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不合格的东西

    第一百五十七章不合格的东西

    霍雨烟抬起漂亮的脸来,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记得我说过的一句话吗?”

    欧阳志远道:“雨烟,什么话?”

    霍雨烟脸色一红,羞涩的道:“我说过,等我的腿好了,我要请你跳第一支舞,可以吗?欧阳哥哥?”

    小丫头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丝期待和激动。

    霍雨烟的第二次生命,是欧阳志远给的,她在心里感激欧阳志远。如果不是欧阳哥哥的医术,自己早已化为白骨了。

    欧阳志远拍了一下小丫头的脑袋,笑道:“好呀,我在大学的时候,可是跳舞王子。”

    霍雨烟一听欧阳志远答应了,立刻喜笑颜开,清澈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喜悦和羞涩。

    小丫头今年十八了,正是个做梦的年龄。

    “今天晚上,阳泉大酒店贵宾厅。”

    霍雨烟小声道,小脸红红的。

    “欧阳县长,你回来了!”

    霍岩栋在众人的簇拥下,微笑着走了过来。

    本来已经被医院判了死刑的女儿,完全康复了,这让霍岩栋极其的高兴。今天,女儿说,自从她患病以来,爸爸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边,爸爸辛苦了,今天女儿要陪着爸爸来视察工地。

    这一切都是欧阳志远的功劳,没有欧阳志远的拯救,就没有女儿的今天。

    女儿是自己的唯一,如果没有了女儿雨烟,自己也就等于行尸走肉,没有了灵魂。

    欧阳志远连忙走过来,握住了霍岩栋的手笑道:“霍总,我刚回来,呵呵,你的电子厂建设的速度是最快的,厂房快封顶了吧?。”

    霍岩栋道:“电子厂不需要大型的机械设备,只需要的是高端的科技技术,所以,只要厂房建设好,安装设备两个月就能完成,估计元旦就能投产。”

    欧阳志远笑道:“那,我要祝贺你。”

    霍岩栋笑道:“投产的那天,欧阳县长要来剪彩。”

    欧阳志远笑道:“非常荣幸。”

    霍岩栋看着欧阳志远,好像有话要说,但有所顾忌。

    欧阳志远道:“霍懂,有什么话,您说,这里么有外人。”

    霍岩栋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咱们开发区进的建筑材料,不是统一进来的吗?进来这批沙子石子、砖头和钢筋、水泥,似乎都有问题,你过问一下。”

    欧阳志远一听,眉头皱了起来。

    石子和沙子、砖头、钢筋,都是统一进来的,有严格的技术人员在把关,怎么会有问题?

    岳意林那家伙涉黑,被抓起来后,他的沙子、石子厂都被县政府收回来了,应该没有问题。钢筋水泥都是城建监察科,经过招标,严格进来的,怎么会有问题?

    欧阳志远道:“好的霍懂,我查一下。”

    霍岩栋从手下的工人手中接过几根麻花钢筋,看着欧阳志远,一松手。

    “咔嚓!”

    钢筋从霍岩栋手里掉在了水泥地面上,竟然摔断成三截。

    欧阳志远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霍岩栋的手距离地面只有一米多,这种麻花钢筋掉在水泥地面上,竟然摔成三截,钢筋是玻璃做的吗?自己才离开几天?嘿嘿,这些人真是找死呀,心真黑,这种钢筋能用吗?欧阳志远道:“霍总,对不起,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

    霍岩栋道:“任何地方都有蛀虫。”

    欧阳志远道:“所有的钢筋,都是这样的吗?”

    霍岩栋道:“有三分之一是这种钢筋,好的和坏的掺着用的。”

    “这种钢筋什么时间开始使用的?”

    欧阳志远很是生气。

    霍岩栋道:“昨天。”

    欧阳志远道:“我一定去查一下,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欧阳志远向工人要了几段这种钢筋,放进了车里。

    昨天到今天的所有工程,都使用了这种不合格的钢筋,都要打倒返工。

    这不是耽搁工程的进度吗?

    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很是阴冷。

    欧阳志远和霍岩栋告辞,和寒万重开车直奔开发区的收料场。欧阳志远的脸色很是阴冷。

    负责城建的副县长郭振宏是怎么监管的?城建局局长关洪国干什么去了?宋忠军和陆建在干吗?

