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内疚

    第一百七十七章内疚

    欧阳志远一边亲吻着陈雨馨,一遍小声道:“我也要看星星。”

    陈雨馨的眼睛已经能滴出水来,她已经动情了,喘和息着道:“你个小坏蛋……你怎么看星星呀……。”

    欧阳志远的手握住了双点,坏笑道:“我要看这两颗红星星……。”

    “呸……啊……小坏蛋……。”

    陈雨馨吁吁的呻和和吟着。她感到自己的胸脯一凉,志远这家伙竟然解开了自己的衣服,小星星,在皎洁的月光下,弹跳出来。

    我的小星星真美呀!

    欧阳志远不由的看的呆了。

    “小坏蛋,进房间……。”

    ………………………………………………………………………………………………………………

    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两人都不想停下来。这注定要是个不眠之夜。

    到两人都筋疲力尽的时候,两人相拥着,默默地看着对方。

    雨馨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顺着脸颊流了出来。她死死的抱着志远,再也不肯松开。

    欧阳志远捧起雨馨的脸,一股惭愧在心头升起。他紧紧的把雨馨搂在怀里。

    “对不起,雨馨!对不起!”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不能给雨馨什么承诺。自己太自私了。

    “志远,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自己愿意的,我爱你,不管将来如何,我永远的爱着你,永不后悔。”

    雨馨看着欧阳志远,流着泪诉说着自己的感情。

    “对不起,雨馨,我太自私了。”

    陈雨馨猛地摇摇头,擦干眼泪笑道:“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两情相悦,无拘无束,志远,我爱你,你也爱我就够了,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也就几十年的光阴,本来就不容易,自己何必再把自己约束起来,志远,洒脱一点。”

    陈雨馨说完话,微微的闭上眼睛,把头靠在了志远的怀里。

    志远睡不着,他搂住了雨馨的娇躯,拉过一条毛巾被,盖在了两人的身上。看着雨馨绝美的娇容,禁不住叹了一口气。

    “睡吧,志远,不要多想,一会还要早起,你还要陪秦总理视察崮山镇。”

    陈雨馨动了动娇躯,依偎在志愿的怀里,不一会,就睡着了。

    欧阳志远没有睡,他的脑海里,想着和自己相爱的几位女子。萧眉、黄晓丽,韩月瑶,还有怀里的陈雨馨。自己是不是太不专一了?这四位女孩子,自己都爱的要命,如过任何一个出了危险,自己都会不顾性命的去拯救,但对于婚姻,自己只能给萧眉。自己对萧眉已经有了承诺。

    他又想到了韩月瑶,月瑶已经有了自己的骨肉,虽然当时是出于无奈,但月瑶一直喜欢自己,自己也不会抛弃月瑶的。

    萧眉和黄晓丽,在婚姻上,都受尽了磨难,萧眉不能再受到任何的打击,自己要和萧眉走进婚姻的殿堂。

    欧阳志远想了很多,他第一次有了想吸烟的冲动。

    剪不断、理还乱呀。

    这四个女孩子,自己一个都不能放弃。即使不做官了,也不能放弃。

    天还没亮的时候,欧阳志远和陈雨馨就下了山。

    陈雨馨永远都不会忘记,今天和志远的缠绵。

    考察团要在十点的时候,去参观崮山药材批发市场。

    欧阳志远敲开了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房间。秘书王封国笑道:“进来吧,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王秘书,萧书记在吗?”

    王封国道:“萧书记在。”

    欧阳志远走进了萧书记的房间,看到了萧书记再看一份傅山县的报告。

    王封国给志远倒了一杯水,退了出去。

    “坐吧,志远。”

    萧远山指了指沙发。

    欧阳志远轻声道:“爸爸,古曹县的县长王盛起被拿下来,不知道您又没有人选?”

