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妖异的刀

    第一百五十三章妖异的刀

    龚柏山虽然不敢松开欧文斯的手,但他仍旧可以躲闪,他极力让自己的身形后撤,就想躲开欧文斯的刀锋。但欧文斯的脸上露出极其狰狞的冷笑。

    “叮!”

    一声轻鸣,欧文斯的刀锋竟然又弹出一截,长了两寸。

    本来龚柏山已经躲开了咽喉的要害,但对方的刀锋长了两寸,龚柏山再想躲开,根本来不及。

    眼看刀锋就要划到龚柏山的咽喉上,所有的战士都急红了眼。但对方的速度太快了,就是阻击手都来不及开第二枪。

    就在这极其危险的时刻,寒芒一闪,一根银针准确的击在欧文斯的刀锋上。

    “叮!”一声金属的猛烈撞击声。

    火星四溅。欧文斯的刀锋竟然被那根银针射的断为两截。

    欧文斯就等着看到对方咽喉被自己的刀锋豁开,鲜血喷溅。但他只觉得自己的刀锋如同遭到重击,胳膊一震,刀锋竟然断为两截。

    这让他大吃一惊。是谁闪电一般的击断自己的刀锋?欧文斯还没来得及反应,刀光一闪,胳膊一凉,他没感觉任何疼痛,但眼前鲜血狂喷,他看到对方的手里,竟然拿着自己的断臂。

    什么?自己的胳膊断了?

    欧文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胳膊断了,被人快速的斩断了。同时,他感到怀里一轻,孩子竟然被人家抢去,紧接着,一只大脚就踹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嘭!”

    一声闷响,夹杂着让人毛骨悚然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欧文斯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飞了起来。

    欧文斯反应极快,极其的凶悍,身在空中的他,竟然能掏出手枪,顿准龚柏山手里的手雷就想射击。

    但寒万重手疾眼快,甩手就是一枪。

    “呯1

    寒万重一枪就打在了欧文斯的手腕上。

    “啊!”欧文斯一声惨叫,手枪掉在了地上,笨重的身体狠狠的砸在了远处的乱石从内。

    龚柏山猛然感到刀光一闪,欧文斯的胳膊就掉了下来,他虽然惊异,但双手仍旧死死地攥着已经不属于欧文斯的手,这只断手里,还有一颗随时爆炸的击发式白磷手雷。

    这种击发式手雷,上面有击发按钮,按下这个按钮,手雷不会爆炸,但你只要一松手,手雷立刻就会爆炸,就象地雷一样,踩上去不炸,只要你一抬脚,立刻爆炸。

    龚柏山看到了一个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猛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一把夺过欧文斯怀里的小女孩,然后一脚就把欧文斯踹飞。

    我的天哪,这个年轻人是怎样出现的?他的速度太快了,一根银针竟然能击断了欧文斯的刀锋,而且一刀斩断了欧文斯的胳膊。自己却没有看到对方的刀子。

    对方还闪电一般把孩子抢了过来,又踹飞了欧文斯。

    这人是谁?身手这样高?

    张玉娟一看有人救了自己的女儿,她大叫一声:“甜甜。”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把孩子送到张玉娟的怀里。张玉娟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女儿,放声大哭。

    几个特战队战士,闪电一般的冲了过来,死死地按住了地上已经半死的欧文斯。

    龚柏山转身把欧文斯的断臂和那颗手雷扔下了山崖。

    “轰!”一声天崩地裂的爆响,手雷在山崖下爆炸。

    寒万重笑着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道:“龚队长,是你们。”

    龚柏山扔掉手雷后,猛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在喊自己,他转脸一看,哈哈大笑道:“寒万重!你怎么来了?你的小分队都来了?”

    龚柏山和寒万重非常的熟悉,两人都是战友。

    寒万重大笑道:“对付你个毛贼,还要我的小分队都来吗?我一个人就行了。”

    龚柏山笑道:“你就吹吧。”

    龚柏山的眼光落到了救了自己的年轻人身上。

    欧阳志远没见过龚柏山,他原以为这人是萧风雨,但一听寒万重喊对方为龚队长,立刻就知道,这人是第六特战大队副队长龚柏山。

    欧阳志远的编制,就属于第六特战大队,谢老将军给欧阳志远的职位是第六特战大队的副队长,和龚柏山一样。

    欧阳志远连忙走过去,给龚柏山敬了一个军礼,大声道:“报告,第六特战大队战士欧阳志远,向龚队长报到,请您指示。”

    “什么?你……你就是欧阳志远?”