    开发区的料场一片繁忙的景象,进料车和出料车进进出出,十几米高的水泥搅拌机发出阵阵轰鸣。

    两人看着车,来到了料场。

    欧阳志远快速的在脸上鼓捣一会,摇下车窗道:“寒万重,你把丰田停到远处,坐我的路虎。

    这辆丰田,所有的人都知道,是县长欧阳志远的私人车。

    寒万重看着欧阳志远的脸,吓了一跳,小白脸转眼变成了一个紫脸汉子。

    要不是欧阳志远的声音,自己根本不知道,车里这个人就是欧阳志远。好高明的化妆术。

    寒万重把丰田开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停好,然后坐进了这辆路虎。

    欧阳志远坐到了后面,寒万重开车。

    这时候,十几辆大货车开了过来,欧阳志远一看,这个车队是个陌生的车队,并不是周铁山的车队,车门上写着九州集团。

    九州集团是哪里的集团公司?

    欧阳志远一看大货车拉的沙子,他的看脸色沉了下来。

    这些车拉的沙子都是炮轰沙,并不是清水沙。

    炮轰沙是一种山上的沙子,里面含的土和别的成分多,粘合力度不够,粉化期提前,只能用于一般的建设,决不能用于开发区的建设。清水沙是从河里捞出来的沙子,也叫河沙。河沙不含土,很干净,能和水泥很好的结合在一起,是开发区必须使用的沙子。这两种沙子的价格相差很大,炮轰沙的价格,只是清水沙的三分之一。难道有人用炮轰沙代替清水沙?

    如果用炮轰沙建设高楼大厦,这高楼大厦还结实吗?

    欧阳志远的脸色沉了下来,低声道:“跟在这个车队后面。”

    路虎跟着这个车队开向料场。

    门口的保安人员看了一眼很是气派的路虎,两个保安没过问一下。路虎跟在这个车队后面,保安以为是来送料的。能给料场送料的人,都是自己惹不起的牛逼人物,自己敢问吗?

    两人看到了几十名拌料工人,正在把清水沙和炮轰沙掺在一起搅拌。这不是在弄虚作假吗?

    两人开车直奔钢筋摆放区,钢筋摆放区,进了大量的麻花钢和各种钢筋。

    欧阳志远很快的找到了那种没有任何韧性、很脆的钢筋。欧阳志远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内心暴怒至极。这种钢筋竟然进了一千多吨吨,嘿嘿,好大的手笔。

    欧阳志远一脚踩在一捆麻花钢筋上。

    这捆钢筋没有断,韧性很好。

    欧阳志远不由得一愣,这捆钢筋的质量很好呀?难道那些没有韧性的钢筋,不是这一批?

    欧阳志远又试验了几捆,这几捆钢筋都没有问题。

    欧阳志远示意寒万重拉开外面的钢筋,看看里面的钢筋如何?

    两人使劲的从里面抬出一捆钢筋一摔。

    “咔嚓!”

    几声脆响,这困钢筋立刻断了七八根,根本没有任何的韧性,绝对是不合格的三无产品。

    寒万重和欧阳志远又试验了几捆,每捆钢筋都是一样,一甩就断。

    欧阳志远的脸色班的很难看,他拿出了电话,首先给主管开发区建设的宋忠军和陆建打电话。

    开发区主任宋忠军和副主任陆建两人的脸色很难看。

    副主任陆建负责的是工地的安全质量,他今天下午在对工程质量巡检的时候,发现了这批不合格的钢筋。他立刻给宋忠军打电话。

    宋忠军一听,立刻放下手中的一切,赶了过来。

    当宋忠军看到一摔就断的钢筋,他的心中一沉,立刻给负责材料招标的,城建局建设科科长陈宝峰、质量安全监察科科长杨福军打电话,询问这批麻花钢筋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的陈宝峰、杨福军正和九州集团副经理卢正国喝酒,每个人的怀里,都坐着一位衣衫凌乱的小姐。

    “陈科长,您再喝一杯么。”

    陈宝峰怀里的妖艳女子,嗲声嗲气的把陈宝峰伸向自己胸脯是的手打开,在他怀里扭动着,撒着娇道。

    陈宝峰今天喝的舌头有点大了,他一边摸着自己怀里小姐那饱满的胸脯,一边笑道:“我今天让你个小蹄子灌醉了,我是不行了,你要再和我喝酒的话,小心我把持不住,把你就地正法了。”

