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都翻过窗户

    第一百四十章都翻过窗户

    欧阳志远见到霍老的时候,霍老的脸色变得极其凝重,他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打了周定邦?”

    欧阳志远看着霍老凝重的神情,心中一沉,难道周定邦的车背后,有强大的背景?

    不过,那小子实在太嚣张了,他竟然掏出了刀子和枪。

    嘿嘿,我打了那个王八蛋,又能怎么样?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爷爷,他在公众场合,公然调戏我妹妹,调戏不成,换掏出了刀子和手枪,进行威胁,他那把枪,估计来路不明吧?任何人胆敢伤害我的亲人,就是天王老子,我也不会放过他。”

    萧眉看着爷爷道:“爷爷,这种人就是人渣,燕京大学可是咱们的最高学府,这人竟然拿枪威胁娜娜,志远做的对,要是我在场,我也不会放过这种人渣的。”

    霍老拍了拍萧眉的头道:“眉儿,有些事情,你不了解,周定邦是燕京周老的亲孙子,这次有点麻烦了,我担心周昭阳暗中向志远下手。”

    萧眉一听,顿时担心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愣,不会吧?这么大的人物,就因为这一件小事,要向自己下手?

    但欧阳志远瞬间就想到了,半路上的那两辆车在夹击自己,让自己停车的人。难道那些人是那个周老周昭阳派来的?

    欧阳志远看着霍老道:“路上还真有人向我下手,但都被我用车撞飞了。”

    霍老一听,脸色一变,连忙道:“出人命了吗?”

    霍老知道,肯定是周志江在背后下的手。要是欧阳志远杀了周志江的人,事情就闹大了。

    欧阳志远道:“没有出人命,我只是用车撞翻了他们的车,他们只是受伤而已。”

    霍老一听没有出人命,立刻松了一口气,沉声道:“不出人命就好办,走吧,我带你去看一个病人。”

    欧阳志远笑道:“爷爷,去给谁看病?”

    霍老看着欧阳志远道:“顾老,顾老病了,身体最近一直不好,志远,记住,看好了顾老的病,一切危机都可以化解,明白吗?”

    欧阳志远一听去给顾老看病,他的心不由得很是激动。欧阳志远只是一个平凡的人,而且是一个年轻人,他知道顾老是谁,顾老可是整个中国的掌舵人。能给顾老看病,这是任何一个医生的最大的荣幸。欧阳志远的心不再平静。

    霍老看着欧阳志远激动万分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还是年轻呀。

    霍老凝重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你还要准备吗?你可要拿出你真正的本事,那些保健部的老家伙们,可都在顾老的身边看着,你不能出任何的差错,否则,会连累你的外公。”

    欧阳志远让自己的心情慢慢的平静下来,看着爷爷道:“爷爷,您放心,我对我的医术,有很大的信心。”

    霍老点点头道:“走吧,做我的车去。”

    欧阳志远道:“爷爷,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萧眉握住了志远的手道:“志远,好好地给顾老看病,我等你回来。”

    欧阳志远拍了拍萧眉的脸蛋笑道:“你放心,你要相信我的医术。”

    霍老出门,保卫措施很是严密,前面两辆警卫车开道,后面两辆车断后,中间是霍老的防弹轿车。

    欧阳志远就坐在霍老的身旁。

    半个小时后,霍老的轿车,来到了一处神秘、戒备森严的院落。

    门前的警卫是极其神秘的特卫团。特卫团的战士,神情严肃的站在那里,手里的武器都是最新的装备。

    霍老的车速度很慢,特卫团的战士,看到是霍老的车,没有检查,直接放行。但是,那四辆警卫霍老的车,就停在了外面。

    霍老的车在连续进入四道警卫后,来到了一处十分幽静,环境优雅、四处开满鲜花的院落。

    霍老的车慢慢的停下来。

    “下来吧,志远。”

    门前站岗的警卫,立刻跑过来,给霍老打开车门。

    欧阳志远扶着霍老走下车来。

    好幽静的院子。

    整个院落里,红墙绿瓦,装点的十分好好看,一看就知道,住在这里的人,他的身份绝对不一般。

    院子内,生长着很多高大的松柏,每颗松柏都郁郁葱葱,生命力极强。每棵树估计都有几百年的历史。

    霍老和欧阳志远刚想走进前面的大院子,又是几辆防弹轿车开了过来。

    霍老神情一喜,大笑道:“王老和谢疯子来了。”

