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针灸治疗

    第一百四十一章针灸治疗

    顾老看着年轻英俊的欧阳志远,他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意。

    看着欧阳志远那张年轻的笑脸,老人的思绪,瞬间就飞回了几十年前,自己的年轻、意气风发的时代。

    时光如梭,如同白驹过隙一般。自己老了,以后都是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了。

    顾老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欧阳志远,我听说过你的事情,霍老、谢老、和王老的病,都是你治好的?”

    欧阳志远连忙道:“是的,顾老。”

    顾老的脸上露出惊奇的神情,他笑道:“都坐下说话吧。”

    顾老这样一说,众人都坐了下来。

    “志远,山南省龙海市傅山县,在半年内,能从一个山南省最贫困县的穷县,一跃发展成为山南省唯一的绿色环保旅游富裕大县,很不错呀,说说傅山县的发展过程。”

    顾老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顾老的话,让欧阳志远的内心很是震惊和感动,顾老竟然知道傅山县的事情。

    坐在后面的周老周朝阳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他知道,自己今天失败了,欧阳志远已经进入了顾老的视线,自己再想有什么行动,已经不可能了。一个小小的傅山县,顾老竟然知道,而且还要亲自过问,欧阳志远的祖坟冒烟了。

    霍老一听顾老问起欧阳志远傅山县的发展过程,他终于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周朝阳,你现在还敢向志远下手吗?你个顽固的老东西。

    谢老和王老两人都看了一眼霍老,三个人都笑了。

    欧阳志远平静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他连忙道:“顾老,傅山县之所以能脱贫致富,是碰到了改革发展的绝好机遇,没有这个机遇,傅山县是发展不起来的。”

    顾老点点头道:“不改革开放,关门自闭,终究要被世界淘汰,我们已经落后了几十年了,落后就要受欺负挨打。”

    欧阳志远道:“顾老说的是,落后就要挨打受欺负。我刚到傅山县,是县长何振南县长的秘书,何县长带着我亲自到傅山县的农村去调查研究。傅山县的贫穷落后,让我们震惊的吃不下饭。很多孩子上不起学,病人看不起病,就连吃饭都是个问题。即使有的孩子能有条件上学,十几个村庄的孩子,翻山越岭坐铁索链,到十几里路地学校去上学,而且都光着脚。我们心里很痛,决心改变傅山县的贫穷面貌。我们发现,傅山县的天然风景极好,特别是崮山镇的天柱峰,风景优美,如诗如画,如果开发出来,就会带动周边几个乡镇的经济。从此以后,我们就留心过往的客人,呵呵,我们碰到了台湾恒丰集团的老总韩建国老人。”

    顾老笑道:“我知道台湾恒丰电子集团,他是亚洲三大电子集团的龙头老大。”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顾老,我知道,这是个机会,绝不能错过。我们认识后,我说动了韩老,邀请他开发崮山七十二群峰。老人最后答应了,一期投资八个亿。”

    顾老点点头道:“这就是机遇,志远,你能抓住这个机遇,就是个很好的开端。”

    欧阳志远点头道:“是的,顾老。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我们接着就联系到了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投资傅山县的绿色蔬菜、绿色养殖和绿色林果。”

    顾老道:“绿疏几天主要是向香港澳门出口绿色蔬菜,红太阳集团是咱们国内的五百强企业,主要生产绿色果饮,对外出口,志远,你找的很对,很适合傅山县的绿色环保。”

    欧阳志远笑道:“顾老,这两个集团您也知道?”

    霍老笑道:“志远,顾老是咱们国家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国内很多的集团公司,都装在他的脑子里。”

    顾老笑着道:“老了,很多事,都记不起来了,志远,接着说。”

    欧阳志远道:“好的,顾老。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主要投资傅山县的绿色蔬菜、绿色养殖和绿色林果,正符合我们傅山县申报的绿色环保大县的标准。两家投资将近二十个亿,基本上把崮山镇到傅山县城之间的乡镇带动起来。但要想让整个傅山县都脱贫致富,还是差的太远。我看到了崮山的药材批发市场,因而想到,我们傅山县的环境很适合种植各种药材,如果我们能和一家大型中药药业集团联合,我们种植他们需要的药材,或者直接进入崮山药材批发市场,这样,我们整个傅山县,就能尽快脱贫致富。

    我们直接联系了江南省的清灵药业集团。“

    霍老道:“江南省的清灵药业集团,目前可是咱们国家最大的中药制药集团,是江南省的骄傲和自豪,他们怎么会和你们合作?江南省政府也不会答应的,但是,他们最后选择了你们傅山县,这是为什么?”