    这个小姐哧哧的笑道:“陈科长,男人不能说不行,你是领导,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呢?就地正法?咱们还不知道,谁把谁就地正法了。”

    这个小姐说完,伸手在陈宝峰下边捏了一下,挑衅的看着陈宝峰,哧哧的浪笑着道:“还真不行了,有点软呀。”

    “哈哈,陈哥,是呀,你可不能说不行,你小心点,别让人给就地正法了。”

    杨福军看着陈宝峰笑道。

    九州集团副经理卢正国笑道:“两位小姐,今天要是把陈科长和杨科长就地正法了,每人多加五百元的小费。”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五百元在九几年,就是一个月的工资

    两位小姐一听,能得到五百元的小费,两人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躺在陈宝峰怀里的那个小姐立刻嗲声嗲气的道:“陈科长,你就把奴家就地正法了吧。”

    陈宝峰早就被这个小姐摸得欲火难待,他哈哈大笑道:“造反有理,既然你想被老子正法,老子就成全你,哈哈。”

    陈宝峰说完,一把抱起来这个小姐,走向早已定好的房间。

    卢正国笑着看着杨福军道:“杨科长,陈科长已经行动了,你不要落后呀。”

    杨福军哈哈笑道:“好,老子也要潇洒一回。”

    说完话,杨福军拉起那个小姐,也走进了另外的一个房间。

    九州集团副经理卢正国看着两人抱着小姐去了房间,他的眼里露出了得意。嘿嘿,果然说的不假。没有不偷腥的猫。

    每人五万块钱,就把城建局的两位科长拉了进来,嘿嘿,小地方的人,没有见过多少钱呀。

    陈宝峰抱着那个小姐几乎小跑,冲进了房间,把小姐仍在床上,一个饿虎扑食,压了过去。

    他疯狂的撕扯着小姐的衣服,刚把这个小姐扒光,他的电话就响了。

    “***,哪个王八蛋扫了老子的性?不接,老子先快活完再说。”

    陈宝峰虽然这样说,一边咒骂着,但他还是看了一眼手机。

    手机屏幕上,显示是开发区主任宋忠军的电话。

    宋忠军找自己干什么?这个王八蛋就是事多,老是找建设科的麻烦。

    陈宝峰不敢不接宋忠军的电话,他按下了接听键。

    “快来呀,陈科长,人家都脱光了等着你了。”

    陈宝峰连忙捂住了电话,狠狠地瞪了一眼床上的小姐,床上那具花白的**,充满着强烈的诱惑。

    陈宝峰咽了一口唾液,示意她不要说话。

    陈宝峰走出了房间道:“宋主任,有事吗?”

    电话那边的宋忠军听到了那个小姐说的话,他的脸色变得铁青,***陈宝峰在嫖娼。

    宋忠军冷声道:“陈科长,前几天,你们进的九州集团那批20毫米麻花钢筋,质量存在了极大地问题,一摔就断,你立刻到工地来,我在这里等你。”

    陈宝峰一听,吓了一跳,九州集团的钢筋出了问题?不会吧,九州集团是个大公司,进这批钢筋的时候,自己看过他们的检验合格证,质量怎么会有问题?

    陈宝峰沉声道:“宋主任,你不会弄错吧,这批钢筋,我亲自看的合格证。”

    宋忠军冷冷的道:“合格证任何人都能开出来,关键的是,你亲自验收产品了吗?你不要多说,咱们还是到料场去看吧,那里还有一千多吨九州集团的钢筋,我在那里等着你,你要是不来的话,等到欧阳县长来到,你吃不了兜着。”

    宋忠军说完,挂断了电话。

    这时候,陈宝峰已经没有心情再去玩那个小姐了,他走向包间。自己可不敢招惹欧阳志远,连市长郭文画、市局的赵大山、县委书记王广忠都被他搞下来,何况自己?

    九州集团副经理卢正国看着陈宝峰走了进来,笑道:“陈科长,呵呵这么快就搞定了?你不会是快枪手吧?”

    陈宝峰的脸色一沉,看着卢正国道:“卢经理,你们那批钢筋怎么会有质量问题?”

