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快滚远点

    第一百七十三章快滚远点

    今天是古曹县县长王盛起的岳父下葬出殡的日子。县长王盛起的岳父,就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老头子死了,县长王盛起给他出殡。

    县长的岳父死了,这可是和县长王盛起拉近关系的好机会。很多官员的手臂上,都带着黑沙。

    古曹县的大多数官员都到场了,出殡的场面十分宏大,几十辆各大局政府的车辆排成了长龙。

    送殡的车车队刚到十字路口,四辆警车上的警察就看到了一男一女冲了过来,拦住了车队。

    欧阳志远大声道:“我命令你们立刻停车,解散送殡的队伍。”

    第一辆警车上的警察,一看有人拦住了车队,而且还要解散送殡的车队,以为碰到了疯子,一个警察立刻大声道:“你***是从哪个神经病医院跑出来的神经病,你麻痹的快滚开,否则,老子抓起来你,用电击死你。”

    何文婕大声道:“我是省公安厅的何处长,后面有车队要过,你们立刻让开。”

    何文婕说完,亮出了工作证。

    “什么……你***是省厅的何处长?老子还是省厅的王厅长呢?快滚……再不滚,老子找人弄死你……。”

    一个警察看也不看何文婕的证件,冷笑道。

    另一个警察一看何文婕手中那熟悉的工作证,立刻脸色一变,连忙走下车,接过证件一看,顿时大吃一惊。我的天哪,是省厅的何处长。

    欧阳志远早就冲向一辆最豪华的奥迪车。志远知道,这辆车里面,一定坐着级别最高的领导。

    车里坐的正是古曹县长王盛起。

    王盛起猛然看到一个年轻人脸色阴冷的冲了过来,没等他说话,欧阳志远运足功力,一把就拉开了车门。

    “咔嚓!”

    一声金属断裂的声音出传来,欧阳志远竟然一下把车门给生生的扯下来。

    王盛起一看有人扯烂自己的车门,顿时气的脸色顿时发青,这人是谁?这么暴力无理,外面的警察都是饭桶?

    司机一看有人把县长的专车奥迪的车门扯了下来,顿时骂道:“你他骂的是谁?想死不成?”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司机,一把抓住王盛起的衣服领子,把王盛起扯出奥迪车,立刻大声道:“你是县长王盛起?”

    王志奇被人抓住衣服扯了出来,这让他暴怒不已,他的脸色变得极其阴冷愤怒,盯着这个小白脸,感到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小白脸,但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小白脸,他大声道:“你是谁?我是古曹县的王县长。”

    欧阳志远昨天还和外公在电视里露过面,王盛起看过新闻,他当然看着欧阳志远面熟了。

    欧阳志远大声道:“你***找死,有你这样出殡的吗?省委书记萧书记和省长江省长的车队马上就过来了,你立刻解散车队让道。”

    王盛起一听这个年轻人这样说,顿时吓了一跳,内心狂跳。

    不会吧,自己怎么没有接到省委书记和省长要来?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副局长张瑞国脸色苍白、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张瑞国看到了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他知道,大事不好,一种极其的不安在心头升起。

    周江河是省里的副厅长,并不认识县里的副局长张瑞国,但周江河认得他这一身警官服。周江河立刻大怒,冷声道:“你是谁?是谁出殡?”

    副局长张瑞国连忙跑过来,敬了一礼大声道:“古曹县公安局副局长张瑞国报到,是县长王盛起的岳父死了。”

    周江河咆哮着道:“我命令你,立刻解散送殡队伍,让县长王盛起来见我,立刻来,后面省委书记萧书记和江省长的车队马上就到。”

    周江河没有说是秦总理的车队到了。

    副局长张瑞国一听后面的车队是省委书记萧书记和省长江川河到了,他的脑袋翁的一声炸开了。

    我的天哪,王县长出殡,不会这么巧吧?竟然碰上省委书记萧书记和省长江川河。

    张瑞国知道,王盛起这次完蛋了。

    他立刻大声道:“是,周厅长。”

    张瑞国立刻跑了回来,他看到了那个年轻人已经把王盛起从车里扯了出来。

    张瑞国立刻大声道:“王县长,大事不好了,省公安厅的周副厅长就在后面,省委萧书记和江省长的车队马上就到,您快点让道吧。”

    县长王盛起一听张瑞国这样说,他知道,省委萧书记和江省长的车队真的来了,我的天哪,自己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今天这样出殡,让萧书记、江省长知道了,自己就完蛋了。

    县长王盛起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双腿直打哆嗦,竟然忘了下命令。

    欧阳志远一巴掌打在了王盛起的脸上,大声道:“你***立刻解散车队,省委书记到了,你的县长还能干嘛吗?”

