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爆炸现场

    第一百四十七章爆炸现场

    这时候,大街上响起了消防车和120的鸣笛,声音让人毛骨悚然,极其的凄厉。

    欧阳志远猛然看到,李大鹏的表哥马瑞海,脸色苍白的向外跑去,冲向自己的轿车,轿车发疯一般的向前开去。

    杨凯旋放下电话,看着欧阳志远道:“是湖西矿务局集团的煤业化工基地在爆炸。”

    沈朝龙看着远处的滚滚浓烟,心悸的道:“爆炸真强烈,简直就是大地震,看样子,是出了大事故。”

    宋佳佳道:“欧阳大哥,李大哥,我先回去了。”

    宋佳佳也知道了湖西矿务局集团的煤业化工基地出了事故,他父亲是湖西市委书记,如果死了人,宋光明就怕要被处分。

    欧阳志远道:“宋佳佳,路上不要慌,你去吧。”

    李大鹏道:“我让人送你,宋佳佳。”

    宋佳佳道:“谢谢李大哥,我有车。”

    宋佳佳说完话,急匆匆的离开。

    沈朝龙看着宋佳佳的背影,小声道:“要是有人伤亡,宋书记估计要受到牵连。”

    欧阳志远道:“首先受牵连的,就怕是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吧?

    李大鹏道:“我说大哥们,这件事离咱太远了,咱们可不是湖西市的领导,你们吃好喝好了吗?要不,咱继续?”

    赵雅婷瞪了一眼李大鹏道:“刚才差点被吓死,谁还能吃的下?要不是欧阳大哥扫飞那些玻璃,我们都活不成了。”

    刚才那块玻璃要是砍到几个人的身上,估计生还的面很小。现在,赵雅婷一说,众人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李大鹏看着欧阳志远道:“老大,你又救了我们几个人一命。”

    欧阳志远笑道:“你们是我兄弟,我不救你们,救谁?”

    沈朝龙和杨凯旋没有说话,我们是兄弟,这句话,让几个人都很感动。他们伸出了手,四个大男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赵雅婷、乔柳烟和吴芊芊的三双小手,也伸了过来,和大家的手,握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的电话铃响了,他一看号码。是个陌生的号码,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志远,我是宋光明,你立刻赶往湖西市人民医院帮助抢救伤员,记住,尽最大的努力,不要死人。”

    宋光明低沉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

    欧阳志远大声道:“好的,宋书记,我最好到现场抢救人,只要病人还有一口气,我能保证他们有抢救的时间。”

    宋光明一听,连忙道:“好,你立刻赶过来。”

    宋光明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看着李大鹏大声道:“我要去现场抢救伤员,我先走了。”

    欧阳志远说着话,冲向了自己的路虎越野车,寒万重在后面跟着。

    沈朝龙看着欧阳志远,心道,志远的人脉还真不一般,竟然认识湖西市委书记宋光明,呵呵,海阳不冻港的工程,自己可以占一份了。

    湖西矿务局集团的煤业化工基的甲醇精细化工厂爆炸的时候,湖西市委正在开常委扩大会议,会议的日程,就是海阳不冻港的建设问题。

    大家正在热烈讨论着,猛烈的爆炸声,接二连三的传来,会议室剧烈的晃动着,玻璃窗户发出嗡嗡的轰鸣,如同地震一般。

    所有的常委们都吓了一跳,但领导们的镇静功夫,都是一流的,没有人站起来逃跑。

    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宋艺林反应的极快,他冲向了窗户,看到滚滚浓烟和火光是从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方向传来的,他立刻大声道:“是开发区。”

    市委书记宋光明的脸色一变,这么大的剧烈爆炸声,这个事故,肯定不小。宋光明立刻大声道:“马上联系消防和医院,赶往现场,组织救援。”

    负责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彭茂水脸色一变,这么猛烈的爆炸,就怕要死人,只要死了人,自己主管的是工业,自己的责任就大了。

    彭茂水立刻站起来大声道:“宋书记,我到现场参加救援。”

    宋光明点点头道:“你马上过去。”

    彭茂水急冲冲的跑下楼去。

    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立刻拿出了电话,联系负责消防的副公安局长张广伟,让他亲自指挥救援。

    负责卫生、教育的副市长高鹏,在联系医院,让医院排出抢救车和大夫,赶往开发区。

    这时候,办公室主任宋艺林已经收到爆炸的地点了。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跑道宋光明面前道:“宋书记,是湖西矿务局集团煤业化工基的甲醇精细化工厂爆炸,伤亡重大。”

    宋光明一听,脑袋翁的一声响了起来。

    竟然是甲醇精细化工厂爆炸?而且伤亡惨重?

