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又给一幢别墅

    第六章又给一幢别墅

    总经理李凡峰笑着一摆手道:“我们盼星星、盼月亮,今天,终于盼来了欧阳董事长,现在,我们请欧阳董事长给大家讲话。”

    哗哗……,掌声四起,人们拍着手掌欢呼着。

    欧阳志远走向台阶,看着大家,微微笑着道:“同志们,大家好,我是欧阳志远,很荣幸今后能和大家一起工作。湖西市矿务局,是一个具有优良传统的矿务局,自从成立中兴矿务局集团,我们的整个集团的发展,突飞猛进,日新月异,为国家创造了大量的利税,同时,养活了数万的职工。我很荣幸,成为中兴矿务局集团中的一员,从此以后,我一定和大家,同甘共苦,建好我们的中兴集团,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为中兴矿物局集团的发展而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哗哗……。”

    人们拍起了手掌。

    经理李凡峰笑道:“里面请,欧阳市长。”

    “还我妻子!李凡峰,你们害死了我的妻子,我要告你们!还我妻子的命来……。”

    一声凄厉的喊叫声,在人群中传出来。

    欧阳志远转脸一看,一位头发散乱、胡须老长、面露绝望的愤怒中年男子,嘴里发出让人心悸的喊叫,从人群里冲了出来,扑向李凡峰。

    李凡峰的脸色一变,眉头一皱,眼角里透出一丝恼怒,他阴沉的盯了一眼保卫处处长黄玉和。

    黄玉和一使眼色,几名保安拦住了这个冲过来的男人,死死的抓住他的双臂,向外拖去。

    “不要拦我,李凡峰,你是杀人犯,你还我妻子……还我妻子……。”

    这个男人声嘶力竭的狂喊着,死命的不愿意离开。但他的力气根本抗不过四个保安,被强行的拖了出去。

    李凡峰转过脸来道:“欧阳市长,里面请。”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

    众人簇拥着欧阳志远走进了矿务局的办公大楼。

    欧阳志远一边走,一边问李凡峰道:“李经理,那人是谁?”

    李凡峰沉声道:“是上次爆炸事故中,唯一失踪后没有找到的陈玉珍的丈夫张广田。”

    欧阳志远道:“事故还没有处理好?”

    李凡峰道:“伤者和死者的后事和理赔都处理完了,但陈玉珍在爆炸中失踪了,没有找到她任何的线索,赔偿标准不好定,因此,就拖到现在。”

    欧阳志远道:“爆炸那天确定陈玉珍上班了?在工作岗位?”

    李凡峰道:“这些都确定陈玉珍就在班上,化验室里一共有四位女同志,那三个都遇难了,但是陈玉珍就是没找到。”

    欧阳志远的办公室在二楼,是一大套、装修豪华的三居室,两个会客厅,休息室和办公室是分里外间,最外面的一间是秘书办公室。

    欧阳志远看着刚装修完毕的豪华办公室,不由得笑道:“呵呵,不错。”

    李凡峰笑道:“欧阳市长,不满意的话,您可以提,我马上让人改进。”

    欧阳志远笑道:“可以了,对了,把所有副经理级别的领导,特别是主管安全、生产的副经理叫来,我给他们开个会。”

    李凡峰道:“好的,欧阳市长,对了,欧阳市长,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办公室主任黄霞。”

    李凡峰一指旁边一位身材高挑,长了一双很漂亮丹凤眼、面目清秀的三十出头的女子道。

    黄霞大方的连忙伸出手道:“欧阳市长,您好。”

    “你好,黄主任。”欧阳志远轻轻握了一下黄霞的手,就松开。

    黄霞微笑道:“欧阳市长,咱们到小会议室吧,几位副经理都在会议室等您。”

    欧阳志远点头道:“可以。”

    李凡峰一指旁边的一位年轻人道:“欧阳市长,这是您的秘书邵勇。”

    邵勇连忙伸出双手道:“欧阳董事长,您好。”

    欧阳志远笑着握了一下邵勇的手道:“你好。”

    这下倒好,自己已经有了两位秘书了,市政府一位,矿务局一位。

    众人来到小会议的时候,几位副经理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欧阳志远走进来,几位副经理都站了起来。

    一位五十出头,方面大耳的中年人伸出手道:“欧阳市长,您好,我是杜玉成。”

    欧阳志远连忙握住了杜玉成的手道:“您好,杜书记。”

    杜玉成是矿务局中兴集团的党委书记,是一位老书记了。

    杜玉成没想到,欧阳志远会这么年轻。看着欧阳志远那一张朝气蓬勃的脸,杜玉成虽然有点羡慕,但又有点担心。

    二十三岁呀,毕竟太年轻了。虽然欧阳志远做了很多让人眼红的政绩,但那是依靠他强大的后盾和政治背景来完成的。杜玉成不相信欧阳志远有能力能把这么大的矿务局搞好。

    现在,煤炭的行情有点下滑,很多煤矿都处在停产状态,湖西市矿务局这艘航母,会不会在欧阳志远手里搁浅呀。

    办公室主任黄霞又把几位副经理介绍给欧阳志远。

    主管安全的是范忠奎经理、生产的是严振鸿经理、销售经理王栋和、后勤经理薛宝军,安环经理姚伟,还有一位经理马瑞海,现在负责新技术开发,也就李大鹏的表哥。

    原来马瑞海是负责生产的,但后来被李凡峰找个机会拿下来了,现在只负责技术。

    办公室主任黄霞介绍完毕后,欧阳志远笑道:“同志们,都坐下吧。”

