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吸引

    第二十八章吸引

    宋光明的口气极其严重,声音里带着严厉和威吓。

    王志泰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起来。他连忙道:“宋书记,您就开开恩,我只有这一个儿子,您抬抬手,我就过去了,以后,我一定听您的,你让我干嘛,我就干嘛。”

    副书记王志泰终于彻底的妥协,为了自己唯一的儿子,他要把自己卖给宋光明。

    宋光明看着副书记王志泰,心里充满着强烈的鄙视。但他又不能把王志泰逼到死胡同。王志泰毕竟是市委常委,他有一票。

    上一次,自己和市长关占平投票对决,自己就是输了一票。只要王志泰站到自己这一边来,对于他的儿子,可以开一面。

    现在,怎么处理王志泰儿子的权力,就攥在自己的手中。

    市委书记宋光明的口气缓了下来,他叹了口气道:“王洪军的错误虽然严重,让我们痛心,但他能主动交代问题,检举揭发他人,有立功的表现,在量刑的时候,我会让法院从轻处罚的。”

    王志泰一听宋光明这样说,他的心顿时放了下来,连忙道:“谢谢宋书记,感谢宋书记。”

    宋光明看了一眼王志泰道:“王书记呀,你儿子犯的错误,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以后,该怎么工作,还是怎么工作,党务工作,离不开你。孩子么,有谁不犯错误的?改了就好。”

    王志泰连忙道:“好的,宋书记,我以后一定要团结在您的周围,做好自己的工作。”

    宋光明笑道:“你以后呀,要紧密的团结在党的周围,而不是我个人的周围。”

    王志泰心道,你不就是代表党吗?

    王志泰表示完决心,离开了宋光明的办公室。他感到自己的心情轻松起来,宋光明答应自己,从轻处罚自己的儿子,看来,自己以后,要站在宋光明的战线上了。

    秘书韦青松进来,小声道:“宋书记,欧阳市长明天要和关市长去省城,落实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地的事。”

    宋光明道:“白山市市长贾正军,这人太不够意思了,竟然趁火打劫,想把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弄到白山市,嘿嘿,真是不自量力。”

    韦青松道:“欧阳市长打了市科协副主任王盛起,王盛起辞职了,已经回了老家。”

    宋光明冷笑道:“关占平太心急了,一个才撤职的县长,竟然安排到科协,王盛起进了科协,行事又不低调,偏偏和欧阳志远作对,挨打这是他咎由自取,我听说,游思雨记者在场?”

    秘书韦青松连忙道:“游思雨在场。”

    宋光明道:“注意山南日报的官方站,看看有没有这件事的帖子,有的话,给顶上去。”

    “是,宋书记。”

    秘书韦青松点头道。

    宋光明当然不会放过打击关占平的这个机会。人只要犯了错误,就一定要付出代价。

    ……………………………………………………………………………………………………………………

    七点整,欧阳志远的路虎准时出现在梦幻彩楼酒店楼前,透过窗户,欧阳志远看到了政法委书记王盛举和华宇集团总裁徐宇州站在大庭前。

    看样子,王盛举是想和欧阳志远和解。

    欧阳志远和游思雨走下路虎,他看到一个身穿风衣的男人从楼下走下来。

    政法委书记王盛举和徐宇州看到了欧阳志远和游思雨走下路虎,两人的注意力,都被欧阳志远吸引过来了,没有注意身后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走到了王盛举的身手,他的手从风衣里拿出来,掌心里多了一把寒芒四射的三零军刺,手腕一翻,那把将近半米的三零军刺,如同毒蛇一般刺向王盛举的后心。

    三零军刺,是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三八大盖枪上的特有刺刀,极其锋利,而且又长。

