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杀机

    第四十九章杀机

    杀手皮尔不敢靠的太近,他知道,对方的身手极好,而且去的目的地就是海阳不冻港。

    这家伙,一直在等机会。嘿嘿,一千万的佣金,够自己花上一段时间的。

    后面车子里的邵云鹏,正是郭文画的儿子郭宵鹏。

    那天,他给霍英琼下药,目的就是想先得到霍英琼的身体,把生米做成熟,然后,自己凭借和霍英琼的关系,进入霍家。

    但没想到,被欧阳志远发现,欧阳志远一掌就废了他,直接把他打晕,让他的阴谋没有得逞。

    当他清醒过来后,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跑,自己就死定了,霍家能放过自己吗?

    郭宵鹏立刻逃走。他凭借过去的关系,去了新加坡,做了整容手术,改名邵民鹏。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贵诚集团老总贺明天。

    郭宵鹏很有经商的天才,贵诚集团老总贺明天很欣赏郭宵鹏,并把他招进自己的公司。

    郭宵鹏凭借自己的才能,连续给贵诚集团做成了几笔很大的生意,贺明天把郭宵鹏提到了副总经理的位置上。

    当郭宵鹏第一次见到贺媛姬的时候,他就被贺媛姬的美丽漂亮迷住了。一个罪恶计划,在他的大脑里形成,他要凭借自己的才华,俘获贺媛姬的芳心。

    可是,贺媛姬对他不冷不淡的。他追了好长时间,没有任何的效果。

    在这期间,他发现了自己身体上出现了毛病。是男人都有晨竖的现象,他过去有,但现在竟然没有。这把他吓得魂飞魄散。郭宵鹏立刻找了个女人试试,这一试试不要紧,自己的那个竟然不能进去,软的就像面条。

    这一实验,吓得他面如死灰。他终于知道,欧阳志远一掌打的自己喷血,而且还废了自己,让自己做不成男人了。

    这下,让郭宵鹏恨死了欧阳志远。

    他一面加紧猛追贺媛姬,一面在贺鸣天面前,表现自己。

    自己只有成为了贺鸣天的女婿,自己才有机会报仇雪恨。

    新加坡的贵诚集团的主要业务,就是承建港口码头和船厂。湖西市建设海阳不冻港,贵诚集团总裁贺鸣天立刻派来自己的女儿贺媛姬和邵民鹏来中国湖西市,参加港口的建设。

    让郭宵鹏想不到的是,欧阳志远竟然调到了湖西市,担任副市长,负责承建海阳不冻港的建设。真是冤家路窄呀。

    最让郭宵鹏难以接受的是,贺媛姬对欧阳志远有了好感。郭宵鹏立刻聘请杀手皮尔,准备干掉欧阳志远。

    今天,郭宵鹏没有想到,自己会碰见霍英琼。

    这让他更加怨恨欧阳志远。如果不是欧阳志远的阻挠,现在的霍英琼,早已经是自己的玩物了,而自己,早就是霍家的人了。自己可以凭借霍家的势力,纵横整个中国的商场。

    可惜的是,这一切都已经化为泡影了。

    现在,他绝没有想到,霍英琼能认出他那双恶毒的眼睛,儿欧阳志远对他提高了戒心。

    几个小时后,欧阳志远他们赶到了海阳不冻港口。整个海阳不冻港一片繁忙。

    王青峰、肖永成他们忙的不可开交。

    剪彩的主席台已经搭建好了,整个剪彩场地,都已经清理出来了。几辆大型的铲车还在外围整理场地。

    王青峰一看到欧阳志远到了,连忙迎了过来。

    “欧阳市长,您们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准备的怎么样了?”