    霍老这样一说,顾老、王老和谢老也都很纳闷,他们一起看着欧阳志远。

    后面的周老、赵老和周志江也想知道,清灵集团为什么会跨省和欧阳志远合作。

    欧阳志远看着霍老道:“因为,清灵集团几十个最著名的产品,都是我给提供的药方。”

    “什么?志远?清灵集团的药方,都是你提供的?这怎么可能?”

    霍老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顾老的眼神也是一亮。

    欧阳志远道:“清灵集团的前身,是一家国营企业,在我大一的时候,他们到山南省南州参加药品交易会,但他们由于产品单一,缺乏竞争力,他们在交易会上,收获不大,整个企业已经面临停产的困境。

    我和当时的厂长段正春交谈起来,我指出了他们药厂的产品单一的缺点,没有任何竞争力,我拿出了几个药方给段正春看,他立刻就肯定了我的药方,并要求我到他们工厂开发新的产品。当时暑假刚开始,我就随同段正春来到了江南省的制药厂,用我的中医医术,研究出了十几种药方,其中速效救心喷雾灵和治疗脑血管的清灵注射液,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是清灵制药厂走出了困境。“

    霍老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那两种药竟然是你研究出来的药方?真是不错。”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顾老,我和清灵药业集团有合作关系,所以,当我提出来和他们合作种植药材的时候,他们一口答应了,而且还在傅山县新开发区投资五个亿,建立分厂,现在马上就要投产了。”

    谢老将军笑道:“好,志远,真有你的。”

    欧阳志远接着道:“只给清灵制药集团种植药材还是不行,我要把整个傅山县变成全国最大的药材种植县,让崮山药材批发市场,变成全国最大的药材批发市场,让全国和世界上的人们,一提到中药,就会想到我们山南省的傅山县,呵呵,现在,已经做到了。”

    霍老笑道:“不错,志远,傅山县能脱贫致富,都是你的功劳。”

    欧阳志远忙道:“霍老,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这是我们整个傅山县政府一起努力的结果。”

    顾老点着头道:“这次你们运河县的招商引资,一次竟然引来了七百多个亿美元的投资,把亚洲三大电子集团走引了过来,这对龙海市的经济建设,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欧阳志远忙道:“这都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

    顾老说完话,接连咳嗽了几声。

    霍老忙道:“顾老,让志远给你看看?”

    顾老有点疲惫,点点头道:“好吧,就让志远给我看看。”

    欧阳志远道:“顾老,我看病需要安静,咱们到另一间静室吧。”

    顾老道:“好,咱们到我的书房去。”

    顾老说完话,工作人员扶着顾老站了起来,走向书房,刚走了几步,顾老回过头来看着霍老道:“今天都别走了,老伙计,厨房里有玉米面,咱们靠玉米饼吃。”

    霍老一听,顿时笑道:“好呀,我亲自给您靠,一会咱就吃玉米饼,但愿能靠出当年西北大漠的风味来。”

    欧阳志远跟在了顾老身后,走进了他老人家的书房。

    顾老的书房有好几个书架,上面摆满了很多书籍,桌子上摆着两盆花,一盆是青翠欲滴的云松,另一盆是飘着清香的茉莉。

    整个书房,透出一种干净淡雅的浓浓书卷气。

    顾老坐下来,伸出了手。

    欧阳志远看到了顾老的手微微颤抖着。这位老人为了国家的改革开放,操碎了心。

    欧阳志远示意让工作人员离开。顾老点点头,工作人员走了出去,欧阳志远把手指放到了顾老的手腕上,感受着霍老的脉搏。

    手指刚一接触到霍老的脉搏,欧阳志远的眼角闪过强烈的不安。

    欧阳志远顿时大吃一惊。心脏瞬间沉到了万丈深渊,且是沉到了谷底。

    顾老今年已经八十四了,体内的生机已经开时枯萎。

    顾老看着欧阳志远,他仿佛从志远的眼里,看到了什么。顾老的眼里闪出一丝无奈,但这丝无奈只是一闪而没,紧接着,顾老的眼里再次透出一种对生命的强烈渴望。

    顾老看着欧阳志远,声音很平缓,轻声道:“我还有多少时间?”

