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升旗

    第三十四章升旗

    周志江虽然不很喜欢欧阳志远,但给顾老吃药的事,他不敢怠慢。他看着欧阳志远道:“我这就去叫,你进来吧。”

    周志江走进了顾老的卧室,顾老这会儿竟然醒了。

    他看到了周志江走了进来,轻声问道:“志远把药煎好了?”

    周志江点点头道:“顾老,药好了。”

    顾老笑着道:“让他进来。”

    周志江道:“好的,顾老。”

    不一会,欧阳志远手里拿着药碗和药壶走了进来。

    “顾老,您醒了?”

    欧阳志远把药液从药壶里倒在碗里,一股草药的清香,刹那间弥漫在房间里。

    顾老笑道:“志远,人家测草药都是苦的,你配置的中药,怎么会带着一种清香?”

    欧阳志远一遍试着药液的温度,一遍笑道:“每个人配置的药液成分不同,顾老,温度正好了,您喝吧。”

    欧阳志远坐在了顾老的身边,正要给顾老喝药,外面走进来了两个人。

    前面这个人,长得和顾老很像,年龄五十多岁,后面的是一位二十七八的年轻人。

    前面这人正是顾老的大儿子顾润泽,后面是他的孙子顾正民。

    顾润泽在香港参加一个拍卖会,一听父亲身体不太好,立刻带着儿子赶了过来。

    欧阳志远和顾润泽都没见过面,不认识。他看到一位年轻人正要给父亲喂药,他连忙道:“父亲,您感觉怎么样?”

    顾老看到了儿子和孙子赶了过来,他感到心里很是温馨,笑道:“只是有点疲倦,没有事的。”

    顾正民连忙从志远手里接过药碗道:“爷爷,我来喂您吧。”

    欧阳志远虽然不认识他们,但从称呼上,知道,顾老的亲人来了。

    他把药碗递给顾正民。顾正民点点头道:“麻烦你了,大夫。”

    顾老看到孙子要喂自己吃药,他老人家微笑着接过药碗笑道:“小民呀,爷爷还能自己喝药。”

    顾正民笑道:“爷爷,您就让我端着您喝吧。”

    顾老一看自己的孙子在坚持,他笑道:“好吧。”

    顾正民坐在了爷爷的身边,双手端着药碗,送到了爷爷的嘴边。

    顾老一口气喝光了碗里的药液,看着欧阳志远笑道:“志远呀,人家说,苦口良药,呵呵,你配的药,味道不错。”

    顾老的话,把众人都逗乐了。

    顾老把欧阳志远介绍给了自己的儿子和孙子。

    顾润泽一听,欧阳志远已经是湖西市的副市长了,不禁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欧阳市长,你是咱们国家最年轻的市长了,谢谢你给我父亲看病。”

    欧阳志远笑道:“顾老为了咱们的国家,操碎了心,我给顾老看病时应该的。”

    顾正民伸出手道:“欧阳市长,你好。”

    欧阳志远笑道:“你好。”

    顾正民今年二十七了,他没有和父亲一样经商,他走的是仕途,现在在南方的申州做副市长,年龄要比欧阳志远大上四岁。

    周志江看着众人道:“让顾老休息吧。”

    周志江这样一说,众人才意识到,现在是夜里。

    顾润泽忙道:“爸爸,您休息吧,我们天亮后,来陪您。”

    顾正民拉着爷爷的手道:“爷爷,我们陪您过国庆和中秋。”

    顾老笑道:“国庆和中秋节相差还几天,你明天还是回申州吧,你也是副市长了,不能搞特殊化。”

    顾正民道:“爷爷,那我也要后天走,陪您过国庆,总可以了吧。”

    顾老点点头笑道:“好吧。”

    众人退出了顾老的卧室。穿过院子,来到了前面的办公室。

    顾润泽看着志远道:“欧阳市长,我父亲没有事吧?”

    欧阳志远当然不能说实话,他看着顾润泽道:“顾老是操劳过度、熬夜引起的身体不适,三天内,就可以调理过来。”

    顾润泽道:“谢谢你,欧阳市长,上次我父亲的病,也是你给看好的。”

    欧阳志远道:“不用谢,让顾老多休息就可以了。”

    顾润泽道:“欧阳市长,对古董很有研究?”