    欧阳志远这一巴掌,打醒了县长王盛起。他立刻对着后面的车队声嘶力竭的大声喊道:“快后撤,快后撤。”

    但喇叭声和锣鼓声震耳欲聋,人们根本听不到县长王盛起的声音。

    欧阳志远立刻闪电一般的冲过去,伸手一划,那些吹喇叭的人只感到眼前一花,手里一轻,手里的乐器全都不见了,就是大鼓也被欧阳志远一脚踢飞。

    乐队立刻停了下来,场面瞬间静止。

    县长王盛起脸色苍白,哭丧着脸大声咆哮着道:“车队后撤,快呀!”

    但是,几十辆车哪有这么容易后撤的。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欧阳志远知道,如果让外公看到这个场面,外公一定会暴怒的,这对自己的岳父很不利。一定不能让外公看到。

    欧阳志远看着寒万重道:“你通知前面的车做好后撤的准备。”欧阳志远说完,立刻抓起王盛起,冲向最后一辆车。

    最后一辆车如果高速后退,几分钟内,整个送殡的队伍,就能撤出这里。

    欧阳志远带着王盛起冲到最后一辆车,欧阳志远道:“马上命令后面的车后撤。”

    王盛起明白了这个小白脸抓住自己干嘛了,他立刻大声道:“快,后撤倒车,开出两公里,不要停,前面有省里的车队。”

    王盛起声嘶力竭的狂喊着。

    后面的司机和官员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看到县长王盛起的样子,都吓了一跳。当他们听到前面有省里的车队经过时,所有的官员和司机都吓得脸色苍白。

    这种出殡方式,要是让省里知道了,县长王盛起就完蛋了。

    后面的车开始高速后退。

    欧阳志远抓着王盛起再通知前面的车。

    整个车队在快速的后撤着。欧阳志远的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跑在秦总理的车队前面的省委书记萧远山和省长江川河以及办公室的车队到了。

    副厅长立刻把情况向省委书记萧远山、省长江川河和公安厅厅长王世杰汇报了一遍。

    省委书记萧远山和省长江川河看着在向后撤的送殡车队,两人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萧远山看着省委秘书长卫国清和省委办公室主任楚衍升道:“让车队再快点撤离,秦总理十分钟后就到,停了县长王盛起的职务,所有到场的官员全部要查清处理,让湖西市市长关占平和市委书记宋光明来这里开现场会,立刻去办。”

    省委秘书长卫国清和省委办公室主任楚衍升连忙道:“是,萧书记。”

    两个人立刻开着车,快速的过去。

    这时候,欧阳志远和何文婕、寒万重走了过来。

    “萧书记,车队后撤完了。”

    欧阳志远看着萧远山道。

    萧远山点点头道:“你们先走,仍旧在前面开道。”

    欧阳志远道:“是,萧书记。”

    三个人坐上车,开了出去。

    萧远山看了一眼省长江川河道:“警车开道,几十辆政府公车出殡,这种官员出一个查一个,一律就地免职,纪委出面调查,查出问题,该判刑的判刑,该枪毙的枪毙,我们党和干部的廉政为民形象,都让这些人丢尽了。”

    省长江川河的脸色很难看。古曹县的县长王盛起是湖西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的哥哥,这两人都是省长江川河的人。

    现在,省委书记萧远山要处理王盛起,江川河根本不能说什么。

    王盛起竟然让警车开道,让警察拦车戒严,几十辆公车出殡,这不是找死吗?自己也保护不了他。

    整个出殡的车队,都撤离了这个十字路口,萧远山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秦总理的车队,在远处快速的开了过来。

    萧远山看了一眼江川河道:“江省长,走吧。”

    省委秘书长卫国清和省委办公室主任楚衍升的车开到了撤离很远的送葬车队。

    省委办公室主任楚衍升拿出了电话,拨通了湖西市委书记宋光明的电话。

    湖西市委书记宋光明已经接到了别人打来的电话,知道了古曹县发生的一切,这让他大吃一惊,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古曹县县长王盛起在出殡的的时候,竟然让警车开道,让警察拦车戒严,几十辆政府公车一起陪同出殡,让省委书记萧远山和省长江川河抓了个现行。

    王盛起这个王八蛋不是找死吗?

    省公安厅的正副厅长王世杰和周江河亲自带队开道,后面是省委书记萧远山和省长江川河陪同,难道是秦总理经过湖西市?秦总理没有坐飞机到龙海?

