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毒计

    第二十章毒计

    欧阳志远道:“市长关占平是想让八重株式会社投资这二百个亿,这项政绩就是他的,他为的是个人的私利。但我们为的是国家的安全,绝不能让八重株式会社投资,明天的常委会,看来又是一场激烈的龙虎斗呀。”

    宋光明到:“咱们尽量的把常务副市长方明海争取过来。”

    欧阳志远道:“宋书记,明天的常委会上,我们一定要赢。

    欧阳志远把王展辉、霍英琼、年英豪安排在唐宋集团的河上草原大酒店里,吕玉娟亲自安排房间。

    年英豪刚洗完澡,就传来敲门声。

    年英豪道:“谁呀。”

    欧阳志远道:“七姐,是我。”

    年英豪一听是欧阳志远,她走过去,把门打开。

    欧阳志远看着刚洗完澡的年英豪,乌黑的头发披在修长的脖颈上,宽松的浴衣,掩盖不住她凹凸有致的漂亮身材。

    年英豪从小就练武,身材很好,欧阳志远的眼睛有点发直。

    年英豪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小家伙,看什么看?找揍不成?”

    欧阳志远笑道:“七姐长得太漂亮了。”

    年英豪道:“小毛孩子也知道拍马屁了,说,找我干什么?”

    欧阳志远道:“你快去换好衣服,咱们去拜访一个人。”

    年英豪看着欧阳志远道:“去拜访谁?”

    欧阳志远道:“湖西市军区政委项永赞。”

    年英豪一听,笑道:“你是想把项永赞这一票拉过来?”

    欧阳志远道:“只要你去,项永赞这一票绝对帮我们。”

    年英豪笑道:“你是想让我拿爷爷的名头,来给项永赞施加压力?”

    欧阳志远道:“我敢肯定,八重株式会社投资二百亿的目的,就是在打明珠军港的主意,日本人这个变态的民族,一直对我们不死心,我们给项永赞讲清楚事情的原因,作为湖西市军区政委,项永赞一定会支持我们的。”

    年英豪道:“那好吧,我去换衣服。”

    湖西市锦湖大酒店的一套豪华大酒店。

    八重株式会社社长八重俊雄坐在沙发上,他那一双阴冷的眼睛看着身后的宫本道:“宫本,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留着一撮让人恶心的小胡子的宫本躬身道:“八重社长,事情办完了,中国的官员没有几个不贪财的。每人送了一百万,而且,我还答应把他们的子女免费接到日本学习,海阳不冻港的承建权,我们一定能拿到手。”

    八重俊雄狞笑道:“嘿嘿,很好。我们拿到海阳不冻港,就可以在港口下面建造秘密监测,中国明珠港的最新式核潜艇和战舰的秘密,都不会逃出我们的视线。”

    这时候,里面的门开了,一位身穿白衣,面色冷酷,但长得极其漂亮的女子走了过来,这个女人,竟然就是在白沙岛和欧阳志远火拼的那个女人。

    “美惠,白沙岛的情况怎么样了?”

    八重美惠躬身道:“父亲,我在白沙岛碰到了一个强大的对手,我受了伤。”

    “你说什么?你竟然受了伤?你可是继承了柳生家族的剑法和八重家族的刀法,你的身手在两大家族中,排名第二的。”八重俊雄听道女儿受伤,他不由得从大吃一惊。

    八重美惠道:“这人的武功极高,而且精通中国武功中的三重暗劲,身手十分的可怕。”

    “三重暗劲?”八重俊雄吃惊的道。“这人是谁?叫什么名字?”

    八重美惠的双眼猛然爆发惨绿的凌厉杀气,她的眼睛里透出一种恶魔一般的妖异。

    “他叫欧阳志远,主管湖西市工业的副市长,也是海阳不冻港口的筹建总指挥。”

    “什么?是他?他竟然有这么高的身手?还伤了你?”

    八重俊雄的嘴角在猛烈地抽搐着,欧阳志远可是刚调来的副市长,是海阳港口的建设总指挥,他竟然去了白沙岛,还伤了自己的女儿八重美惠,这个人不好对付呀。

    八重俊雄道:“美惠,你的妹妹美智还在海阳港口吗?”

