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谁是隐形人

    第十二章谁是隐形人

    欧阳志远冷笑道:“真正能为湖西市建设服务的集团,我欧阳志远双手赞成,要是那些抱着投机取巧、坑害湖西市的集团,来湖西市,我欧阳志远一概拒之门外,别想进入这三大建设项目中。”

    霍英琼看着志远道:“市长关占平和燕京的赵家关系很好,这次赵智羽来湖西市,参加海阳港口的建设,市长关占平可是要大力支持的。”

    欧阳志远笑道:“赵智羽的恒大集团,要一下子拿出二百个亿来,就怕有点困难,要参加,他也只能参加一部分的项目建设。”

    霍英琼道:“是呀,王展辉大哥和霍加臣大哥的精慧投资联盟,拿出二百亿的资金,都是这些人共同筹集的资金,一般人是拿不出来的。”

    欧阳志远笑了笑道:“呵呵,他作为商人,来我们湖西市投资,我作为东道主肯定是要热情欢迎的,但是如果他不自量力地要来找我的麻烦,或者在湖西市的三大建设项目当中像当初江宗石那样在工程建设的过程当中捣乱,我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欧阳志远不由无奈地想到了江宗石,本来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和自己关系很好,虽然和楚浩南、颐秋水走得近,但和这两个人比起来还算个谦谦君子,可后来因为自己打了他的弟弟,他为了帮助他父亲省长江川河来打压自己,在傅山县工业园的污水处理厂中偷工减料,还在那次盘龙河水污染当中拖延时间,差点给傅山县造成重大损失,以致于后来和自己分道扬镳。

    霍英琼道:“欧阳大哥,我们大家支持你。你放心,虽然赵家是燕京的顶级家族,但是站在你身边的有我们的爷爷,你外公,还有王爷爷,还有精慧投资联盟的各位兄弟姐妹。”

    嘿嘿,小丫头,站在你欧阳大哥这边的可不止这些人,还有军委的谢老,国安部,第五部队。你还不知道吧!欧阳志远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

    海洋不冻港位于湖西市的最东端,属于青檀县,且处于青檀县,永安县,古曹县三县的交界处,距离永安县蔡家庄的福隆港口只有五十公里,由湘西市区到海洋不冻港就要经过这个蔡家庄福隆港口。

    突然欧阳志远听到一声嘟嘟的声音,转过头悄悄看了看霍英琼,发现小妮子的小脸红红的,哈哈,原来是肚子饿了。便笑着问道:“是不是肚子饿了啊?”

    霍英琼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欧阳志远笑道:“好吧,反正我也没吃早饭,这里到海洋不冻港还有一段路程,咱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吧。”

    “好的,欧阳大哥,我们就到前面的蔡家庄吃饭吧。”霍英琼道。

    欧阳志远不由一愣:“英琼,你怎么知道前面是蔡家庄呢?”

    “哈哈,欧阳大哥,我们集团要来参加湘西市的建设,我这个做总经理的自然要把湘西市的情况了解一下吧,再说了,以我们天成集团的实力,打听这些事儿不是小菜一碟么?”霍英琼笑道。

    欧阳志远问:“那你们集团都打听到了些什么呀?”

    霍英琼道:“打听到的可多了,回来再给你说。

    “对了,我在来之前,回了趟燕京,爷爷给你写了一封信,你看看。”

    霍英琼说话间,递过来一封信。

    欧阳志远打开信一看,是爷爷霍老的亲笔信。

    志远:

    这次你到湖西市去任职,是高层之间相互交换的结果,你到了湖西市,我们对立面的人赵家也安插了一个副市长赵智安到龙海市,龙海市的经济虽然比不上湖西市,但是整体来讲要比湖西市好很多,当然,这些都要感谢你在龙海市工作期间所做的工作,建立了两大工业园,惩治了一批党内的大蛀虫,尤其是龙海市前任市长郭文画和前公安局长赵大山。我代表党和人民在这里感谢你。

