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小时候的西瓜

    第四十六章小时候的西瓜

    美智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露出温柔的笑意道:“欧阳先生可是个全才,他的茶道竟然比我还要精湛,他竟然听出来你弹奏的是高山流水。”

    贺媛姬一听欧阳志远也知道高山流水的曲子,她的眼睛不禁一亮,透出惊奇的神彩,娇笑道:“欧阳市长也通晓古曲?”

    欧阳志远的母亲秦墨瑶,可是一位江南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欧阳志远小的时候,就经常听母亲演奏古筝,那种悠扬的曲子,让他的心灵都感到震撼。

    让欧阳志远想不到的是,新加坡的贵诚集团总经理贺媛姬,竟然和八重美智在一起,这让欧阳志远起了戒心。

    但他不露声色的笑道:“贺小姐,通晓名曲,可谈不上,不过,高山流水这首曲子,我从小就弹过。”

    贺媛姬一听欧阳志远从小弹过高山流水,她笑道:“那就请欧阳市长弹一曲如何?”

    贺媛姬说着话,把怀里的古琴送到志远的手里。

    本来抱在贺媛姬怀里的古琴,散发出少女淡雅好闻的清香。

    欧阳志远接过古琴笑道:“弹得不好,请贺小姐不要笑话。”

    欧阳志远信手一划,一股悠扬的琴声,在琴弦中飘荡出来。

    美智一听欧阳志远竟然还回弹琴,她那双清澈透明的眼睛,禁不住露出惊奇的目光。这个漂亮的中国男人身上,有太多的惊喜。

    “焦尾琴!”

    欧阳志远看着手里的古琴,禁不住一楞。中国四大古琴中的焦尾琴,竟然在贺媛姬的手里。

    相传,汉朝灵帝时,陈留地方有个儒生叫蔡邕,性情豪爽,特别喜爱琴棋书画。为了求学,蔡邕拜别父母,到京都洛阳求学,不久就很有名气,得到朝廷重用。蔡邕作了官后更加潜心研究儒学,对朝廷提了很多有用的建议。后来,他多次上书揭露时政弊端,得罪了皇帝,也惹恼了权臣,被逐出朝廷。不久,朝廷又有逮捕他下狱。蔡邕于是逃出京城。这天,天气很热,蔡邕走了好久都没见到人家,又饿又困,便在一峭壁下荫凉处歇息。不一会儿,蔡邕就靠着石壁睡着了。迷迷糊糊中,他听到水滴声:“叮---咚---叮叮咚咚---叮咚咚---”这声音很有节奏且清脆响亮,他突然来了精神,循声找去。只见石岩峭壁高约十余丈,从顶端到脚下有一道宽宽的石缝,岩下有一个圆圆的水凼,凼里一汪清水,顶上有水滴下来,滴在水凼里,滴水声在这岩腔里回荡,煞是好听。他听得醉了,忘记了自己在逃亡中。他捧起清水来喝了几口,呀,好清凉,他觉得全身清爽,立时来了精神。突然一位笑盈盈的白发老者站在他背后,他忙向老者施礼。只见老者腰佩弓箭手持猎叉,已猎得一些山鸡和野兔。通过交谈得知老者姓林,是个猎户。林老者很喜欢蔡邕,便邀请他去家中作客。到了林老者家中,蔡邕见过林老者的老伴和孙女绿玉。一家三口忙烧锅煮饭。这地方煮饭的灶和平原不国,灶火门很大一些原木不经辟开就能放进去燃烧。蔡邕见他们一家三口忙于做饭,自己就走出柴扉观赏深山风景,耳朵里似乎还听到那水滴声。突然,蔡邕听到灶堂里木头烧爆的声音很特别,好像拨动了他那根神经,急得大呼大叫起来:“别烧了,快灭火!”蔡邕心急火燎地把灶堂里燃烧着的木头拖出来,浇水灭火。林老汉一家三口被他这惊叫和那不容制止的动作惊呆了,愣愣地望着他。这时,蔡邕才觉察到自己的失态,忙向林老者一家施礼道,这段木头有用,烧之可惜,并请求老人家将这段木头赐给他。蔡邕先是拖着那段烧焦了的木头,在院中盯着入神,随后就用刀斧劈砍起来。绿玉好奇地守着他,问这木头有什么用处,他反问绿玉懂不懂音乐,绿玉摇头说不懂。经过好多天摆弄,蔡邕终于将那段木头做成了一把琴,只是琴尾仍有烧焦的痕迹,故取名焦尾琴。这琴弹起来,音质特别好,胜过皇宫中的名琴。蔡邕边弹边唱,三人都听呆了。林老看了叹息说,可惜我现在还不知道这木头是何种树木,蔡先生,你懂?蔡邕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其为何树种,只辩得其音质。正如对人一样,不问其出身官阶如何,只看他是不是人才。林老汉深以为然,并要将孙女绿玉许配于他。蔡邕说,我是朝廷追捕的人,不可害了绿玉。林老者说,天高皇帝远,我这山野村夫不知道什么逃犯。怎奈蔡邕始终不同意。不过,蔡邕在这里避祸半年多,和林老者一家相处很好,而且还把绿玉调教成了音乐奇才。