    萧远山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道:“怎么,你……有人选?”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运河县主管城建的副县长郭振宏,很有工作能力。”

    欧阳志远在张茂盛和郭振宏之间衡量了很长时间,现在常务副县长张茂盛暂时代理自己,坐了运河县的代理县长,自己只有把副县长郭振宏带到湖西市去。

    郭振宏的能力,欧阳志远是知道的。

    萧远山看着自己这个女婿,他知道,欧阳志远已经开始组建自己的班底了。

    按理说,县长王盛起被拿下,县长的位置,应该由常务副县长代理。现在志远提出来,由运河县副县长郭振宏来代理古曹县县长,看样子,志远早有打算。

    萧远山道:“介绍一下郭振宏的政绩。”

    欧阳志远就把副县长郭振宏在新建开发区和旧城改造中的出色表现,详细的说了一遍。

    萧远山道:“调走郭振宏,运河县的开发区怎么办?”

    欧阳志远道:“运河县的常务副县长张茂盛,接替我的位置,他可以负责新开发区的建设和旧城改造,我昨天还打算把张茂盛调到古曹县,但今天我考虑到了运河县的建设,还是不调动张茂盛,那就调动副县长郭振宏。”

    如果别人在自己面前推荐一名副县长,省委书记萧远山肯定会生气,但欧阳志远不同,志远不光是自己的女婿,还是霍老的孙女婿,他和王老的关系更是不一般,而且还给燕京的顾老看过病,得到顾老的赏识。顾老是谁?他老人家可是咱们国家的最高领导人。

    就是自己不同意,志远认定的事,他仍旧能通过别的关系来办成这件事。

    志远要组建自己的班底,自己能不支持吗?

    志远到湖西市担任副市长,同样需要有人支持他的工作。

    萧远山点点头道:“我让组织部长孟凡武去办,先不要走漏风声。”

    欧阳志远一听爸爸点头答应了,他顿时大喜,看着自己的岳父道:“谢谢您,爸爸。”

    萧远山道:“你到湖西市担任副市长,虽然不是我的主意,但我仍要支持你,如果我不支持你,王老和霍老会埋怨我的。”

    欧阳志远笑道:“爸爸,我到湖西市任副市长,下面没有人支持我,我很难展开工作,耿局长和周玉海两个人根本不够。”

    萧远山笑道:“你还想调水谁?”

    欧阳志远道:“现在还没有想出来,等到我需要谁的时候,再麻烦您。”

    萧远山道:“你以为山南省是我家开的?想调谁就调谁?调动一个人,不知有多少双敌对的眼睛在盯着。你到湖西市任副市长,周老的孙子周光睿到了龙海市担任副市长,这是在交换。”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不好办,但咱这也是为了工作。”

    萧远山道:“你去准备一下吧,一会秦总理就要去视察药材批发市场,武警和警察都去了药材批发市场,你也先去吧。”

    欧阳志远连忙道:“好的,爸爸。”

    萧远山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一丝笑意在嘴角升起来。小家伙成熟多了,知道建立自己的班底了。但湖西市的关系太复杂了,如果不是关系太复杂,湖西市的治安,早就好了。

    王老和霍老的意思,就是让志远把湖西市搅动起来,两人好联合出手。

    看来,湖西市又有一场龙争虎斗了。这场风暴,说不定会席卷整个山南省。

    上午十点整,秦总理准时出现在崮山药材批发市场。

    秦总理刚一下车,整个现场顿时欢声雷动,掌声如雷。老百姓们拼命的拍着手掌,欢迎秦总理的到来。傅山县长江宗武仔细的介绍着崮山药材批发市场现在的规模和生产销售情况。

    欧阳志远看到了崮山镇长肖永成和书记袁传军。他们虽然是崮山镇的领导,但介绍药材批发市场的却是县长江宗武,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秦总理和县长江宗武。

    整个傅山县的药材种植,都是自己引进和打下的基础,现在江宗武已经把桃子摘到了自己的怀里,他凭借这些桃子的政绩,在明年,能轻松的进入龙海市领导班子的行列。

    这让欧阳志远很不爽,仿佛这些功劳都是他江宗武的。

    而真正出力的肖永成却被撇到一边,这是典型的抢功劳。

    欧阳志远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人。

    欧阳志远走到外公的身旁,小声道:“外公,崮山镇的镇长是肖永成,他对药材批发市场了解的更清楚,让他来介绍吧。”

    秦总理点点头笑道:“让他过来吧。”

    崮山镇长肖永成和书记袁传军早就来到了药材批发市场,等候秦总理的到来。当秦总理走下车来的时候,两人竟然看到,欧阳市长紧紧地跟在秦总理的身后,后面才是省委书记萧远山和省长江川河。

