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章 调查

    四十三章调查

    欧阳志远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新任总经理马瑞海有点诚恐的走了进来。

    欧阳志远一指沙发道:“马经理,坐吧。”

    马瑞海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在一个会议上,就恢复了自己主管生产经理的位置,而且还担任了湖西市矿务局集团的总经理。这个位置,让他有种做梦一般的感觉。

    负责煤炭生产,他是内行,他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还兼修了煤业化工,在生产上,他是极其的精通。但要他做总经理,他有点犹豫。

    但是,欧阳志远在和党委书记陈玉成商量之后,直接在会上宣布,这让他有点意外。

    马瑞海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董事长,总经理的位置,我……。”

    欧阳志远直接打断了马瑞海的话道:“马经理,总经理这个位置,是我和陈书记共同商议的,你不要再说别的了,任何人干工作,都是摸索着开始的,就象我,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医生,根本没干过什么秘书,领导一句话,就让我当了秘书,呵呵,现在,都当到了副市长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上来就会干的,慢慢的摸索吧,遇到大事情,多和陈书记商量汇报,也要和下面的几个副经理商量。”

    欧阳志远的一席话,让马瑞海的心情平静了下来。

    马瑞海道:“欧阳董事长,那……我就试试吧。”

    欧阳志远道:“不,你要全力而为,对了,煤化工水煤浆项目的选址、项目和规划图,尽快的做好,市长关占平急着要看,你可是这方面的专家。”

    马瑞海打开自己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叠图纸,放在欧阳志远面前道:“自从发改委要把水煤浆项目落户湖西市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我就开是设计了,欧阳董事长,您看看行吗?”

    “什么?你早就最好了?”

    欧阳志远连忙拿起煤化工水煤浆项目的选址、项目和规划图,仔细的看着。

    马瑞海的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意。

    这些可都是自己的强项,自己学的就是这个专业。

    欧阳志远越看越高兴,眼里露出惊喜的神情,他知道,自己终于碰到一位不可多得的专业人才了。

    煤化工水煤浆技术总监,就是马瑞海了。

    欧阳志远看的很仔细,他一直看了将近一个小时。

    “好,不错,马经理,不愧为专业大学毕业的人才,马经理,我还要给你一个头衔,煤化工水煤浆技术总监。”

    欧阳志远看马瑞海道。

    马瑞海笑道:“总监可不敢当,水煤浆项目,我在大学时期就学过,而且,我经常上查询世界上最先进的水煤浆工艺,这个不在话下。”

    欧阳志远笑道:“水煤浆煤业指挥部的副总指挥和技术总监,就由你马经理担任。”

    马瑞海点点头道:“我一定不会辜负欧阳市长的期望的。”

    副经理严振鸿被撤了生产经理,这让他极其的恼怒,他立刻赶到了市政府,去找市长关占平。

    严振鸿是关占平的表弟,是亲姨表。严振鸿的经理,就是市长关占平给彭茂水打电话安排的。现在,却被欧阳拿了下来。

    关占平在自己的办公室内,他的眉头紧紧地皱着。

    秘书懂顶义走了进来道:“关市长,严振鸿来了。”

    关占平冷声道:“让他进来。”

    关占平已经知道了欧阳志远撤掉了自己的表弟严振鸿。他内心虽然很生气,但是,严振鸿的表现,让他很失望。冰和毒竟然在甲醇化工厂里生产,而严振鸿竟然不知道,真是饭桶。

    严振鸿刚一进来,就哭丧着脸道:“表哥呀,我被欧阳志远给撤了,你可要给我做主呀。”

    市长关占平看了一眼严振鸿,冷笑道:“欧阳志远为什么撤掉你?”

    严振鸿道:“欧阳志远拉帮结伙,竟然把马瑞海提了上来,不光让他代替了我,而且还让他担任水煤浆煤业指挥部的副总指挥和技术总监,表哥,你可要为我报仇,讨个说法呀。”

    市长关占平的内心很生气,欧阳志远并没有给自己留面子呀,整个湖西市,谁不知道,严振鸿是自己的表弟?欧阳志远竟然撤了他,真是岂有此理。

    关占平冷笑道:“你身为矿务局的生产经理,竟然不知道甲醇厂里生产冰和毒,欧阳市长撤了你,是理所当然的,谁能给你求情?你小心点,省公安厅肯定会找你了解情况的,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你要想清楚,你走吧,过一段时间,我再给你找个位置。”

    严振鸿没想到,自己的表哥并没有准备给自己个说法,反而怪罪自己工作不力。还要在省公安厅面前不要乱说,这让严振鸿很是失望。好在,表哥答应找机会,再给自己安排个职位。

    严振鸿道:“谢谢表哥。”

    市长关占平看着严振鸿的背影,他的脸色变化不停。

    市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和第六处处长郑伟,两人的脸色都很难看,昨天袭击欧阳志远他们,竟然没有成功。就连派出的杀手,都没有回来。

    陈玉珍还是被押送到了湖西市公安局的一个秘密关押点。

    省厅副厅长周江河和重案处处长何文婕亲自带队来破案。这让两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好在所有的线索,都已经剪断。

    别说是省公安厅来查案,就是公安部来查,能查出自己吗?

    陈玉珍虽然没死,但这个女人虽然知道的不多,但让她活着,终究是个定时炸弹,说不定哪一天,她想起来什么?

