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杀光他们

    第一百五十章杀光他们

    欧阳志远的陆虎,在十分钟后,就追上了李玫和王超然的轿车。

    欧阳志远大声道:“王超然,怎么回事?”

    王超然道:“欧文斯带领他的五个手下,突然从后窗户跳了下来,坐上两辆轿车向东郊开去,走的很急。”

    欧阳志远道:“追上他们,检查他们的车辆。”

    王超然道:“是!”

    王超然的轿车和欧阳志远的陆虎高速的向前追去。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寒万重道:“寒万重,听说过血狼雇佣军吗?”

    寒万重一惊道:“不仅听说过,我们还和他们交过手,他是欧美一带最臭名昭著的雇佣军,这些人手段凶残,杀人不眨眼,只要给钱,什么事都能干出来。”

    欧阳志远道:“你们和他们交过手?”

    寒万重点头道:“那是去年的事了,就在酒泉附近。”

    欧阳志远道:“我们现在就在追血狼雇佣军的一个叫欧文斯的小头目。”

    寒万重失声道:“欧文斯?嘿嘿,他是我的老对手了,这个人的身手极好,而且极其的狡猾,手段残忍。在我们神舟飞船发射的时候,他曾经带人进入过我们的内蒙一带,我的第一小分队,就负责酒泉按发射场外围的警戒巡逻任务,和他遭遇过。”

    欧阳志远一听寒万重和欧文斯遭遇过,连忙问道:“战况如何?”

    寒万重道:“我的小分队是二十四人,他们是二十六人,嘿嘿,最后,他们只跑了六个,我们干掉了他们二十个。”

    欧阳志远笑道:“战况不错嘛?”

    寒万重沉声道:“我们的战士,牺牲了四个。”

    欧阳志远道:“血债要用血来偿,这次,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寒万重道:“把欧文斯留给我。”

    欧阳志远笑道:“好,你的阳光三叠练得如何了?”

    欧阳志远已经把阳光三叠的三重内劲练习方法交给了寒万重。

    寒万重脸色一红道:“还没有摸索出来。”

    欧阳志远道:“你用心体会,就能领悟出来。

    欧文斯的两辆车,快速的开到了斗士交代的龙海郊区的c区路段。

    一辆轿车在等着他。他们看到了欧文斯来到,两个金发外国人,快速的从轿车里抱下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那个女人就是张玉娟,孩子是甜甜,两人都还处在昏迷之中。

    “欧文斯,立刻把这个女人和孩子,送到海边的虎山码头,那里有人接。”

    欧文斯连忙让人把这个女人和孩子抱过来,放进车内,冷声道:“另一半佣金谁给?”

    一个人道:“到了虎山码头,佣金自有人给你。”

    那个外国人说完,立刻开车消失在夜幕之中。

    欧文斯沉声道:“全速赶往虎山码头。”

    两名金发外国人看着欧文斯的轿车开向了虎山码头的方向,一个人拿出了电话,拨通了斗士的号码。

    “斗士,人已经交给欧文斯了,他们已经开向虎山码头。”

    戴着面具的斗士,那双诡异的眼睛露出狰狞而得意的狞笑道:“好,让欧文斯做诱饵吧,咱们走。”

    斗士的三辆轿车,高速的从另一条路,奔向双鱼村码头。

    那里有船接应他们。

    欧阳志远的陆虎,越野性能极佳,车速快,他看着王浩然道:“把监视器给我,我先走。”

    王浩然的轿车,跟不上陆虎。他把监视器递给欧阳志远道:“我们跟在你后面。”

    王浩然在欧文斯的车子上,安装了跟踪器。

    欧阳志远立刻把陆虎开到最高速度,陆虎越野如同利箭一般,在公路上飞驰。

    一个小时后,公路开始进入山区,是丰台县的地界。

    这边的公路极其险要,公路隧道很多,一边是悬崖峭壁,另一边是万丈深渊。

    欧阳志远看着越来越近的目标,沉声道:“寒万重,做好战斗准备。”

    寒万重道:“放心吧,这次决不能让他们跑掉,任何侵略者敢来中国撒野,我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