    宋光明立刻看着市长关占平道:“关市长,你在这里指挥,我去现场。”

    关占平连忙大声道:“宋书记,我去现场吧,您在这里指挥。”

    宋光明大声道:“听从命令。”

    宋光明说完,大步冲向楼下。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一看宋书记亲自去了现场,他立刻跟了过去。

    市长关占平看着宋光明的背影,他的眼角里闪过一丝狂喜,但这丝狂喜,只是一闪而没。

    关占平大声道:“所有的人,各负其责,全力配合这次事故的救援。”

    主管工业,兼任湖西矿务局集团董事长的副市长彭茂水,一听是自己的矿务局下面的甲醇化工厂爆炸,而且死伤惨重,他的脸色顿是一片苍白。

    我的天哪,这怎么可能?甲醇虽然是最容易爆炸的极其危险产品,但保护措施极其的到位,怎么会发生爆炸?

    副市长彭茂水立刻冲出了会议室,赶往开发区的精细化工厂。

    湖西矿务局集团煤业化工基地甲醇精细化工厂的爆炸现场,一片狼藉,到处是浓烟、烈焰和哭喊声。

    爆炸是从实验室开始的,接着就是实验室附近的几个储存甲醇的大铁罐开始爆炸。

    十几辆消防车和救护车在忙碌着。

    宋光明在车上接到了女儿宋佳佳的电话,他从佳佳的口里,得知欧阳志远竟然在湖西,他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高明,无人能比,他立刻给志远打电话,请求志远帮助抢救伤员。

    宋光明不会说客气话,他知道,志远一定会答应的。

    果然,欧阳志远一口答应赶过来。宋光明知道,事故的大小,是从死亡的人数来定的,欧阳志远在这里,一定会能抢救很多人的。

    欧阳志远的路虎越野车赶到开发区的甲醇精细化工厂的时候,路口已经被公安警察封锁,拉上了警戒线。

    两个警察示意这里不能通过,让欧阳志远回去。但救人要紧,时间就是生命。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开车冲了过去,后面的寒万重跟了过来。

    赶到现场,欧阳志远看到十几辆消防车在灭火,几辆救护车停在旁边,医护人员在快速忙碌着。

    欧阳志远看到了市委书记宋光明和常务副市长方明海。

    “宋书记,我来了。”

    欧阳志远冲下越野车,来到宋光明面前。

    宋光明立刻大声道:“方市长,你带志远去抢救伤员,所有的伤员让志远先看。”

    “好的,宋书记。”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连忙带着欧阳志远快步跑向救护车。

    几辆救护车旁边,医生和护士忙着救护伤员。

    欧阳志远看到了湖西人民医院的医生项永臣和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医生,在给一位满身是血的伤员,快速的检查着。

    方明海大声道:“赵院长,我给您找来一位好帮手。”

    项永臣和人民医院的院长赵永福抬起头来,看到了方市长带着一位年轻人跑了过来。

    “欧阳县长!”

    项永臣看到了欧阳志远,顿时大喜。他在飞机上,见到过欧阳志远救治市委书记宋光明的整个过程。欧阳志远竟然在湖西市。

    欧阳志远忙到道:“项医生。”

    项永臣连忙道:“赵院长,这位就是龙海市的欧阳县长,我给你说过的,他的医术极其的高明。”

    赵永福是听项永臣说过欧阳志远的医术,但没想到,欧阳志远竟然这样年轻,而且还是运河县的县长。

    赵永福没有说任何的客气话,大大声道:“欧阳县长,快过来,你给这位伤员检查一下。”

    欧阳志远看到了赵永福眼里的那丝不信任。他快步走到伤员面前,一把抓起了伤员的手腕,手指搭在这人的脉门上。

    “这人左肋骨断了两根,断骨刺伤了左肺,必须尽快手术,右大腿骨折,我给他复位。”