    一定想办法,除掉她。

    薛兆国走进里面的房间,打开电脑,在输入了神秘的号码之后,他进入了世界杀手。

    他把陈玉珍的照片输入站里,开价一百万。

    半个小时后,一个叫空中杀手的人接下了任务。

    薛兆国把五十万,一半的预付款划了过去。

    干掉陈玉珍,这件事就到此结束。

    薛兆国点上一颗烟,吐了一口,一个烟圈慢慢的上升。

    猛然,一个问题,出现在薛兆国的脑海里,白山市公安按局长杨启宏知道自己问过周玉海的事。

    不好,省厅的调查组,肯定会调查杨启宏的。

    杨启宏肯定会说,自己问过周玉海的行踪。想到这里,薛兆国的冷汗下来了。绝不能让杨启宏说出来自己问过周玉海的事。

    薛兆国一把抓起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

    “立刻赶到白山市,干掉杨启宏,你的卡上,会多出一百万。”

    “是,老板。”

    杨启宏,老同学,对不起了。

    ……………………………………………………………………………………………………………………

    欧阳志远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微微地闭着眼,想着去接陈玉珍的细节。

    是谁暴漏了陈玉珍在白山的消息?

    周玉海、李大鹏、王战,是自己的兄弟,根本不可能。寒万重更不会。

    自己给白山市公安局长杨启宏打过电话,杨启宏知道陈玉珍的事。还有一个人,那就是看守所长李涛。

    难道是这两个人泄露了陈玉珍的消息?他们和湖西市的黑暗势力有关系?杀手早路上伏击自己?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下班的时间竟然过了半小时了。他拿起电话,开始拨打白山市杨启宏的电话,问问他说知道,周玉海在白山市。

    这时候,杨启宏已经下班了。

    今天是老婆的生日。自己昨天就在公安局对过的蛋糕缸里,给妻子定了一个蛋糕,他要去取。

    他把车停在了蛋糕店的门前,把订单从窗口递给做蛋糕的服务员。

    “服务员,我取昨天定做的蛋糕。”

    那名服务员接过单据,微笑着道:“请您稍等。”

    不远处,一名幽灵一般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根黑管,把黑管口,对准了杨启宏。

    “您好,这是您的蛋糕,祝您夫人生日快乐。”

    服务员微笑着递过蛋糕。

    “谢谢。”

    杨启宏接过服务员的蛋糕,刚想上车,电话响了,他拿出电话刚想去接,不远处的那个男人猛地一吹黑管,一根惨碧的毒针如同毒蛇一般,无声无息的射进了杨启宏的后颈。

    杨启宏的身子一僵,扑到在了自己的车前,他的手里,还死死的攥着准备送给妻子的蛋糕。

    那男人快步走过来,拿起了杨启宏的手机,极其平静的走开,好像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

    这是一个极其老练的杀手。

    过了好一会,蛋糕房等服务人员猛然发现一个人躺在地上,立刻上前查看。

    杨启宏早已经牺牲了。

    “啊!”

    服务员嘴里发出凄厉的尖叫。店里的人,立刻拨打110报警。

    欧阳志远没有打通杨启宏的电话。这让他很是纳闷。

    欧阳志远走出矿务局办公大楼,他的电话铃响了,志远拿出电话,一看是副厅长周江河的电话。他接了过来。

    “志远,下班了么?”

    电话里传来周江河的声音。

    欧阳志远道:“周厅长,我刚下班,”

    “你来公安局一趟,我等你。”

    欧阳志远道:“好的,周厅长。”

    周江河肯定是向自己了解情况的。

    欧阳志远坐上车,对着寒万重道:“到市公安局。”

    二十分钟后,欧阳志远走进了湖西市公安局。

    副厅长周江河和何文婕早在小会议室了等着欧阳志远了。

    会议室里,就何文婕和周江河两个人。

    欧阳志远走进了小会议室,周江河笑道:“志远,坐吧。”

    何文婕幽怨的瞪了欧阳志远一眼。

    欧阳志远假装没有看见,他坐在了沙发上。

    周江河笑道:“志远呀,多亏你,才把陈玉珍接了过来,你把去接陈玉珍的详细过程,给我说一遍。”

    欧阳志远道:“好的,周厅长。”

    欧阳志远把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周江河听的很仔细。

    他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那那两路虎战车是怎么回事?上面怎么会有武器?”

    欧阳志远道:“那辆车是年英豪送给我的,他的爷爷是谁,我想,你不会不知道吧。”

    周江河道:“我知道,年英豪的爷爷是谁,但是,我要对你说,志远,你开那辆车并不合适。”

    欧阳志远道:“如果我昨天不是开这辆路虎,所有的人,一个都活不了,包括我自己。”

    周江河笑道:“志远,我并不是说别的意思,但这辆车毕竟是军车,你开着它,对你并没有好处。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要是不给周江河看证件,他肯定会对自己有看法的。他走到周江河的面前,低声道:“你要答应给我保密,任何人都不能透露出去,包括萧书记。”

    周江河点了点头。

    欧阳志远把自己的特战军官证给周江河看了一眼。上面那五把战刀的符号,让周江河大吃一惊。

    我的天哪,欧阳志远竟然是第五特战部队的军官,这怎么可能?但这个证件是真的。

    过了好一会,周江河的心才平静下来。

    他不在纠缠车的事情了,他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到白山市去接陈玉珍,谁还知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