    欧文斯后面的那辆车是助手文莱特负责的,文莱特看着方向盘旁边的车载雷达,一辆车在后面高速的追来,速度很快。

    “欧文斯,后面有一辆车,好像冲着我们来的。”

    文莱特对着话筒道。

    欧文斯狞笑着道:“文莱特,我的兄弟,前面就是拐弯,在那里干掉他。”

    文莱特点头道:“好的,欧文斯。”

    果然,前面就是一个之字形的大拐弯,欧文斯的车子快速的开过这个大拐弯,文莱特的车子就停在之字形大拐弯的后面。文莱特从后备箱里摸出一具带红外线瞄准夜视仪的微型火箭发射器,狞笑着抗在肩膀上,瞄准了拐弯的路口,只要欧阳志远的陆虎一露头,火箭弹刹那间就会打到欧阳志远的陆虎越野车。

    欧阳志远的陆虎拐进了这个极其险要的之字形大转弯。

    就是驾驶技术极好的韩万重,透过车灯的灯光,看到这个危险地路况,也是看的胆战心惊。

    但欧阳志远面不改色,双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他那双深邃的眼睛里透出坚毅的目光,陆虎好不减速的向前冲去。

    寒万重知道,自己和欧阳志远还差的太远,自己真的做不到象欧阳志远这样的沉着冷静。

    欧阳志远看着车子就要冲出这个危险地急转弯,猛然,一股极其强烈的危险气息和凌厉的杀气,冲向自己。这让欧阳志远大惊,他猛打方向盘,陆虎高速的贴向左边的悬崖,右手下意识的猛按一个按钮。

    陆虎车前面的激光炫目干扰仪,猛然爆出一幢刺目的耀眼白光。

    几乎的同时,文莱特看到了欧阳志远的陆虎,红外线瞄准镜的十字光环,死死地套住了路虎车,他狞笑着扣动了扳机。

    但就在他扣动扳机的刹那间,那辆陆虎的车前面,猛然爆出一幢刺目雪白的强光。

    “噗!”

    红外线瞄准镜的夜视仪瞬间破碎。文莱特的眼睛立刻变得一片花白。

    “嗖!”

    火箭弹拖着一溜火光,发出刺耳的尖利怪啸,轰的一声巨响,打在了欧阳志远陆虎越野车后面的山崖上,发出猛烈的爆炸。

    我的天哪,火箭弹!那些家伙,竟然有火箭发射器。

    寒万重大吃一惊。

    让他同时感到吃惊的是,欧阳自远这辆车上,竟然安装了激光炫目干扰仪。

    激光炫目干扰仪可是我国最新研制成功的一种安装在坦克车上的高精度的干扰仪,欧阳自远这辆车上竟然有。年英豪把这辆战车,送给了欧阳自远,看样子,欧阳志远和年家的关系不一般呀。

    欧阳志远一看对方竟然能发射火箭弹,要不是自己快速的按下激光炫目干扰仪,自己的陆虎就完蛋了。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陆虎发出强劲的轰鸣,如同一辆坦克车,高速冲向文莱特的轿车。

    文莱特一看自己的火箭弹没有打中对方,而自己的眼睛差一点失明,满目刺痛流泪。

    模糊地视野中,对方的陆虎竟然如同坦克车一般的高速撞来。

    ***!文莱特一声怪叫,就想把车子调过头来,但为时已晚。

    陆虎车直接撞在了文莱特的轿车上。

    “轰!”

    一声闷响。文莱特的车子被欧阳志远的陆虎,撞出了数米开外,翻滚着、打着旋撞在了山崖上。

    欧阳志远的陆虎可是专门改装的战车,外面加装了特制的合金钢板,如同坦克车一般。

    文莱特和一名雇佣军被甩出了轿车。

    欧阳志远停下陆虎,看着寒万重道:“两个家伙,咱们一人一个,看谁先干掉对方。”

    寒万重大笑道:“好,一人一个。”

    寒万重说话间,打开了车门,闪电一般的冲向一个雇佣军。欧阳志远冷笑着冲向文莱特。

    那个雇佣军一看寒万重冲了过来,他狞笑着伸手掏出一把手枪,扬手就对准了寒万重,就要扣动扳机。

    但寒万重的速度更快,一把枪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呯1

    寒万重一枪就打在了这家伙的手腕上。

    这人的手枪掉在了地上。寒万重一拳就打在了这个人的下巴上。

    “噗!”