    欧阳志远熟练地检查着,一遍快速的解开病人的衣服,露出他的胸口,果然看到他的左肋骨一片青紫,断了两根。欧阳志远的双手一吸一揉,再一按,手法极其的熟练,两根断了的肋骨,瞬间复位。

    欧阳志远拿起剪刀,剪开病人的右大腿,病人的右大腿果然骨折,而且错位。欧阳志远双手微微一拉一合。

    “咔嚓!”一声骨头的摩擦声响起,断开错位的骨头,在刹那间复位。

    南州中医协会会长柳出尘的柳氏接骨手法,欧阳志远已经得到真传。

    项永臣和院长赵永福看的眼花缭乱,目不暇给。我的天哪,好熟练的接骨复位手法。

    欧阳志远大声道:“十分钟内,立刻做开胸修复肺部手术,要快,防止内出血。”

    赵永福立刻道:“进一号救护车的手术台。”

    护士快速的抬着病人,进入了救护车里的手术室。

    欧阳志远的熟练正骨手法和探查伤情的速度,让院长赵永福极其的佩服。

    他一把握住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县长,不错,你这手法跟谁学的?”

    欧阳志远笑道:“南州中医协会会长柳出尘前辈是我师傅。”

    赵永福失声道:“柳氏接骨的传人?柳老?”

    欧阳志远道:“正是他老人家。”

    赵永福大声道:“志远,太好了,有你在,很多病人能及时的抢救。”

    刚说到这里,四五个人又抬着一位伤者,冲了过来。

    “大夫,快救人!快救人呀!”

    一位年轻的女子跟在后面,泪流满面、声嘶力竭的哭喊着。

    欧阳一看,心里一沉,这是一个极其危重的病人,脸色铁青,嘴里正在向外涌着血块。

    这人被炸的已经没有了呼吸。

    赵永福院长看着这人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沉声道:“就怕没救了。”

    那个年轻女子一听说没救了,嗷的一声,晕了过去。

    这位伤者,是这个女人新婚不久的丈夫,两人结婚才三个月。

    欧阳志远大叫道:“人工呼吸,心肺复苏。”

    欧阳志远一伸手,捏开病人正在向外狂涌血块的嘴巴,手指一伸一旋,几块乌黑腥臭的血块,被欧阳志远抠了出来。

    然后,他毫不犹豫的对着伤者的嘴猛吸一口。又是几块血块被欧阳志远吸进自己的嘴里。

    “噗!”

    欧阳志远强忍血腥味,吐掉口中的血块。

    欧阳志远这是在清理病人的口腔和呼吸道,以便做心肺复苏。一位护士快速的端来一杯水,让欧阳志远漱口。

    欧阳志远根本来不及漱口,手指一弹,一个又尖又长的银针,刺进了病人的眉心,欧阳志远快速的扣压着病人的胸口。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哼!”

    病人嘴里发出一声闷哼,猛一张嘴。

    “噗!喷出一口鲜血。这一口淤血喷出来,病人的胸口终于开始起伏,自主呼吸起来。

    “哗!”

    周围的大夫和护士门,看到欧阳志远成功的把病人抢救过来,他们拍着手掌,脸上露出了极其佩服的神情。这位大夫竟然用嘴给伤者吸血块,不怕脏呀。

    欧阳志远大叫道:“不要拔掉那根银针,开胸探查心肺肝的损伤,有内出血。”

    赵永福大叫道:“进二号救护车的车手术台。

    这时候,又有几辆救护车赶到。整个湖西市所有的医院里最好的医生和救护车,都赶了过来。

    赵永福和项永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已经失去生命迹象的这个人,竟然被欧阳志远抢救了过来,真是不可思议呀。那根银针起到了什么作用?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看着欧阳志远用他那精湛的医术抢救病人,他的眼里露出震惊的神情。欧阳志远的医术真高,死人竟然能救活。

    那位晕过去的年轻女子,在醒过来后,看到了欧阳志远救过来了自己的老公,她跑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了欧阳志远的面前,砰砰砰的磕了几个响头,哭喊着大声道:“谢谢您,大夫,谢谢您救了我的丈夫。”

    欧阳志远连忙拉起这个女人道:“到救护车外等候你丈夫吧。”

    寒万重看着欧阳志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志远竟然有这么精湛的医术?

