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毒蛇一般的眼神

    第二十五章毒蛇一般的眼神

    湖西市东郊,葫芦山。

    如水一般的月色洒在了整个站坡上,草丛里的秋虫发出唧唧的鸣叫。

    一道笔直的人影,如同一杆标枪一般,站在一块山石上。

    微风吹过,这人一头的散发随风飘舞,衣诀飘飘。

    “你来了!”这人头也不回的看着一快乌云,遮住了皎洁的月亮。

    “大哥,你的武功又进步了,我用了柳生家族的隐身术,你竟然能听到我的脚步声。

    一身白衣如雪、身形诡异的八重美惠,如同一片树叶在草从上飘来。

    “我的武功虽然进步了,能听出你的隐身术的原因,是你受伤了。

    这人从八重美惠的脚步声中,竟然能听出美惠受伤了。

    “谁伤了你?我去杀了他。”八重一休转过身来。

    这是一位极其俊美的儒雅男子,但他竟然长了两道雪白的眉毛。让人看到,有种毛骨悚然的诡异感觉。

    “欧阳志远!”

    八重美惠的双眼里闪出凌厉的杀气。

    “欧阳志远!”

    八重一休的身体,在听到欧阳志远这个名字的刹那间,那双雪白的眉毛,剧烈的抖动,猛然爆发出浓烈的杀气,恐怖的威压狂涌而出,周围的虫鸣瞬间消失,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又是欧阳志远。

    八重一休的右手猛然握死死地握住了腰间的一把战刀,凌厉的寒芒在刀鞘中爆闪而出,划过天际。

    小林择一、山泽一郎、柳生静一、伊贺圣雄、鸠山都死在这个中国人的手里,就连山泽田野都在欧阳志远的刀下,失去了一条胳膊,就连家族的宝刀战国水神都被欧阳志远夺去。

    “我一定要杀了他!”

    八重一休的一头长发,冲天而起,迎风狂舞,如同恶魔一般。

    美惠如同一条蛇一般扭动着,走了过来,依偎在八重一休的怀里,她的双眼留露出浓烈的**。八重一休猛地一把推开八重美惠,身形一闪,消失在浓浓的夜雾中。

    八重美惠一看自己的哥哥一把推开自己,她的双眼透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惨碧寒芒。自己这位同父异母的哥哥,始终不肯接受自己。

    欧阳志远安排好众人,他和寒万重开着路虎,奔驰在去矿务局宿舍的路上。

    既然王展辉和赵智羽他们联手建设海阳不冻港,明天就要尽快签约,免得夜长梦多。

    车子刚转过一片开阔地带,经过一座小丘陵,本来皎洁的月光,刹那间躲进了乌云里。浓重的雾气变的汹涌澎湃,温度仿佛在刹那间降到了零度,本来吵闹的路旁的秋虫,刹那间变得鸦雀无声。

    一股浓烈的杀气和威压,如同火山喷发一般的狂涌而来。

    欧阳志远和寒万重刹那间就感到了这股浓烈的杀气和挑衅的威压。

    寒万重停下了路虎,看了一样欧阳志远。

    好高的身手!这人绝对是一流的高手。

    欧阳志远打开车门,全身戒备的走下车来。

    不远处的山坡上,一位白衣男子站在一块岩石上,长发狂舞,静静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一步跨出公路,身形如同电芒一般,射向那道山坡。

    看着欧阳志远如同电芒一般的身法,八重一休的瞳孔如同针尖一般爆缩,他静静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停下身来,看到这人竟然长了一对白色的眉毛,沉声道:“你是谁?

    “八重一休!”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人就是八重一休,他沉声道:“八重骏雄的儿子?你不在日本,跑到中国来干什么?”

    八重一休道:“山泽田野的一条胳膊,是你砍掉的?他的们家族的战国水神在你手上?”

