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低头道歉

    第一百七十一章低头道歉

    黄继田一听,顿时苦笑起来。他也不敢抓李炳水呀,李炳水可是李宗文副省长的亲侄子。

    这次自己有夹在中间,不是好人了。

    何文婕可是省委常委纪委书记何振乾的女儿。

    这两方,自己哪一方都不敢得罪。

    黄继田嘿嘿笑道:“何处长,我看你们是误会,呵呵,李炳水不是别人,他的父亲李宗伟是湖西市主管交通的副市长,和欧阳市长一起工作,而他的伯父李宗文,是咱们省主管工业的副省长,呵呵,欧阳市长,我看算了吧。”

    欧阳志远一听,眉头皱了起来。这人想不到是副市长李宗伟的儿子,副省长李宗文的侄子,这些领导的后代,怎么都是一个臭德行,跋扈、嚣张、自私、霸道和阴毒。

    看看人家王展辉、霍加臣、诸葛青云、霍英琼那些人,人家的爹娘也是领导,而且级别更高,人家的品性为什么那么高尚?

    欧阳志远着黄继田冷冷的道:“那个李炳水,很是嚣张,他自己把人家的车撞了,却让我们赔钱,他手下的人还污言秽语的侮辱何文婕,这种人就欠揍,你让他给我们道歉,否则,这件事没完。”

    黄继田一听欧阳志远的话,他心里早就把李炳水的祖宗骂了八遍。

    自己可不敢得罪欧阳志远和何文婕。

    后面的李炳水看到黄继田对这两个年轻人点头哈腰,他的心里一沉,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不好,这次看来踢到钢板上了。

    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来路?能让黄继田低声下气?

    李炳水看到黄继田走了过来,他冷哼一声道:“黄局长,那两人是谁?”

    黄继田看着李炳水道:“李总,你这次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物,人家要你道歉。”

    李炳水一听,脸色一寒,冷声道:“他们是谁?”

    黄继田道:“女的是省公安厅的何文婕处长。”

    李炳水冷笑道:“一个小小的处长,我怕她?”

    黄继田心道,你个***,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不怕何文婕,但她的父亲,就是你的伯父见到人家也要满脸堆笑。

    黄继田道:“她的父亲是省委常委纪委书记何振乾。”

    “什么?是……纪委书记何振乾?这……怎么可能?”

    李炳水顿时吃了一惊,眼里露出了后悔的眼神,今天自己鲁莽了,怎么会招惹了何振乾的女儿?真是该死呀。整个山南省的所有官员都怕纪委书记何振南。何振南可是一位铁面无私的纪委书记,他查起案子来,就是天王老子都不怕。

    自己的父亲和伯父绝对经不起调查。

    现在,已经有人暗中在查自己修建的海湖公路了,自己如果再招惹了省纪委书记何振乾,何振乾立刻就会向自己的父亲和伯父下手,这就麻烦了。

    李炳水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黄继田看着李炳水后悔的神情,心道,下面这位,你更惹不起。

    黄继田道:“那个男的,叫欧阳志远。”

    李炳水一听欧阳志远这四个字,他的脑袋翁的一声,差点爆炸。

    “欧阳志远?你说的是哪个欧阳志远?”

    李炳水的脸色变得有点苍白,欧阳志远,不会是就要调到湖西市担任副市长的欧阳志远吧。欧阳志远可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秦总理的外孙,自己敢招惹他吗?这个杀星可是连省长江川河的儿子江宗帆都敢揍,何况自己?

    这个小白脸这么年轻,不可能是那个欧阳志远。

    黄继田道:“就是萧书记的女婿欧阳志远。”

    李炳水一听黄继田的话,他差一点晕了过去。今天自己霉运高照,怎么会碰到这两位煞星?

    黄继田看着李炳水道:“欧阳志远然你道歉。”

    李炳水一听,他的眼里露出一抹阴森森的寒芒,一闪即失。老子向谁道过歉?今天却要向这个小白脸和女人道歉,这要传出去,自己还能在湖西市和南州混吗?

    黄继田一看李炳水的眼珠乱转,他沉声道:“李总,你要是不道歉,我走了,我可不在管你们的事了。”

    李炳水心里骂道,走你妈个比,你个见风使舵的王八蛋。

    李炳水的电话响了。他连忙一看,是伯父副省长李宗文的电话。

    他急忙接了过来。

    “你找死!向欧阳志远和何文婕道歉!”