    湖西市的治安非常的差,那里充斥着各种**,走私,毒品交易,官商的勾结,上面下决心整顿湘西市已经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和机会,现在有了你,我和王老就把你派到了湖西市。为了能够让你更快更好的投入工作,我就让人给你搜集了些湖西市的消息给你。

    你在湘西市要抓好三大建设项目——海阳不冻港,湖西市飞机场和煤炭化工基地的建设,但同时也要帮助市委书记宋光明搞好湖西市的治安。

    湖西市最大的走私集团,就在福隆港,很有可能就是蔡家五兄弟。

    老大叫蔡思军,就是永安县的县长,在永安县他借着本地人的优势一手遮天,很是强势,深得为官者的要领,做事滴水不漏,很有心计。

    老二叫蔡思忠,是蔡家庄二手交易汽车城的老板,此人做事心狠手辣,借着哥哥和家族势力,为所欲为,稍有不从者,便遭到他的无情打压。

    老三蔡忠厚,老四叫蔡忠双,老五蔡忠全,都有自己的公司,都在参与走私,

    湖西市永安县一直在进行着特大走私活动,包括煤炭,柴油汽油,家电、汽车和毒品等,比起最近厦门爆发的远华走私案还要大上几倍,所以你一定要想办法打掉这个特大走私团伙,国家挽回损失。

    另外,更重要的一点,蔡家五兄弟可能就是一群小喽啰,他们的上面,可能还有一个隐形人,叫虎爷,这个人,控制了湖西市走私集团一大半的势力,他才是金字塔的顶峰,这人很有可能还是一个间谍,出卖国家的军事情报,海阳港口距离潜艇军港明珠港很近,你一定要找出来这个人。

    为了找到隐形人虎爷,上面一直没有动手,免得打草惊蛇。

    志远,不容耽搁,这些走私团伙多存在一天斗会给国家造成几千万的损失,长此以往,你我都不敢想象。你在湖西市随时和我们几个老头子保持联系,必要时,我们出手帮你,一定要找到隐形人虎爷。所有的这些,都要保密,免得打草惊蛇。爷爷。

    欧阳志远看完信,体内不禁热血翻腾,双手一合,这封信已经变为灰烬。

    自己一定要在这块地上再创辉煌,铲除这些国家的蛀虫。同时很感霍爷爷在燕京都还关心着自己,给自己提供这么多有用的信息,让自己能够更高效的进入工作当中。

    县长蔡思军竟然有走私的嫌疑,真是岂有此理,你***可是一县之长,党和国家培养你容易吗?老子只要抓住你们全家走私的证据,一个都不会放过。

    隐形人?虎爷?谁是虎爷?在龙海市,有个七爷赵大山,现在,湖西市又出现了一位隐形人虎爷,真是麻烦呀。

    两个小时候,车子进入了永安县境内,湖西市最大的港口福隆港,就在永安县的福隆城,要去海阳港口,要经过福隆城。

    前面是个大型加油站,加油站上面写着巨大的条幅,蔡家庄批发市场欢迎您。

    蔡家庄!

    欧阳志远喃喃的念着这三个字,蔡家庄就是湖西市大的走私品销售地。

    寒万重道:“欧阳市长,咱们去加油。”

    路虎车拐向旁边的加油站,车子还没有下公路,一个长得五大三粗,极其彪悍胖胖的中年妇女,机灵的向四周看了看,微微肿眼泡的双眼又盯着路虎的的牌照,当她看到是外地牌照的时候,这个女人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嘿嘿,外地车,有生意上门了。

    路虎的速度慢了下来,那个中年女人哆嗦着一身的肥肉,一摆手,走了过来,低声道:“要便宜的汽油吗?价格是加油站的三分之二。”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一愣,心道,有这么便宜的汽油?难道这个女人是来兜售走私汽油的?就是走私雇来的汽油,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兜售吧?

