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明年结婚

    第三十七章明年结婚

    这人就是霍老的第二个儿子霍天文。

    霍天文的人还在院子中,欧阳志远就感到了一种强大而无形的压力,慢慢的从霍天文身上传来,让自己的呼吸几乎窒息了。

    好大的官威!

    这种官威是一种上位者自然而然形成的一种不怒而威的压力。

    欧阳志远的五行神功微微的一转,身上的压力,顿时消失。他笑着看着霍天文。

    霍老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儿子,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种骄傲自豪的神情。

    霍老一共有四位儿子,大儿子就是萧眉的父亲,为了寻找自己,牺牲在大西北沙漠。

    二儿子霍天文,走进了仕途,马上就要进入政治局常委了,已经有了指点江山的强大气势。

    三儿子霍天武,走了经商的道路,经营着霍家的所有产业。

    四儿子霍天朝,一直在海外经商,很少回国。

    霍天成是霍老的养子,现在,也进入了霍家是的核心,成为霍天武得力的帮手。

    邱荣英老人也走了过来,老人家慈祥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霍天文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他笑了,这笑容带着一丝的内疚。自己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来看望父母了。

    霍天文在看到自己父母的刹那间,欧阳志远感到了霍天文身上的压力,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爸爸、妈妈。”

    霍天文一步抢进客厅,两只手分别抓住了父亲和母亲的手,紧紧地握住,他的眼睛有点湿润了。

    霍老呵呵笑道:“天文,呵呵,坐吧。”

    邱荣英老人笑着道:“天文呀,我做了你喜欢吃的小酥肉,就等着你回来了。”

    霍天文看着自己母亲头上的白发,轻声道:“妈妈,您今天休息,我给您做饭。”

    邱荣英看着儿子,伸出手,抚摸了一下自己儿子的脸,笑道:“饭都做好了,你坐下吧,我去端菜,你三弟和天成马上就来。”

    欧阳志远连忙道:“霍叔叔,您好。”

    霍天文看着欧阳志远,眼里露出了惊奇的神采,笑道:“你是志远吧。”

    霍天文早就听到,自己大哥的唯一女儿萧眉,在山南省找到了,是被山南省委书记萧远山收养的。自己的侄女萧眉找了一位英俊潇洒阳光、政绩卓越的女婿。

    眼前的这位年轻人,就是自己的侄女婿?呵呵,还真年轻呀。

    欧阳志远忙道:“霍叔叔,我是志远。”

    霍天文笑道:“我听说过你,二十三岁的副市长,这在全国,是第一例。”

    “二哥,你来了。”

    霍天武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霍天武和霍天成两人大笑着,几乎小跑,跑进了院子。

    霍天文一看是自己的两位弟弟来了,他连忙向外走好几步,兄弟三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霍天成虽然是霍老的干儿子,但和两人的感情极好,如同亲兄弟一般。

    现在,就缺少一个霍天朝了。

    霍老看着自己的儿子们,他笑得很是开心,大声道:“都坐下说话吧。”

    霍天文、霍天武、霍天城三个人笑着,回到了沙发上。

    欧阳志远和奶奶忙着上菜。

    霍老笑道:“志远,去把你带给我的玉春露拿出来,今天,咱们要好好地喝一杯。”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爷爷。”

    欧阳志远拎出来一箱子玉春露,打开两瓶,浓烈甘醇的酒香,刹那间飘满了全屋。

    霍天文笑道:“志远,你父亲酿的玉春露,真是不错。”

    欧阳志远笑道:“二叔,我这次来的急,我父亲又酿了一种新酒,叫水晶露,更是好喝,下次,我给爷爷和您们带来,每人一箱。”

    欧阳志远一边倒酒,一边笑道。

    霍天文端起酒杯,看着父亲和母亲,霍天武和霍天成也连忙把酒杯端了起来。

    霍天文道:“这第一杯酒,我们兄弟几人,敬爸爸和妈妈,祝爸爸妈妈,健康长寿。”

    霍老和邱老端起酒杯,看着三个儿子,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霍老道:“老伴,孩子们敬的酒,咱们喝了。”