    欧阳志远看到了顾老眼里对生命的强烈渴望和不甘。这种渴望和不甘,让志远的心里感到很是震撼。

    欧阳志远小声道:“您还有一年的时间。”

    顾老的眼睛猛然爆发一抹精光,他看着欧阳志远,铿锵有力的道:“香港回归,还有两年,我一定要把属于我们中国人的领土,从这些强盗手里夺回来,我一定要到,回到中国怀抱里的香港去看一看,看看我们找不到家,将近百年的中国同胞,兄弟姐妹!我要看到,他们找到母亲后,留下的幸福泪水。你一定要帮我!”

    欧阳志远被老人的强大意志和铿锵有力的声音震惊了。是的,我们的同胞,已经在外面流浪了将近一百年,他们的泪水早已哭干。流浪在外的游子,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母亲?伟大的母亲,一定要把在外面受苦受难的孩子,带回家,赶走那些狰狞的强盗。

    欧阳志远看着顾老那强烈渴望的眼神,他被震撼感动了,他点点头道:“顾老,我最多能延长您将近一年的生命,但是,在这延长的一年时间里,这还要看您的意志力,您的意志力决定着,您的生命时间。”

    顾老一听欧阳志远能延长自己将近一年的生命,老人家的眼里露出狂喜,他大笑道:“我一定能看到我们的香港回归,一定能看到,我们的五星红旗,在香港的上空高高飘扬,一定能看到,我的兄弟姐妹回归母亲的怀抱。”

    欧阳志远道:“顾老,我在给你扎针的时候,不要让别人进来,免得我分心。”

    顾老点点头,他把霍老和工作人员叫过来,顾老看着霍老道:“老伙计,一会志远给我扎针,你和工作人员把好门,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霍老点点头道:“我一定把好门。志远,仔细点。”霍老虽然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高明,但这是给顾老看病,责任重大呀。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霍老,您放心吧。”

    顾老笑道:“老伙计,你先把玉米饼子做好,我和志远出去后,我要吃玉米饼子。”

    霍老笑道:“顾老,您放心,保证让您吃上原汁原味的西北大漠的玉米饼子。”

    霍老和工作人员走了出去,欧阳志远开始准备。

    顾老的年龄大了,加上原来在西北大漠那几年,受尽了苦难,身体受到了很重的伤害,现在身体里的生机,逐渐的枯萎。欧阳志远要用乙木灵针,帮助顾老恢复生机。

    欧阳志远拿出一颗散发着幽香的药丸,递给顾老道:“顾老,您先吃下去。”

    顾老接过药丸,药丸散发出来的清香,让顾老的精神一震,他笑道:“志远,这是什么药丸?还带着香气?”

    志远给顾老倒了一杯水,端给顾老道:“这是一种恢复生机,延缓衰老的药。”

    顾老接过水杯,把这颗药丸吃下去道:“志远,你的医术是跟谁学的?为什么不做专职医生。”

    欧阳志远一边给银针消毒,一边笑道:“我是跟我父亲学的,家传。我是做官和做医生,两不耽误,只要我碰到病人,都是随时救治的。”

    顾老笑道:“呵呵,不错。”

    欧阳志远道:“顾老,您的病一年要治疗两次,不能间断,半年后,我再来。”

    顾老点头道:“麻烦你了,志远,对了,我的病情,你要保密,任何人都不能提起。”

    欧阳志远道:“顾老,我知道,您放心吧。顾老,我帮您把上衣脱掉。”

    顾老点点头。欧阳志远轻轻的脱掉了顾老的上衣,欧阳志远看到,顾老的身上,有好几道伤口。

    “顾老,您负过这么多次伤?”