    王青峰忙道:“欧阳市长,准备的差不多了。”

    青檀县县长岳子举和书记杜雷、古曹县县长郭振宏和书记刘印泉、永安县新提拔的县长乔永春和书记方庆堂都急忙迎了过来,纷纷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海阳港正好处在这三个县的交界处,明天省长江川河要来剪彩,他们今天早就赶了过来,指挥人清理场地。这可是个在省长和市长、市委书记面前表现的好机会。

    欧阳志远检查着一切,唯恐明天的奠基出现什么差错。

    省长江川河可不是省委书记萧远山,自己要是出现了什么错误,他会毫不犹豫的向自己下手的。

    海阳港口距离青檀县最近,也就是一个小时的路程,今天所有到达的客人,都要住在青檀县,青檀县的县长岳子举已经把县里最好的宾馆包下来了。

    夕阳西下的时候,一艘小型的游艇开了过来,欧阳志远看到游艇上,英姿逼人的年英豪站在游艇上,向自己挥舞着手大声道:“志远,你怎么才来。”

    霍英琼看这年英豪笑道:“英豪。”

    游艇靠岸,年英豪冲了下来,和霍英琼抱在了一起。

    王展辉和霍加臣微笑着走了下来,欧阳志远连忙走过去道:“大哥、三哥,白沙岛谈成了?”

    王展辉笑道:“被我买了下来,晚上,就不要住宾馆了,都到白沙岛上,岛上有房间,晚上,咱们开个篝火舞会,在岛上喝酒赏月。”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我车里有酒,一会拎上一箱子。”

    霍加臣笑道:“今天要一醉方休。”

    霍英琼连忙和霍加臣打招呼:“哥,你来了。”

    霍加臣拍了拍霍英琼的小脑袋笑道:“英琼。”

    霍英琼虽然和霍加臣没有血缘关系,但霍加臣很疼爱这个妹妹。

    贺媛姬走了过来,欧阳志远把她和众人介绍,霍加臣和王展辉想不到,在这里能见到这样一位美女。

    贺媛姬的美丽和霍英琼几乎不分上下,只是两人的气质不同而已。

    霍英琼典雅大方,具有典型的东方古典美女的气质,而贺媛姬侧比较开朗大方直爽,是一位敢爱敢恨的职场女人。

    邵民鹏,也就是郭宵鹏,跟在贺媛姬身后,和大家打招呼。

    王展辉和霍加臣只是向他点了点头而已。一个副经理,在他们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郭宵鹏心里知道,自己和人家相比,简直是一个在天上,自己在地下,相差太远。

    众人都是年轻人,一听要到白沙岛夜宿,都是很兴奋。

    除了在指挥部值夜班的工作人员,剩下的客人和工作人员都和青檀县的领导们,都去了青檀县的宾馆。

    年英豪、霍英琼和贺媛姬三个小丫头,早跑到游艇上去了。

    王展辉笑道:“志远,咱们也走吧。”

    欧阳志远笑道:“就咱们几个人?”

    霍加臣笑道:“到了白沙岛就知道了。”

    几个人上了游艇。游艇在晚霞中,开向白沙岛。

    海鸥在海面上翱翔鸣叫,三个小丫头高兴地又蹦又跳。

    欧阳志远看着王展辉道:“大哥,你准备开发白沙岛?”

    王展辉点点头道:“海阳不冻港建成后,白沙岛将会成为一座金岛,我们精慧投资联盟将把白沙岛开发成以旅游休闲酒店为中心的海岛。”

    欧阳志远道:“不错,大哥的眼光就是独特。”

    霍加臣道:“未来的海阳不冻港,将会超过北面的福隆港,成为湖西市海关的中心,等到湖西市飞机场建成后,海阳港将会更加繁华。”

    欧阳志远道:“我听说,飞机场的选址,将会建在海阳港口的西面古曹县。”

    霍加臣点点头,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所以,你将郭振宏调到古曹县担任县长?”