    卢正国笑道:“我们的钢筋都有合格证的,谁说有质量问题?合格证你不是都看了吗?我们的钢筋完全合格。”

    陈宝峰道:“开发区主任宋忠军说你们的钢筋有质量问题,一摔就断。”

    卢正国心里一惊,但脸上却丝毫没有留露出来。

    这批钢筋,是九州公司在外地用极低的价格买来的,里面掺杂了一些合格的,卖给了运河县开发区。

    卢正国笑道:“也许宋主任误会了。”

    陈宝峰道:“卢经理,没事最好,嘿嘿,要是出了事,谁也跑不了。”

    这时候,监察科长杨福军同样接到了宋忠军的电话。这家伙是个快枪手,已经和那个小姐完成了交易。

    杨福军也不敢不去,他一边系着腰带,一边走了进来。

    陈宝峰道:“杨科长,你接到宋忠军的电话了吗?”

    杨福军点点头道:“就这家伙事多,走吧,到料场看看。”

    两人说完话和卢正国告辞。

    九州集团是城建局长关洪国介绍过来的,所以,自己并没有去查看钢筋的样品。要是出了什么事,自己不会做替罪羊吧?

    建设科长陈宝峰的内心开始不安起来。

    卢正国看着两人走下楼去,他冷笑着分别走到两人刚才做乐的房间,在暗处,取出了微型摄影机。

    宋忠军和陆建刚坐上桑塔纳,欧阳志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宋忠军一看是欧阳县长的电话,不由得吓了一跳,欧阳县长回来了?

    宋忠军看了一眼陆建道:“欧阳县长的电话。”

    陆建一愣,看着宋忠军道:“欧阳县长不是在燕京吗?”

    宋忠军道:“有可能回来了。”

    说完话,宋忠军按下了接听键。

    “宋主任,叫上陆建,来料场一趟。”

    欧阳志远的声音很是低沉,他压住了自己的怒火。

    宋忠军一听,立刻道:“欧阳县长,您回来了?”

    欧阳志远道:“我回来了,就在料场。”

    宋忠军一听,心里一沉,难道欧阳县长也发现了不合格的钢筋不成?

    宋忠军连忙道:“欧阳县长,我和陆建正赶向料场,对不起,欧阳县长,我辜负了您的期望,我们发现了一批不合格的钢筋。”

    欧阳志远道:“你们什么时候发现的?”

    宋忠军忙道:“一个小时前发现的,我已经通知开发区的工地,停止使用这批钢筋,而且通知了城建局主管进料的建设科长陈宝峰和监察科的杨福军了,他们正在向这里赶。”

    欧阳志远道:“这批钢筋是哪个公司的?”

    宋忠军道:“九州集团的。”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看着寒万重道:“查一下九州集团的资料。”

    “好的,欧阳县长。”

    寒万重立刻打开车上的电脑,开始查询九州集团。经过筛选,寒万重最后锁定了山南省南州的一个规模不小的九州集团公司。

    打开这个集团的站,这个集团公司的规模还不小,龙海市竟然也有分公司,总公司在南州。

    寒万重最后锁定了九州集团的董事长任雨峰。

    这人年龄不大,大概三十露头的样子,面貌算得上英俊,但显得阴历狡诈冷酷。

    寒万重道:“一看外貌,这个任董事长就不是好人。”

    欧阳志远一看这人,有点面熟,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但一时想不起来。

    但这人不简单,竟然在自己离开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把建筑原料打进开发区,后台肯定不简单。

    嘿嘿,好好地做生意,我欧阳志远热烈欢迎,要是弄虚作假、以次充好,嘿嘿,我欧阳志远可不留情面。

    欧阳志远一连拨通了拨通了主管城建的副县长郭振宏、城建局局长关洪国、纪检书记陆庆田、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于桂辉的电话,让他们立刻赶到开发区的料场。

    副县长郭振宏一听欧阳县长回来了,而且立刻让自己赶到开发区的料场,这让他心里咯噔一下。

    欧阳县长回来了?怎么刚一回来,就让自己到料场去?难道料场出什么事了?

    副县长郭振宏一边坐车赶过来,一边给负责料场的曹宝东打电话。

    “曹宝东,欧阳县长在料场吗?”

    郭振宏的声音很高,他想知道,为什么欧阳县长让自己到料场去。

    主管料场的曹宝东一听副县长郭振宏这样问,顿时下了一跳。我的天哪,欧阳志远来料场了?手下的人没有回报呀?

    曹宝东透过三楼的窗户,向料场内看了一遍,没有发现欧阳志远,他立刻汇报道:“郭县长,没看到欧阳县长来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