    欧阳志远连忙转脸一看,几辆轿车停了下来,王老精神抖擞的从车里走了出来,后面的那辆车,一身笔挺的大将将军服的谢德胜谢老将军,走了出来。

    欧阳志远忙道:“王老,谢老,您们来了。”

    两人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

    王老和谢老将军道:“霍老,您来了。”

    霍老笑道:“王老,谢老,你们晚来了一步。”

    王老道:“也就两分钟,走吧,进去看看顾老。”

    王老和谢老一起来,都是霍老预约来的。

    三个人走进了这座庄严肃穆的大院子。谢老将军和王老,走在了霍老的身后,明显要比霍老慢一个节奏。

    燕京三老中,霍老的位置,要更靠前一些。

    院子后面就一个很大的客厅,里面站着几位保健部的医生和工作人员。

    保健医生看到了霍老、王老和谢老将军来了,立刻都站起来,毕恭毕敬的和三位元老打招呼。

    霍老看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道:“李大夫,顾老的身体怎么样了?”

    那位老人连忙道:“霍老,顾老的病不轻呀,但他老人家就是不听我们的,每天还是办公到深夜。”

    “是呀,霍老,您劝劝顾老吧。”

    另一位年纪很大的大夫接口道。

    霍老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时候,从里面走出来了周志江和几位工作人员。

    周志江看到了霍老、王老和谢老,他连忙微笑着道:“霍老、王老、谢老将军,您们来了。”

    霍老沉声道:“志江,顾老的身体怎么样?”

    周志江忙道:“霍老,还是没有起色,我怀疑,顾老是劳累过度。顾老每天办公的时间太长而且还抽烟,抽的很厉害。”

    霍老脸色一沉道:“顾老不能累着,你是怎样照顾顾老的?顾老要是有什么差错,你能担当起这个责任吗?”

    周志江听着霍老的埋怨,他没有生气,仍旧恭敬的看着霍老道:“霍老,您和顾老在一起下放西北大沙漠,您还不知道他老人家的脾气?香港还有两年就要回归,顾老是操碎了心,他老人家说,一定要把香港和澳门拿回来。”

    霍老叹了一口气道:“你通报一声,我们去看看。”

    周志江道:“好吧,霍老。”

    周志江临进去的时候,看了一眼欧阳志远。他很奇怪,霍老身后这位年轻人是谁?

    不一会,周志江走了出来道:“霍老、王老、谢老,您们进去吧,顾老在等您们。”

    霍老点点头,一指欧阳志远,看着周志江道:“这是我给顾老请的一位医生,给顾老看看。”

    那几位白发苍苍的老大夫一听,站在霍老身后的年轻人,竟然是霍老给顾老请来的医生,他们的脸上立刻露出来不屑的目光。

    这位年轻人,也就二十出头吧?难道霍老糊涂了?请这么一位年轻的医生来给顾老看病?

    这么年轻,有什么资格能给顾老看病?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谁负责人?

    周志江一听霍老说,这个年轻人来给顾老看病,他立刻想到了欧阳志远。

    这个年轻人,一定是秦天涯的外孙欧阳志远。

    周志江的心里不由得怒火中烧,但他的脸上没有露出一丝的怒意。他恭敬的道:“霍老,这件事我不能做主,给霍老看病,是属于保健部的指责,这件事我管不了,要给顾老看病,要有保健部长蔡进步点头签字才行,这是规定。”

    周志江的内心恨得要死,一个小小的县长,竟然敢殴打自己的侄子,这不是殴打周家的脸吗?

    不论自己的侄子对与错,都不允许任何人挑战周家的尊严。

    刚才,自己派遣的人,去抓捕欧阳志远,这家伙竟然胆敢拘捕,把自己的人撞成了重伤,真是胆大包天。

    嘿嘿,霍德松,你的算盘打得真好,你想让欧阳志远给顾老看病,借机攀上顾老这层关系,好让我不能对欧阳志远下手,嘿嘿,想得倒美,欧阳志远这次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他。

    就算欧阳志远的医术再好,嘿嘿,我能让欧阳志远进去吗?