    龚柏山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这位救了自己的人,竟然是没见过面的欧阳志远。

    半年前,上级说,给自己的第六特战大队配了一名副队长,名字叫欧阳志远。但这位副队长的身份特殊,是一位官场体制内的人物,一时还不能来报到。

    这让龚柏山和萧风雨都迷惑不解。

    后来,又听说,欧阳志远坐了运河县的县长。

    萧风雨和龚柏山一致认为,欧阳志远肯定是一位**,人家是在部队里挂个名、镀镀金而已,根本不会来报到。

    两人都看不起这种镀金的纨绔子弟,而且特别鄙视。

    今天,龚柏山终于见到了欧阳志远,对方竟然这么年轻?人家还救了自己。对方根本不是什么纨绔子弟,欧阳志远的身手,让龚柏山极度的震惊。

    人家出手,自己根本没看到是怎样出手的。欧阳志远的一根银针,竟然能打断欧文斯快速移动的刀锋,而且瞬间砍断了对方的胳膊,抢回来对方怀里的孩子,还一脚踹飞欧文斯。

    这些动作,竟然在两秒钟内全部完成。

    就是队长萧风雨也不一定能完成。

    龚柏山连忙还了一个军礼,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队长,你好。”

    龚柏山这样称呼欧阳志远,让寒万重一愣,他笑道:“欧阳队长?呵呵,欧阳县长,你怎么又成了队长了?”

    龚柏山看着寒万重道:“欧阳队长的编制,是我们第六特战大队的队长。”

    寒万重一听,吓了一跳,他只知道,欧阳志远属于特战队的编制,但并不知道,欧阳志远还是第六特战大队的副队长,级别比自己还高,自己只是一个小队长。

    欧阳志远笑道:“只是挂个名而已。”

    寒万重连忙给欧阳志远敬了一个军礼道:“欧阳队长你好。”

    “你这家伙,再这样叫,我可要把你赶走了。”

    欧阳志远笑道。

    寒万重笑道:“我称呼你欧阳县长,很是别扭,以后,我就称呼你为欧阳队长吧。”

    欧阳志远道:“回到县里,还是称呼我为欧阳县长吧,免得别人多想。”

    寒万重一想,点点头道:“好,就这样吧。”

    龚柏山看着欧阳志云道:“欧阳队长,你们怎么来的?”

    欧阳志远就把自己来的经过说了一遍。

    欧阳志远和寒万重看清了当时的情况是,欧文斯和那个司机,拖着两名人质快步走向那架直升机。

    欧阳志远看到了欧文斯手里的那颗手雷,他认得这种击发式手雷的特点。他和寒万重快速的交流了几句,两人一致认为,两人埋伏在直升机的梯子旁边最好,当欧文斯上直升机的时候,他肯定会腾出手来扶住楼梯,到时候,欧阳志远就可以发动突然袭击,按住那颗手雷。

    为了审讯欧文斯,两人还不能把欧文斯打死。

    当两人刚埋伏好在直升机的梯子附近,就看到了龚柏山潜伏过来了。欧阳志远一看,龚柏山也是想在这里发动突然袭击。

    欧阳志远和寒万重没有打搅龚柏山。

    当龚柏山向欧文斯发动袭击,而遇险的时候,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出手,弹出一根银针,打断了欧文斯的刀锋。然后,手掌一翻,年英豪送给他的那把军刀寒芒一闪,欧文斯的那条胳膊就掉了下来。

    这一针一刀的速度,简直就是闪电。欧阳志远一针打断欧文斯的刀锋,这让寒万重顿时傻掉了。

    我的天哪,一根银针竟然把欧文斯的刀锋打断,这是何等的功力呀。

    寒万重恨不得一下就学会欧阳志远的银针技术。

    龚柏山道:“欧阳队长,快去审问欧文斯。”

    欧阳志远道:“好吧。”

    三个人快速走到欧文斯的面前。

    欧文斯断了一条胳膊,还被欧阳志远一脚踢断了两给肋骨,受了极重的内伤。

    但这家伙被抓住后,他的两眼乱转,嘴里嗷嗷的嚎叫着,一副极其凶狠的样子。战士们已经给他止了血,包扎好了伤口。

    欧阳志远看着欧文斯,冷冷的道:“说,你们来了多少人,宙斯神殿的人,把吴玉强弄到哪里去了?”

    欧文斯看着欧阳志远,咆哮着道:“你们别想从我嘴里,得到任何的情报。”

    这家伙很是嚣张强硬。

    欧阳志远脸色一冷,他知道,现在时间紧迫,不能再耽搁了。如果再耽搁时间,吴玉强就有危险了。

    欧阳志远猛一抬手,一掌拍在了欧文斯的脑门上,欧文斯的眉心之处,多出了一根银针。

    欧文斯的双眼立刻发直,两眼无神空洞,没有了焦距。

    欧阳志远沉声道:“欧文斯,说,谁和你们一起绑架了吴玉强,他们把吴玉强送到了什么地方?说!”