    邱老抹了抹眼泪道:“建国和卫红不在了,天朝又在国外……。”

    霍老打断了邱老的话道:“今天,天文回来了,不高兴的事不要提,咱们这杯酒,喝了吧。”

    邱老点头道:“好,老头子,一家人的酒杯碰到了一起,大家都喝干了杯中的酒。

    欧阳志远连忙给大家都倒满酒,然后端起酒杯道:“爷爷、奶奶、叔叔,第二杯酒,我敬您们,祝爷爷奶奶永远健康长寿,祝三位叔叔,心想事成,事业成功。”

    一家人的酒杯再次碰到一起,大家笑着,都一饮而尽。

    大家轮着敬了几杯酒,温馨的家庭气氛,让所有的然高兴极了。

    霍天文看着志远道:“志远,萧眉的年龄也不小了,你们的婚事尽快办了吧。”

    欧阳志远笑道:“,二叔,我爷爷说了,明年三月,我和萧眉就成亲。”

    霍天武和霍天成一听,都笑了,霍天武道:“眉儿可是我们霍家唯一的女孩子,婚礼要办的隆重一些。”

    欧阳志远笑道:“一切要听爷爷的安排。

    霍老笑道:“志远家里可以隆重一些,但我们霍家嫁女,要低调,明年就是换届大选,要注意影响。”

    霍天文笑道:“还是爸爸想的周到。”

    这顿饭,大家吃的很是高兴,八点钟的时候,霍天文就回去了。

    欧阳志远接到了黄天旭的电话。

    “志远,对不起了,今天晚上本来打算请你吃饭,但我临时有了任务,要马上下去,不能请你吃饭了。”

    电话里,黄天旭在道歉。

    欧阳志远笑道:“没关系,咱们有时间再喝酒,你忙你的去吧。”

    欧阳志远挂上了电话,看着爷爷霍老道:“爷爷,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地的事情……。”

    霍老笑道:“这还不是小事一桩,白山市现在已经不具备接受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地条件了,白山市市委书记季永平在接受山南省纪委的调查,就要被双规了,我已经给发改委主任宋志雄打了电话了,水煤浆煤业化工基,还是落户湖西市,你就放心吧。”

    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白山市市委书记季永平就要被双规了?在山南省,他还和市长贾正军带领着人还在省里活动,和自己争过水煤浆项目,被副市长周永康喝醉了酒,骂了一顿,难道是因为周永康说自己送给了季永平二十万,才提的副市长那句话?难道季永平在买官卖官?

    别人的事,自己还是不要再问了。

    “谢谢您,爷爷。”欧阳志远笑着道。

    霍老道:“水煤浆项目,原来就在湖西市,之所以出现了这个插曲,还是因为你们湖西市管理不严,

    甲醇厂大爆炸,死了六个,还有一个失踪,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这些,宋志雄都和我说了。志远,你现在还兼任着湖西市矿务局集团的董事长,水煤浆项目,就是你们矿务局的项目,你回去后,一定要还好的管理一下矿务局,不要再出现任何的差错。“

    欧阳志远忙道:“好的爷爷,我一定不辜负您的希望。”

    霍天成道:“志远,家臣和英琼都在湖西市,天成集团准备在海阳港的项目中,投标能源这块。”

    欧阳志远笑道:“我见道英琼了。”

    霍天成笑道:“过两天,我就过去,海洋港口能源项目,我们是志在必得。”

    欧阳志远笑道:“霍叔叔,我照顾你们一下。”

    霍老笑道:“不要你照顾,天成集团通过正常的渠道,进行招标。”

    霍天武道:“家臣他们和赵智羽共同出资二百亿,能互相双赢,也不错,二百亿的投资,并不是个小数目,运河县旧城改造投资的一百五十个亿,已经初见成效了。”

    欧阳志远笑道:“光地皮,精慧投资联盟就赚了几十亿,等到运河开发区,古城、巨山湖影视古城、春江栈道的旅游项目开发成功后,那些地皮还要再次翻番。”

    霍天武笑道:“加臣投资的目光一直不错,我听说,你也加入了精慧投资联盟?”