    这一下,把两人吓了一跳。我的天哪,欧阳市长竟然能占站到秦总理的身后,这……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之所以站在外公的身后,他是要保护外公,站在秦总理身后的还有寒万重,站在两边的是警卫队长严国山和另一个警卫。

    肖永成看到欧阳市长向自己摆手,并走向肖永成。肖永成连忙走过来。

    欧阳志远不走过去,只要肖永成靠近秦总理一定的距离,就会被警卫警告。

    欧阳志远把肖永成带过来,走近了秦总理笑道:“肖镇长,总理想听你介绍一下崮山镇药材批发市场的详细情况。”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这让县长江宗武的心中暴怒至极,你***欧阳志远想干什么?老子正在介绍,你凭什么让肖永成来介绍?你个王八蛋不是拆台吗?

    虽然江宗武气的恨不得咬死欧阳志远,但他的脸上没有露出一丝的怒意,仍就微笑道:“那好,就让肖镇长介绍吧。”

    旁边的省长江川河对欧阳志远的做法也是很生气。

    今天对自己的侄子江宗武来说们,是个极好的露脸机会,能和秦总理一起上电视,这有可能是一生中唯一的机会。这个新闻要在中央电视台播放的。

    但现在,欧阳志远竟然拉过来一个小小的镇长,来抢侄子的镜头,真是岂有此理。

    旁边的市长周天鸿心里直乐,他知道,傅山县能有今天多成就,基础都是欧阳志远打下的,江宗武抢功,志远肯定生气,志远的脾气还是没有变呀,这种一点就炸的性格,到湖西市能行吗?

    欧阳志远让崮山镇的镇长肖永成出来介绍药材批发市场,虽然抢了江宗武的风头,出了气,但却给肖永成埋下祸根,江宗武肯定会报复肖永成的。

    肖永成在崮山镇所有的场合都不紧张,但现在是在秦总理面前,虽然秦总理和蔼可亲的微笑着看着自己,但自己仍旧有点紧张。

    “秦……秦总理,您好。”

    秦总理笑道:“不要紧张,你介绍一下崮山镇的药材批发市场是怎样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药材批发市场的。”

    肖永成看到秦总理的亲切笑容,他深深的做了一个长呼吸,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他就把欧阳志远怎样引进清灵药业集团,怎样成立药材种植委员会,怎样亲自一个乡镇一个乡镇的带领大家签订合同,亲自指点种植药材,终于让崮山镇药材批发市场成为全国最大的药材批发市场的经过说了一遍,他最后,没有忘记,提到县长江宗武怎样一次又一次的视察各个乡镇的药材种植,扩大药材市场的规模。

    这让县长江宗武的心情好受了一点。

    欧阳志远也暗暗的点头,肖永成说话考虑的很周到。

    秦总理又兴致勃勃的问了几个细节。

    参观完药材批发市场,整个车队直奔猫耳峪乡药材基地。

    到了猫耳峪乡的地界,乡长沈衍钧和乡党委书记王建业带人,早就站在路口迎接。

    然后,带着车队向前开。车队在经过深水涧大桥的时候,车队停了下来。

    这个大桥,是秦总理要参观的地方。

    原来的那根粗大的铁索仍在,没有拆掉,见证着过去那些小学生乘坐铁栏上学的危险情景。

    桥头山有一排报栏,里面挂着过去小学生乘坐铁栏过深水涧的照片,照片上的孩子们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下面写着在乘坐铁栏上学掉进水里遇难孩子的名单,还有遇难孩子生前的照片。

    秦总理看到遇难孩子的照片,老人家流泪了。

    乡长沈衍钧介绍了深水涧铁索的来历,以及欧阳市长拉来天信药业的赞助,由天都集团承建这座大桥的过程。

    秦总理看着志远道:“欧阳市长,我替这些孩子感谢你、感谢天信集团、感谢天都集团。”

    欧阳志远道:“秦总理,您不要谢我,我当时是傅山县的县长,这是我的工作范畴之内的事,是应该做的。”

    过了深水涧大桥,就到了第二个参观点,羊角村的天信希望小学。

    已经成为这个小学校长的孙正明老师,早就带着学生在校门前迎接秦总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