    常务副县长方明海亲自端来一杯水,递给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漱漱口。”

    欧阳志远接过水杯,漱着嘴笑道:“谢谢方市长。

    这时候,游思雨扛着摄影机,发现了欧阳志远,小丫头立刻对着欧阳志远拍摄起来。

    又有几名伤者被抬了出来。欧阳志远马上又开始抢救病人。

    三个小时后,大火终于被扑灭,抬出来三具尸体,五人失踪,伤三十多人。失踪的那五个人,估计生还的可能不大。

    一直到晚上,欧阳志远才停止了抢救,现场再没有发现伤者。

    欧阳志远没有想到,自己会在湖西市抢救人。

    欧阳志远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十几个重症病人。如果欧阳志远不在这里,死亡人数最低要增加六名。

    负责卫生、教育的副市长高鹏,走向欧阳志远,握住了志远的手道:“欧阳县长,你辛苦了,我代表湖西市市政府,感谢你的帮助。”

    欧阳志远笑道:“高市长,我首先是个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职,你不要客气。”

    高鹏道:“走,咱们先到市政府招待所休息一下,洗个澡,再吃饭。”

    高市长这样一说,欧阳志远这才感到自己饿了。上午在酒店就没吃好,又忙了一天,还真饿呀。

    欧阳志远道:“还真有点饿。”

    高市长笑道:“晚上尽早吃饭,吃过饭后,好好的休息。”

    所有参加抢救病人的医生,都被安排在市政府招待所最好的房间,副市长高鹏亲自安排晚餐。

    欧阳志远和寒万重来到自己的房间后,志远准备洗澡刷牙。

    寒万重看着欧阳志远,眼里露出一种崇拜的神情。

    欧阳志远笑道:“寒万重,你看着我干嘛?”

    寒万重笑道:“你的身手极好,想不到,你竟然还有一身一流的医术,还有一颗善良的心。”

    欧阳志远道:“我是医生出身,先救人,再做官。”

    寒万重道:“你在抢救第一个伤者的时候,竟然用嘴给那人吸血块,要是我,做不到。”

    欧阳志远道:“医者父母心,我不这样做,那人就会死,人的生命第一。”

    寒万重道:“现在象你这样的医生,已经不多见了,几乎没有,很多的医生都嫌病人脏。用嘴给病人吸血块,根本不可能了。”

    欧阳志远笑道:“还是好人多。”

    寒万重冷笑道:“现在好人已经不多了,医院更是丧失了治病救人的道德根本。你没交钱,没钱了,医院立刻停针,拔针头。因为没有钱治病,多少病人失去了治疗的机会,死在了自己的家里。”

    欧阳志远道:“我不会那样做,只要我看到病人,没有钱,我照样给他看好病。”

    寒万重笑道:“病人碰到你,算他幸运。”

    欧阳志远笑道:“我们家就开了一家中医诊所,所有看不起病的病人,都可以在我家的诊所免费看病,我父亲和母亲都是大夫。”

    寒万重道:“草药也需要成本,你家不会坐吃山空吧?”

    欧阳志远道:“我父亲和母亲的医术极高,草药的来源,一是靠赞助,二是碰到那些有钱人得了疑难杂症,来看病的时候,动员他们多赞助点,呵呵,那些有钱人都很怕死的,他们为了活命,也很乐意多拿出一部分钱来给穷人看病。”

    寒万重一听,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笑道:“呵呵,这个方法不错。”

    欧阳志远走向洗刷间道:“我先洗澡刷牙了。”

    寒万重笑道:“你再不漱口刷牙,估计你一会吃不下饭,我真佩服你当时给伤者吸血的勇气。”

    两人刚洗完澡,副市长高鹏就走了进来道:“欧阳县长,走吧。”

    欧阳志远笑道:“还让高市长来一趟,不好意思。”

    高鹏笑道:“欧阳县长,你是宋书记专门请来的,宋书记亲自吩咐我,要重点照顾好你,你在这次抢救病人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如果你不在这里,不知道还要死多少人,那些医生都在议论你呢,都说你的医术精湛。”

