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吸引

    第四十五章吸引

    八名互相换岗的特警,看到了那架微型直升飞机高速的飞向关押陈玉珍那间房子的窗户,这八位特警立刻卧倒,八支冲锋枪对着那架直升机猛烈地开火。

    但已经晚了。微型直升机冲进了房间,皮尔引爆了那颗爆炸威力极大的炸弹。

    第三层楼早已化为一片烈焰火海。

    欧阳志远刚跳下楼,炸弹就爆炸了。猛烈而炽热的烈焰,在他后面喷射了出来。

    欧阳志远背后的衣服,还有他那一头漂亮的头发,几乎都被烤焦了。

    寒万重打开车门,欧阳志远抱着陈玉珍,冲进车内,路虎飞也似的消失在了远处。

    车内的陈玉珍吓得几乎脱虚了,冷汗早就湿透了全身。要不是欧阳市长相救,自己现在已经被炸的粉碎,在烈焰中化为灰烬了。

    欧阳志远也是十分的后怕,自己再晚一秒钟,陈玉珍,这个在制造冰和毒的案件中唯一的证人,就会被灭口,这件案子,就无法侦破了。

    陈玉珍看着欧阳志远的衣服和头发都被烤焦的狼狈样子,她的内心急剧的变化着,脸色变化不停。

    看样子,对方不杀了自己,誓不罢休了。

    回头看看那火光冲天的大楼,陈玉珍看着欧阳志远,终于下定了决心道:“欧阳市长,我在甲醇化工厂的化验室里,无意的看到过一个人,但那人没看到我。”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惊喜万分,自己救了陈玉珍,没有白救呀。

    欧阳志远连忙道:“你看到了谁?”

    陈玉珍道:“湖西市公安局第六处的郑伟。”

    “郑伟?是他?”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湖西公安局里果然有内鬼。

    欧阳志远道:“快说说当时的情况。”

    陈玉珍道:“我是在无意识中看道郑伟的。那天,进来的提炼冰和毒原料有点问题,我走向化验室的办公室,从窗户上看到了厂长孙正瑞正和郑伟在说什么,按照规定,我是不能到办公室的。我知道,郑伟是市公安局的刑侦处长,当时差一点把我吓死。我的天哪,公安局的人参与了贩毒?我当时害怕极了,立刻跑了回去,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我害怕他们灭口。”

    欧阳志远听完陈玉珍的话,他知道,湖西市公安内部,肯定还有蛀虫。

    杀手皮尔看着自己遥控的直升飞机,冲进了那间房子,发生了猛烈的爆炸,他狞笑着收拾好一切,离开了现场。

    最先接到关押陈玉珍房间爆炸的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他立刻带人赶了过来。

    副局长耿剑锋一听陈玉珍的房间被炸,他的心里一沉,坏了,陈玉珍这次死定了。

    副局长薛兆国一听,他笑了,这笑意带着狰狞的阴森,嘿嘿,陈玉珍一死,湖西市冰和毒案就完结了。

    郑伟走了进来,笑道:“薛局,陈玉珍死了。”

    薛兆国喝了一口茶,沉声道:“死了好,陈玉珍死了,这件案子,就成了无头案子了,最后的结果,就是不了了之。”

    身在白山市的副厅长周江河接到了政法委书记王盛举的电话,说陈玉珍的房间受到了炸弹的袭击,整个房间被炸得粉碎,陈玉珍化为灰烬。

    这个消息,让周江河大吃一惊。

    他立刻拨通了欧阳志远的电话。

    “志远,陈玉珍死了?”

    周江河的声音极其的暴怒,几乎是怒吼,欧阳志远的手机几乎震炸了自己的耳膜。

    欧阳志远低声道:“周厅长,在爆炸的同时,我把陈玉珍救了出来,不过,这个消息,你要瞒着湖西市公安局所有的人,您立刻赶回来,我有重要的事给您汇报。”

    周江河一听陈玉珍被欧阳志远救了出来,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失声道:“真的,你救出了陈玉珍?”