    欧阳志远距离王盛举有十米的距离,但那个杀手身上,竟然一点杀气都没有流露出来。等道欧阳志远看道寒芒一闪,军刺已经刺向王盛举的后心了。

    欧阳志远一声爆喝,一道寒芒从他的手里飞出,如同电芒一般射向那名杀手的眉心。

    没有词语能形容欧阳志远射出这道寒芒的速度。寒芒一闪,年英豪送给志远的那把军刀,已经射到了那名杀手的眉心。

    欧阳志远在射出那把军刀的同时,身形如同一道残影,扑向了那名杀手。

    王盛举一看欧阳志远对着自己猛然射出了一把寒芒四射的飞刀,同时扑了过来,这把他吓了一跳,他以为欧阳志远要伤害自己,但是欧阳志远要伤害自己,没有任何的理由呀?王盛举的动作也不慢,一把手枪出现在了他的手里,但没等他顶上子弹,他觉到了自己的后心剧痛。

    这个杀手没想到半路上杀出来一个欧阳志远。他狞笑着把军刺刺向王盛举的后心,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军刺已经刺破对方的衣服和皮肤,但同时他感到了,一把飞刀比电芒还快的射到了自己的眉心。

    自己如果再把军刺扎向对方的后心。自己的脑袋,也会被这把飞刀穿透自己的脑髓。

    这个杀手,只得后撤军刺,他想跺开眉心上的那把飞刀,但他已经来不及了,这把飞刀的速度,比电芒还快。

    “扑哧!”

    飞刀从他的眉心射了进去,一截刀尖从后脑穿出,脑浆和污血喷溅了出来。

    由于自己发现这名杀手太晚了,为了救下王盛举的性命,欧阳志远没有把握只伤着这个杀手,他只能干掉他,才能保证王盛举不死。

    即使这样,王盛举的后背上也被这个杀手,开了一道血槽,鲜血狂涌而出。

    王盛举转身看到了那名杀手,那名杀手的眉心插着一把军刀,他的手里还死死的握着一把鲜血淋淋的军刺。

    王盛举这才明白,欧阳志远救了自己一命,把自己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如果欧阳志远再晚半秒,杀手的军刺,就会刺穿自己的心脏。

    欧阳志远快速的给王盛举止住了血液,他冲到那名杀手面前,大声道:“快说,谁派你来的?”

    “咯咯咯!”

    那名杀手的喉咙里喷出大量的污血,身子一挺,彻底的挂了。

    欧阳志远苦笑道:“距离太远,情况危急,没能留下活口。”

    王盛举一把拉住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市长,谢谢你,今天要不是你,我就过不了今晚了。”

    华宇集团的总裁徐宇州,被欧阳志远的身手惊呆了。

    这时候,大量的警察赶了过来。

    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被人袭击,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整个事件的过程,被游思雨拍了下来。

    王盛举看着欧阳志远道:“今天本来打算和欧阳市长好好的喝一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欧阳志远笑道:“王书记,以后,有的是时间,你后背被军刺划了一道口子,我已经给你止住了血,这一段时间,就不要喝酒了。”

    欧阳志远说完话,看着警察拍完照,他走过去,拔出来自己的那把军刀。

    王盛举看到了欧阳志远拔出来的那把军刀,他的瞳孔不由得爆缩。

    特种部队的军刀!

    欧阳志远怎么会有这种军刀?难道他和特种部队有关系?欧阳志远的身手真让人恐怖,十几米的距离,一刀就射穿了杀手的眉心,真厉害呀,自己就是掏枪都没来的极。

    半个小时后,戒严解除。

    王盛举和那些警车先走了,徐宇州道:“欧阳市长,咱们去喝一杯吧。”

    欧阳志远笑道:“好吧。”

    三个人走向预定好的贵宾厅。梦幻彩楼经理曹时娜亲自给三人带来了两瓶茅台和一瓶红酒。

    徐宇州把菜单递给游思雨笑道:“游记者,女士优先,请你点菜。”

    游思雨笑道:“我点两个,剩下的你们点。”

    三个人点好菜后,曹时娜亲自去安排。

    徐宇州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你当过兵?”

    欧阳志远道:“呵呵,我本想去当兵,但做了医生,就没有当成。”

    徐宇州笑道:“欧阳市长没当过兵,但身手怎么会这么厉害,十几米的距离,一刀就射穿杀手的眉心,王书记竟然连掏枪的时间都没有,你是怎么做到的?”