    欧阳志远笑道:“懂一点,研究说不上。”

    顾润泽笑道:秋拍就要开始了,我们长在征集股东精品,欧阳市长要是有的话,我们可以代理拍卖。“

    欧阳志远笑道:“对于古董,我喜欢收藏,不喜欢卖出去。”

    顾润泽笑道:“我也是,但我是在做生意,不好的,不喜欢的,都拍出去,好的,留下自己欣赏,我听说,欧阳市长家里,准备开个私人博物馆?”

    欧阳志远笑道:“我父亲、师叔都喜欢收藏,他们收藏了一辈子了,他们很想让这些珍品重见天日,让人们了解咱们国家的文化,所以,就开了个博物馆,还没有开业。”

    顾润泽笑道:“呵呵,欧阳市长,等你家的博物馆开业的时候,我一定去看看,前去祝贺。”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顾总。”

    顾正民看着志远道:“欧阳市长,到时候,我也去。”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我一定恭候顾市长的大驾光临。”

    顾正民笑道:“我大你三岁,你叫我顾哥吧。”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顾哥。”

    三个人谈的很投机,也很愉快。、

    顾润泽和顾正民告辞后,欧阳志远又检查了一遍顾老的睡眠情况,然后,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早晨五点多中的时候,他被寒万重叫醒。

    寒万重看着欧阳志远道:“今天是国庆节,咱们去**看升旗,我来燕京这么多年,还没有去**看过升旗仪式。”

    欧阳志远笑道:“正好,我也没看过,走,咱去看看。”

    两人和值班的工作人员打了一声招呼,张勇知道两人要去看升旗仪式,笑道:“开我的车去吧,今天是国庆节,开别的车会被查的,根本进不去。”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张队。”

    寒万重开着张勇那辆越野,竟然也是一辆路虎。果然,还没到**,就看到了大量的武警在巡逻站岗,而且实行了交通管制。

    这辆路虎挂的是军车牌,直属参谋部,还是中央警卫团的车牌。

    这种车,根本没有任何人查。那些戒严的武警一看车牌,连忙敬礼放行。

    寒万重直接把路虎开到了**附近,找了地方停车。两人进入了广场一看,顿时傻了眼。整个广场,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就怕有十几万人。

    两人只得凭借特战身份证,从另一个戒严的方向,走进了升旗仪式的平台。

    十几万人都在期待着升旗神圣的一刻到来。

    “爸爸!爸爸!”

    一声稚嫩的叫声,在不远处传来。

    一帆!怎么会有一帆的声音?

    欧阳志远一看,顿时惊喜无比,灯光下,黄晓丽正抱着一帆,正笑吟的看着自己,眼里充满着浓浓的柔情。我的天哪,黄晓丽和一帆也来燕京了。欧阳志远看到了黄晓丽身后的组设部长黄稷山和一位雍容华贵的五十多岁的女人站在一起。

    这两位,肯定是黄晓丽的父亲和母亲。

    黄晓丽和他的父母和好了?这个丫头来燕京,也不给自己打个电话?

    一帆大声喊着爸爸,这让黄稷山和老伴雷亚琼吃了一惊。

    一帆的爸爸王世强不是失踪了吗?一帆怎么会喊爸爸?

    他们顺着一帆的眼光看到了一位极其阳光英俊的年轻人。

    黄稷山和女儿黄晓丽那次的见面,很匆匆,但他没有忘记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连忙走过去。

    “爸爸!”

    一帆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小丫头的眼泪下来了,两手紧紧地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再也不肯松开。

    “爸爸,一帆想你了,想的非常非常厉害,你想一帆了吗?”

    一帆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志远,眼泪汪汪的,很是让人心痛。

    欧阳志远的眼睛湿润了,他拿出手帕,擦去了一帆的眼泪笑道:“爸爸也想一帆,很想一帆的。”

    一帆指着志远的胸口道:“是这里想的吗?”

    欧阳志远道:“是的,一帆,爸爸的心里也想你。”

    一帆笑嘻嘻的道:“我这里也想爸爸。”

    黄稷山和老伴雷亚琼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和一帆,然后又看着自己的女儿黄晓丽。

    黄晓丽脸色一红,轻声道:“爸爸,妈妈,欧阳志远是一帆的干爸爸,现在是湖西市的副市长。”

    在过去,由于家里反对黄晓丽和王世强的婚姻,最后闹得王世强和黄晓丽离家出走,谁也没想到,两人结婚后,在有了一帆以后,王世强竟然染上了毒瘾,心里开始变态起来,他丢掉了工作,脾气变得暴躁,经常打骂黄晓丽。

