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偷拍了

    第三十五章偷拍了

    在故宫里,一帆玩的不亦乐乎,她很长时间没有和妈妈爸爸在一起这么游完了。在她的脑海里,欧阳志远就是自己的亲爸爸。她快乐的就像一只小鸟,无忧无虑。

    欧阳志远的相机里,记录下了一帆和妈妈在故宫里的欢笑。

    还有几张是寒万重拍的,照片里,一帆微笑着依偎在爸爸的怀里,妈妈和爸爸紧紧地靠在一起。

    副市长马加山在财政局里支出了二百万,同样来到了燕京。

    市长关占平之所以让马加山来燕京活动,把水煤浆的项目再次挣过来,因为马加山的父亲马传喜就在发改委。

    近水楼台先得月,有了这层关系,关占山知道,自己的胜算很大。

    马加山是和老婆孩子一起进京的,他把情况和父亲马传喜说了一遍。

    马传喜看着自己的儿子,他当然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在湖西市干出一番事业来。

    水煤浆项目,本来已经落户在湖西市了。他想让自己的儿子负责这个项目,挣到这项政绩,但湖西市甲醇精细化工厂的爆炸,让这件事出了变化。

    发改委里起了分歧,有一部分人把目光投到了白山市。

    白山市和湖西市都是是山南省中盛产优质煤炭的地级市。湖西市的优越性在于靠近沿海,有几个很大的优质港口,而白山市侧没有港口,属于内陆市。

    白山市的领导不仅在山南省里活动,他们同样在中央发改委里活动。

    白山市副书记庄严伟,就在燕京活动。

    庄严伟的父亲庄啸国可是中组部的副部长,背景很深呀。

    水煤浆落户在哪一个市,取决于发改委主任宋志雄的一句话。

    马加山带来的二百万活动经费,都被马传喜上下打点,但水煤浆落户在哪一个市,还是个未知数。

    今天是国庆节,马加山同样带着妻子和孩子在故宫里游览。

    马加山的相机是长镜头的,他在给妻子和儿子照相的时候,他从镜头里,猛然看到了三个人。

    他的内心不由的狂跳起来。

    欧阳志远抱着一个小女孩,和中宣部长黄稷山的女儿黄晓丽,紧紧地靠在一起,一个大汉在给他们照相。

    马加山认识黄晓丽,他在惊异中,快速的按下快门。

    欧阳志远来燕京了?他不是和关市长去了南州了吗?

    他连续拍了还几张欧阳志远和黄晓丽在一起的照片。

    欧阳志远怎么会和黄晓丽在一起?虽然他们一直在运河县做搭档,一个是县长,一个是县委书记,但从两人亲密的眼神正看出,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嘿嘿,欧阳志远,老子正愁找不着你的把柄,嘿嘿,生活作风问题,可是做干部的大忌呀。

    但黄晓丽的身份,又让他不敢轻举妄动,黄晓丽的父亲可是中组部长黄稷山。

    自己要是得罪了黄晓丽的父亲,不光是自己完蛋,就是父亲也会跟着受牵连的。

    不过,自己手里有了这些照片,关键的时候,可以拿住欧阳志远。

    马加山的老婆叫王成花,是湖西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副院长。他看到丈夫在拍个不停,大声道:“马加山,你拍什么那?不拍我们的儿子?”

    马加山连忙回过神来道:“我拍几张风景。”

    王成花笑道:“故宫里除了建筑,还能有什么风景?”