    欧文斯道:“是宙斯神殿的人绑架了吴玉强他们,这个人叫斗士,戴着面具,斗士让我们把这个女人送到虎山渡口,他带着吴玉强,可能要到双鱼码头,他们打算从那里出境。”

    欧阳志远这种审问人的方法,就是用内力控制住对方的大脑,让对方暂时丧失自主意识,自己就可以随便问对方问题,只要对方知道的,都会毫不保留的说出来。

    但这种方法,很是伤害对方的大脑,有可能以后,这人就会变成白痴。

    龚柏山和寒万重看到欧阳志远一掌拍到了对方的脑门上,而且把欧文斯的眉心刺了一针,欧文斯就好像失去了灵魂一般,欧阳志远问什么他就说什么,这让两人大吃一惊。

    我的天哪,欧阳志远竟然会这种方法审问敌人,这是一种什么神奇的方法?

    欧阳志远冷声道:“你们血狼雇佣军来了过少人?怎么进入中国的?”

    欧文斯的声音很空洞,他回答道:“我们一共来了十个人,那些人都被你在路上干掉了,现在,就剩下我自己了。”

    龚柏山一听欧阳志远在路上,干掉了八个雇佣兵,眼里顿时露出了敬佩的神情。

    欧阳志远道:“说说宙斯神殿的情况。”

    欧文斯道:“我对宙斯神殿不了解,我就知道这个人叫斗士,是他雇佣了我们来为他服务,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伸手起出了那根银针。欧文斯一声闷哼,如同断了脊梁的野狗一般,倒在地上,眼见活不成了。

    这家伙本来就受了重伤,又被欧阳志远这样审问,结果后果可想而知。

    欧阳志远一看地上的欧文斯死了,立刻大声道:“龚队长,我们立刻一起赶往双鱼港口,寒万重,你开车带着张玉娟和她的孩子,在后面赶过来,一定要截住宙斯神殿的人。”

    欧阳志远说完话,把那个司机的尸体拉过来,和欧文斯的尸体放在一起,喷了几滴化尸水。欧文斯的尸体和那个司机的尸体,立刻化为尸水。

    寒万重和龚柏山看着欧阳志远化掉两具尸体,两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好厉害的化尸水。

    寒万重道:“是,欧阳队长。”

    欧阳志远走到张玉娟面前,看了一下小甜甜。

    小甜甜睡着了,小脸烧的透红。

    张玉娟连忙向欧阳志远感谢。欧阳志远连忙摆摆手,他仔细的给小甜甜检查了一下,小孩子是肺炎。

    欧阳志远道:“我是医生。”

    说完话,他拿出了一小瓶药丸,倒出两粒,向战士们要了水,给小甜甜吃了下去,然后把药丸递给张玉娟道:“一天三次,每次两粒。”

    张玉娟连忙道:“我的孩子没有事吧?”

    欧阳志远点头道:“没事,吃了我的药后,就没有事了。”

    龚柏山和欧阳志远冲上了直升机,直升机乘着夜色,直奔双鱼港。

    ……………………………………………………………………………………………………………………

    宙斯神殿的面具斗士,是宙斯神殿这个世界恐怖组织最外层的人员,他们负责搜集世界各国的情报、科技和政治动向,来向需要的人出售。

    这个面具斗士,名字叫乔治,他在中国潜伏多年,一直负责搜集中国的所有情报。

    今天,他们终于得手了。这宗买卖,酬金一亿美金。

    乔治带人开着两辆车,在黑夜中,带着吴玉强直奔双鱼港而去。

    双鱼码头有人来接应。

    面具斗士乔治知道,只有尽快的赶到双鱼码头,任务才能完成。

    绑架吴玉强的事情,他们已经谋划了两个月了。

    所有的情报都来自一个叫查理斯的西方人,这个人从来没有以真面目和面具斗士见面。查理斯帮助面具斗士乔治搜集情报,进行分析推测,他们跟踪了吴玉强两个月了。

    最后决定,绑架吴玉强。如果绑架成功,查理斯付给宙斯神殿一亿美元。

    一亿美金,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数字。

    宙斯神殿的特使凯撒亲自指挥了这次绑架的过程。

    凯撒带人就在双鱼港等待接应。船只已经秘密的停在了港口码头的一座小山洞里。

    只要把人送到公海,查理斯接到人,一亿美金的交易,就完成了。

    乔治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夜里十一点整,距离双鱼港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自己把人交给特使凯撒,自己的任务就完成了,海面上的接应,由凯撒完成。