    中国古代有“四大名琴”之说,齐桓公的“号钟”,楚庄公的“绕梁”,司马相如的“绿绮”和蔡邕的“焦尾”。

    邵云鹏一看欧阳志远接过了贺媛姬的焦尾琴,他的眼里露出了强烈的妒忌。贺媛姬的焦尾琴,是贺媛姬的心爱之物,是不允许任何人碰的,就是自己也不允许,现在,竟然让欧阳志远演奏,真是岂有此理。欧阳志远一直在观察这个叫邵云鹏的男人,他眼里一闪而没的妒忌,欧阳志远看的一清二楚。

    欧阳志远道:“邵云鹏,早晚我要弄明白,你到底是谁?你那双眼睛,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贺媛姬笑道:“呵呵,正是蔡邕的焦尾琴。”

    欧阳志远笑道:“想不到,这把千古名琴,竟然在何小姐手里。”

    欧阳志远说着话,坐在了沙发上,把焦尾琴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他微微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气息,双手十指缓缓移动,清晰扑面的悦耳琴声,在修长的十指流动出来。

    琴音一出,贺媛姬和美智的眼神,刹那间变得明亮起来。

    欧阳志远的修长白皙的十指,急速的滑动,滚、拂、绰、注、上、下”等指法,令人眼百花缭乱,人们的耳朵里,瞬间传来高山流水的悦耳的清脆声音,仿佛山涧小溪的流水,在不断地跳跃,

    优美的旋律在宽广音域内不断跳跃和变换音区,志远的指法,在虚微的移指换音与实音相间,旋律时隐时现。犹见高山之巅,云雾缭绕,飘忽无定,泉水叮咚。

    紧接着,志远的十指,节奏猛然变得活泼,犹如“淙淙铮铮,幽间之寒流;清清冷冷,松根之细流。”息心静听,愉悦之情油然而生。

    美智和贺媛姬听得如呆如痴,陶醉不已。

    其韵扬扬悠悠,俨若行云流水。

    紧接着,志远的指法变得更加急促,音质开始跌宕起伏,大幅度的上、下滑音。接着连续的“猛滚、慢拂”作流水声,并在其上方又奏出一个递升递降的音调,两者巧妙的结合,真似极腾沸澎湃之观,具蛟龙怒吼之象。息心静听,宛然坐危舟过巫峡,目眩神移,惊心动魄,几疑此身已在群山奔赴,万壑争流。恰如“轻舟已过,势就倘佯,时而余波激石,时而旋洑微沤。

    稍快而有力的琴声,音乐充满着热情。流水之声复起,令人回味。

    尾声情越的泛音,使人们沉浸于“洋洋乎,诚古调之希声者乎”之思绪中。

    时间仿佛在静止,人们的灵魂早就离开了躯体,飘荡在云山雾海、群峰山间之中。

    “叮!”

    一声悠长的颤音,如同一道闪电,劈开云山雾绕,刹那间,让美智和贺媛姬在幻觉中醒来。

    两人长长的漂亮睫毛颤抖着,思绪在远山流水之间,回到现实。

    “好,妙!”