    霍老一听周志江拿制度来压自己,自己还真不能说什么,他的脸色顿时一沉,冷声道:“你让蔡进步过来一趟。”

    周志江连忙道:“霍老,蔡部长不在燕京,他为了给顾老看病,亲自下去采购药材去了。”

    王老和谢老都是霍老请过来的,霍老就知道,周志江不会轻易让欧阳致远去给顾老看病的,所以,霍老约了王老和谢老将军。

    当霍老把欧阳志远的目前处境给两人说了以后,而且还把欧阳志远就是自己亲孙女婿的信息透露给了两人。谢老和王老听到霍老找到了自己的大儿子和儿媳,而且还找到了亲孙女,欧阳志远就是霍老的亲孙女婿,这让两人感到很惊奇。

    两人替霍老高兴,虽然霍老的大儿子和儿媳,已经牺牲,但毕竟找到了亲孙女。

    两人就一块赶了过来。

    现在,果然周志江不让欧阳志远进去给顾老看病。

    王老看着周志江道:“志江,欧阳志远的医术很是高明,霍老、我、和谢老将军的病,都是志远看好的,为了顾老的健康,还是让志远给顾老看看吧。”

    周志江看到王老也这样说,他心里冷笑不已,嘿嘿,王家什么时候和霍家勾搭上了?也替欧阳志远说话?周家唯一不想和霍家纠缠,王时国的王家,还没有放在周家的眼里。

    自己既然连霍老的建议都否决了,王时国的求情更不行。

    周志江满脸恭敬的看着王时国道:“王老,您的话,在平时,您说一,我绝不敢说二,一定听您的,但现在,这件事,我不敢做主,无论什么事情,咱们还是按照制度来办吧,只要保健部部长蔡进步签字点头,我没有话说。”

    一听周志江没有同意自己的建议,王时国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没等王时国在说什么,谢老将军一声冷哼,伸手一把抓住了周志江的衣服领子,把周志江拎了过来。

    谢老将军手里的枪紧紧地顶住了周志江的太阳穴,恶狠狠地道:“周志江你个小王八羔子,霍老、王老和你说话,是看在你老子周昭阳的面子上,才和你商量,你算个什么东西?立刻让欧阳志远去给顾老看病,否则,老子的枪很容易走火,当年在战场上,老子的枪因为走火,打死了很多的叛徒王八蛋。”

    谢老的脾气极其的暴躁,他手里的枪管,已经把周志江的太阳穴顶出了血印子。

    周志江的内心虽然很死了谢德胜,但就是父亲都不轻易的招惹这个谢疯子,自己就更不敢惹他了,但自己就是不同意让欧阳志远进去,谢疯子再疯,嘿嘿,他敢开枪吗?

    只要欧阳志远和顾老搭不上关系,自己就可以再派高手,秘密抓捕欧阳志远。

    周志江虽然恨得要死,但他仍旧满脸笑意的看着谢德胜道:“谢老,您不要和志江开玩笑,免得气坏了您的身子,您可是咱国家的元老,您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是不是?制度在那里摆着,您说,要是您处在我的位置,您能怎样做?”

    没等谢德胜说话,外面就传来一声冷哼。

    “谢疯子,别人怕你乱发疯,我周昭阳可不怕你,你有种把枪指着老子的太阳穴?你欺负孩子算什么本事?”

    周老周昭阳阴满脸怒气的和工作人员走了进来,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谢德胜,眼里露出凌厉的杀机。

    谢德胜一把推开周志江,冷笑着看着周昭阳大声道:“周小白脸,你以为老子不敢吗?老子扛枪打日本子的时候,你还拎着公文包,跟着老子的屁股后面乱转呢,你算什么东西?你不就是靠着拍马屁,上来的吗?你还在老子面前叫唤个啥?”

    谢德胜这一句话,把周昭阳说的脸色一片铁青,气的说不出话来。

    周昭阳刚开始参加抗日的时候,确实跟谢德胜干过。当时,谢德胜是连长,周昭阳是连里的文书,是投奔延安的大学生。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插不上一句话,这些人都是国家的元老功臣。

    “嘿嘿,谢老将军,你也是一位国家的大将,革命老前辈,你何必拿枪为难后辈呢?这要传出去,还不消掉人的大牙?”