    欧阳志远笑道:“碰巧而已,谁让原来的县长王盛起犯事?。”

    王展辉笑道:“志远,你现在已经是副市长了,一定要建好自己的班底,为以后的仕途打好基础,众人拾柴火焰高。

    欧阳志远笑道:“放心吧,大哥,我会知道怎么做的。”

    霍加臣笑道:“大哥,你放心,志远的智商不会比我们低,他自己的班底,他会安排的。”

    半小时后,游艇到了白沙岛的一个小码头。

    这么短的时间,王展辉竟然在白沙岛上,建了个小码头。

    码头旁边,竟然还有及近百人在施工,远处传来发电机的嗡嗡响声。

    欧阳志远看着王展辉道:“大哥,这么快,就施工了?”

    王展辉笑道:“白沙滩后面,我们的第一座白沙岛大酒店,已经盖到十层了,一会你就会看到。”

    欧阳志远笑道:“建设的这么快?”

    霍加臣道:“我们计划半年的时间,就让白沙岛变成旅游胜地。”

    众人经过白沙滩,在白沙滩后面,果然看到,正在建设的大酒店。

    冯浩淼和乔振宁笑呵呵的从工地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连忙上前打招呼:“五哥、六哥。”

    冯浩淼笑道:“志远呀,看看咱们的白沙岛怎么样?”

    欧阳志远笑道:“建设的很快,真是想不到。”

    乔振宁道:“志远,明天海阳不冻港剪彩,我们都去给你助威。”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六哥。”

    众人参观完了白沙岛,天已经黑下来了,年英豪大声道:“篝火酒会开始吧?”

    王展辉笑道:“跟我走吧,工人们已经布置好了。”

    众人来到白沙海滩的时候,王展辉手下的人,已经摆好了桌椅,正在上菜,火红的篝火,已经点燃。

    霍英琼已经和志远来过一次白沙海滩,贺媛姬是第一次来,她虽然是新加坡贵诚集团的总经理,但像这样的游玩和白沙滩,她还是第一次见过。

    有两位女性伙伴陪伴自己玩,这让年英豪很是高兴,三个小丫头,早就尖叫着奔向白沙滩上的篝火,围着篝火跳了起来。

    看到三个小丫头这样高兴,几个人都笑了,只是,邵民鹏小的更加阴险。

    王展辉坐在了首位,霍加臣坐在了王展辉的旁边,志远挨着六哥乔振宁坐好,邵民鹏坐在最外面。

    三位小丫头,坐在欧阳志远旁边。

    欧阳志远先打开两瓶茅台道:“大哥,三哥,咱们先喝两瓶来劲的,一会在喝玉春露,三位小姐喝红酒。”

    年英豪大声道:“我和白酒。”

    欧阳志远笑道:“只能喝一杯。”

    年英豪笑道:“一杯只能漱漱口。”

    欧阳志远说话间,先给王展辉和霍加臣倒上酒,又给冯浩淼和乔振宁倒上。

    邵民鹏的年龄虽然要比欧阳志远大,但他可不敢让欧阳志远给他倒酒,再说,欧阳志远也没有打算给他倒,毕竟,欧阳志远是副市长,和邵民鹏之间没有什么。

    邵民鹏自己给自己倒上酒。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道:“大哥、三哥、五哥、六哥,贺总、七姐、英琼,来,咱们喝三杯。”

    王展辉笑道:“好,三杯酒后,再说话。”

    几名男人,大笑着,连续干了三杯酒。年英豪也是豪爽的喝了三杯茅台,小脸一下变得透红。

    邵民鹏三杯酒下肚,他的脸色没有带一丝的酒意,他的酒量还是那么好。

    三杯酒刚一喝完,现场就响起了舞曲。

    年英豪笑嘻嘻的拉起志远道:“走,跳舞。”

    欧阳志远笑道:“再喝几杯。”

    年英豪笑道:“少不了你的酒喝,跳舞。”

    欧阳志远笑着道:“好吧,跳完这一曲再喝。”

