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何文婕发怒

    第一百七十章何文婕发怒

    晚上,欧阳志远去拜访省委书记萧远山。

    萧远山的房间在三楼。他明天要陪同秦总理到傅山考察,没有回家,再说,家里也没有什么人了,温依依在龙海。

    志远敲开门后,走了进去。

    “爸爸,我来了。”

    欧阳志远连忙向萧远山打招呼。

    萧远山道:“志远,坐下吧。”

    秘书王封国给志远倒了水,退了出去。

    “志远,运河县的工作交接完了吗?”萧远山看着欧阳志远问道。

    欧阳志远道:“交接完了,所有的工作,我已经安排好了。”

    萧远山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说说对湖西市的认识和到湖西市的打算。”

    欧阳志远道:“湖西市的经济在整个山南省来说,是很发达的一个地级市,尤其是煤炭,煤炭产业是湖西市的经济支柱。但湖西市的治安环境,一直是个头痛问题,背后各方面的势力,错综复杂,市长关占平和市委书记宋光明并不是表面上的那样和谐。”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萧远山,继续道:“两任主管工业的副市长陈家武和彭茂水,一个在双规中自杀,另一位跳楼,这是很不正常的,还有湖西矿务局甲醇化工厂的爆炸案,扑朔迷离,这一切,后面肯定隐藏着极大的阴谋。”

    萧远山点点头,看着志远道:“志远,你过去后,第一是协助市委书记宋光明,把湖西市的海阳不冻港、湖西飞机场和湖西煤化工工业基地,建设起来,第二就是暗中查明这些真相,还死去的人一个公道。”

    欧阳志远道:“好的,爸爸。”

    萧远山道:“志远,秦总理在傅山考察两天,你二十三号到湖西报到,我让省委组织部孟部长亲自送你。”

    欧阳志远笑道:“不要吧,我只是个副市长,又不是市长、市委书记。”

    萧远山道:“我要的就是这个气势,对了,你那辆军车路虎,以后不要开了,到了湖西市太招摇。”

    欧阳志远苦笑道:“好的,爸爸。”

    欧阳志远心道,那辆路虎就给寒万重开吧,自己以后不开那辆车了。

    萧远山看了一眼志远道:“你怎么会有挂京牌的军车?你这辆车,已经有人反映到了上面,而且被人拍下了照片。”

    欧阳志远道:“我帮助了特战部队一个小忙,特战部队就送给我一辆路虎军车。”

    萧远山皱了皱眉头,不再说军车的事。

    “我听说你外婆在你家?”萧远山问道。

    欧阳志远道:“我外婆在我家,呵呵,爸爸,您陪同外公视察傅山县,我外公要到我家,您也陪同一块去吧。”

    萧远山笑道:“我肯定去,我要去拜访你的父母,和你外婆,顺便和你父母,商量一下你和萧眉的婚事。”

    欧阳志远笑道:“我和萧眉的婚事?呵呵,爸爸,我才二十三岁,谈论婚事,有点太早了吧。”

    萧远山道:“臭小子,你二十三了,萧眉二十八,就是谈论婚事,也不要你们现在结婚,就是一个过程。”

    欧阳志远笑道:“那你们谈吧,呵呵,我想过几年再结婚。”

    欧阳志远说话间,拿出了电话,拨通了萧眉的电话。

    “萧眉,你在哪?”欧阳志远笑着道。

    萧眉没有在南州,她带领天信药业的高层,参加广州药品药械博览会。

    “志远,我在广州参加广州药品药械博览会。”

    萧眉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

    欧阳志远本来一会想去找萧眉的,想不到萧眉不在南州。

    “萧眉,干妈去了广州吗?”欧阳志远问道。

    萧眉道:“干妈在家,没有来广州。”

    欧阳志远道:“我在南州,我一会去看看干妈。”

    萧眉笑道:“好的,你去看看干妈吧,干妈这两天还念叨你呢。”

    欧阳志远笑道:“眉儿,你什么时间能回来?”

    萧眉道:“还要一个星期。”

    欧阳志远道:“注意安全,一个人不要外出。”

    萧眉笑道:“你给我找的几个保镖,一直跟着我,志远,你不要担心。”

    欧阳志远知道,天信药业的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一直有人在窥视,为了萧眉的安全,志远专门找了几位从特战部队退役下来、武功高强的战士,做了萧眉的保镖。

    志远道:“我和爸爸在一起,你和爸爸说说话。”

    欧阳志远把电话递给萧远山。

    萧眉一听志远和爸爸在一起,连忙道:“志远,爸爸在你身边?”