    欧阳志远道:“我和山泽田野比武,他败了。”

    八重一休道:“我要和你比武。”

    欧阳志远冷声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回到你们日本去吧。”

    八重一休并没有说话,而是右手一伸。

    “叮!”一声凌厉的刀锋出鞘,他手里多出了一把如同寒泉秋水一般的战刀,锋芒毕露的刀锋仿佛也知道就要发出一场恶战,在微风里低吟。

    八重一休两眼盯着欧阳志远道:“拿出你的战刀,让我们用手中的刀锋说话。”

    欧阳志远看出八重一休的武功极高,比八重美惠还要高上一重。

    欧阳志远眼神戒备,走手一抖,那柄软剑,也就是山泽田野家族的战刀——战国水神,在手中被欧阳志远抖的笔直,剑锋在月光下发出的寒芒,吞吐不已。

    八重一休道:“欧阳志远,出招吧。”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八重一休,如果你败了,留下你的战刀,你一生都不能再踏进中国领土的半步。”

    八重一休冷声道:“如果你败了,海阳不冻港口的工程,将由我们八重株式会社来承建。”

    欧阳志远大笑道:“八重一休,你赢不了我的,我们自己的港口,我们中国人自己建设,出招吧。”

    八重一休一声暴叫,刀锋一闪,一道寒芒发出尖锐的厉啸,劈向欧阳志远的咽喉。

    这一刀又快又恨,刀锋竟然不是自上而下,而至以一个极其诡异刁钻的角度,从下向上,反劈志远的咽喉。

    刀锋未到,欧阳志远的咽喉就已经发出剧烈的疼痛,八重一休的刀意,竟然伤到了欧阳志远的咽喉皮肤。

    欧阳志远的五行步和影子身法发挥到了极致,一个旋身,八重的刀锋削断了志远咽喉之处的几根汗毛,然后擦着志远的脸颊飞过,志远的整个脸颊火辣辣的剧痛。

    好变态的一刀!

    八重一休一见欧阳志远竟然能躲过自己的必杀一刀,他狞笑着,一声咆哮,刀锋一闪,一刀三斩,劈向志远的咽喉心脏和腹腔。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手里的软剑,猛然一抖,三朵碗口大的剑花,如同瀑布一般,挡在自己的胸腔。

    “叮叮叮!”三声爆响,火花四溅,两人的战刀连续撞击在一起。强烈的劲气,撕裂着周围的空气,发出震耳欲聋的厉啸。

    八重一休一声狞笑,刀锋一撩,贴着欧阳志远的刀锋,以快的不可思议的速度,扎向欧阳志远的眉心。

    这一刀的角度,更是诡异。

    欧阳志远猛一仰头,刀锋发出切割空气的怪啸,贴面而过。志远脑门前的一撮头发,在刀锋下飘落下来。

    这一刀,让欧阳志远的冷汗下来了,好危险的一刀,自己要是在慢一点,自己的脑门就会被刨开。

    八重一休冷笑道:“欧阳志远,你不是我的对手,你认输吧。”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八重一休,你的刀锋,刀走偏锋,刁钻阴毒,正和你们大和民主的性格一样,没有大气,只能在背后捣鬼偷袭,永远上不了台面,所以,你的武功就像你们国家狭长的国土一样,弯曲狭窄,少了一种磅礴的大气。你们的刀法,学自我们的唐朝,正气磅礴、宽宏大度的刀法没有学去,反而去掉了刀法中大开大合的精髓,专门研究出来这种刀走偏锋,刁钻阴毒的刀法来,你们大和民族真是糟蹋了我们的武艺,来,我教你一招,滚回日本去吧。”

    欧阳志远说完,整个身形刹那间变得巍峨高大,如同一座不可仰视的高山一般,他手中的刀锋发出耀眼刺目的锋芒,如同出升的旭日光芒,带着一种坦荡浩然正气,猛然的劈下。

    这一招刀法,带着无坚不毁的浩然正气,如同一座山岳顶着刀锋,劈向八重一休的顶门。

    欧阳志远这一招刀法,把五行神功提高到十重,带着强大的威压,很劈下来。

    八重一休一声咆哮,手中的刀锋反撩,试图格开志远这无坚不毁的一刀。

    “叮!”火星四溅,劲气四射。

    两把刀锋撞在了一起。

    “咔嚓!”