    最后,两人不得不离婚。但就是离婚后,王世强仍旧纠缠黄晓丽,在一帆生病,已经不能走路的情况下,他仍旧纠缠黄晓丽。

    一帆的病被欧阳志远治疗好以后,王世强竟然丧尽天良,想买了一帆换钱吸毒,被欧阳志远发现。

    欧阳志远狠狠的教训了王世强,把王世强吓破了胆,从此后,王世强离开了龙海,就已经失踪了。

    黄部长可是知道欧阳志远的,女儿在傅山县和运河县的一切,都有人向自己回报。黄稷山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女儿和欧阳志远的关系不一般。他也知道,自己的外孙女,一直由欧阳志远的父母照看。

    国庆节前,黄稷山亲自打电话,让女儿带着自己的外孙来燕京过国庆。

    一帆已经上大班了,小丫头第一次来燕京,非常向往看**升国旗。

    黄稷山非常疼爱这个外孙女,他们一家人就早早的来到了**前,等待着升国旗。

    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抱着一帆,连忙道:“黄部长、雷阿姨,您们好。”

    黄稷山笑道:“志远,你怎么会在燕京?”

    欧阳志远小声道:“是霍老把我叫来的,顾老的身体不好,让我来给顾老看病,昨天刚到。”

    黄稷山心中一沉,顾老病了?

    黄稷山可是知道,欧阳志远和燕京霍老、王老的关系。

    “顾老病了?情况怎么样?”黄稷山小声道。

    欧阳志远道:“没有什么大病,就是劳累过度的结果,我给开了几服药,顾老正在吃。”

    黄稷山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的前途,一片光明,这么年轻就做到了副市级,而且和燕京几大元老的关系,非常不一般。更重要的是,欧阳志远有一手给人看病的绝活,他已经给顾老看了两次病了。

    黄稷山的老伴雷亚琼看着欧阳志远笑道:“你就是一帆的干爸爸?”

    欧阳志远轻声道:“雷阿姨,是的。”

    一帆一听外婆这样说,立刻大声道:“不是,外婆,是亲爸爸。”

    一帆的记忆里,早就没有了王世强的影子,她一直认为,志远就是她的亲爸爸。

    雷亚琼还想说什么,这时候,东方的地平线上,露出了一抹亮光,人群一身骚动,国旗护卫队已经从故宫的正门,迈着整齐的步伐,走了过来,十几万的人群,刹那间,静的鸦雀无声,人们的耳朵里,只听到,武警们那整齐有力的步伐声。

    近了……近了。

    咔嚓咔嚓的闪光灯,一片耀眼,黎明已经开始。

    升旗仪仗队那威武矫健的身姿,感染着每一位中国人。

    国旗冉冉升起,雄壮的国歌声响彻整个广场。人们眼含热泪,共同唱着威武雄壮的国歌声。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

    十几万人,每个人都热血澎湃,歌声冲破九霄,震荡天地。

    一帆在欧阳致远的怀里,握紧了小拳头,神情坚定,小嘴里同样唱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寒万重和欧阳志远一起庄严的敬了个军礼。

    黄稷山看到了欧阳志远在敬军礼这个细节,他一愣,欧阳志远怎么会敬军礼?难道他是军人?

    无数的和平鸽腾空而起,飞向曙光。

    当国旗升到最高点,迎风飘扬的时候,人们顿时高呼:“中国**万岁,伟大的中国人民万岁。”

    整个**广场,沸腾起来,爆发出排山倒海、雷鸣一般的掌声。

    整个广场平静下来后,一帆赖在志远的怀里不肯下来。

    “爸爸,您今天有时间吗?您可以陪我玩吗?我要您陪我游故宫、长城。“

    一帆非常依恋欧阳志远。

    顾老的第二副药,要在下午喝,自己上午有时间。

    欧阳志远道:“可以,爸爸可以陪你一上午。咱们游览故宫和长城去。”

    “太好了,谢谢爸爸。”

    小丫头在志远的怀里高兴地手舞足蹈。

    黄晓丽看着女儿高兴地样子,他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上午真的没事?”

    欧阳志远道:“顾老的药,要下午才能喝,我有一上午的时间。”

    黄晓丽看了看表道:“故宫在八点才开门,要不,咱们先回家,吃早晨饭,八点再来故宫?”