    这次来参加抢救伤员的医生,不光有湖西市内的医生,还有下面各县,技术力量很好的大夫,有三十多名大夫没能赶回去。

    湖西市人民医院院长赵永福和医院保健部部长项永臣也来到了餐厅。

    当高市长和欧阳志远、寒万重走进大厅后,整个大厅,响起雷鸣一般的掌声。

    很多的大夫,都见到了欧阳志远在抢救病人时精湛的医术,还有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给病人吸血块地情景。很多大夫都承认,自己在那时候,做不到欧阳志远那样。

    湖西市人民医院院长赵永福笑着走过来道:“欧阳县长,辛苦了,来,咱们坐在一起。”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赵院长。”

    两人刚坐下,就看到市委书记宋光明的秘书蔡永书和市委办公室主任曹继东走了进来。

    市委办公室主任曹继东看着在座的医生道:“同志们,宋书记来看大家了。”

    所有的大夫一听市委书记宋光明来看大家了,医生们都站了起来,拍起了手掌。他们没想到,宋书记会来看大家。

    宋光明走了进来,虽然他一脸的憔悴,但精神极好,他看了大家一眼,大声道:“同志们,你们辛苦了。”

    “宋书记辛苦了。”

    宋光明大声道:“我代表市委市政府感谢你们。是你们给了那些伤员的第二次生命。”

    “这是我们医生的职责。”

    宋光明道:“大家一天都没有吃饭,今天,我就和大家一起吃这顿饭,开饭。”

    宋光明没有多讲话,他知道,大家又累又饿,尽快开饭吧。

    宋光明的话音一落,招待所的工作人员们开始上菜和饭。但是,由于甲醇精细化工厂爆炸,死了人,这顿饭,没有酒。

    宋光明走向欧阳志远、赵永福他们。

    “宋书记,您好。”

    赵永福和欧阳志远连忙站起来,向宋光明打招呼。

    宋光明道:“赵院长,志远,快坐下,辛苦了。”

    欧阳志远道:“宋书记辛苦,呵呵,咱们一块吃饭吧。”

    这时候,工作人员已经把饭菜上齐。

    宋光明亲自给赵永福和欧阳志远拿馒头,递给两人。

    欧阳志远道:“宋书记,我自己来吧。”

    宋光明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谢谢你,如果你不在场,还会死人的。”

    欧阳志远道:“宋书记,我一个人也不行,是赵院长的配合好,我们才能挽救了十几个人的生命。”

    赵永福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并不独占功劳,他对欧阳志远的好感更好了。

    这顿饭吃的很快,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市委书记还有工作要做,说了几句话,就在众人簇拥下,回去了。

    欧阳志远刚回到住处,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一看号码,是大哥王展辉的。他急忙接了过来。

    “志远,谢谢你救了佳佳。”

    欧阳志远一听,就知道,今天自己抱着宋佳佳跳楼的事,宋佳佳肯定给王展辉说了。

    欧阳志远笑道:“大哥,我们是兄弟,宋佳佳是您的女朋友,是我未来的嫂子,当时的情况,大家都以为是地震,道路楼梯被惊慌失措的人们堵得死死地,我只好抱着嫂子跳下楼去。”

    王展辉笑道:“好,我们是兄弟,等我到了运河县,咱们好好的喝一杯。”

    欧阳志远笑道:“我等你。”

    湖西矿务局集团办公大楼,副市长兼矿务局集团董事长彭茂水气的脸色发白,嘴角孟烈的抽动着,他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总经理李凡峰的脸上。

    “啪!”

    这一掌,打得很重,李凡峰的嘴角流出了一道血痕。

    “饭桶,说,实验室怎么会爆炸?炸死了三个,五人失踪,三十多人重伤,嘿嘿,那种实验怎么会爆炸?”

    彭茂水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死死的盯着总经理李凡峰。

    李凡峰顾不上擦去嘴角的血水,连忙道:“是化验室的工人,操作不当引起的,三名化验室的工人,已经全部炸死。”

    彭茂水的脸色变幻不停,他看着李凡峰道:“现场遗留下来什么痕迹没有?”

    李凡峰道:“整个化验室被夷为平地,没有留下任何的把柄。”

    彭茂水点点头道:“滚吧!”

    李凡峰连忙退了出去。他刚一走出彭茂水的办公室,他的眼睛里立刻露出极其诡异的寒芒和杀机。

    他一挥手,一个黑影在远处一闪,如同一只大蜘蛛一般,在楼层的外面,快速的接近彭茂水的办公室。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