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死去

    第十一章死去

    吕玉娟一听欧阳志远喊着要停车,她连忙停下车,欧阳志远二话没说,跳下车,冲下这家酒店。这家酒店就是叫梦幻彩楼,是一家大型的集娱乐住宿餐饮的酒店,里面的设施十分的豪华。

    寒万重一看到欧阳志远冲进了这家酒店,他快速的停下车,也跟了过去。

    等到欧阳志远冲进大酒店里之后,石新桥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和寒万重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

    石新桥怎么会在这里?这家伙在这里干什么?石新桥可是个毒贩子,难道这家叫梦幻彩楼大酒店里有毒品?欧阳志远想到这里,他的内心激动极了。

    嘿嘿,找到石新桥,就有线索了。

    二楼的一扇窗户后面,一双如同毒蛇一般的眼睛,阴森森的盯着欧阳志远和寒万重,他眼里露出浓烈的杀意。

    石新桥的手里多出了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死死的瞄准了欧阳志远的后脑勺,他的嘴角剧烈的抽动着,脸上露出如同恶魔一般的狞笑。

    欧阳志远,你个王八蛋,你害死了我的父亲,又害的老子干不成刑警队长,离乡背井,老子要杀了你。

    “放下枪,你想找死不成?杀了他,咱们都通通的完蛋。”

    一声低喝在身后传来,一个面目阴森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石新桥猛地清醒过来,他收起枪,眼里的杀机满满的消失。

    “老板在等你,上去吧。”

    那人低声喝道。

    石新桥点点头,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看着石新桥离开,这人拿出了电话拨了一个号码,低声道:“老板,欧阳志远看到了石新桥。”

    梦幻彩楼的第十层,装修豪华的浴室里,梦幻彩楼的老板曹时娜在浴盆里泡澡。

    散发着清香的粉红玫瑰花瓣,漂浮在雾气腾腾的水面上,曹时娜微微的闭着迷人的双眼,轻轻地摸着自己的柔嫩的娇躯,红润的娇唇,微微张开着,露出粉红的娇舌。

    这个女人极美,雪白的娇躯美得让人窒息,精致的脸庞带着一丝妖异。

    她那柔弱无骨的纤细玉手,摸着自己的细腻的脸蛋、修长的脖颈、骨感精致的锁骨,十个如同嫩葱一般的手指,慢慢的摸到了自己拿那饱满的胸脯。

    电话铃响了,曹时娜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她伸手拿起旁边的电话。

    “老板,欧阳志远看到了石新桥。”

    曹时娜一听,精致的脸庞只是微微的一愣,她沉声道:“我知道了。”

    她放下电话,看了一眼没有关闭的浴室门,她知道,石新桥就要上来了。

    曹时娜微微的昂起头,让整个雪白的娇躯,都泡在温润的水里。

    “砰砰!”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曹时娜奇怪声道:“进来吧。”

    石新桥轻轻一推房门,门开了。

    他走进了房间,看到了没有关闭门的浴室,微微冒着热气,同时听到了浴室里的僚水声。

    他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下面就有了反应,他咽了一口唾液,冲向了里面的浴室。

    石新桥在运河县贩毒,他的毒源都是来自湖西市。当他逃出运河县后,就投奔了曹时娜。石新桥长得高大魁梧,一表人才,很快就得到了曹时娜的欢心,做了曹时娜的情人。

    没有人敢走进曹时娜的房间,除了石新桥例外。

    石新桥刚从外地回来,可惜,太巧了,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被欧阳志远看到。

    浴盆里的曹时娜看到了石新桥冲了进来,她的脸色一红,露出了一丝羞涩。

    石新桥很长时间没有和曹时娜亲热了,他一声低吼,快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冲进了浴盆里。

    两人在浴盆里,刹那间就疯狂起来。

    石新桥当过兵,身体素质极好,每次都能把曹时娜送到云端巅峰。

    曹时娜大声叫着,感受着石新桥的猛烈,这如同疾风暴雨一般的撞击。

    曹时娜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舍的可惜,她那长长的指甲,在石新桥的后劲轻轻一划。