    两人慢慢的滑进了沙滩的篝火旁。欧阳志远还是第一次在沙滩上跳舞,双脚踩在沙滩上,感觉还真不错。

    年英豪和欧阳志远的舞姿都不错,两人跳的很是开心。

    霍加臣微笑着站起身来,走到贺媛姬身边,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贺媛姬微笑着站了起来,两人也滑到了篝火旁。

    邵民鹏想去找霍英琼跳舞,但他忍住了,他不想找麻烦,他的目的就是报仇,等着皮尔来杀了欧阳志远。

    冯浩淼邀请霍英琼跳了一曲。

    这一曲舞曲结束后,欧阳志远和年英豪两人笑着回到了座位上,几个人又喝了几杯酒,欧阳志远走向贺媛姬笑道:“贺总,请您跳支舞。”

    贺媛姬优雅的站起身来,欧阳志远握住了贺媛姬的小手,搂住了贺媛姬的纤腰,滑进了篝火旁。

    欧阳志远一邀请贺媛姬跳舞,邵民鹏的瞳孔不由得暴缩,凌厉的杀意在瞳孔中一闪。

    欧阳志远感到了邵民鹏的杀意。他不由得笑了。

    邵民鹏很在意贺媛姬,难道他爱上了贺媛姬?嘿嘿,老子刺激你一下试试。

    贺媛姬人长得漂亮,舞跳得更好,她和欧阳志远竟然好像心有灵犀一点通一般,配合的极好。

    欧阳志远长得英俊潇洒,极其的阳光,让贺媛姬动了心。

    贺媛姬靠在志远的怀里,志远身上那种好闻的男子阳光味道,让贺媛姬陶醉不已。

    贺媛姬在新加坡,有好多人在追她,但没有人能让她动心。邵民鹏的英俊潇洒和经商天赋,都没有让贺媛姬动心。

    现在,贺媛姬靠在志远的怀里,两人的身体在跳舞的动作中,不时的接触着,这让贺媛姬激动万分。

    欧阳志远在故意刺激邵民鹏,他的手故意把贺媛姬搂的紧紧地,在做一些动作的时候,故意有点夸大,身体和贺媛姬频繁地接触。

    欧阳志远的眼角余光,看到了邵民鹏眼里那如同毒蛇一般的阴森寒意。

    看到欧阳志远和自己追求的贺媛姬这样依偎在一起跳舞,郭宵鹏恨不得冲上前去,一口咬死欧阳志远。

    但现在,他必须要忍。

    霍加臣发现了欧阳志远和贺媛姬之间的异样,他看到两人眉色飞舞的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现在的志远,有点不像志远呀?

    在舞曲的最后一个动作,贺媛姬一下子躺在欧阳志远的怀里,瞬间定格,舞曲结束。

    欧阳志远轻轻的揽着贺媛姬的纤腰笑道:“贺总的舞姿真美妙,跳的真好。”

    贺媛姬站起身来,笑道:“欧阳市长的舞,竟然跳的这样好,真是不多见呀。”

    两人回到了座位上。

    霍加臣看到了邵民鹏眼中一闪而没的杀意。

    接下来,大家又一起喝酒,欧阳志远和每个人都喝了两杯酒。他最后和邵民鹏碰杯的时候,手指扫过邵民鹏的手腕,他瞬间就感觉到了邵民鹏身体里的伤势,正是自己打得那一掌,他的身体里,还残留着自己攻击的五行真气。

    邵民鹏就是郭文画的儿子郭宵鹏。

    郭宵鹏整容后来湖西市干什么?想来报仇吗?嘿嘿,你要是有这个想法,老子可以陪你玩到底。

    两人连着喝了两杯酒。

    杀手皮尔也上了白沙岛。他是租了一条小船跟上来的。

    他知道,今天晚上刺杀欧阳志远是最好的机会。

    他已经再次准备好了微型直升飞机,他要让欧阳志远在睡梦中炸死。

    他透过望远镜,看到了欧阳志远在和一个漂亮的女人跳舞,他狞笑道:“跳吧,今天是你的最后一跳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