    这家伙被打的仰面倒在地上,血水和几颗牙齿喷射出来。

    这边,欧阳志远刚冲了过来,文莱特狞笑着摸出了一颗白磷手雷,手雷嘶嘶的冒着烟。

    白磷手雷是手雷里最可怕的东西,这种手雷里装着白磷,只要这枚白磷手雷一爆炸,方圆十米之内,就会化成一片火海,所有的东西,都要化为灰烬。

    这人真是狠毒,文莱特想和欧阳志远同归于尽。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身子如同一道残影,一把竟然夺过那颗白磷手雷,一下子塞进了文莱特的怀里,一指头点住了文莱特的穴道,让文莱特不能活动。

    文莱特吓得嘴里发出嗷嗷的凄厉惨叫,让人毛骨悚然。

    欧阳志远一脚就把文莱特踢下山崖。

    文莱特惨叫着,带着嘶嘶冒烟的白磷手雷,掉下山谷。

    “轰!”一声天崩地裂的爆响,文莱特被炸得粉碎。

    寒万重冲着欧阳志远竖起了大拇指道:“还是你厉害。”

    欧阳志远一脚踩在那个雇佣军的胸口上,阴森森的用英语道:“你们是谁,前面那辆车上是谁?你们来中国干什么?”

    寒万重想不到,欧阳志远的英语说得这么好。

    那个雇佣军两眼怨毒的瞪着欧阳志远,就是不说话。

    欧阳志远脚尖一偏,一脚踩在他的左臂上。

    “咔嚓!”

    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让人听得毛骨悚然。

    “啊!”

    这家伙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疼的全身抽搐,冷汗直流。

    “说!”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

    但这家伙竟然很硬,虽然被踩断了胳膊,还是一言不发。

    欧阳志远一看他还是不说,冷笑着一脚踩在了他的裆部。

    一阵根本不能让人忍受的剧痛,从他的腿档里传来,吓得这家伙全身哆嗦。

    欧阳志远冷笑道:“再不说的话,我就踩爆你的下面,让你做不成男人。”

    欧阳志远这一脚,踩住了这个男人的弱点,吓得这家伙脸色苍白,全身颤抖,顿时崩溃。他立刻大声道:“别踩,我说……我说……。”

    寒万重看着欧阳志远,心道,嘿嘿,这一招竟然管用,任何男人都怕变成太监。

    欧阳志远冷哼道:“说。”

    这个雇佣兵连忙道:“有个叫斗士的西方人,在龙海城里,抓了一个女人和孩子,他让我们立刻把这个女人和孩子送到虎山码头,有船接我们。”

    欧阳志远道:“那个叫斗士的西方人是谁?他是什么身份?”

    雇佣兵立刻大声道:“只有我们的头欧文斯知道那人是谁。”

    欧阳志远道:“欧文斯和被抓的女人和孩子,都在前面的那辆车上?”

    那个雇佣兵点点头道:“对,就在前面的那辆车上。”

    欧阳志远一脚尖点中这人的死穴,一脚把他踢下山崖,大声道:“快追。”

    寒万重和欧阳志远冲向陆虎,陆虎箭一般的向前冲去。

    寒万重看着欧阳志远道:“那个雇佣兵,你不应该杀了他。”

    欧阳志远冷笑道:“优待俘虏?”

    寒万重点点头。

    欧阳志远冷笑道:“寒万重,你当兵当傻了,这种情况,你能带着他去追敌人?那他就是个累赘,会影响我们的。”

    寒万重苦笑道:“你的杀气好重。”

    欧阳志远道:“这些人都该死,所有敢打我们祖国主意的人,都是我欧阳志远的敌人,对待敌人,只有干净彻底的消灭他们,这才是最好对付他们的办法。”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