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调动

    第一百七十九章调动

    乖巧的一帆让秦天涯很喜欢,他一直抱着一帆,没有放下来。

    黄晓丽笑道:“一帆,来,妈妈抱,让太外公歇歇。”

    一帆转过脸来,看着太外公道:“太外公,你累吗?”

    秦天涯笑道:“太外公不累呀,太外公喜欢抱着一帆。”

    一家人笑呵呵的来到了客厅,整个气氛很是融洽。

    一家人坐在了一起,吃了一顿很温馨的晚饭。

    秦总理和省委书记萧远山都是贵客,特别是萧远山,是欧阳宁静和秦墨瑶的亲家,而是第一次登门。本来,萧远山要做上首贵宾位置的,但现在秦天涯是总理,虽然是在家里,但萧远山仍旧没坐那个上首贵宾位置,这个位置,最后,还是秦天涯坐了,秦天涯旁边,是温依依。

    秦墨瑶早就把饭菜做好了。

    上齐菜后,志远忙着倒酒,这次喝的是水晶露,欧阳宁静已经给自己的岳父和省委书记萧远山,每人准备了一箱子水晶露和玉春露带走。

    水晶露的香味虽然没有玉春露的浓烈,但刚一开酒瓶,那种清新的酒香瞬间就飘进了秦总理和萧远山的鼻子里,让两人精神一振,神采奕奕,头脑清醒。

    “好酒,宁静,这是你新酿的酒?肯定不是玉春露。”

    秦天涯笑着看着自己的女婿。

    秦天涯和萧远山都喝过玉春露,但水晶露是第一次闻到,两人看着如同水晶一般的酒液,两人都露出惊奇的神情。

    欧阳宁静笑道:“是的,爸爸,这酒叫水晶露,最适合老年人饮用,功能静心降压,可以平静人地烦躁,而且降火。”

    萧远山笑道:“是很淡雅清新,有种大森林的感觉。”

    欧阳宁静笑道:“看来,萧大哥也是饮酒高手,水晶露里面可是有山里清晨的露水,这种露水,要在一种叫野山莲的花蕊里采集,做引子,再进行酿制,发酵时间为三个月,周期很长。”

    萧远山笑道:“很难酿制吧?”

    欧阳宁静笑道:“酿造了五缸,就成了一缸,那四缸都坏了。一会,我给你们带一箱回去尝尝。”

    秦天涯笑道:“呵呵,宁静,我真羡慕你的生活,酿酿酒,下下棋、开个展览馆,神仙一般的生活,等我退休了,我就来你这里。”

    欧阳志远笑道:“外公,您退休,还要几年,来,今天是咱们一家人团聚的时候,咱们一起干杯。”

    众人都举起了酒杯,碰在了一起。

    秦天涯品了一口水晶露,那种清凉和淡淡的清香甘醇,瞬间充满了口齿之间,然后顺着喉咙散布到全身,让人神采奕奕。

    “不错,好酒。”

    秦天涯在心里佩服自己这位女婿的酿酒手艺。

    二十几年前,秦天涯之所以反对自己的女儿秦墨瑶嫁给欧阳宁静,是因为,那时候的欧阳宁静,就是一个江湖郎中,没有任何的社会地位。

    结果,自己的女儿毫不犹豫的跟着欧阳宁静私奔。这一私奔,就是二十几年没有见面。

    现在看来,女儿和欧阳宁静生活的很好,很是美满幸福,而且儿女双全。

    六点半的时候,这顿饭就吃完了。

    母亲的东西,秦墨瑶已经整理好了。母亲要和父亲一起回燕京。

    众人依依不舍得把温依依和秦天涯送出了大门。

    一帆很喜欢太外婆,也喜欢太外公,黄晓丽从温依依的怀里抱回一帆。

    “太外公、太外婆,一帆会想你们的。”

    一帆已经很懂事了,她明年就要上大班了。

    温依依笑着拍了拍一帆的小脑袋道:“太外婆也会想一帆的。”

    欧阳志远要把外公送到酒店,然后随着车队,再到机场。省委书记萧远山和省长江川河连同工作人员,一同到机场送行。

    看着载着秦总理和工作人员的飞机,消失在远方的夜空,萧远山道:“志远,你尽快到湖西市报道。”

    欧阳志远道:“我明天到运河县,后天准时到运河县报道。”

    萧远山道:“我让组织部长孟凡武亲自送你上任。”

    欧阳志远道:“谢谢爸爸。”

    萧远山道:“我希望湖西市的治安尽快的好起来,山南省的几大恶性案件,都在湖西市发生,已经引起中央的不满,我希望你帮助耿剑锋,尽快的肃清湖西市的黄赌毒,查清副市长彭茂水的死亡真相。”

    欧阳志远道:“您放心,虽然我是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我会帮助耿局长的。”