    欧阳志远笑道:“可以。”

    黄稷山笑道:“走,到我家去,我家离这里不远。”

    说话间,几个人走出了广场,寒万重开过来了车子。

    黄稷山看到欧阳志远的车子,竟然能开进来,不禁愣了起来。就是自己的车子都不能开进来。当他看到这辆车的车牌的车时候,他大吃了一惊,这辆车的车牌,竟然是军委下面的一个特战部队的车牌,怪不得,没有人阻拦。

    欧阳志远竟然和军委扯上关系?

    欧阳志远笑道:“我的车子空间很大,可以坐下。”

    黄晓丽道:“我们的车子在外围了,没能进来。”

    欧阳志远笑道:“一会,还是开这辆车进来。”

    车子来到外围的时候,黄部长的司机,开着车,跟在了后面。

    黄稷山笑道:“志远,这辆车怎么挂着参谋部的车牌?”

    欧阳志远笑道:“这辆车是中央警卫团的。”

    “中央警卫团的?”

    黄稷山吓了一跳,这种车可没有人敢查。

    黄稷山的家,距离这里就十分钟,是一座小别墅,十分的幽静。

    工作人员,已经做好了早餐。

    众人下了车,欧阳志远抱着一帆刚走进别墅的院子里,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浇花的黄晓丽的哥哥,中纪委第五监察室主任黄天旭。

    “黄大哥,你好。”

    黄天旭一听有人喊自己为黄大哥,声音很熟,猛一抬头,看到了欧阳志远抱着自己的外甥女一帆,和妈妈爸爸走了进来。

    黄天旭一愣,然后大笑着走了过来,一把握住了志远的手道:“欧阳志远!哈哈,你来燕京了?什么时候到的?”

    欧阳志远笑道:“昨天来的。”

    黄天旭笑道:“好,一会咱们好好的喝一杯。”

    黄稷山看到儿子,竟然和欧阳志远很熟,不禁纳闷起来。欧阳志远交友真广呀。

    黄晓丽笑道:“大哥,这是早晨,大早上就喝酒?”

    黄天旭笑道:“我这不是高兴吗?来了贵客,当然要喝酒了,对了,你们是怎么碰到一起的?”

    欧阳志远笑道:“我们去看升旗仪式,正好看到黄部长、雷阿姨和一帆,这不,一帆是我女儿,一帆让我陪她游故宫,上午我有时间,我只好去了?”

    黄天旭早就知道,欧阳志远是自己外甥女的干爸爸。

    黄天旭笑道:“哈哈,一帆终于抓了个壮丁,嘿嘿,一会吃完饭,你们去游故宫,不过,国庆节的人很多,注意别让一帆走丢了。”

    黄部长笑道:“吃饭吧。”

    众人来到餐厅,黄部长家里的早餐很简单,稀饭、馒头还有海带丝、两盘素炒青菜。

    黄部长吩咐,又让厨房多加了两个菜。

    黄天旭要开酒,欧阳志远笑道:“晚上没事,再喝吧。”

    黄天旭笑道:“好,晚上到海蓝之家,我再给你介绍几位朋友。”

    欧阳志远想不到,中宣部长家的早餐,就是这样简单。

    只有一帆的碗里有俩鸡蛋和一些海虾米。

    众人吃完早饭,已经七点多了,欧阳志远和黄晓丽抱着一帆去故宫游玩。

    黄天旭有事也出去了。

    雷亚琼看着远去的路虎车小声道:“老黄,晓丽和这个年轻人之间,肯定有什么。”

    黄稷山一皱眉头,沉声道:“不要乱说,欧阳志远是山南省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又是秦总理的外孙,更重要的是,欧阳志远的女朋友萧眉,是萧远山的养女,是霍老大儿子遗失的女儿,也就是说,欧阳志远是霍老的亲孙女婿。他现在又给顾老看病,和顾家的关系极好,他又参加了燕京精慧投资联盟。欧阳志远不简单呀,强横的政治背景和超强的工作能力,让他二十三岁,就成为副厅级的干部,中央办公厅已经开始注意他了,他的仕途一片光明呀。”

    雷亚琼听到欧阳志远的这些社会关系,她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小声道:“那晓丽也不能和他不清不白吧?”

    黄稷山冷声道:“他们在一起工作的时间比较长,一个是县长,一个是县委书记,你不要多想,你还没有吸取上次的教训吗?要不是你逼的太急,晓丽能和王世强那个畜生出走吗?”

    雷亚琼脸色一冷道:“晓丽要是听我的话,不和王世强在一起,能造成这样的后果吗?王世强那人根本不是人。”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