    八重只觉得自己的刀锋砍到了一座大山之上,胸口如遭重锤猛击。

    “哇!”

    一口污血在嘴里喷出。

    八重的战刀断为两截!

    “噗嗤!”

    志远的刀锋继续向下。八重一休的胳膊齐肘而断,污血激射而出。

    八重一休败了。刀断、胳膊断。

    但强大的冲击力,仍旧没有减退。

    “噗通!”

    八重一休的身子受不了欧阳志远强大的压力,一下子跪在了欧阳志远的面前。

    欧阳志远一脚踩在八重一休断了的战刀上,冷笑道:“你们日本人,在我们唐朝,只学了一点刀法的皮毛而已,就不认祖宗了?滚吧!以后不要再踏入中国半步,否则,杀!”

    八重一休脸色苍白,冷汗湿透了衣服。他踉跄的站了起来,怨毒的眼睛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我输了,我会再来的。”

    欧阳志远冷声道:“再踏进中国的一寸土地,你就得死!滚!”

    欧阳志远一脚踹在八重的肚子上。八重一声惨叫,巨大的身形好象炮弹一般,砸进了了黑暗之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八重连滚到爬的,一休踉跄的冲进了黑暗之中。

    欧阳志远为了免除后患,这一脚,废了八重一休,让他以后永远不能练武。

    寒万重跑了过来,冲着欧阳志远大声道:“哈哈,今天总算开眼了,欧阳市长,你这气势磅礴的一刀,我敢说,没有人能接的住。”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这种跳梁小丑,来送死而已,不过,这个变态的东西,那几刀果然厉害,他的武功要比八重美惠高多了,但是,越是诡异刁钻的刀法,都不能和磅礴正气的刀法相比,他们的刀法,糟蹋了我们的国粹。”

    寒万重两眼露出炽热的神彩,大声道:“我要学你这一刀。”

    欧阳志远没好气的笑道:“没学会爬,你就想跑?我这一刀,练了二十年了,你先学会三重内劲再说吧。”

    寒万重道:“我已经掌握了三重内劲。”

    欧阳志远撇了撇嘴道:“你只是学了皮毛而已,韩万重,刚才八重一休的三刀,你能接住几刀?”

    寒万重脸色一红,小声道:“一刀也接不住。”

    欧阳志远道:“八重的第一刀,速度极快,角度刁钻,是反撩式,就是我,也差点没接住,你看我的脖颈。”

    寒万重一看,欧阳志远的脖子上有一道红印。那是八重的刀意伤的。

    寒万重忙道:“你受伤了?”

    欧阳志远摇了摇头道:“没有,八重一休竟然练成了刀意伤人,这人是个奇才。

    寒万重笑道:“他再是奇才,还是让你一刀劈断了他的战刀和胳膊。”

    欧阳志远道:“这家伙的三刀,威力极大,嘿嘿。”

    欧阳志远说完,手中的软剑一抖,那三招闪电一般的在志远的剑下施展出来。

    寒万重的从眼前,顿时剑气纵横、劲气四射。

    寒万重惊奇的盯着欧阳志远,结结巴巴的道:“你……你竟然学会了这三招……。”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这三招虽然刁钻诡异,但威力极大,在八重一休手里使出来,威力只能发挥出

    三分之一,哈哈哈,我要是使出来,我能发挥出来十层的威力。“

    寒万重笑道:“你有劈伤八重一休那一刀,还学这三招干什么?”