    省委书记萧远山和省长江川河的车队,连夜会南州去了。

    第二天,虽然是周六,欧阳志远和寒万重仍旧回到了运河县。

    虽然是周六,运河县政府的工作人员,仍旧自觉地上班。

    欧阳志远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秘书郭明走了进来,给志远倒了一杯水,双手端给了志远,看着志远小声道:“欧阳市长,您就要到湖西市任职了,我以后不能跟您了。”

    郭明跟了欧阳志远几个月,他的内心对欧阳志远很是佩服,是他工作最开心的几个月。现在,欧阳县长要调走了,这让郭明很是难过,心中有种不舍的念头,在心中缠绕。

    欧阳志远接过郭明端过来的茶,喝了一口。

    郭明的忠诚和机警,也是让志远很赏识,这两天,志远也考虑了郭明的去处,毕竟郭明跟了自己几个月。

    志远想让郭明下去锻炼一下,让他独当一面,给他个锻炼的机会。如果郭明能凭借自己的才华,在下面站稳脚,是可以一步一步升上来的,那么,郭明就可以作为自己的班底了。

    “郭明,想不想到下面锻炼一下?”欧阳志远看着郭明道。

    郭明一听欧阳市长让自己下去锻炼一下,心中顿时狂喜。欧阳市长没有忘记自己,自己没有白跟欧阳市长呀。郭明知道,自己在县政府混不出什么名堂来,只有下去,脚踏实地的干出政绩,就像欧阳市长那样,自己才能慢慢的升上来。

    郭明强按住自己内心的狂喜,小声道:“谢谢欧阳市长,我愿意。”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好,我给黄书记打个招呼,东集乡的乡长去世一个多月了,你去东集乡担任乡长吧,也是科级。”

    郭明的内心激动极了,他深深的给志远鞠了一躬,连忙道:“谢谢欧阳市长,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能跟着象欧阳市长这样想着下属的人,自己就有希望混出名堂来。

    郭明相信,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东集乡在自己手里,一定会好起来的,自己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了,可以施展自己强大的抱负了。

    欧阳志远给黄晓丽打了一个电话,黄晓丽点头同意了,并让县组织部长去办理手续。

    这时候,有人敲门,欧阳志远道:“进来。”

    副县长陈嘉禾微笑着走了进来。

    陈嘉禾做梦都不会想到,欧阳志远能调到湖西市担任副市长。他一直以为,自己二十五岁当上副县长,这在山南省都是很少见的,自从见到二十三岁的欧阳志远,在运河县从副县长升到县长,这让他终于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两天秦总理来傅山县考察的电视新闻,更让他大吃一惊。欧阳志远竟然陪伴着秦总理在视察傅山县。他看着屏幕上的欧阳志远,和秦总理谈笑风生的说话,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怎么可能?

    但电视上的画面是真的,省委书记萧远山和省长,就站在旁边。

    欧阳志远和秦总理是什么关系?就算他是副市长,一个小小的副市长,怎么可能和秦总理在一起?

    他急切的拨通了自己未来的岳父,龙海市副市长王建功的电话,请教岳父这个问题。

    当他从岳父口中得知,欧阳志远是秦总理的亲外孙时,陈嘉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呆呆的坐在沙发上,脸上变化不停。怪不得欧阳志远升迁的这么快,原来人家有这么强大的靠山。

    他认为欧阳志远的升迁,是秦总理的提拔,但人家欧阳志远一次又一次的升迁,根本不是秦总理的提拔,而是一个又一个的政绩摆在那里。

    陈嘉禾后悔自己最近和志远的关系,有点疏远。

    欧阳志远前途无量呀。欧阳志远调到湖西市,常务副县长张茂盛代理县长的职务,那么,这个常务副县长的位置就空了下来,陈嘉禾同样也在行动。

    他委托岳父韩建功开始活动。

    今天他听说欧阳志远回来了,立刻赶了过来。

    欧阳志远看着这位老同学,他指指沙发笑道:“嘉禾,坐吧。”

    陈嘉禾坐下来笑道:“欧阳市长,什么时候到湖西市上任?我给您送行。”

    陈嘉禾知道,自己和欧阳志远的差距在拉大,虽然自己和人家是同学,但人家现在是副市长了,他不能再称呼欧阳志远为志远了。

    欧阳志远一皱眉笑道:“陈嘉禾,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我感到舒服。”

    陈嘉禾笑道:“这是在你的办公室,我只能称呼你欧阳市长了,要是咱们两个人在一起喝酒,你让我称呼你欧阳市长,我也不会称呼你的。”

    陈嘉禾这人的心机极重,很会利用自己和志远的关系说话。

    秘书郭明给陈嘉禾倒了水,就退了出去。

    陈嘉禾看到郭明退了出去,他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咱们是一个龙海的,又是高中同学,我和你说话,不想绕绕圈子,我要那个常务副县长的位置。”