    萧远山接过电话道:“萧眉,我是爸爸。”

    “爸爸,志远和你在一起?”萧眉问道。

    萧远山道:“是的,我们在一起,你在广州要注意安全。”

    “好的,爸爸,我会注意的。志远到南州干嘛?”萧眉问道。

    萧远山道:“志远的外公来山南省视察,志远来陪外公的。”

    “呵呵,让志远替我向外公问好。”萧眉笑着道。

    萧远山道:“呵呵,你和志远说话吧。”

    萧远山又把电话递给志远。

    萧眉大声道:“志远,替我向外公问好。”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萧眉,外婆也在龙海,都在咱家。”

    萧眉一听道:“外婆也在龙海?可惜,我回不去,志远替我想外婆问好。”

    志远笑道:“好的,我一会去看干妈。”

    萧眉笑道:“好好的和干妈说说话,干妈一个人很苦的。”

    志远旁边的萧远山,他的脸色露出了羞愧的神情。

    秀梅,我对不起你。

    当年,萧远山、冯秀梅、魏海娟,还有萧眉的爸爸妈妈霍建国、李卫红都在一个兵团里。冯秀梅和萧远山本来是一对,但魏海娟喜欢上了萧远山,对萧远山发动了强烈的攻势。

    当年,魏海娟的父亲,是兵团的领导。

    冯秀梅的性格文静内秀,没有争过魏海娟,最后魏海娟和萧远山结了婚。

    感情这东西,很多的时候,是说不清楚,说不明白的。

    冯秀梅一气之下,在后来,离开了部队,浪迹天涯。没想到,在南州碰到了萧眉。冯秀梅就没有再离开南州。

    欧阳志远从萧远山的房间出来后,在一楼看到了一个熟人,南州市公安局长黄继田。

    黄继田也看到了欧阳志远,他立刻快步走了过来,很远就伸出了手,满脸笑意的道:“欧阳市长,您好。”

    黄继田现在知道,欧阳志远不光是的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还是秦总理的外孙,人家已经是湖西市的副市长了。

    上一次,欧阳志远暴打省长江川河的小儿子江宗帆、副书记赵云峰的儿子赵斌,结果引起省长江川河和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对决,自己差点成了牺牲品,最后省长江川河让步。那时候,欧阳志远只是个副县长吧。现在人家是副市长了,真***升的快呀。

    欧阳志远知道,上次黄继田替江宗帆和赵斌出头,他是不认识自己,现在人家主动过来说话,自己也不能不理睬人家。

    欧阳志远握住了黄继田的手笑道:“黄局长,你好,辛苦了。”

    黄继田连忙道:“欧阳县长,不辛苦,保护秦总理,是我的职责。”

    欧阳志远笑道:“黄局长,改天我请你喝酒。”

    黄继田一听欧阳志远要请自己喝酒,他知道,这是人家的客气话,他连忙笑道:“呵呵,我是地主,我应该请欧阳市长喝酒。”

    欧阳志远笑道:“有机会吧,黄局,我还有事,先走了。”

    黄继田连忙道:“走好,欧阳市长。”

    刚走到了楼下,就看到何文婕开着一辆警车,停在了自己的身旁,走下车来。

    何文婕没有穿警服,穿了一身紫色的羊绒套裙,本来修长的身姿,更加挺拔玉立,极其的漂亮,特别是那双修长的美腿,很是吸引人的目光。

    欧阳志远笑道:“文婕,你真漂亮。”

    何文婕脸色一红,娇嗔的瞪了志远一眼道:“漂亮有用吗?还不是没有人喜欢?”

    欧阳志远笑道:“我喜欢呀。”

    “呸!说假话的家伙。”

    何文婕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外公竟然是秦总理,你隐藏的很深呀。”

    欧阳志远一听苦笑道:“文婕,你不会让我到处宣扬秦总理是我外公吧?再说,我知道秦总理是我外公的时间也不长。”

    何文婕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你知道秦总理是你外公的时间也不长?这怎么可能?”

    何文婕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欧阳志远道:“我的母亲和我外公家失去联系多年,前一段时间,我在偶然的机会下,见到外公和外婆,这才和外公一家人相认。”

    何文婕笑道:“真的?这么曲折这么巧呀。”

    欧阳志远笑道:“无巧不成书。”

    何文婕道:“吃饭了吗?陪我去吃饭。”

    欧阳志远真的还没有吃饭,寒万重被警卫队长严国山叫走了,自己准备去看望干妈冯秀梅。

    欧阳志远笑道:“你们警察不管饭?”