    欧阳志远小声道:“质量如何?质量不好,对车不好。”

    那女人嘎嘎的笑道:“进口的汽油,保证比加油站的还要好,我们不图挣你的小钱,我们要的是宣传,你用低廉的价格,买到了质量很好的汽油,你就会带朋友来加油的,要是要的量大,我们还搞批发,送货到门。”

    欧阳志远立刻装做很高兴的样子道:“好吧,我跟你去看看。

    那中年妇女点点头,从一个胡同里推出一辆摩托车,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跟我走。”

    霍英琼看着欧阳志远小声道:“我听说过,湖西市的走私极其猖狂,汽油、煤炭、汽车、家电和毒品,怎么没有人抓?”

    欧阳志远道:“地方保护主义在保护呗,永安县没有几家像样的工厂,但在湖西市是最富裕的一个县,数百万的名贵跑车满街都是,一会,你看看就知到了。”

    欧阳志远没说完,两辆劳斯莱斯和一辆保时捷,如同旋风一般的飞驰而过,差点碰到路虎,吓得霍英琼一声尖叫。

    这三辆车肯定在飙车。

    欧阳志远苦笑道:“看到了吗?三辆豪华跑车,在飙车呢,真是不知死活呀。”

    霍英琼惊魂未定的看着早已失去踪影的三辆跑车道:“刚才真是危险。”

    “到了!”

    那个中年妇女停下车,欧阳志远一看,竟然是个大型的加油站,名字叫一路顺,很多外地车,都在这里加油,生意十分的红火。

    中年妇女道:“你们去加油吧。”

    寒万重看着车去加油,霍英琼的车也开了过来。

    欧阳志远看到了汽油的质量,他的眼里露出了惊奇,汽油的质量极好,清澈透明,一点杂质都没有。

    那个女人走了过来笑道:“没有骗你们吧?我们的汽油,比他们的好多了,欢迎你们下次再来。”

    寒万重结完帐,竟然省了二百块钱。

    欧阳看着那个女人道:“如果多要,还能便宜吗?”

    那个女人道:“还能便宜一点,这是去我的名片,量大的话,我们用油罐车给你送。”

    欧阳志远接过名片,看到这个名片上,只有一个电话号码。

    欧阳志远收起名片道:“好的,回来联系。”

    那女人道:“好的,我等你电话。”

    这个加油站销售的汽油,绝对是走私过来的。欧阳志远知道,现在不能打草惊蛇。

    两辆车子继续向前开,欧阳志远道:“既然来到了福隆港,咱们就到蔡家庄批发城看看去。”

    寒万重道:“好的,欧阳市长。”

    二十分钟后,路虎车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拐过弯,前面就是蔡家庄批发城。

    路虎还没来的极拐弯,一辆奥迪急速的驶来,奥迪的车速太快,在拐弯的时候,竟然没有减速,整个车体发生了漂移,直接撞向路虎。

    寒万重可是特战部队出身,他的反应极快,连忙猛打方向,路虎快速的窜了出去,但后尾仍旧被那辆奥迪蹭了一下。

    那辆奥迪车转了一圈,终于停了下来。

    欧阳志远的路虎,那是经过了特别的改装,外面都是加了防弹特制的钢板和防撞支架。路虎车掉了一片漆,但那辆奥迪的左前灯,被撞得粉碎,后备箱的车盖都翘了起来。

    霍英琼吓得早就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这些人开车都不要命呀。

    奥迪车门打开,冲出来三个十分凶恶、留着黄头发、身上刺着老虎黑龙的彪形大汉。

    “你***找死,王八蛋怎么开的车?把我们的奥迪撞坏了。”

    一个带头的大汉瞪着眼,咆哮着冲了过来。

    寒万重下了车,欧阳志远拍了拍霍英琼的后背道:“我下去。”

    霍英琼感到欧阳志远的胸膛是那样的宽厚,带着让自己内心狂跳的好闻气息,这种气息是那样的迷醉,自己真想一辈子都不离开这个温暖的怀抱。

    霍英琼一听欧阳志远要下去,她的脸色一红,离开了志远的怀抱。

    欧阳志远走下路虎。

    寒万重一声冷哼道:“你们是怎么开的车?开这么快干么去?拐弯也不减速,难道找死不成?”