    李宗文阴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

    “咔嚓!”

    李宗文说完这句话,就挂死了电话。

    副省长李宗文最近才主管山南省的工业,他是省长江川河的人,当他知道侄子李炳水和纪委书记何振乾的女儿何文婕、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欧阳志远发生摩擦时,他立刻给侄子李炳水打电话,让李炳水给何文婕、欧阳志远道歉。

    自己的侄子真是不省心了,何文婕和欧阳志远也是你能招惹的吗?上一次,欧阳志远打了省长江川河的儿子江宗帆、省委副书记赵云峰的儿子赵斌,结果引起省委书记萧远山和省长江川河的博弈,最后,省长江川河妥协,事情不了了之。

    现在,侄子李炳水承建的海湖公路,运行不到半年,就已经出现路段塌陷、路面出现粉化的现象,已经有人开始暗中调查了,如果查出问题,市委书记宋光明和省委书记萧远山结对不会放过打击自己的弟弟李宗伟的。

    自己和弟弟李宗伟正在全力周璇,推脱责任。

    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招惹这两位煞星,你不是找死吗?

    李宗文立刻让自己的侄子给欧阳志远、何文婕道歉。

    李炳水最佩服的就是自己的伯父李宗文。伯父让自己道歉,李炳水不敢不听,自己很多省里的工程,都是伯父给自己找的。

    李炳水快步走向欧阳志远和何文婕。

    “对不起,何处长、欧阳市长。”

    李炳水给何文婕和欧阳志远鞠了一躬。

    何文婕冷声道:“李炳水,你真给你父亲和伯父丢脸,你为什么对不起我们呀?”

    何文婕在消遣李炳水。

    李炳水忙道:“我不该自己撞了车,让你们赔钱,更不该没有管理好手下,我回去一定要重重的责罚他们。”

    欧阳志远还要到湖西市任职,他不想得罪副市长李宗伟,再说,副省长李宗文是工业副省长,自己的顶头上司,这件事就算了。

    欧阳志远道:“李炳水,以后管好自己和手下的嘴。”

    李炳水连忙道:“好的,欧阳市长,我一定管好自己和手下。”

    欧阳志远看着黄继田道:“黄局,进去喝一杯如何?”

    黄继田连忙道:“呵呵,欧阳市长,我当班,谢谢了。”

    欧阳志远笑道:“那就改天吧,我们进去了。”

    欧阳志远的话音未落,七八个染着黄毛绿毛的小青年从里面冲过来,大声骂道:“是哪个王八蛋碰了老子的奔驰?赔钱,如果不赔钱,老子弄死他。”

    李炳水这时候窝了一肚子火,他看着黄继田道:“黄局,把这些小痞子抓起来。”

    黄继田一看这些小痞子就没有后台,他一摆手,几个警察冲了过去。

    欧阳志远和何文婕互相看了一眼,禁不住笑了。

    两人走进了大厅,里面吃饭的人早已爆满。还有人站在桌子旁等候位置。

    志远苦笑道:“没有位置了。”

    何文婕笑道:“请你吃饭,难道还没有位置?太小看人了。”

    何文婕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一个服务小姐走了过来笑道:“何小姐,您给我来。”

    服务小姐把两人带到二楼的一个小贵宾厅笑道:“这个房间是我们总经理专门留给贵客的,您请,何小姐。”

    两人走了房间,这是一套靠窗户的小包间,里面装修的不是很豪华,但很是淡雅,非常的干净清新。

    欧阳志远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房间,他笑道:“文婕,你认识这里的老板?”