    陈嘉禾两眼露出深深地渴望,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陈嘉禾这人的心机重,但总体上还不算坏,脑子很灵活,工作能力也还可以。

    欧阳志远笑道:“嘉禾,虽然这个常务副县长的位置,不是我说了算,是市委决定的,我可以推荐你,但有一个条件。”

    陈嘉禾的内心狂喜,他连忙道:“志远,你说什么条件。”

    欧阳志远道:“那就是全力以赴的帮助黄书记、张县长和开发区主任宋忠军建设好开发区,做好旧城改造的工作,同时,不能站在党组书记沈加林和副县长王万均他们的战壕里。”

    陈嘉禾的心机太重,他一直跟着原来的县委书记王广忠,欧阳志远有点不放心陈嘉禾。

    既然陈嘉禾提出了这个要求,自己也不好反对,如果自己反对,肯定会得罪陈嘉禾,自己只能推荐一下,成与不成,那要看市委的决定了。

    陈嘉禾听到欧阳志远提出这个条件,他心里笑了。这个条件,跟没提的一样,自己当上了常务副县长,肯队会全力以赴的工作,支持开发区和旧城改造的减速。至于站在谁那边,到时候再说吧,谁能掌控整个运河县,自己就站在谁那边。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黄书记和张县长只要团结起来,沈加林和王万均根本不是两人的对手。

    陈嘉禾笑道:“志远,我答应你。”

    欧阳志远道:“这几天,你还要多跑跑市委,让你岳父韩市长说几句话,明白吗?”

    陈嘉禾点头道:“谢谢你,志远,我知道怎么做。”

    今天还有一个高兴的几乎跳起来的人,那就是副县长郭振宏。

    郭振宏和现在已经是县长的张茂盛关系极好,张茂盛接替欧阳志远的县长了,郭振宏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的眼睛,同样盯上了常务副县长的位置。

    身在仕途,没有任何人不想升迁的,郭振宏同样想升迁。

    他这两天,同样在跑关系活动。办公室主任卫建安走了进来,他的脸色变幻不停,看着郭振宏道:“郭县长,黄书记请您道她办公室里去一趟。”

    郭振宏一听,连忙站起来道:“好的,卫主任,我马上就到。”

    郭振宏心道,黄书记叫自己去干吗?难道常务副县长的事情定下来了?想到这里,郭振宏的内心禁不住砰砰直跳。他看着卫建安道:“卫主任,不知道黄书记叫我,是什么事?”

    卫建安笑道:“郭县长,你到了就知道了。”

    郭振宏连忙走向县委办公大楼。

    卫建安看着郭振宏的背影,一丝妒忌在心里升起。

    省委组织部的二处处长王连岳竟然来到运河县,找郭振宏谈话,这怎么可能?

    省委组织部二处,是专门考察调动干部的,王处长来找郭振宏,难道要调动郭振宏不成?郭振宏只是一个副处级的干部,就是要调动,也只有市委组织部来人呀?省委组织部怎么会来人?难道,郭振宏要调到省里?或者要调离龙海市?没有听说郭振宏有什么强大的背景呀?

    不论什么级别的组织部来人,郭振宏肯定要升迁。这种事情,什么时候,能落到自己身上呀。

    副县长郭振宏忐忑不安的来到县委书记黄晓丽的办公室,秘书赵小云迎了过来道:“郭县长,快进去吧,黄书记在等着您。”

    郭振宏连忙道:“好的,赵秘书。”

    郭振宏推开门走了进去,他看到,黄书记正和两名中年男人说着话。

    黄晓丽一看到郭振宏来了,她微笑着道:“郭县长,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省委组织部二处的王处长和张科长。”

    郭振宏一听黄书记的介绍,吓了一跳,省委组织部来找自己干什么?

    郭振宏连忙伸出双手道:“王处长,您好。”

    王连岳握住了郭振宏的手笑道:“郭县长,请坐吧。”

    郭振宏又和张科长握手问好。

    郭振宏坐在沙发边上,没敢坐实,虽然他不知道省委组织部的人找自己干嘛,但他的心里有种很好的预感,肯定是自己要调动了,但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处级别的干部,自己就是调动,也是由市委组织部的人来谈话呀?

    王处长看了一眼张科长,点点头。

    张科长道:“郭县长,我现在宣布一下,省委对你的新任命通知书。”

    郭振宏一听,内心顿时狂跳不已,他连忙站起来,激动的差点摔倒,果然,是自己调动的事情,可是自己这几天跑的是常务副县长的这个职位呀?

    张科长拿出盖着省委大印的文件道:“经过省委组织部的研究决定,由于工作的需要,原运河县副县长郭振宏同志,调任湖西市古曹县,担任县长一职。”

    郭振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调到湖西市古曹县,担任县长?这怎么可能?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