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灭口

    第四十一章灭口

    白山市郊区的李庄看守所内。

    陈玉珍被关在三号室。

    “爆炸……火……爆炸……火……。”

    陈玉珍在三号室里,声嘶力竭的发出凄厉的惨叫,她的双眼露出狂乱的可怕眼神,带着极度惊恐。

    她的脑海里是强烈的爆炸和耀眼的火光。

    陈玉珍在里面狂暴的叫着。

    看守所长李涛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气的脸色铁青。

    市局竟然送来一个女精神病患者,说是她袭击了一个女人,致人重伤。

    李涛喝了一口水,这个女人就是一个疯子,直接送精神病院就得了,为什么要送到这里?这个女叫的很瘆人,和狼叫一般,特别凄厉。

    这个女人肯定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自从把这个女疯子关了进来,整个看守所就骚动起来了,这让自己很是头痛。

    他抓起电话,拨通了局长杨启宏的电话。

    “杨局,我们李庄看守所什么时候,成了精神病院了,刑侦大队竟然送来了一个女疯子,搅得整个看守所不得安宁。”

    李涛发着牢骚。

    杨启宏一听,笑道:“你说说具体的什么情况?”

    杨启宏和李涛的关系不错,两人是很好的朋友。

    李涛道:“刑侦大队送来了一个女疯子,说这个女疯子,咬掉了一个人的耳朵,你说,这个女疯子,干嘛不送到精神病院,却送到这里来。”

    杨启宏笑道:“我这就联系精神病医院,让他们拉走去治疗。”

    李涛一听,笑道:“还是杨局对我不错。”

    杨启宏笑道:“一会,精神病医院的车到了,你们办好手续就行了。”

    李涛忙道:“好的,杨局。”

    欧阳志远赶到李庄看守所外面的时候,联系到了周玉海。

    为了方便找到陈玉珍,欧阳志远让李大鹏、王战帮着周玉海找人。

    三个人一看到欧阳志远到了,周玉海道:“我看到了,那个女疯子,就是甲醇厂的陈玉珍。”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狂喜。找到了在爆炸中没有死亡的陈玉珍,就能知道,甲醇厂爆炸的原因。

    欧阳志远道:“和白山市公安局交涉提人。”

    周玉海道:“白山市公安局肯定不会放人,陈玉珍在大街上突然发狂,咬掉了一个行人的耳朵,我们本来想抢先带走陈玉珍,但白山市的警察到了,我们晚了一步。按照规定,陈玉珍在白山市伤了人,这件案子,要在白山市审问。”

    几个人正说着话,一辆救护车拉着警笛,由远而近的高速开来。

    王战一看,他笑道:“救护车肯定是把陈玉珍转移到神经病医院的,咱们在路上,把陈玉珍抢走。”

    周玉海笑道:“亏你想的出来这个主意,咱们把陈玉珍抢走,白山市公安局非发疯不可,咱们就坏了规矩了。”

    这时候,救护车已经开进了看守所内。

    王战大声道:“要人,人家不给,抢人,你们又不同意,这怎么办?”

    欧阳志远道:“我和白山市的杨局长有一面之缘,我打电话试一试。”

    欧阳志远说完,拨打着杨启宏的电话。

    上次在南州,欧阳志远见过杨启宏。

    杨启宏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过来,他停顿了一下,把电话接了过来。

    “你好,杨局长,我是湖西市的欧阳志远。”

    杨启宏一听,湖西市的欧阳志远竟然给自己打电话,他连忙道:“欧阳市长,您好,您有什么事吗?”

    欧阳志远笑道:“杨局,我们湖西市有一位女病人,跑到了你们白山市,被你们关进了李庄看守所,我想把病人接走,你看行吗?”

    杨启宏一听,忙道:“欧阳市长,您说的那个女病人在白山市伤了人,按照规定,要在白山市开庭审问,但是,规定是活的,您亲自打电话要人,这个面子我要给您的,正好,精神病医院的医生去拉人了,我就不让他们拉人了,你们公安局的在李庄吗?”

    欧阳志远一听杨启宏这个人很上路,很是高兴,他笑道:“谢谢你杨局,我们的人就在李庄看守所外面。”

    杨启宏笑道:“欧阳市长,不用谢,反正都是公家的事,对了,你们医好了这个女人的病以后,我们这里法院开庭审问的时候,我们还要把这个女病人带回来。”

    欧阳志远笑道:“那是当然。”

    杨启宏笑道:“那好吧,你们的人进去办手续去吧,我通知看守所的人,把病人给你们。”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杨局,咱们有情后补,回来我请客。”

    杨启宏笑道:“欧阳市长,有机会一定和你好好地喝一杯。”

    欧阳志远放下电话,周玉海笑道:“欧阳市长,还是你有面子。”

    欧阳志远道:“走,咱去接人。”

    杨启宏立刻给李涛打电话,不要把人给精神病院,湖西市公安局的人来接人了。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他们在接受完门卫的检查后,进入了看守所内。