    何文婕笑道:“我认识,这里的经理叫吕玉娟,是我的一个朋友,人长得很漂亮。”

    欧阳志远笑道:“怪不得你能走进这个小包间。”

    欧阳志远把菜谱递给何文婕笑道:“女士优先,请何小姐点菜。”

    何文婕接过菜谱,娇嗔的看了一眼志远笑道:“贫嘴。”

    何文婕很长时间没有这样高兴了,她看到欧阳志远,自己的内心是那样的激动。自己很早就想把志远忘掉,但自己办不到。

    今天能和志远在一起吃饭,何文婕的内心很不平静。

    何文婕点了一只荷花童子鸡和一份孜然烤全羊,又点了几样精致的小菜。欧阳志远给何文婕要了一瓶红酒,自己从怀里拿出一瓶玉春露。

    不一会,一股甘醇的清香从外面传来,两位服务员小姐端着一只荷花童子鸡和一份孜然烤全羊,几样精致的小菜走了进来。

    “先生、小姐、你们的菜到了。”

    两位服务小姐把菜摆好,退了出去。

    细腻的白色瓷盘里一张翠绿的荷叶包着一只清香四溢的金黄色的童子鸡,香味很是浓郁。那份孜然烤全羊,已经分割好了,金黄细腻的羊肉,考的外焦里嫩,香气扑鼻。

    “呵呵,不错。”

    欧阳志远轻轻的打开碧绿的荷叶,浓郁甘醇的香气扑鼻而来,让人馋涎欲滴。

    何文婕笑道:“唐宋大酒店的荷花童子鸡,口味极佳,色香味美,在南州是一绝。”

    欧阳志远打开红酒,笑着给何文婕倒酒,何文婕笑道:“志远,我来吧。”

    何文婕伸手去接红酒瓶,她的手碰到了欧阳志远的手背,两人的手都是一颤,如同触电一般的收回。何文婕的脸色红了,如同染了彩霞一般,内心砰砰直跳。

    一股细腻的柔软在手背上传来,如同温玉一般,让人心动。

    志远看到何文婕羞红的脸庞,连忙稳住心神。千万不能再有什么想法,自己已经有了眉儿,还有月瑶、晓丽、雨馨。

    欧阳志远连忙道:“还是我倒酒吧。”

    志远说完,给何文婕倒了一杯红酒,自己倒满了一杯玉春露。他举起酒杯笑道:“文婕,来,为了我们的重逢,干杯。”

    这时候,何文婕已经恢复了常态,她笑着举起了酒杯道:“干杯。”

    两人的酒杯碰了一下,欧阳志远一口喝干了玉春露。何文婕同样笑吟的喝光了那杯红酒。

    欧阳志远笑道:“文婕,喝红酒在品味,细细的品尝,你这是牛饮。”

    何文婕瞪了一眼欧阳志远笑道:“那种细细的品酒,我可做不来,还是一口喝干来劲。”

    志远用公筷给文婕夹了几块金黄色的童子鸡和孜然羊肉,放进了她的小盘子里笑道:“尝尝口味如何?”

    “谢谢。”

    欧阳志远给何文婕夹菜的这个动作,让她感到温暖。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过男人给自己夹过菜。

    何文婕在大学和公安厅,有很多男人追的,但何文婕没有看上一个,再加上他的脾气火爆,一直没有谈过一次恋爱,唯一喜欢的就是欧阳志远。

    可惜,志远已经有了对象。何文婕把这份刻骨铭心的爱,深深地埋在自己的心里。

    这让她的脾气有时变得更加暴躁。在和罪犯做斗争的时刻,何文婕出手毫不留情,南州很多的罪犯,对何文婕又恨又怕

    欧阳志远也夹了快童子鸡,放进了嘴里。味道还可以。

    何文婕看着志远笑道:“味道还可以吗?”

    欧阳志远道:“还行,就是香料放的太多,有点喧宾夺主了,掩盖了肉香。”

    欧阳志远这么一说,何文婕仔细的品尝了一会笑道:“我怎么品尝不出来?我就感到很香。”

    欧阳志远笑道:“等有时间,我亲自给你做一次荷叶童子鸡,你尝尝就知道了。”

    何文婕笑道:“好呀,我等着你。”

    “呵呵,文婕,刚才我正忙,没有过来陪你,你可别见怪。”

    一阵淡雅好闻的香风飘来,一位身穿一身月白素雅旗袍的漂亮女子,微笑着走了进来。

    这位女子长得很是漂亮,年龄大约二十七八岁,身材白皙高挑,名贵的旗袍把她的身材勾勒的玲珑有致。漆黑的头发高高的盘起,一根碧绿的翡翠簪子插在了头发上,露出了修长白皙、如同白玉一般的漂亮脖颈,随着一双修长的长腿移动,翡翠簪子上两颗羊脂玉坠互相撞击,发出清脆的声音,悠扬动听。