    众人都坐了下来。欧阳志远道:“今天,我是第一天来湖西市报道,上午在市政府,下午就到咱矿务局来了,刚才很高兴和大家认识了一下,今天,是第一次和大家碰头,我就简单的讲两句。”

    秘书邵勇给欧阳志远端过来一杯茶。几位经理拍起了手掌。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水道:“我刚从甲醇精细化工厂过来,大家也知道,前一段时间,甲醇化工厂的那次爆炸,让人触目惊心。我当时正好在湖西市,参加了那次现场抢救伤员的行动,同志们,事故猛于虎呀,爆炸当场炸死了三个,五个失踪,到现在,还有一个陈玉珍没有找到,失踪的几个也都遇难,同志们,八个活鲜鲜的生命就在瞬间没有了,只留下的是他们的父母和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主管安全的副经理范忠奎道:“安全方面的事,是由副经理范忠奎同志负责的,我现在宣布,范忠奎同志,为矿务局中兴集团第一副经理,以后,不论什么事,包括生产,都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任何事情都要给安全让路,没有安全,一切都免谈,不论哪个部门出了安全问题,首先拿下的就是第一把手。”

    欧阳志远的话,让现场的人一阵议论。在过去,都是生产第一,主管生产的副经理严振海是第一副经理,现在,欧阳志远来的第一天,就把主管安全的经理范忠奎提到第一副经理的位置上。

    主管生产的副经理严振海脸色很不好看。主管安全的副经理范忠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欧阳市长竟然把自己提到了第一副经理的位置,这让他感到很意外。

    在过去,矿务局的整个安全管理,都是围绕在生产周围转的,有很多的时候,为了抢时间、赶进度,生产管理人员,直接把安全忽略,结果,多次出现安全事故。

    党委书记陈玉成看到欧阳志远第一天来,就把主管安全的范忠奎提到第一副经理的位置上,他不禁暗暗的点头。特别是在煤矿的生产中,没有安全,就没有一切。你的生产抓的再好,一次安全事故,就把你全年的生产都毁掉了。

    这个措施改的好呀。

    欧阳志远看了大家一眼道:“大家有什么想法,现在就提出来,有话当面说。”

    欧阳志远的眼光,扫向生产经理严振海。他看到了严振海眼里的不满。严振海虽然不满,但欧阳市长说的是实情。他主管生产,每年血淋淋的安全事故,让他也感到很无奈,而且是触目惊心。刚才陈玉珍的丈夫张广田那凄厉的喊叫,到现在还让自己心悸。

    欧阳志远看到严振海不说话,他笑道:“严经理,你说说看。”

    严振海没有想到,欧阳志远会让自己发言。他大声道:“我没有什么意见,一切听从欧阳董事长的安排。”

    欧阳志远的眼光从几个经理的脸上扫过,他大声道:“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这个决定就通过了,回去以后,每位经理要把自己负责的那一块,都要详细的列出措施和方案,交给我,我亲自看。”

    散会后,欧阳志远亲自来到矿务局党委书记陈玉成的办公室,来拜访他。

    陈玉成看到欧阳志远来拜访自己,很是高兴,连忙让秘书给志远倒茶。虽然陈玉成是矿务局的书记,但欧阳志远还是湖西市的副市长,级别要比陈玉成高半级。

    陈玉成笑着道:“欧阳市长,坐吧,你今天把安全经理范忠奎提到第一副经理的床位之上,我看很对。”

    欧阳志远坐在了陈玉成的身边,笑道:“陈书记,我今天来拜访您,就是向您请教的,想听听您对咱们矿务局的看法。”

    陈玉成道:“欧阳市长,现在的矿务局,并不是表面上那样风光无限,今年国内的煤炭行业已经开始下滑,外国很多优质价廉的煤炭,从港口源源不断的运进来,十分残酷的冲击着我们煤炭的市场,特别是对于我们湖西市矿务局。我们距离港口近,那些低价位的优质煤炭,已经威胁到了我们。”

    欧阳志远道:“进口过来的煤炭,应该没有这么多吧?”

    陈玉成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正常进口的煤炭没有这么多,但是,走私进来的就不好说了,他们的价格更低。”

    欧阳志远一愣,沉声道:“我听说湖西市的家电、汽车、汽油柴油和毒品,走私严重,但还没有听说过走私煤炭的事情,煤炭也能走私?”