    白山市精神病医院的车回去了。

    周玉海把证件给了李涛看了,李涛这个人很好说话,在周玉海签完字,办好手续后,就让手下的警察和周玉海去提人。

    这时候的陈玉珍正在看守市里咆哮着。

    欧阳志远一看,正是自己刚来湖西市时,在路上见到的那个女疯子。当时,实在想不到,这个女疯子,就是在爆炸中没有死亡的陈玉珍。

    看守室的门刚一打开,陈玉珍就嗷嗷叫着冲了出来。

    欧阳志远点中了她的昏睡穴,让陈玉珍睡了过去。

    几个人把陈玉珍台上欧阳志远的路虎。

    半个小时后,他们的车,开出了看守所。

    路虎车内,欧阳志远开始给陈玉珍看病。周玉海、李大鹏和王战,都紧张的看着欧阳志远。

    周玉海他们开来的那辆车,让司机一个人开着,在前面带路。

    陈玉珍的脑子在爆炸中受伤了,颅内有淤血,没有被吸收,压迫了神经,这才让她发疯,意识混乱。

    看样子,在爆炸的时候,陈玉珍距离爆炸点很远,只是受到了冲击波的袭击。否则,早就炸碎了。

    欧阳志远先给陈玉珍有淤血的脑部,下了几根银针,等到,银针化掉淤血,陈玉珍就会清醒过来。

    欧阳志远知道,要尽快的让陈玉珍醒过来,自己好了解事情的真像。

    李涛办完手续后,就给杨局打了个电话道:“杨局,女病人被湖西市的人带走了。”

    杨启宏下意识的才问道:“湖西市那面,谁来的?”

    李涛道:“是一处的周玉海处长。”

    “是周玉海?”

    杨启宏一听,湖西市的薛兆国副局长,不是让自己找周玉海吗?

    杨启宏想到这里,立刻拨通了副局长薛兆国的电话。

    “薛局,周玉海找到了。”

    薛兆国一听找到了周玉海,他立刻道:“杨局,谢谢你,周玉海在白山市做什么?”

    杨启宏道:“你们湖西市有个女疯子,跑到了我们白山市,咬伤了人,周玉海把那个女疯子带走了。”

    薛兆国一听,顿时纳闷了,周玉海去找一个女疯子干嘛?

    薛兆国道:“杨局,你把女疯子的照片传给我看看。”

    杨启宏道:“我让手下的人传给你们。”

    当薛兆国受到从白山市传过来那个女疯子的照片时候,他大吃一惊,一下子跳了起来。

    陈玉珍!这个女疯子,竟然就是在甲醇爆炸暗中失踪的陈玉珍。

    薛兆国的冷汗湿透了后背。陈玉珍竟然没有死?这怎么可能?

    郑伟看到陈玉珍的照片,他的脸色立刻变得煞白。

    看来,周玉海是在暗中调查甲醇精细化工厂的爆炸案了。

    一定不能让陈玉珍活着回到湖西市,否则,事情败露了,自己就完蛋了。

    薛兆国立刻沉声道:“郑伟,立刻派人干掉周玉海和陈玉珍。”

    郑伟忙道:“好的,薛局,我知道,该怎么做。”

    郑伟立刻带人走了出去。

    薛兆国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沉声道:“立刻干掉原甲醇化工厂的孙正瑞,要做的不漏痕迹。”

    对方道:“是老板,我办事,您放心。”

    薛兆国打完电话,他深深的陷进了沙发里,陈玉珍怎么会没有死?真是不可思议。

    陈玉珍如果不死,被周玉海带回来,让陈玉珍清醒过来,自己和手下的人,都要完蛋。

    他拿起电话,拨用了矿务局总经理李凡峰的电话。

    李凡峰一看是市局副局长薛兆国的电话,他连忙接过来道:“薛局,你好。”

    “李凡峰,陈玉珍没死。”

    “你说什么?陈玉珍没死?她在哪里?”

    李凡峰噌的一声从老板椅上站起来,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薛兆国沉声道:“周玉海已经在白山市,把已经成了疯子的陈玉珍找到,现在,正从白山市赶过来,嘿嘿,决不能让陈玉珍活过来。”

    李凡峰一听,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狰狞,他阴森森的道:“他们回不到湖西市。”

    ……………………………………………………………………………………………………………………

    欧阳志远在路虎车里,强忍从陈玉珍身上传来的恶臭,尽心的给陈玉珍治疗,他的几根银针,扎进了陈玉珍那脑子里的淤血块里,然后,用五行神功慢慢的震动,把淤血块震碎,变成液体,慢慢的从针孔里流出来。