    瓜子脸、挺直的小巧琼鼻,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清澈的如同秋水一般,让人心动。

    这是一位气质高雅的成熟的女子。

    何文婕笑嘻嘻是的站了起来笑道:“玉娟姐,我们正谈论你的荷叶童子鸡,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吕玉娟第一眼看到了欧阳志远,她的神情一呆,眼睛禁不住的亮了起来。

    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年轻英俊阳光的男人。

    何文婕笑道:“这是我朋友欧阳志远,湖西市副市长,志远,这是唐宋大酒店的总经理吕玉娟,我的姐姐。”

    吕玉娟一愣,湖西市副市长?不会吧,这么年轻就能当上副市长?这怎么可能?

    吕玉娟很优雅的伸出玉手笑道:“您好,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握住了吕玉娟的手笑道:“您好,吕经理。”

    吕玉娟一摆手,两位服务员端上来一瓶茅台。

    何文婕笑道:“坐吧,玉娟姐。”

    服务员给吕玉娟添了一把椅子和餐具。

    吕玉娟开了那瓶茅台,展颜一笑道:“文婕,欧阳市长,你们正谈论荷叶童子鸡,感觉味道怎么样?”

    何文婕笑道:“玉娟姐,志远说你们的荷叶童子鸡香料放的太多,有点喧宾夺主了,掩盖了肉香,我怎么没有吃出来?”

    吕玉娟一听,眼里顿时露出了惊奇的神情,她点点头道:“欧阳市长说的不错,这个荷叶童子鸡的做法很难,如果把香料减弱一点,就烤不出荷叶童子鸡的清香,但不减香料,香料就会盖住童子鸡本身的骨香,我们多次改进,就是不能两全。”

    欧阳志远笑道:“你们的香料有问题,中药香料中,你们用错了主要香料,不该把七香叶作为主香料。”

    吕玉娟一听,她那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志远道:“欧阳市长也懂烹饪?也知道中药香料在烹饪中的运用?”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你把七香叶和五香果的位置颠倒一下,让五香果做主香料,七香叶做辅料,在烘烤童子鸡的时候,把半张荷叶切碎,放进童子鸡的腹内,把你们原来用的所有香料去掉,只留下七香叶和五香果,再添加这几种中药香料,烘烤的温度和时间我给你写出来,你让师傅们现在就烘烤。”

    欧阳志远说完,拿出笔,写了一张新的中药香料配方和烘烤的时间温度,递给吕玉娟。

    吕玉娟看着手中的新配方,眼睛不禁亮了起来,她笑道:“我明白了,七香叶的香味比五香果的香味浓烈了两份,这样一颠倒,童子鸡的香料味道,就会减弱,而五香果的香味渗透力强,让五香果作为主香料,五香果淡淡的香气就睡会渗入到童子鸡的骨髓了,激发出童子鸡的肉香和骨香。”

    吕玉娟笑得很好看,头顶上的两个玉坠发出清澈的撞击声,很是好听。

    欧阳志远笑道:“不错,吕经理的悟性很高。”

    吕玉娟把配料单子递给服务员道:“拿下去,让师傅按照这个方法做荷叶童子鸡,做完后,端过来。”

    “是,吕经理。”

    服务员接过单子,走出了房间。

    何文婕笑道:“志远,玉娟姐的很多菜,你给改改吧。”

    吕玉娟笑道:“欧阳市长是烹饪的高手,我和文婕亲如姐妹,以后还要请您多多指教。”

    欧阳志远笑道:“我也不是烹饪高手,我只是喜欢做菜,知道几个古老的配方。”

    吕玉娟惊奇的道:“古老的配方?”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我知道的很多烹饪配方,都是来自古书上记载的,咱们的老祖先比咱们会吃多了,而且所用的香料,都是纯中药,没有使用添加剂,纯天然绿色,更没有任何污染,吕经理,你以后的饭菜,也可以打纯天然绿色有机佳肴这张牌的,现在的人,都对各种添加剂十分的忌惮。”

    吕玉娟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她本是个极其聪明的女子,现在经过欧阳志远的一点,她立刻明白志远的意思,她笑道:“欧阳市长,你的这个创意不错。”

    欧阳志远笑道:“不是什么新鲜的创意,我在傅山县,指点了几个小饭店,每个小饭店的生意都十分的火爆。”

    吕玉娟笑道:“欧阳市长,您尝尝这道孜然烤全羊的味道如何?请你指点一下。”

    欧阳志远笑道:“这道菜,我刚才品尝过了,口味只是中等,我建议你改成烤乳羊。”

    “烤乳羊?”