    面具斗士乔治命令道:“加快速度,双鱼港就在前面。”

    两辆车快速的向前奔驰。

    前面有一坐大桥,叫一线桥,一条大河,在急剧的流淌,河水发出震耳的轰鸣。一线桥就建在一条山涧之上,下面是轰鸣急湍的河水,河水距离桥面有三十米。

    这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

    柳生飞雪静静的盘腿坐在桥头上公路的中间,他微微闭着双眼,手里紧紧握着一把狭长、古迹斑斑的战刀。这把刀叫村正,日本最有名的日本刀之一。原是室町中期至天正年间约一百年间的伊势的刀工之名,其时正是日本进入战国时代的动荡时期,对于日本刀的需求很大。村正只生产最优秀的、可用于实战的刀。也许是因为它太过锐利,到了江户时代就开始有“邪剑”、“妖刀”的称号,而被世人所避忌。在现存的妖刀中,以被称做“妙法村正”的最为有名。桥周围浓重的雾气,一团一团的升起,但在距离柳生飞雪两米的时候,仿佛碰到热水一般,发出嘶嘶的诡异之声,都化为水滴,掉在了地上。

    一只急速飞行的蝙蝠,从桥上穿行,箭一般的飞到柳生飞雪的面前。蝙蝠的探测器探到了柳生飞雪的存在,它急速的改变方向,但一道耀眼妖异的寒芒一闪。

    “噗!”

    蝙蝠的小脑袋已经掉了下来,由于刀锋的速度很快,那个失去身体的蝙蝠头还在眨着眼。

    失去头颅的蝙蝠落了下来。柳生飞雪一张嘴,就把那只失去头颅的蝙蝠吸进嘴里,刹那间,这只肥硕的蝙蝠就变成一张干皮,它的内脏和鲜血,已经被柳生飞雪吸的一干二净。

    “噗!”

    柳生飞雪一张嘴,那张蝙蝠的干皮竟然发出破空的厉啸,打进了旁边一棵小树的树干里。

    好强悍变态的内力!

    “幺西,好鲜美的血液。”

    柳生飞雪妖异的眼睛看了一眼远方的公路。

    应该快来了。

    猛然,柳生飞雪的眼角一动,前面的山坳里,有两道灯光射了过来。

    他手里的妖刀村正猛然一抖,好像具有灵性一般,发出凌厉的暴戾怪鸣。

    “叮!”

    狭长耀眼的刀锋猛然弹出二寸,诡异的寒芒照在了柳生飞雪的脸上,让柳生飞雪的脸更显得妖异。

    柳生飞雪轻抚刀锋,喃喃地道:“村正,等会让你痛饮鲜血。”

    双渔村靠海边的一座小庭院里,带着银色面具的宙斯神殿特使凯撒看了看表,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十一点多了,乔治怎么还没有到?莫非路上出了问题?

    特使凯撒看着两名面色阴森的金发中年人道:“休斯顿、卡尔,你们带人去迎接一下,接到人后,直接到金鱼山,我们的船在那里。”

    休斯顿鞠了一躬道:“遵命,凯撒特使。”

    休斯顿说完话,和卡尔走了出去。

    特使凯撒看着两人走了出去,老是觉得心神不宁,他一挥手道:“走,咱们也去接应他们。”

    蒙面斗士乔治知道,过了前面的一线桥,在开半个小时的车,就是双渔村了。

    快到了。

    乔治猛然皱了一下眉头,他的心脏骤然砰砰的加速跳动了几下,他感到了一股诡异的杀气袭来。

    他看了前面的那两车就要接近一线桥了。但前面那辆车慢慢的停了下来。

    朦胧的雾气中,一道黑色的人影,静静的坐在桥头的路中间,透出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妖异。

    乔治看到那个妖异的人影,他立刻感觉到,股股诡异的杀气就是从那个人影身上传来。

    前面车的车门打开,他的俩名手下握着手枪,走下车来,低声道:“你是谁,让开道!”

    柳生飞雪的身形猛然弹起,一道妖异的刀芒一闪,整个天际被照得一片惨白。

    后面的那个人猛然看到自己前面的兄弟,变为了整齐的两半,污血和内脏飞溅出来。

    这人一愣,刚想开枪,他感到自己的咽喉一凉,他觉得自己竟然飞了起来,在天空旋转。他看到了一具无头尸体站在自己下面,那无头尸体很熟悉,还举着枪,失去头颅的脖颈,发出嘶嘶的怪鸣,如同礼花一般,喷射着鲜血。

    那具无头的尸体,怎么这么象自己?

    好刀法!

    面具斗士乔治的心脏强烈的收缩着,对方是什么人?这么诡异?两刀竟然杀了自己的两个手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