    快乐中的石新桥没有感到疼痛,他的意识在模糊之中陷入了黑暗。

    曹时娜从水中站起来,她那还带着高和潮的雪白娇躯,泛着一层玫瑰的粉红。

    “谢谢你给的快乐,可惜,你让欧阳志远看到了,希望你在快乐中,一路走好。”

    曹时娜的脸上,露出一丝可惜。

    她微笑着把石新桥的衣服,扔进了浴盆里,然后从化妆台上,拿出一个小瓶,向浴盆里滴出几滴液体。刚刚还生龙活虎的石新桥,转眼间,开始融化。

    不一会,石新桥的一切,就在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仿佛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这个人。

    曹时娜在化掉石新桥的整个过程,脸上始终带着笑意。

    这笑意让人毛骨悚然。她把浴盆冲洗的干干净净。

    ……………………………………………………………………………………………………………………

    欧阳志远很寒万重没有找到石新桥,他永远的也找不到这个人了。

    吕玉娟看着欧阳志远走了回来,她笑道:“看到了熟人?”

    欧阳志远道:“好像一个熟人,但没找到,呵呵,走吧。”

    吕玉娟发动了奔驰,向前开去。

    欧阳志远看着吕玉娟道:“吕经理,这家酒店是谁的?”

    吕玉娟道:“这家酒店叫梦幻彩楼,老板叫曹时娜,是一位很漂亮的女人,这个女人不简单,在湖西市的人脉很广,市里的很多领导,都经常在这里吃饭招待客人。”

    欧阳志远一听,心道,有时间,要会会这个女人。

    “河上草原到了。”

    吕玉娟笑着道。

    两人走下车,吕玉娟笑道:“让你后面的那位朋友也一起来吧。”

    欧阳志远笑道:“他是司机,他在下面等候。”

    吕玉娟一听那个寒万重是个司机,也就不再坚持,两人走进了预定的包间。

    包间很雅致,不是很豪华,但格调明快简洁,几盆碧绿的盆栽,青翠欲滴。

    欧阳志远笑道:“包间不错。”

    服务小姐开始上菜,欧阳志远给吕玉娟点了一瓶红酒,自己和茅台。

    吕玉娟举起酒杯,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谢谢你救了我,来,我敬你一杯。”

    欧阳志远笑道:“吕经理,我说过,不用谢的。”

    两人喝了两杯酒,吕玉娟笑道:“咱们都是何文婕的朋友,你以后不要叫我吕经理,显得很陌生的样子。”

    欧阳志远笑道:“那,以后,我叫你吕姐,可以吗?”

    吕玉娟笑道:“很好呀,我也不叫你欧阳市长,没有人的时候,就称呼你志远吧。”

    欧阳志远笑道:“可以,这样,就不显得生疏了。”

    两人喝了几杯酒后,传来了敲门声。

    吕玉娟笑道:“志远,我哥哥来了。”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你哥哥?”

    吕玉娟笑道:“是呀,今天是我和哥哥专门来感谢你的。”

    说话间,门推开了,一位三十多岁,长得很英俊的男人,带着两位服务员微笑着走了进来,服务员手里的托盘里,盛着两瓶茅台。

    “您好,欧阳市长,我叫吕正浩,是玉娟的哥哥,呵呵,也是这家酒店的老板。”

    吕正浩说着话,微笑着伸出手来。

    欧阳志远没想到这家河上草原,竟然是吕玉娟的哥哥吕正浩的,他站了起来,握住了吕正浩的手笑道:“你好,吕经理。”

    吕正浩笑道:“今天,我们兄妹是专门来感谢欧阳市长的,感谢您救了我妹妹。”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我本来就和吕姐是朋友,那天我正好路过,碰巧而已。”

    吕玉娟道:“都坐下吧,没有外人,志远是文婕的朋友。”

    吕正浩笑道:“欧阳市长和文婕是朋友?”