    欧阳志远笑道:“我在里面,只是最小的小弟,没有钱投资,挂个名字而已。”

    霍老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本身并不缺钱,不要参与那些投资了,江南省清灵药业集团,萧眉的天信药业、秦剑的酒厂这些分红,每年你的收入就有几个亿,这些就可以了,免得别人说闲话。”

    欧阳志远忙道:“我听您的,爷爷。”

    霍老道:“你来到燕京,还没有时间去看你的外婆和外公,你去看看他们吧。”

    欧阳志远道:“我一会就去外婆家,不知道外公在家吗?”

    霍老道:“你外公明天要参加和英国人的谈判,在家,你去吧。”

    欧阳志远道:“好的,爷爷。”

    欧阳志远和爷爷告辞。寒万重开着路虎,直奔外公家。

    欧阳志远刚走进院子,就听到了娜娜、王雪和林小雅三个小丫头和外婆的笑声。

    三个小丫头放假了,都没有出去,而是来陪伴娜娜的外婆。

    欧阳志远还没走进客厅,就大声叫道:“外婆,外公,我来看您们了。”

    三个小丫头来家里,给温依依增加了无穷的欢乐。她们正给外婆说着学校里有趣的事情。猛然听到外面

    传来了欧阳志远的声音。

    “哥哥!”

    欧阳娜娜一脸的惊喜,第一个冲了出来。

    她看到哥哥正微笑着站在客厅前看着自己。

    欧阳娜娜毫不犹豫的扑进了志远的怀里,大声叫道:“哥哥,你怎么来燕京了?也没打个电话?”

    欧阳志远笑道:“昨天来的,喂,都成了大姑娘了,快放手。”

    欧阳娜娜笑嘻嘻的放开欧阳志远道:“你是我亲哥,怕什么?”

    王雪听到了欧阳志远的声音,小丫头的眼里,刹那间露出明亮的神彩,她转身跑了一步,接着又停顿了一下,俊俏的脸上露出一丝红润,她静静的走了出来。

    林小雅跟着欧阳娜娜冲了出来,笑嘻嘻的道:“欧阳大哥来了。”

    欧阳志远看着三个小丫头道:“放假了,没有出去玩去?”

    林小雅笑着道:玩了一上午,下午就来陪外婆了。“

    王雪轻声道:“欧阳大哥,你来燕京了?进屋吧。”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好的,王雪。”

    温依依也听到了欧阳志远的声音,老人家笑着站了起来。

    欧阳志远忙笑着道:“外婆,我来看您来了。”

    欧阳志远说着话,一把拉住了外婆的手。温依依惊喜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呀,什么时间来的?”

    欧阳志远道:“昨天,外婆,您快坐下。”

    温依依笑道:“臭小子,昨天来的,昨天干嘛不来看我?”

    欧阳志远扶着外婆坐下道:“我是来给顾老看病的,来的太急,昨天,就住在顾老那里。”

    温依依一听顾老病了,连忙道:“顾老病了?厉害不?”

    欧阳志远道:“外婆,没有事,顾老只是劳累过度累的,我给他老人家,调养一下就可以了。”

    温依依这才放心道:“没事就好。”

    王雪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端给志远道:“欧阳大哥,你喝水。”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王雪。”

    欧阳志远道:“丫头们,学校生活换习惯吗?那个叫什么周定邦的,又纠缠你们了吗?”

    欧阳娜笑道:“没有,肯定被你打怕了。”

    欧阳志远看着王雪道:“王雪,那个叫赵志安的,没有纠缠你吧。”

    王雪道:“欧阳大哥,你交给我的武功,我练的很不错了,那家伙又纠缠了我两次,让我吓跑了。”

    欧阳志远笑道:“不错,我看看你的内力。”

    欧阳志远说完,一把握住了王雪的手腕,感受了一下王雪的内力,一股很强的内劲,竟然把自己的手指弹开。

    欧阳志远笑道:“不错,进步真快呀,暴打赵志安,没有问题。”

    “滴滴……。”

    外面传来了汽车喇叭的声音。

    温依依笑道:“志远,你外公回来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