    马加山道:“我给你们拍照片。”

    马加山在给妻子和孩子拍完照片后,再找欧阳志远,已经找不到了。

    但有了这几张照片就可以了,今天的收获不小呀。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带着一帆玩了一个上午,十二点的时候,三口人和寒万重回到了家里,还没进大门,欧阳志远看到了几辆高级轿车,停在了黄部长的门前。

    看来,黄部长家里来客人了。过节了,领导们也互相串串门。

    今天来的客人是三位,中宣部副部长楚夫勇、副部长庄啸国,还有发改委主任宋志雄。

    这几个人的关系都很不错,今天都休息在家,很是难得,就相约在黄部长家里喝酒。

    楚夫勇和庄啸国都是黄部长的手下,发改委主任宋志雄和黄部长是同学,两人的关系很铁。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抱着一帆进来的时候,四个人正在打够级牌,竟然挣得面红耳赤。

    欧阳志远在电视上,可是经常看到这几位领导,领导们不认识自己,但自己可是认识他们。

    黄部长一看志远和女儿、外孙女一帆回来了,就笑道:“志远,介绍几位领导给你认识。”

    三个人一听黄部长这样说,都抬起头来,他们看到了一位英俊潇洒的年轻人和黄部长的女儿走了进来,都一愣。好一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难道是黄部长的女婿?

    黄晓丽接过来一帆,欧阳志远连忙快步走了进来。

    黄部长笑道:“志远,这位是发改委主任,你宋伯伯,这位是中宣部的两位副部长你楚伯伯和庄伯伯。”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笑了,嘿嘿,发改委的宋主任在这里,呵呵,自己意会要好好的和他喝一杯。他连忙伸出双手,和三位领导握手问好。

    宋志雄看着黄稷山道:“老黄,这是谁呀?有点面熟?“

    黄稷山笑道:“秦副总理的外孙,霍老的孙女婿欧阳志远,我外孙女的干爸爸。”

    黄稷山这一介绍,几个人都暗暗的吃惊。他们早就听说了霍老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孙女了,就是山南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儿,这位叫欧阳志远的年轻人,就是霍老的孙女婿,也是秦副总理的外孙,还是湖西市的副市长。

    二十三岁的副厅级,这在全中国,就这一位。就是顾老的亲孙子,申州副市长顾正民,他的年龄也是二十七了。

    顾老的病,就是欧阳志远给看好的。

    这次换届,秦副总理扶正的消息已经传开了,这位年轻人的仕途,远大光明了。

    看来,欧阳志远和黄部长的关系不错,竟然是黄部长外孙女的干爸爸。

    几个人都听说过欧阳志远的政绩,副部长楚夫勇更是知道欧阳志远。他知道的是,欧阳志远已经和自己的孙子楚浩楠发生了多次冲突了。

    自己这位孙子,有点不争气呀。

    宋志雄心道,难道欧阳志远是来活动水煤浆的项目的?副部长庄啸国的儿子,白山市副书记庄严伟也在燕京活动着。副部长庄啸国已经给自己说了。

    要是欧阳志远真的来争夺这个项目,就怕,谁也争不过他。霍老和王老可都力挺欧阳志远呀,霍老的儿子霍天文已经内定,就要入住政治局常委了,以后很有可能,就会是国家的一号首长。

    黄部长笑道:“时间不早了,咱喝两杯。”

    发改委主任宋志雄笑道:“很久没在一起喝酒了,今天不醉不回。”

    黄部长笑道:“宋主任,你的酒量不错,但你今天碰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你不一定能喝过志远。”

    宋志雄笑道:“那也不一定呀?我年轻的时候,号称千杯不醉,记得咱们大学毕业的那晚,咱宿舍里一共住了八个,哈哈哈,那晚上,喝醉了七个,就我一个人没醉,结果,宿舍内的脸盆、水瓶小东西,都被你们从六楼扔了下去。我们的毕业证都差一点被老校长扣下来。”

    黄部长一听宋志雄提起当年毕业的情景,禁不住笑了,时间过得真快呀,一眨眼,几十年过去了。

    黄部长感叹道,我们都老了。

    欧阳志远一听两人说他们毕业的那天晚上,喝酒仍脸盆水壶的事情,他不由得笑了起来。

    自己和同学们在毕业的那天晚上,同样的喝多了酒,楼上凡是被能扔的东西,都嗷嗷叫着,扔了下来,一直闹到深夜,一波又一波。

    想不到,老一辈们,和自己一样,都干过荒唐的事情。

    黄部长道:“我们都老了,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

    说话间,工作人员开始上菜,黄部长拿出了一箱五粮液笑道:“好长时间没有痛快的喝酒了,今天放行。”