    八重美惠道:“美智现在还在海阳港口,她看到了欧阳志远回湖西市了。”

    原来,八重俊雄有一对双胞胎的女儿,大女儿叫八重美惠,就是在白沙岛和欧阳志远交手的把那个,在海潮大酒店和志远见面的那个是妹妹八重美智。

    八重美惠和美智两人长得一模一样,几乎分辨不出来。只是美惠的眼神凌厉,杀气太重,而美智的眼神是清澈透明的,带着一种淡泊。

    八重俊雄道:“你哥哥八重一休就要到了。”

    美惠一听,眼里顿时露出了一抹明亮的神彩。八重一休的武功,在整个家族排在第一位,哥哥已经把柳生剑法和八重刀法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在整个日本剑道大比武中,荣获第一。

    八重美惠一直崇拜自己的哥哥,而且十分的迷恋他。他们是一个父亲,但不是一个母亲的。

    八重美惠看不起所有的男人,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自己一父俩母的哥哥,而且她喜欢自己的哥哥,这种喜欢,已经接近变态。

    八重美惠道:“父亲,根据我的调查,欧阳志远并不希望我们八重株式会社承建海阳港口,他希望的是,燕京精慧投资联盟中标承建。”

    八重俊雄冷笑道:“只要关占平市长同意我们承建海阳不冻港,欧阳志远又算什么?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市长罢了。”

    八重美惠手里猛然露出一截惨碧的刀锋,阴森森的道:“如果他不同意,找个机会,让大哥干掉他。”

    八重俊雄道:“等你大哥来到再说。

    八重美惠看着父亲道:“青檀现的警察和特警已经搜查了白沙岛,那座岛屿,我已经放弃,我们的人,都撤了回来。”

    八重俊雄道:“记住,管理好你的手下,不要让他们惹事。免得坏了我们的大事。”

    八重美惠道:“好的父亲。”

    ……………………………………………………………………………………………………………………

    欧阳志远开着路虎,和年英豪来到了湖西市军区司令部。

    得到消息的军区政委项永赞,早就迎了出来。欧阳志远知道,人家出来迎接的不是自己,而是年英豪。

    年英豪的爷爷,可是军委的一号首长。

    项永赞今年快六十了,但身材笔直,长得高大魁梧,一双虎目,炯炯有神,透出犀利深邃的目光,一副标准的军人气质。

    “项爷爷,您好!”

    年英豪主动和项永赞打招呼。

    项永赞笑着看着年英豪道:“英豪,你爷爷还好吗?”

    年英豪笑道:“谢谢项爷爷您关心爷爷,我爷爷很好。”

    欧阳志远走向项永赞,伸出了手道:“项政委,您好。”

    项永赞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笑道:“欧阳市长,你好,想不到,你比电视上还要年轻,快屋里请。”

    三个人说笑着,走进了客厅。工作人员端上了水果和茶水。

    项永赞看着年英豪道:“英豪呀,你爷爷还是喜欢喝酒吗?”

    年英豪笑道:“项爷爷,您怎么知道,我爷爷喜欢喝酒?”

    项永赞笑道:“呵呵,我十八岁的时候,就是你爷爷的警卫员了,我的身上,背了两个水壶,一个盛水,另一个盛酒,在朝鲜战争的时候,你爷爷每次看敌我兵力分布图的时候,就要大声道:拿酒来。呵呵,我只要一看到你爷爷要看地图,我就早已把酒准备好。”

    年英豪笑道:“呵呵,项爷爷,您是我爷爷的警卫员呀。”

    项永赞笑道:“我给你爷爷当了五年的警卫员,后来,在上甘岭的战斗中,我们的人快拼光了,最后,就连警卫连都上去了,我扛了两个爆破筒,干掉了敌人最后的两个暗堡。我回来后,你爷爷问我,想不想带兵,我说,想,你爷爷又问我,想带多少兵?我说,我能带一个排,呵呵,你爷爷就让我当了排长。事后,我就后悔了,为什么不说能带一个连呀。”