    电视上播放了秦总理视察山南省南州开发区的新闻。秦总理今天要去视察龙海市。

    想到这里,宋光明的冷汗一下子湿透了自己的衣服,他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那个车队里,肯定有秦副总理。

    要是秦总理看到王盛起出殡的队伍,这还得了?自己也要受到连累。

    想到这里,宋光明的眼里冒出了凌厉的寒意。他立刻吩咐秘书韦青松备车,通知市长关占平,纪委书记夏传法和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立刻赶往古曹县现场。

    宋光明刚走下楼,就接到了省委办公室主任楚衍升的电话。

    “宋书记,萧书记让你和关市长立刻来古曹县的国道,召开现场会议,我和省委秘书长卫国清等你。”

    “咔嚓!”

    楚衍升的口气很冷淡,他说完话,就挂断了电话。

    省委秘书长卫国清和省委办公室主任楚衍升在等自己召开现场会,王盛起,你死定了。

    市长关占平同样接到了这个消息。这个消息让关占平同样吃了一惊。他脸上的冷汗流了出来。

    关占平气的狠狠的把茶杯摔在了地上。

    王盛起搞什么鬼?脑子进水了不成?

    作为一个县的县长,党的干部,他怎么能这样做?让警察拦车,警车开道,政府几十辆公车来出殡,党员和干部的形象都让他丢尽了。

    最要命的是,让省委书记萧远山和省长江川河抓住了现行,真是个没有脑子的货。

    秘书懂顶义敲门后,走了进来,轻声道:“关市长,宋书记通知您立刻到古曹县国道现场开会。”

    市长关占平一听,他不敢怠慢,沉声道:“备车。”

    关占平刚坐上车,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的电话就到了。

    “关市长,我哥哥出事了。”

    关占平沉声道:“稳住,不要慌,你告诉你哥哥,什么都不要说,只是要痛哭流涕的承认错误就行了。”

    王盛举道:“萧书记和江省长把他抓了个现行,那个车队里,可能就是秦副总理的车队,我哥哥的县长就怕保不住了。”

    关占平沉声道:“不干县长,风声过去,还能干别的,我们的党是允许犯错误的,更允许改正错误,记住,别的什么都不要说。”

    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是市长关占平的嫡系,在很多,市长关占平都要用王盛举。

    王盛举一听市长关占平这样说,他顿时放下心来,感激的道:“谢谢关市长,我永远和您站在一起。”

    关占平道:“宋光明肯定借机发难,停了你哥哥的县长职位,让纪委进入,调查你哥哥,记住,和你哥哥说,咬咬牙,就能挺过去。”

    王盛举忙道:“谢谢关市长。”

    古曹县县委书记刘印泉知道了县长王盛起出事了。王盛起今天给他岳父出殡,刘印泉知道,而且作为同事,他也随了礼。

    县长王盛起依仗弟弟王盛举是湖西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而且和市长关占平是一个战壕里的人,为人十分的强势,古曹县很多的事,都是县长王盛起说了算,县委书记刘印泉反而有点弱势。

    县委书记刘印泉在很多决策上,都让着王盛起,他在韬光养晦。

    王盛起今天让公安局的警车开道,几十辆政府部门的车辆一起出殡,刘印泉同样知道似的一清二楚,但他没有任何的劝阻。他知道,自己就是劝阻了,县长王盛起也不会听从自己,他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知道,上的山多了,肯定会碰到老虎的。

    果然不假,王盛起今天就碰到了老虎,而且是能要了他的命的老虎。

    省委书记萧远山和省长江川河竟然带着车队,经过古曹县国道。刘印泉知道,能让省委书记萧远山和省长江川河竟然带着车队的人,一定是秦总理。

    这两天,他同样在看电视,他知道秦总理就在山南省视察,就要去龙海市。

    嘿嘿,自己终于等到机会了,王盛起完蛋了,县长肯定干不成了。

    刘印泉的心情极好,他让秘书备车,直奔104国道。

    县长王盛起接到了弟弟王盛举的电话,他立刻知道了,自己该怎么做。

    他看到了省委秘书长卫国清和省委办公室主任楚衍升,阴沉着脸,从车里走了出来。

    县长王盛起立的脸色变得煞白,他知道,自己完蛋了。但他记着弟弟王盛举交代自己的话,他立刻痛哭流涕的蹲在地上哭诉道:“卫秘书长、楚主任,我……我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您们。”

    省委秘书长卫国清看着王盛起的样子,他禁不住皱起了眉头,沉声道:“后悔了?早干么去了?出个殡你竟然高出这么大的动静,哼,你说,你还是个党的干部吗?你这不是给党抹黑吗?”

    王盛起眼泪鼻子一起流下来道:“我请求处分,卫秘书长。”

    卫国清冷声道:“处分你,当然要处分,等一会你们市长关占平和市委书记宋光明来了再说吧。”

    王盛起连忙道:“好的,卫秘书长。”

    旁边站着很多古曹县各大局的局长和副局长,他们的脸上都露出来不同的表情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