    何文婕道:“我下班了,一会才开饭。”

    欧阳志远道:“你明天还去龙海吗?”

    何文婕道:“去,什么时间秦总理离开山南省,我们省厅的保卫任务才算完成。”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道:“到哪儿去吃饭?”

    何文婕道:“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何文婕说着话,没有上那辆警车,而是上了一辆奥迪。

    欧阳志远坐在副驾驶上。何文婕驾驶着奥迪,开出了南州宾馆。

    “文婕,到那里吃饭?”欧阳志远问道。

    “唐宋大酒店的荷花童子烤鸡,和孜然烤全羊,在南州很是有明,今天咱们去尝一尝。”

    何文婕笑道。

    欧阳志远也听说过唐宋大酒店的荷花童子烤鸡和孜然烤全羊很有名,只是自己还没有品尝过。不知道,他们的烤全羊怎么样?

    十几分钟后,奥迪开到了唐宋大酒店。

    唐宋大酒店的生意很是火爆,酒店门前的停车位,停满了各种各样的名车,两人绕了一圈,竟然没有找到停车位。

    何文婕的火爆脾气还没有改变,小丫头气的可不轻。

    欧阳志远看到一辆车开了出去,连忙一指道:“那里有个车位,快去。”

    何文婕也看到了那个车位,小丫头立刻加大油门,冲了过去。

    几乎的同时,一辆丰田也快速的冲向了那个车位。

    欧阳志远笑道:“快点,有人抢车位了。”

    何文婕的驾驶技术极好,奥迪车如同一道闪电,抢先一步,冲进了那个停车位。后面的那辆丰田慢了一步,而且技术不行,直接一头撞到了一辆奔驰的后尾上,奔驰立刻发出刺耳的报警声。

    欧阳志远和何文婕走下奥迪,两人看到了三个男人从丰田里快速冲了下来,三个人看着前面那辆奔驰凹进去的后尾,和自己丰田的前脸已经变形,一个车灯撞掉了,他们的脸色很不好看。

    何文婕冷哼一声,伸手挎住了志远的胳膊,走向了酒店。

    “站住。”

    一声暴怒的冷喝声,在身后从身后传来。一个面目阴冷的男人一步拦在了欧阳志远和何文婕的面前,两眼死死地盯住何文婕道:“撞了车,就想走,有这么容易吗?”

    何文婕看着这个长着一个鹰钩鼻子的阴冷男人,不屑的道:“我撞了你的车子?”

    那个男人冷冷的道:“你没有撞了我的车子。”

    何文婕冷笑道:“既然我没有撞了你的车子,你自己撞了别人的车,你干么拦住我们?你脑子进水了?”

    那个男人一听何文婕骂自己脑子进水了,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暴戾的寒芒,他阴森森的道:“你虽然没有撞了我的车,但是由于你抢车位,我才撞了别人的车和我自己的车,所以,你必须赔了两辆车的维修费,你才能离开。”

    何文婕一听,顿时气得脸色铁青,她冷哼一声道:“是你的驾驶技术不好,撞了别人的车,与我何干?你让开,再不让开的话,我不客气了。”

    那个鹰钩鼻子的男人嘿嘿的冷笑道:“不客气?嘿嘿,我看你还是乖乖的交了钱再离开,否则,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人的语气极其的强硬阴森,威胁的口气很重。

    “嘿嘿,小妞长得不错,开车的技术更不错,不知道床上的技术如何?你陪老子睡一觉,让老子爽了,钱就不用交……。”

    另一个男人的双眼,盯着何文婕那饱满的胸部,眼里露出了没有丝毫掩饰的欲火,但他的话还没说完,欧阳志远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脸上。

    “噗通!”一声闷响,这家伙直接被欧阳志远一脚踹飞,狠狠的砸在了他们丰田车上的前脸车盖上,丰田车的盖立刻变形翘起。

    那家伙嗷嗷叫着从车上滚下来,一张嘴,吐出几颗带血的大牙来。

    何文婕呵呵笑道:“这一脚不错。”

    欧阳志远笑道:“对付这种嘴贱的男人,只有用脚来踢。”

    另一个男人一看对方的人竟然动手,一脚踢飞了自己的伙伴,他大叫道:“你***敢在这里打人,你真是找死,老子弄死你。”