    贺媛姬的一双美目,盯着欧阳,激动地起了一层雾气。

    美智笑道:“欧阳先生的琴音太妙了,简直是天籁之音。”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他一看号码,省厅副厅长周江河到了。

    欧阳志远站起身来笑道:“今天,多谢美智小姐的茶艺,还有贺小姐的古琴,我有急事告辞了。”

    美智笑道:“今天我终于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了。”

    贺媛姬笑道:“欧阳市长的琴艺,已经登峰造极了,改天我请您。”

    欧阳志远笑着走出了春雨茶社。

    美智和贺媛姬看着欧阳志远那俊美挺拔的背影,两人的美眸,都流露出开心的笑意。

    邵云鹏的眼里,露出了一抹浓重的杀机。自己好不容易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坐到了在新加坡贵诚集团副总经理的位置,目的就是接近贺媛姬,凭借自己的才华和经商天赋,再加上自己英俊潇洒的容貌,俘获贺媛姬的芳心,只要自己俘获了贺媛姬,贺家的财产就是自己的了。但贺媛姬却对自己一直不冷不淡的。

    但现在,他从贺媛姬对欧阳志远的眼神里,看出来了那种炽热的神彩。欧阳志远,你真是老子的死对头呀,老子不弄死你,老子就白活了。

    邵云鹏走了出去,来到一个角落里,拨通了一个电话。

    “干掉欧阳志远,你的卡上,会多出一百万。”

    这个电话,是杀手皮尔的电话,是邵云鹏在世界杀手上找到的。

    皮尔刚完成一项任务,对方剩下的五十万,已经划过来了,他正准备回国。他猛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让自己干掉欧阳志远。

    他在湖西市获得的消息,欧阳志远可是湖西市的副市长,背景极其的强大。就是自己能干掉欧阳志远,自己也不一定能逃离中国。

    皮尔冷笑道:“欧阳志远可不是一般的人,他现在是湖西市的副市长,但他的背景很厉害,没有人敢招惹他,我如果杀了他,就怕逃不出中国的。”

    邵云鹏知道,对方在谈价格,故意这么说。

    邵云鹏冷笑道:“你要多少?”

    皮尔冷声道:“一千万,少一分都不行。”

    邵云鹏咬咬牙道:“就依你,一千万,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

    皮尔狞笑道:“现在就划账。”

    邵云鹏冷笑道:“按照规矩,先付一半。”

    皮尔道:“马上划过来。”

    邵云鹏用手机把五百万划给了皮尔。

    皮尔受到手机短信,500万已经到账。

    皮尔冷声道:“你等好消息吧。”

    邵云鹏道:“我希望你能顺利地受到另外的500万。”

    皮尔冷笑道:“我皮尔还没有失过手。”

    ……………………………………………………………………………………………………………………

    欧阳志远在路口上等到了副厅长周江河。

    欧阳志远看着周江河道:“果然,有人想干掉陈玉珍,杀手竟然使用了微型直升机,上面装了威力强大的炸弹,看样子,竟然请了外国的杀手。”

    周江河一听,吓了一跳,失声道:“请的外国杀手?”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我以前在杀手上,看到过一个叫皮尔的家伙,喜欢用微型直升机,装上炸弹杀人,我敢肯定,就是这个人。”

    周江河道:“让内部的人,立刻通缉这个外国杀手。”

    何文婕关心的看着欧阳志远的寸头道:“志远,你没受伤吧?”

    何文婕还是很关心欧阳志远的。

    欧阳志远指了指自己的寸头笑道:“原来的头型,都烤焦了,当时的情况真是极其的危险,爆炸太强烈了,差一点都没有跑出来。”

    何文婕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别嬉皮笑脸的,不知道同志们对你是多么的担心。”

    周江河道:“还有什么消息要告诉我?”

    欧阳志远低声道:“陈玉珍供出我们公安内部一个人,而且,陈玉珍在甲醇厂见过这个人。”

    周江河一听,脸上刹那间变得极其凝重,低声道:“谁?”

    欧阳志远道:“第六处处长郑伟。”

    周江河一听,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看着欧阳志远道:“立刻秘密抓捕郑伟。”

    何文婕立刻道:“我带特警去。”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道:“郑伟,可是在特战队转业的,他的身手极好,他背后,肯定还会有人,会有更大的鱼,我一个人足够抓他回来,人多了,反而打草惊蛇,惊走了大鱼。”

    周江河道:“好,就这样办,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何文婕道:“志远,小心。”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我抓住郑伟后,我们再联系。”

    欧阳志远说完,他上了路虎,路虎消失在夜色里。

    ……………………………………………………………………………………………………………………

    世界上的男人,没有不喜欢权和色的,最低,也喜欢一样。

    郑伟是两种都喜欢的男人。

    郑伟在湖西市郊区,买了一处私人别墅,这处别墅极其的隐蔽,别墅里,他藏着一位十九岁的大二新生。

    装修的极其豪华的卧室内,宽大的床上,两具赤和裸的身体,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纠缠着。