    那个大汉一听寒万重骂自己找死,顿时勃然大怒,破口大骂道:“你妈隔壁的找死。”

    这家伙一拳恶狠狠的打向寒万重的面门。

    寒万重跟着欧阳志远练武,武功已经进步很快,特别是暗劲的运用,已经自如,就是阳关三叠,也已经找到感觉。寒万重要用这个大汉试验一下,自己的成绩。

    寒万重一闪身,让过这个大汉的拳头,一拳就轰在了这个大汉的胸口上。

    “嘭!”

    一声闷响,这个大汉只觉得胸口如同遭到重击,二百斤的巨大身形,如同一颗炮弹一般,被轰飞了出去,砸进了旁边的一个大汉身上,被砸中的大汉,感到了一股强大的推力,从对方身上传来,扑通一声,被砸中的大汉直接被砸出两米开外。

    寒万重的阳光三叠内劲,已经练出了第一叠了。

    欧阳志远笑道:“不错,暗劲已经能运用自如了,多重劲练出了一重了,呵呵,进步很快。”

    寒万重笑道:“只练出了第一重,还不熟练。”

    另外一个大汉一看对方竟然用一招就放到了自己两个人,吓得他一呆。

    “你们***是谁?撞了老子的车,竟然还打我的人,皮子痒了不是?今天老子要让你们跪在地上求饶。”

    车门一开,从车里走出一个面目阴森、长着一个鹰钩鼻的年轻人。这人也就二十岁,虽然长得很漂亮,但鹰钩鼻子和一双阴森森的三角眼,破坏了他的英俊,相反给人一种狠毒的怪异。

    这人一出来,欧阳志远吓了一跳,自己还没有见过这种面相的人。这种人,绝对是一种大奸大恶之人。

    这个年轻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拿起了电话,沉声道:“张继瑞,你立刻带人来,有人在南转盘打我。”

    “咔嚓!”

    这个年轻人挂上了电话,恶狠狠的看着欧阳志远和寒万重。

    蔡家庄批发城派出所所长张继瑞猛然接到蔡晓斌的电话,蔡晓斌说有人在南转盘打他,这可把张继瑞吓了一跳。

    蔡晓斌可是县长蔡思军的亲侄子,腾飞集团老总蔡思忠的唯一儿子,他妈隔壁的,有谁敢打县太爷的儿子,不是找死吗?

    张继瑞立刻带领七八名警察,开着警察,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看对方叫人,他禁不住冷笑道:“年轻人,不要冲动,是你的车撞了我们,好在又没有什么大事,我看算了吧?”

    蔡晓斌一听,知道对方怕了,他阴森森的道:“算了可以,陪我一辆新车,让那个打我手下的黑大汉,跪在我面前磕头赔罪,叫我三声爷爷,我就放了你们。”

    果然,这家伙不仅嚣张,而且还十分的阴毒霸道。

    寒万重是谁?他可是第五特战部队第一分队的队长,他的脾气极其火爆,他一辈子就佩服两个人,一个是特战大队长萧风雨,第二个就是欧阳志远。这个狠毒的家伙嚣张的竟然让自己跪下叫他三声爷爷,寒万重直接用脚回答了他。

    “嘭!”