    欧阳志远笑道:“我的武功是家传的,刚才那种情况下,要想救下王书记,我必须一刀干掉那个杀手,否则,王书记就危险了。”

    徐宇州笑道:“看样子,王书记得罪人了。”

    欧阳志远道:“公安系统的人,没有不得罪人的。”

    这时候,菜已经上来了,经理曹时娜亲自给三个人倒酒。“

    欧阳志远笑道:“曹经理,让服务小姐倒酒就可以了。”

    曹时娜风情万种的笑道:“欧阳市长和徐总在这里吃饭,是给我曹时娜的面子,我哪能让一般的服务小姐倒酒?”

    曹时娜倒完酒,欧阳志远吩咐服务小姐拿来一套餐具和椅子,笑道:“曹经理,陪我们喝一杯吧。”

    曹时娜一听,眼光看向徐宇州。

    徐宇州笑道:“既然欧阳市长邀请,曹经理,你就陪欧阳市长喝杯酒吧。”

    曹时娜笑道:“谢谢欧阳市长,谢谢徐总。”

    曹时娜坐在了欧阳志远的身边。

    曹时娜长得极其漂亮,属于那种成熟香艳而庄重的女人,她一坐到欧阳志远身边,那种好闻的女人清香飘进了志远的鼻子里,让志远的内心一跳。

    欧阳志远举起酒杯道:“来,王书记先回去了,为了庆贺王书记躲过了这一劫,来,咱们干杯。”

    四个人的酒杯碰到了一起。都喝光了酒杯里的酒。

    曹时娜笑道:“我听人说,欧阳市长号称千杯不醉,没有人见过欧阳市长喝醉过,今天,欧阳市长可要多喝几杯?”

    欧阳志远笑道:“那都是传言,我也有喝高的时候。”

    曹时娜笑道:“还是按照规矩来吧,三个酒,再说别的。”

    徐宇州笑道:“好,三个酒。”

    游思雨道:“你们喝三个酒,我可比不了,我随意就行了。”

    曹时娜笑道:“游记者,你的酒量也是不错的,你喝的是红酒,我喝的可是白酒,我都不怕,你怕啥?”

    游思雨笑道:“我一会回去,还要写新闻稿,有任务。”

    欧阳志远笑道:“游思雨,刚才救人的那件事,你就不要写了,我最近的风头太盛,就怕要引起别人的妒忌,你还是手下留情吧。”

    徐宇州笑道:“对了,游小姐,王书记的哥哥王盛起的那件事,还请你高抬贵手,王盛起已经辞职回老家了,他已经向欧阳市长道歉了,我看就算了吧。”

    游思雨笑道:“徐总,记者的指职责,就是实事求是的反映问题,王盛起那件事,问题很严重,王盛起本来就是撤下来的县长,但一个月不到,竟然又担任了湖西市科协副主任,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这里面,肯定隐藏着极大地秘密。”

    欧阳志远笑道:“游思雨,算了吧,王盛起的错误,也就是用了公车出殡,撞到了枪口上了,这才被撤了职,我敢说,全中国所有的官员,有哪个不公车私用?再说,王盛起已经辞职回家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欧阳志远知道,没有市长关占平的点头,王盛起根本不可能担任科协副主任,如果游思雨把这件事揭露出来,自己明天还要和关市长到省里去落实水煤浆项目,这对关市长影响不好。

    游思雨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小丫头是比较听欧阳志远的,她低声道:“好吧,那就算了。”

    徐宇州笑道:“呵呵,我替王书记谢谢游记者了,来,三杯酒!”