    郑伟现在不缺钱,也不缺女人,他使劲的压在女人身上。

    过了好一会,女人的意识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她一翻身,娇媚的雪白身子缠在郑伟健壮的身子上,细声细语的道:“郑哥,我上星期,看到了一款红宝石项链,我很喜欢。”

    “小乖乖,只要你喜欢,哥给你买。”

    郑伟很喜欢这个年轻而漂亮的女人,而且是大二生。

    他伸手从床头的衣服里,拿出一张卡笑道:“里面有五十万,密码是你的生日,早就想给你,你拿去吧,给家里汇点。”

    郑伟找的这位女大学生,家在山区,不是很富裕,家里很穷。

    郑伟的家,同样在农村,他从小就知道,家里没钱的日子,是多么的艰难。

    让他记忆最深的是,自己在七岁的时候,妹妹说想吃西瓜。可是,自己从来没见过西瓜是什么东西?

    他问妹妹,什么是西瓜?

    五岁妹妹说,村长的儿子在吃一种绿皮红壤的瓜,叫西瓜。

    兄妹两人急忙向村长家的方向跑去。

    村长的小儿子吃完了西瓜,从家里扔出了西瓜皮。

    七岁的郑伟终于知道了什么是西瓜了。

    村长的儿子没有把西瓜啃干净,上面还有一点红壤,不懂事的妹妹一下子捡起了那块西瓜皮,咬了一口。

    妹妹的小脸笑开花,她说,真甜呀。

    妹妹还想再咬第二口,却被他一把打掉,惹得妹妹大哭。

    一年后的夏天,妹妹得病死掉了,临死前,说是要吃西瓜。

    泪流满面的郑伟跑到村长家,看到村长家在吃西瓜,他求人家给一块西瓜,给妹妹吃,但人家骂他家是穷鬼,他被轰了出来。

    为了让妹妹能吃上一口西瓜,他跑回去,跪在了村长的面前,但村长最终没有给他。

    等他哭着回到家的时候,妹妹死了。

    从那时候开始,郑伟知道,人活在这个世上,没有钱,是最可怕的。

    他上学后,拼命的学习,考上了警察学院,但家里仍旧没有钱,每个月,父亲都要给他送又黑又干的煎饼,看到同学们吃的是白面馒头,自己吃的是又黑又干的煎饼,他发誓,自己要挣钱。

    可惜,他走的路错了,他在和贩毒分子做斗争的时候,终于知道,什么叫有钱。

    几百万的毒资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心动了。

    他开始贩毒,转而和别人一起制毒。他终于有了钱。他买了很多的西瓜,摆在了妹妹的坟茔前,让妹妹吃个够。

    可惜的是,村长早就得病死了,他没有机会报仇了,但他和人合伙设了个套,让村长的儿子贩毒,然后,把村长唯一的儿子送上了刑场。

    郑伟知道了,在这个社会上,离开了钱,是寸步难行的。现在,他终于有了很多的钱。

    女人的眼泪下来了,接过了这张银行卡。

    “谢谢郑哥。”

    郑伟轻轻地推开女人笑道:“你是我郑伟的女人,缺钱的话,向哥要,我还有事,今天我不住在这里了。”

    女人紧紧的搂住郑伟道:“郑哥,我不要你走。”

    郑伟拍了拍女人的后背笑道:“我今天确实有事。”

    女人乖巧的松开手,亲了郑伟一下,默默的给郑伟穿着衣服。

    十分钟后,郑伟穿好衣服,走出了这间别墅。

    制造冰和毒唯一的女人陈玉珍,在爆炸中,灰飞烟灭。这让自己和薛兆国终于去了一个心病。

    现在,国际上冰和毒的价格,在快速的飙升,而甲醇厂制造冰和毒的化验室,爆炸了。

    新的地址,还没有选好。眼看着到手的钱,挣不到,这让郑伟非常的着急。

    他坐上自己的桑塔纳,开向市里。

    他有钱,但却不敢买辆好车,只能开这辆桑塔纳。

    他要去见一个人,这人有提取冰和毒的技术。

    他的车子,停在了街口,他打开车门,刚走下车来,他就感到一股杀气向自己袭来。

    郑伟手掌一翻,手枪已经握在了手中,身形一闪,咔嚓一声,瞬间就顶上了子弹。

    虽然郑伟的身手极好,但他和欧阳志远相比,他还是差远了。

    “碰!”

    他感到自己的后颈遭到了重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