    雷亚琼看了一眼黄部长道:“小心你的高血压。”

    欧阳志远抢过酒瓶笑道:“各位领导都不能多喝酒了,黄部长有高血压,宋主任,您的胃病不能让你多喝酒,楚部长的心脏不是太好,庄部长,您更不能多喝,您的脑血管不好。”

    欧阳志远的几句话,顿时让几个人说不出话来,都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的话,把几个人的病都说了出来。虽然几个人的病情,都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医生吩咐,坚决不能喝酒。

    黄晓丽笑道:“志远是医生出身,家传的中医,霍老和王老的病,都是志远给看好的。”

    宋志雄道:“志远,你凭借眼睛看,就能看出来我们隐藏的病?”

    欧阳志远笑道:“宋主任,望闻问切,是中医的四大基本点,第一就是望,呵呵,任何人的病,都能反映在脸色上,几位领导的病都被控制住了,但没有除根,不如,我给您们看看,开几服药,吃吃看?”

    宋志雄道:“太好了,我的老胃病折磨了我好多年了,这么好的医疗条件,竟然看不好我的老胃病,保健部这些医生呀,都是庸医,都应该解散,让他们滚蛋。志远,你给我看看。”

    欧阳志远笑道:“宋主任,我给你看好老胃病,你要把水煤浆项目从新给我们湖西市。”

    欧阳志远的一句话,让副部长庄啸国一愣,自己的儿子庄严伟也是来挣水煤浆项目的。看来,自己的儿子是白来了,他挣不过欧阳志远。欧阳志远的强大背景,特别是霍老,他一个电话,发改委主任宋志雄敢不听吗?

    宋志雄笑道:“志远呀,公是公,私是私,你可不能混为一谈。”

    欧阳志远笑道:“宋伯伯,我是给您开玩笑的,我给您诊脉。”

    宋志雄伸过手来,欧阳志远把手搭在宋志雄的脉门上,仔细的诊脉。

    过来一会,欧阳志远道:“宋伯伯,从此以后,您要忌口,辣椒、韭菜、蒜和酒,一丁点都不能吃了,您是浅表型胃炎,还有糜烂,你每天坐的时间太长,不活动引起的,我给您开方子,胃病是最难治的一种慢性病,主要是在平时的保养,记住最低要吃十五副药,每付药喝两天,当茶喝。”

    宋志雄顿时苦笑道:“保健部的那几个庸医,也说我是浅表性胃炎,给我吃了两三年的西药和中药了,就是不管用。”

    欧阳志远笑道:“主要是您不忌口。”

    宋志雄道:“不让吃辣椒,不让喝酒,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

    黄稷山笑道:“不喝酒,就不喝吧,我还要多活两年。”

    欧阳志远拿出纸和笔,给宋志雄开了一个方子,但并没有给宋志雄,他笑道:“这些药,还是我亲自给您抓吧,免得出错,我给您抓好后,亲自给您送去。”

    宋志雄笑道:“好呀,志远。”

    欧阳志远又给剩下的三个人都仔细的诊脉开药方,看完病后,酒是喝不成了。

    欧阳志远在给每个人诊完脉后,都给扎了一针。

    这一针的结果,就是让四个人一闻到酒味,就会恶心。

    这个结果让黄晓丽的妈妈雷亚琼目瞪口呆。欧阳志远竟然能让这四个人忌酒,真是不可思议。几个人能坚持住不喝酒吗?

    “爸爸,给我看看可以吗?”