    众人端起了酒杯,碰在了一起。

    三杯酒喝完后,曹时娜单独的和欧阳志远喝了两杯酒,本来就极其明艳漂亮的曹时娜,脸色如同染红了彩霞,更加显得艳丽多姿。

    游思雨也是喝的脸色很红,极其的妩媚。

    这顿饭结束后,曹时娜有点喝高了。

    徐宇州笑道:“欧阳市长,你把曹经理先送回她的办公室吧我和游记者在这里等你。”

    欧阳志远笑道:“那好吧。”

    欧阳志远扶着曹时娜走向四楼的办公室。

    在楼梯间,曹时娜柔软的成熟娇躯,几乎整个都依偎在了欧阳志远的怀里,特别是她那一双硕大饱满的乳和峰,不是摩擦着欧阳志远的前胸,让志远冒出了冷汗。

    “欧阳市长,我没有喝多,还能喝上几杯。”

    曹时娜呢喃着,吐气如兰。欧阳志远好不容易把她送到四楼的办公室,刚进房间,曹时娜的柔软双臂,一下子就紧紧地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幽香的娇唇亲向了志远的嘴唇。

    几乎没有男人能抗拒极其漂亮、又喝高了的曹时娜的诱惑。特别是曹时娜身上那种天然的女人香味,能让所有的男人为他疯狂。

    欧阳志远一看曹时娜的娇唇亲向自己。

    但欧阳志远暗暗的一咬自己的舌尖,一股剧痛让他立刻清醒,欧阳志远连忙一把推开曹时娜。

    “曹经理,你喝多了。”

    欧阳志远连忙把曹时娜的娇躯放在了她的椅子上。

    欧阳志远的举动,让曹时娜一楞。这怎么可能?从来没有男人抗拒的了自己的诱惑,曹时娜身上有一个秘密,那就是她身上能散发出一种天然的幽香,这种幽香,绝对不是化妆品散发出来的香味。这种幽香,对任何男人,都有强大的诱惑力。她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能抗拒得了这种香味,没有迷醉,反而把自己推开。

    欧阳志远立刻逃了出去。

    看到欧阳志远狼狈的逃了出去,一种失落,刹那间充满着她的心头。这男人太英俊潇洒了,而且极其的阳光,要是能和他共度一次良宵,此生足也。

    徐宇州看到了欧阳志远走了回来,他顿时一愣。没有任何的男人,能抗拒曹时娜的诱惑,即使自己也不能,欧阳志远竟然能回来,这让他大感意外。

    这只能说,曹时娜诱惑欧阳志远失败了。

    徐宇州立刻笑道:“欧阳市长,走吧。”

    三个人走出了梦幻彩楼,徐宇州笑道:“欧阳市长,希望我们以后能成为朋友。”

    欧阳志远笑道:“咱们已经成为朋友了,徐总。”

    徐宇州笑道:“我是说,成为那种肝胆相照的知己朋友。”

    欧阳志远笑道:“肯定会的。”

    徐宇州笑道:“但愿如此。”

    徐宇州告辞后,欧阳志远去送游思雨。

    路虎车开到河上草原大酒店的时候,欧阳志远笑道:“游思雨,我送你上去吧。”

    游思雨笑道:“好吧,我今天也有点喝多了。”

    欧阳志远要扶着游思雨,游思雨猛然一动鼻子,皱着眉头道:“你身上有那个女人的味。”

    欧阳志远抽动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道:“是有点,曹时娜喝多了,我送她上楼,扶了她几下。”

    游思雨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你没有趁机占人家的便宜吧?”

    欧阳志远苦笑道:“那啥……我是那种人吗?”

    游思雨笑嘻嘻的道:“我看有点像。”

    欧阳志远笑道:“幸亏只是有点象而已,走吧,我送你回房。”

    游思雨笑嘻嘻的跨住了欧昂志远的胳膊道:“给你个机会,但你不能乱想。”

    欧阳志远笑道:“我能乱想啥?只要你不乱想就可以了。”

    游思雨脸色一红,轻声道:“呸,我才不乱想。”

    两人说笑着走进了电梯。

    吕玉娟正站在二楼的天井楼梯上,她看到了游思雨很妩媚陶醉的样子,挎着欧阳志远的胳膊,两人说笑着走向电梯。

    吕玉娟不由得一楞,欧阳志远怎么会和游思雨这样亲热?