    欧阳志远给顾老的穴道消毒,一遍问道。

    顾老笑道:“打仗哪有不负伤的?我也是从一个士兵开始的。”

    欧阳志远道:“您年轻的时候,打仗一定很勇敢,您的这几处伤口,都在前面。”

    顾老大笑道:“是的,每次冲锋号一响,我都是第一个跃出战壕,向敌人发起冲锋。对敌人,你就要有一种破釜沉舟、横扫一切的强大战意和气势,这种强大的战意气势,可以让敌人吓破胆,使他们丧失斗志。就象我们两次自卫反击战一样,只要有人胆敢挑衅我们的底线,我们一定要坚决彻底的消灭他们。国与国之间,没有真正的友好,只有你把他打得心服口服,让他们一提到我们中国两个字,他们就会连灵魂都在一起颤抖胆寒,这样,我们才能安全。我们领土的主权,没有谈判的可能,你向他们示好,他们会变得更加凶残、更加贪得无厌。”

    欧阳志远一边下针,一边笑道:“顾老,您的想法,和我一样,这个世界上,只有枪杆子和拳头才有发言权,呵呵,我要是早出生几十年,我一定会跟您一起战斗杀敌。”

    顾老看着志远笑道:“所以,你看到不平的事情,就会挥起拳头?连周老的孙子都打了?”

    欧阳志远一愣,我的天哪,顾老连这件小事事都知道了?

    欧阳志远苦笑道:“周老的孙子周定邦竟然敢在燕京大学调戏女同学,在遭到反抗后,竟然拿出了刀子,而且还亮出了手枪,这种嚣张不顾国法的官三代,危害极大的,在燕京大学影响极坏。”

    顾老点点头道:“我会提醒周老注意的。”

    欧阳志远又下了几针,顾老觉得志远的每次下针,都有一股清凉的冷气,进入了自己的穴道,穿行在自己的骨髓经脉中,全身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欧阳志远不再说话,五行神功中的乙木灵气,随着银针的刺入,进入了顾老的经脉和骨髓之中,温润着顾老枯竭的经脉和骨髓,让经脉的骨髓再次产生新的生命活力。

    半个小时过去了,外面的霍老,已经靠好了玉米饼子。他有点紧张的看着顾老书房的房门。

    谢老和王老,也是有点紧张起来。

    周老、赵老和周志江,皱着门头,坐在那里,神情有点不安。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书房内还是没有动静,霍老虽然经历过无数次大风大浪,但现在,欧阳志远是给顾老看病。霍老很是紧张起来。

    而此时的书房内,欧阳志远的针灸,已经进入了关键,冷汗已经湿透了他的衣服。

    最后一针,应该下到顾老的丹田,激活顾老丹田的生机。

    欧阳志远右手拿着针,有点迟疑。

    顾老的脸上同样挂着汗水,他看着志远有点迟疑下针,老人家微笑着道:“最后一针吗?”

    欧阳志远点点头。

    顾老笑道:“下针吧。”

    欧阳志远道:“这针,有点痛。”

    欧阳志远的这一针,就是要激活顾老丹田的生机。

    顾老笑道:“我能坚持住。在我年轻打仗的时候,一颗子弹打进了我的肩膀,当时没有麻药,我直接让医生给我抠出来了那颗子弹。”

    欧阳志远知道,顾老在鼓励自己。欧阳志远点点头,手指一捻,最后一根银针准确的扎进了顾老的丹田。顾老只感觉到,肚脐下猛然如同爆炸一般的剧痛,他不禁一声闷哼。

    但瞬间,他就感到自己的丹田在向四周冒着丝丝的凉气,凉气所到之处,说不出的舒服和温暖。

    这声闷哼,让门外的霍老吓了一跳。几个人都听到了。

    周老、赵老和周志江都站了起来,周志江的脸色一变,他立刻冲向书房。他也听到了顾老的闷哼声。

    自己是负责顾老的一切生活起居的,如果顾老出了什么差错,自己吃不了兜着走,自己就完蛋了,谁也救不了自己。

    霍老一看周志江要进去,连忙拦住了周志江道:“志江,你不能进去,你要相信志远。”

    周志江冷笑道:“霍老,你没有听到顾老的那一声闷哼,要是顾老有什么不测,别说我,就是您,也承担不了责任,我要进去看看。”

    工作人员本来想拦住周志江,但他们都是周志江的手下,谁敢拦周志江?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