    一帆也卷起了袖子,露出了雪白的小胳膊,伸到欧阳志远面前。

    这下,惹得众人都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把手放在了一帆的手腕上,笑道:“我的女儿很健康,一点病都没有。”

    一帆高兴地跳了起来,大声叫道:“一帆不会打针吃药了。”

    众人刚答应了志远,以后不喝酒了,都开始吃饭,吃完饭后,都告辞了。

    欧阳志远没有想到,今天的收获这么大,在黄晓丽家能认识中组部的两位副部长和发改委主任宋志雄。

    发改委可是主管全国所有项目的审批权呀。嘿嘿,自己这次赚大了。

    欧阳志远下午还要给顾老配药,他和黄部长告辞,一帆却赖在志远的怀里不下来。

    欧阳志远在答应了和小丫头去燕京动物园看熊猫,一帆才放手,但小丫头的眼泪却流了出来。

    这让黄晓丽的眼睛也跟着湿润了。

    这让雷亚琼更加相信,自己的女儿和欧阳志远之间有什么,但她知道,自己决不能乱说什么了,欧阳志远强大的背景,让雷亚琼不得不闭嘴。

    欧阳志远回到顾老的住处,提着煎好的药,又看了顾老一次。

    欧阳志远的药,效果很是神奇。

    顾老的神情比昨天好多了,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奕奕。

    周志江虽然和欧阳志远之间有疙瘩,但他很是佩服欧阳志远的医术。他很想让欧阳志远给自己的父亲周昭阳看看。

    最近一段时间,父亲的脸色有点黄,吃饭的量,比过去少多了。

    顾老喝了药后,看着欧阳志远笑道:“志远呀,我把你调到保健部吧。”

    欧阳志远笑道:“顾老,保健部干到最后,顶多还是个医生,我的志向不在医学界。”

    顾老笑道:“你的志向在仕途?”

    欧阳志远笑着点了点头道:“在过去,做医生的时候,想的就是怎样当好一名医生,救死扶伤,而我现在想的是怎样最好一名好官,为人民多做出一些有益的事情来,让人民过的更好,让国家变得更加强大富强,让那些外国强盗,不敢随意欺负我们的国家和人民,还有一个理想,就是清理出那些人民的蛀虫。”

    顾老的眼睛渐渐的变得明亮起来,透出一抹惊异的神彩。

    他看着欧阳志远笑道:“你会实现自己的理想的,只是要慢慢的来,不可操之过急,你今年二十三了吧。”

    欧阳志远笑道:“马上就二十四了。”

    顾老笑道:“二十三岁的副厅级,在中国,你是第一个。”

    欧阳志远笑道:“顾老,甘罗十二岁的时候,就是六国的宰相了,我觉得,我们国家的领导阶层,年龄偏大,做事情有点优柔寡断。”

    顾老一楞,然后笑道:“等到你再过几年,就会明白很多问题的。”

    欧阳志远是第一个敢在顾老面前说领导阶层的年龄偏大的人。

    欧阳志远道:“也许吧,年轻人和老年人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也不同。”

    顾老笑道:“现在我们正在提倡干部年轻化,很多有工作能里的年轻人,都被提到重要的岗位上来了,就比如你。”

    欧阳志远一听顾老这样说,他笑了。

    欧阳志远回到保健部,开始给中组部长黄稷山、副部长楚夫勇、副部长庄啸国和发改委主任宋志雄他们配药。

    他刚开始抓药,就看到老中医姜远山走了进来。

    姜远山一看欧阳志远在配药,眉头一皱,他看到志远配的草药不是原来的方子,他沉声道:“顾老的方子变了?”

    欧阳志远道:“这不是给顾老配的。”

    姜远山一愣,不是给顾老配的,是给谁配的?他沉声道:“保健部的中草药,可不能随便给别人配药,这些药材都是精品,很贵的,只能给主要领导配药。”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对姜远山感到很厌恶,这人太势利了。

    欧阳志远道:“发改委宋主任的药,能在这里配吧?”

    姜远山一听,顿时冷笑道:“不能。”

    欧阳志远一愣。心道,难道这个保健部是专门给顾老配药的?不可能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