    欧阳志远道:“再晚一秒钟,陈玉珍就救不出来了。”

    周江河笑道:“志远,谢谢你,我向宋书记给你请功。”

    欧阳志远笑道:“请不请功的无所谓,你尽快的让关市长把那八个亿投资海阳港口的资金拨给我就行了。”

    周江河笑道:“没问题,这我能做到。”

    欧阳志远笑道:“我安排好陈玉珍,您尽快来,陈玉珍交代了湖西市公安局内部的一个关键人物,就等你回来了。”

    周江河一听,立刻大喜,他连忙道:“我立刻赶回去。”

    欧阳志远放下电话,安排好陈玉珍后,他留下寒万重警戒。自己换好衣服后,他找了一家理发馆,走里进去。

    一位把头发染成了五颜六色的年轻理发师,看到了欧阳志远被烤焦的如同草鸡一般的头发,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大声道:“嘿,哥们,你的头型不错,在哪里做的?真有个性?”

    欧阳志远瞪了那名理发师一眼道:“给我理个短寸。”

    那位年轻的理发师惋惜的道:“别呀,哥们,你这头型简直酷呆了、酷毙了,理了怪可惜的。”

    欧阳志远一瞪眼道:“少废话,快理。”

    那位年轻的理发师,嘴里嘟囔着,给欧阳志远理了个短寸。

    欧阳志远理完发,刚走出理发师,猛然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正在笑吟的看着自己。

    八重美智!

    这个漂亮的女人,竟然是八重美智。

    欧阳志远知道,日本人没有好人,他转过身就走。

    “欧阳先生,您好。”

    八重美智拦在了欧阳志远的面前笑吟的道:“欧阳先生,我请你喝茶可以吗?”

    这个女人长得极其漂亮,一双大眼睛清澈透明,带着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灵性,和谢诗苒有一拼。

    欧阳志远本来不想去和美智去喝茶,但人家既然邀请了,自己不去又不好。

    他笑道:“美智小姐怎么有时间请我喝茶?”

    八重美智笑道:“我新开来了一家春雨茶社,请欧阳先生赏光。”

    欧阳志远笑道:“请带路吧。”

    欧阳志远上了自己的路虎,美智上了一辆丰田,两辆车一前一后的来到了春雨茶社门前,停下了车。

    “欧阳先生,您请。”

    八重美智鞠躬后退。

    由于八重美智穿的是一身紫色羊绒套裙,她在低头鞠躬的刹那,那白玉般的乳峰和神秘的沟壑露了出来。这让欧阳志远的呼吸明显的加快。

    但欧阳志远并没有看,而是微笑道:“请吧。”

    身手并不次于姐姐的美智,她明显的感觉到了欧阳志远在自己鞠躬的刹那间,呼吸加快了,一丝失望在心头升起。看来,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是一样呀。

    但她没有一丝的表现出来。

    美智把志远带到贵宾厅,美智笑道:“欧阳先生,您请坐。”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谢谢,美智小姐。”

    美智进入里面的房间,换了一身洁白的白丝旗袍,整个娇躯更加衬托的玲珑凹凸,极其的漂亮。

    欧阳志远的眼睛一亮,笑道:“美智小姐,真漂亮。”

    美智嫣然一笑,露出雪白整齐的贝齿。

    她伸出洁白如玉的皓腕,皓腕上带着一个青翠的翡翠手镯,和她白皙的皓腕一比,极其的诱人。她拿出一套细腻的青花茶具,熟练地演习着茶道。

    欧阳志远对古代瓷器很有研究,美智拿出来的这套青花茶具,竟然是明代的官窑青花瓷,价值绝对在数百多万以上。

    淡雅清香的茶叶从青花茶具里飘扬出来,沁人心扉,让人神采奕奕,精神一振。

    美智的茶道,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富有诗意,如同仙子一般。

    “欧阳先生,您请。”