    寒万重一脚就把他踢飞飞了起来,砸进了玉米地。

    蔡晓斌在永安县,都是他打人,谁敢打他?他满身泥水的从地里爬出来,咆哮着道:“你……你***,竟然敢……打我,老子找人弄死你。”

    “迪拉迪拉迪拉……。”

    两辆警车飞驰电掣的拉着警笛冲个过来。

    蔡家庄批发城,距离这里就五分钟的路。派出所长张继瑞带人快速的赶了过来。

    刚从地里爬出来的蔡晓斌一听到警车的鸣笛声,他立刻狞笑道:“你们这些王八蛋,等死把,进了派出所,我要剥了你们的皮。”

    欧阳志远禁不住的冷笑道:“你是谁,敢报出名字吗?”

    蔡晓斌狞笑道:“老子就是蔡晓斌,我伯父就是县长蔡思军,你***等死吧,吓破你个王八蛋的胆。”

    欧阳志远一听,这家伙竟然是永安县县长蔡思军的侄子,他的脸色顿时一冷,嘿嘿,湖西市走私最严重的地方就是永安县,嘿嘿,蔡思军就怕要干到头了。

    两辆警察发出刺耳的刹车声,张继瑞和五六名警察冲了下来。

    蔡晓斌立刻狞笑着狂喊道:“张继瑞,你***不想干了,怎么才来,你看老子被打成什么样了?信不信老子让我伯父撤了你。”

    蔡晓斌竟然连派出所长张继瑞都敢骂,真是牛逼,嚣张到了极点,真是个被惯坏了的孩子。

    张继瑞一看蔡晓斌被打的满身是泥,连忙让人去扶蔡晓斌,他两眼一瞪,盯着欧阳志远恶狠狠的道:“你们是谁,怎么敢随便打人?来呀,铐上,带到派出所去。”

    几个警察那拿着手铐,就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叫张继瑞的派出所长,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要铐上自己,他不禁一声冷哼道:“张继瑞,你是怎么干的派出所的所长?为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拷我们?”

    张继瑞冷笑道:“你***还敢犟嘴,县长的侄子你也敢打?你瞎了眼了?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张继瑞说完话,伸手掏出了手枪,指着欧阳志远道:“拷起来,到派出所好好地给他玩玩。”

    两个警察拿着手铐,就去拷欧阳志远。寒万重一声冷哼,信手一划,两幅手铐就到了寒万重的手里。

    寒万重两手一扯,两把手铐就被他扯断。

    寒万重这手,把张继瑞吓了一跳,我的天哪,这人是谁?动作这么快?而且竟然能把手铐扯断?

    “你***敢破坏警具?想找死不成?”

    张继瑞暴跳如雷,咔嚓一声,顶上了子弹。

    没等他举起了手枪,眼前一花,他只感到手腕一麻,手中一轻,手枪竟然到了对方的手里。

    这人的动作怎么这么快?

    这下。那几个警察看到所长的枪竟然被人家夺去了,顿时吓了一跳。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蔡晓斌那辆奥迪的后备箱车盖,发出砰砰的巨响,一开一合,好像有东西要出来

    车盖在刚才的剐蹭中,撞击的半开了。

    蔡晓斌一看后备箱开了,里面的东西要出来,他的脸色一变,跑向自己的奥迪,就想把后备箱的车盖扣死,但他的速度根本比不过寒万重。寒万重一步就跨到后备箱,猛地把后备箱打开。

    所有的人一看后备箱里的情景,顿时大吃一惊。

    后备箱中,竟然捆着从一位披头散发的年轻女孩子,女孩子的嘴被胶带封着。

    游思雨!

    寒万重和欧阳志远同时喊出来这个女孩子的名字。

    游思雨看着寒万重和欧阳志远,她狂喜而泣,眼泪流了出来。

    蔡晓斌一看事情暴露,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不过,仍旧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派出所长张继瑞的脸色一变,我的天,蔡晓斌是越玩越大胆了,竟敢绑架少女,这下闹大了。

    寒万重一下子揭开了龙思雨嘴上的胶带,欧阳志远冲了过来。

    “哇!”