    吕正浩提到何文婕,他的眼睛透出一种明亮的神采。

    欧阳志远笑道:“我在傅山县任职的时候,何文婕到龙海办案,我正巧认识她的爷爷何老爷子,我们就认识了。”

    吕正浩笑道:“我父亲和何文婕的父亲关系很好。”

    欧阳志远看到了吕正浩眼里的那末神采,他心道,吕正浩和何文婕的关系肯定不一般,难道吕正浩喜欢何文婕?两人的年龄相差好几岁吧?吕正浩的年龄有三十岁。

    吕正浩这人长得鼻直口方,眼神清澈透明,闪烁着深邃,看样子不是坏人,要是何文婕能和吕正浩在一起,也是一个很好的归宿。

    欧阳志远知道何文婕喜欢自己,但是,自己有了萧眉,自己和何文婕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欧阳志远和吕正浩谈的很投机,两人竟然喝了两瓶茅台。

    但两人都没有醉意,这让吕正浩很佩服欧阳志远的酒量。

    “呵呵,很长时间没有喝的这样爽快了,欧阳市长,来,再干两杯。”

    吕正浩举起了酒杯。

    吕玉娟道“大哥,你今天是来感谢志远的,你不要喝多了。”

    吕正浩笑道:“玉娟,你见过哥哥喝多过吗?”

    吕玉娟一听,笑道:“还真没见过你喝高过。”

    欧阳志远笑道:“吕经理的酒量真是不错。”

    两人说话间,又喝了两杯。

    吕正浩看着志远道:“欧阳市长,你负责海阳港口的建设了?”

    欧阳志远点头道:“是的,今天常委会上决定的。”

    吕正浩道:“马副市长不负责了吗?”

    欧阳志远道:“呵呵,马副市长还是直接负责人,但以后所有的重大决定,他都要请示我,吕经理对海阳不冻港有兴趣吗?”

    吕正浩笑道:“海阳港的建设,欧阳市长就是总负责人了,呵呵,唐宋集团当然对海阳港口有兴趣了。”

    欧阳志远笑道:“欢迎吕经理加入海阳不冻港的建设里来,如果您们唐宋集团加入,我给你们最优惠的政策。”

    吕正浩笑道:“谢谢欧阳市长,现在是欧阳市长负责这个项目,我们唐宋集团全力支持你。”

    欧阳志远笑道:“我在这里谢谢吕经理了。”

    吕正浩今天的目的,第一个是感谢欧阳志远救了自己的妹妹,第二个目的,就是想加入海阳港的建设中去。市委刚一决定让欧阳志远负责这个项目,吕正浩就收到了这个消息。

    原来副市长马加山负责的时候,吕正浩知道马加山的为人,他根本没有打算参加。

    唐宋集团在湖西市的实力,和徐宇州的华宇集团,实力在仲伯之间,都位列湖西市五大集团之中。

    吕正浩有六个建筑工程公司,都分布在在山南省的各地。

    八点半的时候,这场酒结束了。

    吕正浩和吕玉娟把欧阳志远送了出来。

    欧阳志远再回去的路上,拨通了周玉海的电话。

    “玉海,我在梦幻彩楼看到了石新桥。”

    “你说什么?欧阳市长?你看到了石新桥?”周玉海一听大吃一惊。石新桥在运河县逃走以后,就失去了踪迹,想不在在这里发现了他的踪迹。

    欧阳志远道:“我不会看错的,那人就是石新桥,你派人监视梦幻彩楼。”

    周玉海道:“好的,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道:“追杀赵三的那几个人,找到了吗?”

    周玉海道:“追杀赵三的是王六他们,但这几个人都失踪了,肯定得到消息跑了,我们正在全力追捕。”

    欧阳志远道:“有什么新情况,向我汇报。”

    “好的,欧阳市长。”

    周玉海大声道。

    ……………………………………………………………………………………………………………………

    第二天早晨,欧阳志远和寒万重开车要去海阳不冻港。他们走下大楼,刚想上路虎,欧阳志远看到了一辆奥迪开了过来,透过窗户,欧阳志远看到了一个熟人。

    志远笑了,奥迪车停下来,身材高挑、穿了一身休闲装的霍英琼走了下来。她惊喜的看着欧阳志远,眼睛刹那间亮了起来。

    小丫头今天把一头漂亮的长头发,扎成了一个乌黑粗大的马尾巴,很是漂亮,透出一种逼人的青春美丽气息。

    “呵呵,欧阳大哥,你好。”

    欧阳志远笑道:“英琼,你怎么来了湖西市?”