    欧阳志远笑道:“我那一招威力虽然极大,但消耗功力太厉害,不能常用。八重这三招,可以直接运用。”

    “嘶嘶嘶嘶。”

    剑气纵横,寒芒闪烁,欧阳志远又把这三招刀法练习了几遍。这让寒万重看的眼花缭乱,心里羡慕不已。

    欧阳志远今天住在了矿务局分给他的那幢别墅,他明天早晨要等张广田和他的女儿,安排他女儿上班。

    欧阳志远洗完澡,刚躺倒床上,他的电话就响了,他一看号码,心里顿时感到一阵欣喜和暖意。

    号码是韩月瑶打过来的。月瑶有了自己的孩子,而且是双胞胎,都是儿子。

    志远连忙接过来,小声道:“月瑶,我想你了。”

    志远这句话,让电话那边的韩月瑶,心里一酸,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

    “欧阳哥哥,月瑶也想你了。”

    欧阳志远听到了电话那边,韩月瑶的哭泣声,他的心里禁不住抽搐了几下。

    “瑶儿,十月一放假,我去看你。”

    欧阳志远一听到韩月瑶的哭泣,他恨不得立刻冲到月瑶的身边,把月瑶抱在怀里。

    “看,欧阳哥哥,他们在动。”

    电话里传来韩月瑶惊喜的声音。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连忙问道:“瑶儿,你说谁在动?”

    “欧阳哥哥,咱们的儿子,看,小家伙又动了一下。”电话里,韩月瑶的声音是那样的惊喜,是那样的幸福。

    “我们的儿子在动,真的瑶儿?”

    欧阳志远的眼睛湿润了,他感到湿润的东西从眼里流了出来,流进了嘴里,咸咸的、甜甜的,一直甜到心里。

    “是的,欧阳哥哥,我感到是他们的小脚,呵呵呵,又动了一下,欧阳哥哥,我好高兴好幸福呀。”

    韩月瑶用手抚摸着子自己的肚子,她感到了儿子的小脚丫在动。

    欧阳志远大声道:“瑶儿,把电话放在儿子的小脚丫地方,我听听。”

    欧阳志远几乎喊了出来,高兴的他蹦了起来。

    韩月瑶笑着连忙把电话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电话刚一放好,小家伙的脚丫就踢了过来,竟然把电话踢到了一边。

    欧阳志远听到了电话里传来了彭的一声。

    欧阳志远大笑道:“哈哈,月瑶,咱们的儿子真有劲。”

    韩月瑶幸福的笑道:“两个小家伙,可调皮了,从今天早晨开始会动的,我都能摸到了儿子的小拳头和小脚丫,太好玩了,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轻声道:“瑶儿,辛苦你了。”

    “欧阳哥哥,我不辛苦。我感到很幸福,这是咱们的儿子。”

    韩月瑶微笑着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红润。

    “瑶儿,后天就是十月一了,我要去看你和儿子。”

    欧阳志远恨不得,现在就飞到韩月瑶的身边。抚摸到自己的儿子。

    韩月瑶道:“欧阳哥哥,你要是忙的话,就不要来了,这里有爷爷,和魏爷爷、禅月大师,他们每天都来,我这里可热闹了。”

    欧阳志远笑道:“瑶儿,后天,我准时到。”

    两人一直谈到半夜,才挂了电话。

    欧阳志远兴奋的一夜都没有睡好,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还在打着哈欠。

    刚一上班,张广田就带着女儿张丽丽就来到了志远的办公室。

    张丽丽今年十八岁了,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欧阳志远直接给劳资处打了电话,用内招的手续,那张丽丽招进了矿务局。他让张丽丽就在自己的办公室,大扫卫生。

    办完张丽丽的事情,欧阳志远又把矿务局的事情安排了一边,然后直奔市政府。

    精慧投资联盟和恒大集团要和市政府签约。当他的车刚停在市政府大楼前,走下车的时候,他猛然感到,一双极怨毒的眼睛,如同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自己,让自己毛骨悚然。

    欧阳志远一看,一名身材高大。长得英俊潇洒的男人,正从一辆拉宾车里走了出来,两眼看着自己,那种让自己毛骨悚然的怨毒眼神,一闪而没。

    欧阳志远不认识这个男人,可是这一双眼睛有点熟悉,这人是谁?自己不认识他呀?他怎么偷偷的用毒蛇一般的眼神看着自己?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