    游思雨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放声大哭。

    “呜呜……欧阳市长……欧阳大哥…………呜呜,我被这个王八蛋绑架了……呜呜呜。”

    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极其愤怒,大声道:“游思雨,快说,是怎么回事?”

    原来,游思雨早就知道,福隆港走私极其严重,小丫头直接一个人带着相机,来到了福隆港蔡家庄的批发城。蔡家庄最大的批发城,是二手车批发城。

    世界上所有的名车,都能在这里找到。游思雨就以买车的身份,来到了二手车批发城,暗中调查汽车走私的内幕。

    小丫头不知道现实的残酷,在她暗地里拍照的时候,就被人发现。

    这座二手车批发城的老板,就是蔡晓斌的父亲蔡思忠。蔡晓斌抓住了游思雨,他被游思雨的漂亮惊呆了,他们从游思雨身上,搜出了记者证。

    蔡思忠最恨的就是记者来卧底,他秘密吩咐蔡晓斌,把游思雨弄死,用化尸水化了。

    蔡晓斌是色中的恶鬼,他看到了游思雨是那样的漂亮,他不舍得,他一边答应了父亲,却偷偷的把游思雨拉出来,想拉到远处的别墅里,好好的玩几天,然后在弄死游思雨。

    想不到,在这里竟让撞车了,而且后面的后备箱车盖被撞开。

    强大的撞击力,把游思雨惊醒,让她想不到的是,自己听到了欧阳志远的声音,这让小丫头狂喜至极,激动地泪流满面。她用身子拼命地撞击着已经半开的车后盖。寒万重和欧阳志远听到了。

    游思雨终于逃过了一劫。

    游思雨只是在二手车批发城里拍照,并没有发现什么,但蔡思忠心虚,他决心干掉游思雨,但游思雨并不知道蔡思忠要杀人灭口,游思雨只知道,这个叫蔡晓斌的人,对自己不怀好意。

    游思雨说完这些,旁边的蔡晓斌暗暗地松了一口起,看来,父亲是心虚了,这个女记者根本没有发现什么,绑架这个女人的罪责,让手下的人出来承担就好了。

    但旁边的张继瑞这下,脸色变得有点苍白,他听到了那个被绑架的女子喊这个年轻人为欧阳市长,难道这个年轻人就是新来的欧阳志远市长?

    寒万重快速的给游思雨解开了手脚的绳子。

    欧阳志远准过脸来,盯着张继瑞,把手枪扔给了他。

    张继瑞连忙道:“请问您是…………?”

    欧阳志远冷声道:“我是副市长欧阳志远,张继瑞,你就是这样当派出所长的?我看你是干到头了。”

    蔡晓斌一听这个年轻人说自己是欧阳市长,顿时把他吓了一跳,冷汗流了出来。

    派出所所长张继瑞这下死的心都有了,我的天哪,自己刚才还要把人家拷到派出所狠狠的修理,还要拿枪崩了人家,自己这不是找死吗?这都是***蔡晓斌害的。

    欧阳志远大声道:“嘿嘿,你知道蔡晓斌绑架的这个女孩子是谁?山南省日报的记者,嘿嘿,这次就怕你们县长和县委书记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欧阳志远一直没有问游思雨的父亲是谁,但他隐隐的知道,游思雨的父亲背景不小。

    派出所所长张继瑞一听蔡晓斌绑架的是山南省日报的记者,只吓的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麻痹的蔡晓斌,咱不带这样害人的。这次麻烦大了。

    欧阳志远拿出了电话,先给耿剑锋打了一个电话。

    “耿局长,你在哪里?”