    霍英琼笑道:“听说欧阳大哥负责了海阳不冻港的项目,我们天成集团,前来支持。”

    欧阳志远笑道:“你的消息很快嘛,我双手欢迎呀。”

    霍英琼笑道:“不光我支持你,王展辉大哥带领精慧投资联盟的人就要来了,他们更支持你。”

    欧阳志远笑道:“太好了,我就等着他们的到来。”

    欧阳志远之所以在宋光明面前说二百个亿很好筹集,那就是精慧投资联盟,对海阳不冻港这个项目,势在必得。

    欧阳志远到湖西市任副市长,可以说,是王展辉一手促成的。王展辉就知道,这个项目肯定要属于工业管辖的范畴,果然不假,欧阳志远直接拿下了这个项目的指挥权。

    一切都在王展辉的预料之中。

    湖西市进入了发展的时期,海阳不冻港的后面,就是湖西市飞机场的修建和煤化工水煤浆基地的建设,这三大项目,精慧投资联盟,都不会错过。

    欧阳志远道:“我正想去海阳不冻港看看,英琼,一块去看看?”

    霍英琼笑道:“好呀,我也正想去看看。”

    霍英琼说着话,上了欧阳志远的路虎,和欧阳志远坐在了一起。

    霍英琼的司机开着奥迪,在后面跟着。

    欧阳志远道:“春江水电站建设的怎么样了?”

    霍英琼笑道:“进展很顺利,正在安装机组。”

    霍英琼就坐在欧阳志远的身旁,阵阵好闻的少女幽香,飘进了志远的鼻子,闻着很舒服。

    霍英琼看着欧阳志远,她想不到,萧眉竟然是爷爷霍老的亲孙女,自己的姐姐,欧阳志远变成了自己的姐夫。这让霍英琼很是失望。

    霍英琼的心,早就系在了欧阳志远的身上,自从他在郭宵鹏的手里救下自己后,霍英琼不知道,在梦里梦到志远多少次,每次醒来,泪水都打湿了自己的枕巾。

    欧阳志远感受到了霍英琼灼灼的目光,他连忙笑道:“英琼,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花吗?”

    霍英琼的脸色一红,低声道:“没有花,就是想看。”

    欧阳志远当然明白小丫头的目光饱含着什么,但小丫头可是萧眉的妹妹,自己可不能乱想什么。虽然这样想,霍英琼的这句话,仍旧让欧阳志远的内心一颤。

    霍英琼极美,美得让人窒息,魂牵梦绕。郭宵鹏在给她下药的时候,欧阳志远看到过小丫头那美得让人想死的身子,虽然他强迫自己忘掉那个美丽的画面,但在梦里,自己仍旧梦到过好多次。

    美的如同白玉一般细腻的肌肤,充满诱惑的神秘生命源泉,都让志远忘不了。

    人在梦里,思维可不受自己的大脑控制。每次醒来,欧阳志远的内心都在狂跳。

    欧阳志远是人,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欲和望的男人,他同样脱离不了男人的范畴。

    但当他醒来的时候,就深深地告诫自己,要远离霍英琼。

    欧阳志远连忙岔开话题笑道:“霍英琼,你们天城集团打算怎样加入海阳港的项目中?”

    霍英琼娇嗔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眼里充好瞒着幽怨,她了口气道:“霍加臣大哥和王展辉大哥过两天就到,他们大盖要投资,我们天城集团主要是参与建设。”

    欧阳志远笑道:“天城集团的信誉很好,把你们几个工程队都拉过来吧。”

    霍英琼道:“除了春江水电和运河县开发区的工程队,不能来,剩下的几个工程队都来这里,”

    欧阳志远道:“英琼,谢谢你。”

    霍英琼道:“对了,燕京天恒集团的赵智羽要来。”

    欧阳志远一听,眉头皱了起来道:“赵智羽来干么?”

    欧阳志远在燕京的那次古董拍卖会上,使用了计策,让赵智羽花了四个多亿拍了一件汉代赝品的玉椅子,差点把赵智羽气死。

    霍英琼道:“湖西市的三大建设项目——海阳不冻港、湖西飞机场、煤化工基地,投资要达到一千多亿,是一块肥肉,谁都想咬一口。”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