    欧阳志远的未婚妻,可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儿萧眉。老看样子,两人都喝了酒。

    不一会,就来到了游思雨的房间。

    欧阳志远笑道:“游思雨,我不进去了,你早点休息。”

    游思雨看着欧阳志远道:“怎么?不敢进去?怕我吃了你?”

    欧阳志远笑道:“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

    欧阳志远说完,连忙走回电梯,按下了一楼的按键。

    游思雨看着欧阳志远狼狈的样子,小鼻子一皱,伸了一下可爱的小舌头,笑道:“嘿嘿,胆小鬼。”

    欧阳志远走出了电梯,一眼就看到了风姿卓越的吕玉娟,正笑吟的看着自己。

    欧阳志远笑道:“吕经理,还没有休息?”

    吕玉娟笑道:“这就准备上楼,我明天要回南州了。”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我明天也去南州。”

    吕玉娟的眼睛一亮,笑道:“欧阳市长到省城有事?”

    欧阳志远道:“去落实水煤浆的项目。”

    吕玉娟道:“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地,不是早就准备落户湖西市了吗?”

    欧阳志远苦笑道:“湖西矿务局甲醇精细化工厂发生了爆炸,死了七个,这让山南省发改委犹豫起来,白山市市长贾正军以为有机可乘,带领白山市矿务局的人,正在省里活动,他们在挖我们的墙角,想把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地挖到白山市,我明天和关市长一起到南州去活动。”

    吕玉娟笑道:“我可以帮你,正好,我明天也回南州,咱们一起去南州吧。”

    欧阳志远笑道:“你可以帮我?山南省发改委主任毕方海,外号冷面包公,这人可不好说话,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地落户湖西市还是白山市,是他说了算。”

    吕玉娟笑道:“你明天来接我就可以了,对了,我听说你有玉春露原浆酒?”

    欧阳志远笑道:“车里还有几箱。”

    吕玉娟笑道:“那就带两箱吧,我认识他,他别的不喜欢,就喜欢喝酒,上次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到两瓶玉春露,自己喝了一瓶,另一瓶送给了他的老领导,还成天后悔的要死。”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那好,明天早晨三点半我来接你。”

    吕玉娟道:“走这么早啊?”

    欧阳志远道:“湖西市到南州,要四个小时,咱们赶到南州,省政府正好上班。”

    吕玉娟笑道:“先不要去省政府,明天早晨,咱们直接到毕方海家。”

    欧阳志远道:“直接到他家去?不会被赶出来吧?”

    吕玉娟笑道:“有我在,不会被赶出来。”

    欧阳志远道:“那好,明天见。”

    吕玉娟看着欧阳志远坐上了路虎,路虎开出了酒店的停车场,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站在那里,久久没有离开。

    他的哥哥吕正浩走了过来,看到了妹妹呆呆的出神,顺着妹妹的眼光一看,他看到了欧阳志远坐进了那辆路虎。

    吕正浩皱了皱眉头,心道,欧阳志远救了妹妹,妹妹不会喜欢上了欧阳志远吧?欧阳志远可是有了未婚妻的。

    “玉娟……玉娟……。”

    吕正浩喊了好几声,吕玉娟就是没有听到哥哥的声音。

    吕正浩把手在妹妹的眼前晃动,吕玉娟顿时清醒过来,瞪了哥哥一眼道:“哥哥,你干嘛?”

    吕正浩看着妹妹道:“欧阳志远的未婚妻,可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儿,妹妹,你可不要乱想呀。”

    吕玉娟的脸色一红,看着哥哥道:“哥哥,你说什么呀?真是无聊。”

    吕玉娟说完,快速的跑进电梯,按下按钮。

    电梯快速的向上升去。

    吕玉娟的内心砰砰直跳,欧阳志远救了自己的命,当她在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欧阳志远那张极其阳光英俊的面孔,那双深邃明亮的眼睛,还有他给自己做人工呼吸的柔软嘴唇。

    这张极其阳光英俊的面孔,那双深邃明亮的眼睛,一直在自己的梦中出现。

    在过去,吕玉娟不相信一见钟情,但自从他看到了欧阳志远,她知道了,什么是一见钟情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