    他咆哮着猛地冲向欧阳志远。

    何文婕冷笑一声,一个鞭腿,就踹在了这男人的肚子上。

    “嘭!”一声闷响,这家伙也跟着飞了起来,砸在了那辆丰田车上。

    日本人的车本来就不结实,这辆丰田完全破相了。

    欧阳志远笑道:“文婕,你这一脚也不错,不过,打击点应该在下巴,效果会更好点,至少这家伙会在空中翻滚两圈。”

    何文婕笑道:“好的,志远,下次我一定注意。”

    两人的眼里根本没有把这三个男人看在眼里。

    鹰钩鼻子的男人脸色变得更加阴森,他眼里的杀意变得更加浓烈,他嘿嘿冷笑道:“真是找死呀。”

    他拿出电话,快速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黄局长,我是李炳水,我在唐宋大酒店被人打了。”

    这个叫李炳水的人沉声道。

    南州市公安局长黄继田还没有下班,今天秦总理视察南州开发区,南州市公安局同样担负着保卫任务。所有的警察全部取消假期。

    等到秦总理返回了南州大酒店,黄继田刚在楼下的房间休息一会,就接到了李炳水的电话。

    李炳水是南州畅通集团的董事长,他的父亲叫李宗伟,是湖西市主管交通的副市长,伯父李宗文是山南省主管工业的副省长。

    黄继田一听李炳水被人打了,他吓了一跳,李炳水可是副省长李宗文的亲侄子,这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敢打李炳水?现在可是秦总理在南州视察,非常时期,竟然还有人敢打李炳水,真是岂有此理。

    黄继田立刻大声道:“李总,我立刻到。”

    黄继田立刻亲自跳上警车,叫了几个警察,开向唐宋大酒店。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叫李炳水的家伙打电话叫人,而且叫的是黄局长。黄局长?南州市公安局就有一个姓黄的,就是刚才和自己握手的黄继田,嘿嘿,难道李炳水叫的是黄继田?

    何文婕一听李炳水打电话叫人,她冷声道:“你叫人也白搭,任何事情都有一个理字。”

    李炳水阴森森的道:“住嘴,你们打了我的人,撞坏了我的车,嘿嘿,你们等着进监狱吧,我让你们不死也要扒层皮下来。”

    欧阳志远不屑的道:“立刻滚蛋,再耽搁老子吃饭,老子连你都揍。”

    欧阳志远一拉何文婕,走向酒店的大厅。

    这时候,刺耳的警笛声在远处传来。几辆警车风驰电掣的冲了过来。

    李炳水狞笑着道:“嘿嘿,站住,你们还想吃饭?到局子里吃不要钱的饭吧。”

    欧阳志远和何文婕听到了警车开了过来,两人停下脚步,转过来看到,六七名警察冲下车来,带头的,正是南州市公安局长黄继田。

    李炳水知道,黄局长他不敢不来,自己的伯父毕竟是副省长。

    他看到了南州市公安局长黄继田果然亲自带领警察冲了过来,李炳水的神情立刻露出了狂喜,同时,狠毒的寒芒在他的眼里一闪,他指着欧阳志远和何文婕大声道:“黄副局长,就是那两个不知死活的狗东西,打了我,撞坏了我的车,你立刻把他们抓起来,好好的修理他们。”

    黄继田顺着李炳水的手指一看,脸色顿时一变,尴尬的笑了起来。

    欧阳县长!何处长!

    我的天哪,打李炳水的竟然是刚刚和自己握手的欧阳志远,还有省公安厅的何处长。你麻痹的李炳水,让你个***害死了。欧阳志远打你,是看的起你个王八蛋。省长江川河的儿子江宗帆都被欧阳志远打过,一样没有事,别说是你?欧阳志远是谁?是省委书记的女婿,秦总理的外孙,你个***瞎了眼了,敢招惹欧阳志远,你不是找死吗?

    黄继田没有理会李炳水,连忙走向欧阳志远和何文婕,满脸堆笑道:“欧阳市长、何处长。”

    李炳水脸上的狂喜,在刹那间僵硬凝结了。

    黄继田竟然满脸堆笑的跑到对方面前,弓着身和对方打招呼,这怎么可能?欧阳市长?何处长?这两人是谁?黄继田竟然认识这两个人?

    何文婕冷哼一声道:“黄局,那个叫李炳水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自己开车技术不佳,撞了车,却要我们来赔偿,他的手下还污言秽语的侮辱我,嘿嘿,黄局长,把那个狗东西抓起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