    美智伸出白嫩的皓腕,端给志远一杯香茶,清澈碧绿的茶水,散发出诱人的清香。

    欧阳志远接过美智端过来的茶杯,他的手指碰到了美智娇嫩无骨的小手。

    美智白皙的小手,颤抖了一下。

    欧阳志远接过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口,沁人心扉的茶香,让欧阳志远口齿留香。

    欧阳志远笑道:“不错。”

    美智微笑道:“这是日本富士山雪山崖之上产的雪茶,清香无比,是整个世界上,最好的茶叶。”

    欧阳志远笑道:“美智小姐,你尝一尝我们傅山县产的春茶,就知道,什么是好茶了。”

    欧阳志远说着话,微笑着从怀里拿出原来谢抗日送给自己的茶叶,动作极其娴熟的冲茶泡茶。

    欧阳志远的动作更加熟练,他从先小就和母亲秦墨瑶学江南茶道,他的动作加上欧阳志远极其阳光潇洒的表情,顿时让美智惊呆了。

    她想不到,欧阳志远的茶道,竟然比她还要娴熟。

    欧阳志远泡好茶,微笑着看着美智道:“美智小姐,你品品这种茶的味道如何。”

    欧阳志远单手一按桌子,一杯泡好茶的茶杯,竟然慢慢的飞了起来,停在了美智的面前。

    这一手,欧阳志远玩的极其漂亮。需要极强的内劲,而且劲力遥控的极好。欧阳志远知道,八重美智不会无缘无故请自己喝茶的。他要用自己的武功威慑一下她。

    八重美智一看欧阳志远一拍桌子,桌子上的茶杯竟然飞到自己的面前,这让美智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的武功,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美智笑道:“好身手,好内劲。”

    欧阳志远笑道:“美智小姐,见笑了。”

    她笑着伸出雪白的皓腕,接过茶杯,纤细的手指打开茶杯盖,一股沁人心扉的清香,扑面而来,如同三月的春风一般,让人神采奕奕。

    茶水清澈透明,微微带着一丝绿意,如同春水一般。

    “真漂亮!”

    美智赞叹了一声,红润的小嘴轻轻地抿了一小口,一股透人心扉的清香,立刻布满口齿之间,一直香到骨髓里。

    “好茶!”

    美智漂亮的大眼睛亮了起来,透出一抹惊奇的神彩。

    欧阳志远笑道:“比你们的雪茶如何?”

    美智抿着小嘴笑道:“各有千秋。”

    欧阳志远笑道:“你们的雪茶后劲不足,咽下后,就没有香气了,但傅山的香茶,回味无穷呀。”

    美智笑道:“果然如此,想不到欧阳先生不只是武功绝顶,竟然还会一手好的茶道。”

    欧阳志远笑道:“玩玩而已。”

    这时,隔壁的房间,传来一阵悠扬的古琴,如同高山流水,十分的悦耳。

    美智嫣然一笑道:“媛姬的古琴弹得越来越好了。”

    欧阳志远笑道:“媛姬是谁?”

    美智笑道:“我给你叫过来。”

    美智说完,走了出去,不一会,美智带着一位绝色美女抱着一把古琴走了进来,后面跟着英俊潇洒的副总经理邵民鹏。

    欧阳志远一看,笑道:“原来是新加坡的贵诚集团总经理贺媛姬到了,想不到,贺小姐的古琴,竟然弹得这样好。”

    欧阳志远一边赞叹道,一边看了一眼邵民鹏。

    他在邵民鹏的眼里,感到了一闪而没的杀机。自己没有得罪过这家伙呀?怎么每次看到这家伙,这家伙的眼里总是对自己充满着杀意,而且都是一闪而没,刻意隐藏着。

    这人到底是谁?和自己有仇?自己可是和他在以前没见过面的。

    贺媛姬抱着古筝笑道:“想不到,在这里能碰到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笑道:“贺小姐的古琴弹得真是不错,刚才弹得是高山流水吧?”

    贺媛姬道:“欧阳市长也喜欢古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