    吕玉娟看着欧阳志远道。

    “是的,烤乳羊,乳羊的肉质细腻,入口即化,骨香和肉香特别的甘醇浓烈,而且大补,我给你出配方和工艺。”

    欧阳志远笑道。

    欧阳志远对吕玉娟这种气质高雅的女子印象很好,再加上她是何文婕的好朋友,志远决定帮她一下。

    吕玉娟一听,漂亮的脸蛋上露出惊喜,她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欧阳市长,谢谢你。”

    欧阳志远把配方和工艺写出来,交给了吕玉娟,然后道:“我给你的配方都要保密,不能外传,否则,流传出去后,对你的生意会有影响的。”

    吕玉娟道:“我会保密的。”

    二十分钟后,一股带着荷花悠长甘醇的肉香,从外面飘了进来。这种清香四溢的肉香没有丝毫的香料邪味,带着熟透的骨香,让人馋涎欲滴。

    欧阳志远笑道:“荷花童子鸡好了。”

    吕玉娟微微的闭上那双清澈好看的大眼睛,轻轻的动了一下琼鼻,那种甘醇悠长的香酥骨香飘进了自己的鼻子。

    “不错,欧阳市长,香味很独特,悠长甘醇,带着浓郁的骨香,没有一丝的香料味道,肉香已经全部被激发出来。”吕玉娟笑道。

    说话间,服务小姐端着一只由碧绿的荷叶包裹着的童子鸡走了进来。

    何文婕动了一下鼻子,陶醉的道:“好香呀,这是我闻到最香的烤鸡了。”

    吕玉娟拿起餐具,轻轻地拨开碧绿的荷叶,一只清香四溢的童子鸡露了出来。

    整只童子鸡色泽金黄,表面上如同涂了一层蜂蜜一般,亮晶晶的,如同黄色的水晶,甘醇的香气,在刹那间,飘进了三个人的鼻子。

    吕玉娟抽动了一下漂亮的小鼻子笑道:“色香味俱全呀。”

    欧阳志远笑道:“品尝一下试试。”

    吕玉娟微笑着用餐刀切下一块,放道志远的盘子里,又给何文婕切了一块。最后才给自己切了一块。

    那边,何文婕夹起那块色泽金黄的鸡肉放进嘴里,鸡肉细腻柔软,刚一放进嘴里,那种悠长甘醇的香味,刹那间充满着何文婕整个口齿间,让何文婕陶醉。

    “志远,不错,真香呀。”

    何文婕闭上了眼睛,陶醉的道。

    吕玉娟也品尝了一口,她那漂亮的脸上露出了惊喜。

    这只鸡的味道,要比自己原来童子鸡的味道,好上数倍。

    欧欧志远笑道:“怎么样?”

    吕玉娟笑道:“味道很不错,比原来童子鸡的味道,要好上数倍。”

    欧阳志远笑道:“这种荷叶童子鸡和烤乳羊,可以作为唐宋大酒店的招牌菜,价格翻番。”

    吕玉娟道:“谢谢你,欧阳市长。”

    志远笑道:“不要客气,你是文婕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你的酒楼生意好了,我以后也就有了吃饭的地方了。”

    吕玉娟笑道:“你以后来吃饭,全部免单。”

    一位服务员走进来道:“吕经理,好几桌的客人都点了刚才端进来的那种荷叶童子鸡。”

    吕玉娟笑着看着志远道:“欧阳市长,您看?”

    欧阳志远笑道:“可以卖呀,价格翻倍,名字就叫:纯天然绿色有机佳肴——荷叶水晶透骨香童子鸡。”

    吕玉娟笑道:“好,很不错的名字,就这样挂出去。”

    让吕玉娟想不到的是,这种荷叶水晶透骨香童子鸡和孜然烤乳羊,一个晚上就卖出去数百只,名扬南州。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