    耿剑锋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他立刻道:“欧阳市长,我在福隆港。”

    欧阳志远一听,耿剑锋竟然在福隆港,顿时大喜,哈哈,天助我也。

    欧阳志远立刻把情况说明了一番,让他立刻带人来,把蔡晓斌带走。

    欧阳志远要从蔡晓斌身上找到走私的突破口。

    耿剑锋在福隆港,是在调查一件案子,他一听蔡思忠的儿子竟然敢绑架山南日报的记者,这让他吃了一惊,他立刻带着警察赶了过来。

    有个警察悄悄地拨打了县长蔡思军的电话,并把刚才发生的情况快速的报告给了县长蔡思军。

    县长蔡思军一听新来的欧阳市长竟然抓了自己的侄子蔡晓斌,而蔡晓斌竟然绑架了山南日报的记者,这让他大吃一惊。

    蔡晓斌怎么可能绑架山南日报记者?欧阳市长怎么在现场?

    自己的弟弟蔡思忠怎么这样不小心?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儿子?

    县长蔡思军立刻让秘书备车,开向蔡家庄的南转盘。

    在车里,县长蔡思军阴沉着脸,强压住怒火,拨通了弟弟蔡思忠的电话。

    “老二,怎么这样不小心,你儿子怎么会绑架山南日报社的记者?你想找死?”

    蔡思忠一听,顿时吓了一跳,坏了,自己准备直接干掉那个黄毛丫头的,但小斌说,他处理,难道这小子没有下手?被别人发现了?绑架记者这个罪名可不小。

    想到这里,蔡思忠连忙把游思雨偷拍自己二手车市场,自己怀疑他发现了什么,让蔡晓斌干掉游思雨的事情讲了一遍。

    县长蔡思军听完后的道:“小斌没有杀了那个小丫头,而是带出了城,但在路上,被新来的欧阳市长发现,把那个记者救了出来,我看这件事要坏,你做好准备。”

    “欧阳志远!”

    蔡思忠一听,不由得大吃一惊,欧阳志远竟然来到福隆港口了?而且发现了自己儿子绑架游思雨的事情。大事不妙呀。怕的就是游思雨那个记者发现了什么。

    蔡思军道:“我正赶向南转盘,先看看情况吧。”

    欧阳志远给永安县县委书记方庆堂打电话。方庆堂是市委书记宋光明的人。

    方庆堂正在办公室里看文件,电话响了,他一看电话号码,竟然是个陌生的号。这是谁打的电话?

    方庆堂还是接了过来。

    “方书记,我是副市长欧阳志远。”

    电话里传来了一位年轻男子的声音,这声音把方庆堂吓了一跳。什么?是新来的欧阳市长?欧阳市长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

    方庆堂连忙道:“欧阳市长,您好,您在什么地方?”

    欧阳志远道:“我在蔡家庄批发市场的南转盘,你立刻来一下。”

    欧阳志远接着把这里的情况给方庆堂说了一遍。

    方庆堂一听,神情顿时狂喜,哈哈,***蔡晓斌竟然敢绑架山南省的记者,呵呵,这不是找死吗?老子就成全你。

    在永安县,县长蔡思军一直在打压县委书记方庆堂,蔡思军是本地人,依靠本地的人脉,压的方庆堂抬不起头来,永安县的实际操控权,在县长蔡思军的手里。

    县委书记方庆堂立刻赶了过来。

    半个小时后,耿剑锋带着警察赶到了。

    派出所长张继瑞可认识耿剑锋,他连忙迎了过来,和耿剑锋打招呼。

    欧阳志远让耿剑锋把蔡晓斌和那三个大汉带回湖西市,仔细的审问,游思雨也跟着回去,好配合审问蔡晓斌。

    欧阳志远一指张继瑞道:“耿局,停了张继瑞的职务,查一查他的问题。”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张继瑞立刻吓得脸色苍白,汗流浃背。自己请客送礼,好不容易弄了一个派出所长当当,现在竟然被停职务,真是倒霉了。

    耿剑锋立刻给永安县公安局长武兴家打了一个电话,暂停张继瑞的职务。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