    欧阳志远和年英豪都被项永赞的话逗乐了。

    欧阳志远笑道:“项政委,可惜呀,我没有干上您们的年代,我要是出生在您们那个时代,我一定和你们一起参加战斗,联合国派出的的二十多个国家的联军,都被我们打的狼狈逃窜,这是何等的壮举,痛快呀。”

    项永赞大声道:“**他老人家说的好,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嘿嘿,以美国为首的二十几个联合国的军队,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我们的冲锋号一响,美国鬼子就拼命地逃跑。”

    欧阳志远道:“项政委,可是,这些敌人,一直在暗中敌视我们,特别是近一段时间,日本的军国主意在复活,他们一直在刺探我们的情报,我们明珠军港的最新核潜艇,就是他们刺探的目标。”

    项永赞的眼里猛然露出凌厉的杀机,沉声道:“任何想刺探我们国家情报的间谍,一个都不能刚过。”

    欧阳志远笑了,他知道,项永赞虽然和关占平站在一起,但,他肯定不会同意日本人参加海洋港口的建设。

    欧阳志远道:“项政委,现在,我们湖西市要建设海阳不冻港,日本八重株式会社想投资二百亿,承建海洋港口,而海阳港口距离我,我们的明珠港口也就是五十公里,关市长已经答应了八重株式会社,明天湖西市的常委会上,就要讨论决定这件事,您是湖西市的常委,我和年英豪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问问您,您同意日本八重株式会社承建海阳港口吗?”

    项永赞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这才明白欧阳志远和年英豪来的目的。

    项永赞之所以和关占平站在一起,就因为,两人是姑表亲,项永赞是关占平的表哥。

    项永赞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你是怀疑八重株式会社,会在建设海阳港口的时候做手脚,来刺探明珠港口?”

    欧阳志远道:“不是怀疑,而是肯定,最近,日本人已经派了很多的日本间谍,在刺探我们的明珠港了,都已经报我们粉碎。”

    项永赞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道:“这些都应该是国家的绝密,欧阳市长怎么会知道。”

    年英豪道:“项爷爷,志远虽然是湖西市的副市长,但他还有另外的身份。”

    项永赞道:“欧阳市长还有另外的身份?”

    欧阳志远拿住自己第五部队的军官证递给项永赞道:“项政委,我是第五部队的特战队员。”

    项永赞是湖西市的军区政委,他当然认得欧阳志远的证件,这让他很是惊奇,一位副市长,竟然是第五部队的特战队员,真是不可思议。

    欧阳志远道:“项政委,我的主要职责,就是保护明珠港,日本人几次对我们明珠港的刺探,都被我们第五部队的战士粉碎,所以,明天的常委会上,我希望项政委不要同意让八重株式会社参加海阳港口的建设。”

    项永赞沉思了一下,把证件递给欧阳志远道:“好,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明天的常委会上,我不会同意八重株式会社参加海阳港口建设的。”

    欧阳志远道:“谢谢项政委的支持,今天,没有跟您到来什么礼物,自家酿的一箱酒,您尝尝。”

    欧阳志远送给了项政委一箱玉春露。

    项永赞和年英豪的爷爷年震朝一样,极喜欢喝酒,他一看欧阳志远送给的自己的是玉春露,顿时大喜,他到山南军区开会的时候,喝过一次这种酒,当时,山南省军区司令员只有两瓶玉春露,给每个人倒了一杯,多了没有。

    玉春露好喝呀,到现在每当想起这种酒的时候,项永赞都还回味无穷。但他不知道这种酒是在什么地方买到的,当秦剑的玉春露上市的时候,有人送了几箱,口味虽然很好,但根本比不上在山南军区喝的玉春露。

    现在欧阳志远送的这一箱子玉春露的包装,和在山南省军区喝的一样,这让项永赞狂喜不已。

    “志远,玉春露是你家酿造的?”

    年英豪笑道:“项爷爷,玉春露就是志远的父亲酿造的,这是原浆,和市面上卖的不一样。”

    项永赞一听,看着欧阳志远笑道:“好,这礼物我喜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