    矿务局甲醇厂爆炸的时候,陈玉珍正好没在化验室,她去了卫生间。

    化验室的卫生间在最东面,距离甲醇厂围墙很近。

    当化验室和甲醇罐爆炸的时候,强烈的爆炸气浪,把她蹦出了几十米开外的野地里。

    她的身体没有受伤,只是头部摔倒了石头上,形成了淤血块,压迫了脑部的神经。当她醒过来的时侯。由于淤血压迫了脑子,她失去了记忆。

    她在湖西市流浪了很长时间,被湖西市城管和收容所的人丢到了龙海的运河县,也就是欧阳志远到湖西市上班的第一天,在路上碰到的那些流浪汉和疯子们。

    龙海市运河县的收容遣送站,又把他们偷偷的扔的更远,这次竟然被扔到了白山市。

    陈玉珍的淤血块越来越大,致使她不定期的发狂,攻击别人。

    今天,她在白山市广场,攻击了一个路人,周玉海和李大鹏他们正巧在广场上找人,当周玉海发现这个蓬头垢面的女疯子,很像陈玉珍的时候,白山市的警察赶到了,抓走了陈玉珍。

    三个人来晚了一步。

    欧阳志远看到了陈玉珍头部的淤血流了出来,她的眼神再也不发出让人心悸的可怕疯狂,但眼神里,还有一丝惊恐的不安。

    欧阳志远轻声道:“陈玉珍,你现在清醒了吗?”

    陈玉珍的眼睛转动了一下,她看到了欧阳志远,眼神里再次露出了惊恐的神情,嘴里再次大声发出凄厉的喊叫声:“爆炸了……起火了……。”

    陈玉珍这样一狂喊,周玉海和李大鹏的眼睛里,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陈玉珍还是没好呀?白费劲了。

    欧阳志远的眉头皱了起来,陈玉珍的眼神逃不过自己的眼睛。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陈玉珍,你的病,已经被我治好了,你要是再装下去,我就让你永远的醒不过来,永远的疯狂下去。”

    欧阳志远的话如同刀锋一般,刹那间,戳到了陈玉珍的心窝,让陈玉珍一愣神。

    “陈玉珍,你的丈夫丈张广田为了找你,几乎疯了,你的十一岁的儿子,已经辍学在家,你不想回家看看,看看疼爱你的丈夫和呼唤妈妈的孩子?说出来甲醇化工厂爆炸的真实情况。”

    欧阳志远的话,一下子击中了陈玉珍的软肋,陈玉珍低下了头。

    周玉海和李大鹏心道,感情陈玉珍的并已经好了,现在是装的。

    陈玉珍的眼神慢慢的平静下来,她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是谁,我说了实话,你能保证我的安全吗?”

    欧阳志远一听,他知道,甲醇精细化工厂爆炸的原因就要清楚了。

    欧阳志远看着陈玉珍道:“我是湖西市主管矿务局新来的董事长欧阳志远,兼任湖西市副市长,你不要有任何的顾虑,说出来,我给你做主。”

    “什么,你是新来的矿务局中兴集团的董事长?兼任副市长?”

    陈玉珍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我是矿务局的董事长和副市长。”

    陈玉珍咬了咬牙道:“我相信你,甲醇化工厂爆炸的原因是……”

    还没等陈玉珍说完话,外面黑暗中,两颗刺目的火球,发出刺耳的撕裂空气的怪啸,爆射过来。

    “火箭弹!激光干扰仪!快躲。”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早已熟悉这两路虎的寒万重一声冷哼,猛打方向,瞬间按摩下一个按钮。

    一幢刺目的强光在路虎车上爆闪,碰的一声闷响,路虎战车释放出一丛干扰金属箔片。

    打向前面轿车的那枚火箭弹,正中那辆轿车。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那辆轿车被打得粉碎。

    打向路虎的这枚火箭弹受到了激光干扰仪的干扰和金属箔片的诱导,失去了目标,打在了山崖上,把山崖炸的山石乱飞。

    “***,有人偷袭!”

    寒万重闪电一般的按下一个红色按钮,路虎车前的两挺蜂窝转轮式机枪刹那间瞄准了发射火箭弹的杀手,喷出了耀眼的火舌。

    “留活口!”欧阳志远大声喊道,但已经晚了。

    “哒哒哒哒哒……”

    狂风暴雨一般的子弹,刹那间就把两个埋伏的杀手撕得粉碎。

    这个情景,看的周玉海、李大鹏和王战目瞪口呆,傻了一般。

    我的天哪,这是一辆什么车?竟然会释放干扰还有激光,还安装了两挺蜂窝转轮式重机枪,这怎么可能?除非是军队的战车,才有这种恐怖的配置。

    让人悲痛的是,周玉海的司机连同那两车,被埋伏杀手的火箭弹轰碎了。

    看样子,找到陈玉珍的消息已经走漏了,有人想杀人灭口。

    这时候,陈玉珍早就下的脸色苍白。

    欧阳志远看着陈玉珍道:“看到了吗?有人想杀你灭口。”

    陈玉珍看着欧阳志远,终于下了决心道:“甲醇厂的化验室,实际上是一座提炼冰和毒的小工厂。”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欧阳志远大吃一惊。

    欧阳志远一听陈玉珍说甲醇化工厂的化验室,竟然是一座提炼冰和毒的化工厂,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