    陈玉成点点头道:“湖西市的煤炭走私很猖狂,他们进来的煤炭,价格极低,是我们的一半。”

    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走私进来的煤炭,价格竟然这样低,湖西市矿务局肯定受到的冲击最大。

    “这么低的价格?市里不查吗?”欧阳志远的脸色,刹那间变得凝重起来。

    陈玉成道:“这里面肯定有官商勾结的因素,你有时间,到湖西市福隆港口附近的蔡家庄煤炭市场看看,但要注意安全。”

    欧阳志远知道,福隆港是湖西市最大的贸易港口,而蔡家庄就是附近的煤炭、家电、汽车、汽油柴油最大的市场。

    自己有时间,要去看看。

    欧阳志远和陈玉成谈了很多,经过这次请教,欧阳志远了解了湖西市矿务局的很多事情,而陈玉成感到了,欧阳志远的睿智和成熟。欧阳志远的思维周密,反应敏捷,对事情问题的看法,都能一针见血。

    欧阳志远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后,办公室主任黄霞走了进来笑道:“欧阳董事长,您的房子安排好了。”

    欧阳志远笑道:“市政府已经给了一套了。”

    黄霞笑道:“那是市政府的房子,咱们矿务局给您的房子,要比市政府的好多了,现在,咱们去看看吧。”

    欧阳志远看看表,快下班了,他笑道:“好吧,去看看。”

    秘书邵勇跟了下来,欧阳志远笑道:“邵秘书,你下班吧。”

    邵勇轻声道:“好的,欧阳董事长。”

    两人来到楼下,两辆高级奔驰开了过来。黄霞指着那辆崭新的奔驰道:“欧阳董事长,这辆车是您的专车。”

    欧阳志远看着这辆崭新的奔驰,心道,市政府给自己配的专车是奥迪,矿务局配的是奔驰,还是矿务局有钱呀。

    欧阳志远看着黄霞笑道:“黄主任,超标准了吧?”

    黄霞那双漂亮的丹凤眼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欧阳董事长,政府的配车有标准,但企业没有标准,现在,全国四大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地,有一户就要落户在我们湖西市了,我们以后要和外国很多的大财团谈生意,所以,咱们的配车,不能让外国人小瞧了咱。”

    欧阳志远道:“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地落户湖西市,确定了吗?”

    黄霞道:“确定了,发改委就是还没有下文。”

    欧阳志远一听,苦笑道:“没有下文的事,就存在着不确定的因素,这件事,要尽快落实呀。”

    黄霞点头道:“这还要看市里和省里。”

    欧阳志远上了一辆奔驰,黄霞没有上另一辆奔驰,而是上了欧阳志远的这辆奔驰,坐在了欧阳志远的身边,成熟和女人特有的好闻体香,飘进了欧阳志远的鼻子。

    寒万重开着路虎,在后面跟了过来。

    欧阳志远笑了笑,向里靠了靠。黄霞穿了一套开领紫色羊绒套裙,开领有点低,志远看到了黄霞胸前那白皙的迷人沟壑,这让志远脸色一红,连忙转过脸去。

    黄霞看到了欧阳志远害羞的样子,她那双好看的丹凤眼,露出了一丝笑意。

    呵呵,可爱的阳光小男孩。

    黄霞想不到,这么年轻的欧阳志远,竟然能做到副厅级,而且还兼任矿务局董事长。

    欧阳志远转过脸来,看着黄霞道:“房子远吗?”

    黄霞笑道:“十分钟的路程,很近的。”

    当两人来到一处环境优雅的、青山绿水的小山坡前面的时候,欧阳志远看到了别墅群。

    环境真是不错呀,这里要比市政府宿舍大院好多了。

    不一会,两辆奔驰就停在了一幢环境优雅的别墅前面。这幢别墅,盖在一处地势很高的地方,四周载着名贵的花草树木,一条小溪在旁边流过,别致的篱笆上,爬满着粉色的牵牛花,非常漂亮。

    黄霞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董事长,这座别墅是海景花园地势最好的一座别墅,环境优雅,空气新鲜,以后,您就住在这里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敢说,这是湖西市最好的别墅了。”

    黄霞笑道:“进去看看吧。”

    两人走进了别墅,别墅上下两层,有三百平方米,装修的并不是十分的豪华,但却淡雅别致,窗明几净,透着一种干净的书卷气息。

    站在阳台上,竟然看得很远,四周的景色尽收眼底,让人神采奕奕。

    欧阳志远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套别墅。

    黄霞一指别墅的东面笑道:“看看,那是什么?”

    欧阳志远透过阳台,看到了一个不大的游泳池,池水清澈透明。天哪,这别墅竟然带着游泳池。

    欧阳志远笑道:“这太奢侈了吧。”

    黄霞微笑不语。

    别墅里什么东西都是崭新的,黄霞打开冰箱,里面装的满满的,吃的喝的都有。

    黄霞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董事长,晚上有安排吗?要不,在一起吃顿饭?”

    欧阳志远笑道:“很不巧,黄主任,晚上有朋友约好了。”

    黄霞笑道:“那下次吧。”

    黄霞告辞后,欧阳志远让那辆奔驰回去了。寒万重看到这幢别墅,禁不住道:“还是矿务局有钱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