平要是撤了自己海阳项目负责人的职务,自己就可以专门做水煤浆项目了。撤了自己也好,省着自己太忙了。

    后天自己就可以轻松回家过中秋了。

    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停下车来,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是故意殴打薛兆国,你在故意激怒他?让他报复你?”

    欧阳志远笑道:“我研究过薛兆国这个人的性格,这家伙的心胸不是很宽阔,是个睚眦必报的家伙,在这么多人面前,我打了他,他肯定会报复我,说不定会带出来后面的那条大鱼。”

    周江河笑道:“那条大鱼不会这么容易上钩的,我感觉到,薛兆国后面,不止一条大鱼。”

    欧阳志远惊异的道:“不止一条大鱼?”

    周江河道:“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湖西市的走私贩毒,有三股势力,最弱小的势力,就是已经被拔掉的蔡家五兄弟,永安县原县长蔡思军已经被双规,蔡思忠死亡,蔡思厚、蔡思双和蔡思全虽然逃走,但都没有走远,他们仍在暗处行动。上次有人行刺湖西市政法委书记王盛举,你救了王盛举的性命,就是蔡家兄弟派人干的。两外还有两家黑道势力,一个叫隐形人,一个叫虎爷。根据可靠情报,薛兆国和这两个人都有联系。”

    欧阳志远道:“我想出了一个主意,能引出来那个叫虎爷或者隐形人。”

    周江河道:“快说,什么主意?”

    欧阳志远道:“虎爷、隐形人和薛兆国有联系,我们如果逮捕了薛兆国,虎爷和隐形人,就会和郑伟联系,我们就能通过郑伟,找到虎爷和隐形人。”

    周江河摇摇头道:“虎爷、隐形人和薛兆国有联系是不假,但他们绝对不是直接联系,而是间接联系,如果咱们抓了薛兆国,就怕虎爷和隐形人要杀了郑伟,来个杀人灭口。”

    欧阳志远苦笑道:“还真有这个可能,事情过了中秋再说吧,对了,周厅长,我昨天在白沙岛,碰到了袭击陈玉珍的那个外国杀手了。”

    周江河一听,连忙道:“袭击陈玉珍的杀手?你抓住了吗?”

    欧阳志远道:“这个杀手,利用微型直升机,对我进行袭击,我本想抓活的,但这家伙身上绑了手雷,自爆了,我没有抓住他。”

    周江河失望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你认为,这个杀手是谁找来的?”

    欧阳志远道:“一定是薛兆国。薛兆国知道了咱们找到了陈玉珍,他就请杀手来杀陈玉珍灭口,又让这个杀手,来追杀我。”

    周江河道:“志远,为了陈玉珍的安全,我要把陈玉珍转移到南州省公安厅去。”

    欧阳志远道:“也可以,现在,没有人知道,陈玉珍还活着,就是转移到省厅,也要保密,说不定你们省厅也有虎爷、隐形人的人。”

    周江河道:“我会安排我手下的人亲自秘密看护的。”

    欧阳志远道:“后天就是中秋节了,周厅长,你在南州过节吗?”

    周江河笑道:“我也是凡人,有家有口的,有父母妻子和儿女,我当然要回南州了。”

    欧阳志远笑道:“你把陈玉珍接走,正好,就把寒万重解放出来了。”

    周江河看了看表,天已经黑下来了,他笑道:“一起吃饭吧,我请客。”

    欧阳志远笑道:“你请客,我要找家好一点的饭店,好好地喝一杯。”

    周江河笑道:“好呀,请你吃饭,我还请的起,反正就是出差费,报销的。”

    欧阳志远道:“我听说,解放路有一家叫和平饭店的酒店不错,有几样招牌菜不错,咱去试试。”

    周江河笑道:“随便吧,反正是你把刀子磨快一点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笑道:“您是厅长,我可不敢宰您。”

    两人开车直奔和平饭店。

    两人停好车,走进了大堂,要了一个包间,刚想上楼,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了,两个人走了进来,竟然是政法市委书记王盛举和华宇集团的徐宇州。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