    脸色阴森的赵老赵鸿远,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这下可好,燕京几大元老都到齐了。

    赵老赵鸿远早就听说过了这个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曾经在山南省的南州,就打过自己的孙子赵斌,和赵家一直过不去,嘿嘿,今天,自己也要好好地和他算一账。

    赵鸿远是周昭阳约来的。

    谢德胜冷哼一声道:“赵鸿远,什么事你都要插上一脚,这是我和周白脸之间的事,你离远点。”

    霍老的脸色很难看,看来,今天要想让志远给顾老看病,是不可能了。

    周昭阳绝对不肯让欧阳志远进去,自己又不能硬冲。这两天,要让志远呆在自己家里,你周昭阳敢到我家里抓人吗?

    霍老冷哼一声道:“看来,今天我们是不能看到顾老了,走,谢老、王老,咱们回去吧。”

    制度在那里放着,就是霍老也不敢破坏。

    谢德胜和王老互看了一眼,跟在霍老后面,向外走去。欧阳志远跟在了后面。

    周昭阳、赵鸿远的眼睛,如同刀芒一般,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眼里都透出不屑的目光。那目光就象在看蝼蚁一般。

    嘿嘿,这小子,死定了,任何人敢挑战周家,结果只有一个,完蛋。

    这时候,一位工作人员急匆匆的走了出来道:“霍老、王老、谢老,顾老让您们带欧阳志远进去。”

    正在向外走的霍老一听工作人员的话,顿时大喜至极。谢老和王老的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呵呵,顾老还是没有忘记我们这些老家伙,志远的命运,真是绝处逢生。

    周昭阳、赵老、周志江一听工作人员的话,三人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工作人员又道:“顾老说,周老、赵老也一块进来吧。”

    谁也没有想到,顾老竟然让众人都进去。

    霍老看了一眼周朝阳笑道:“周老,顾老让我们进去,这次,你还要阻拦吗?我对你说的一句话就是,看好你的那个叫周定邦的孙子,嘿嘿……他是你们周家的祸根。”

    霍老说完,带领王老、谢老和欧阳志远,走向顾老的办公室。

    周朝阳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一片。

    大厅的后面,竟然又是一个小院子,小院子里传来真阵阵茉莉的清香。一条小径通过院子中间,道路两

    旁,摆满了一盆又一盆正在盛开的茉莉,花香沁人心扉。

    霍老微笑着走进了后面窗明几净的房子。

    欧阳志远看到了一位慈祥的老人,坐在座位上,左手拿着一支烟,右手的笔还没有放下,老人正微笑着看着霍老他们。顾老的笑容,虽然带着病容,但他老人家的微笑是那样的坦荡、那样的真诚。

    欧阳志远绝没想到,咱们的掌舵人,竟然是这样一位慈祥坦荡的老人。

    老人的微笑,感染了霍老和所有的人。

    霍老快步的走了过去。

    “呵呵,老伙计,你怎么才来看我?是不是把我给忘了?”

    工作人员扶着顾老站了起来,顾老微笑着看着霍老。

    霍老的眼圈红了,他走向前一把握住了顾老的双手道:“顾老,我没有忘记您,我这不来看您了?”

    顾老的手有点颤抖,欧阳志远的心里一沉,老人的病很重。

    顾老笑道:“呵呵,老伙计,我可很想你呀,我做梦都想再吃一顿,你在西北大漠里,给我用铁锅靠的玉米饼,又香又酥。”

    霍老呵呵笑道:“你当时发烧了两天,滴水未进,咱们也饿了三天了,你想不到那些玉米是怎么来的吧?”

    顾老笑了,老人家的眼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他看着霍老道:“老伙计,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半夜从食堂的窗户翻进去摸出来的,是为了救我的命。那顿玉米饼子,是我一生中,吃的最香的玉米饼。”

    霍老笑道:“呵呵,你早就知道了?”

    顾老抽了一口烟笑道:“我不仅知道,后来,那个窗户,我也翻进去几次。”

    两人说完话,互相看着,都不禁大笑起来。

    当年,顾老和霍老都下放到西北大漠,两人在大漠深处,互相照顾、互相帮助,渡过了六年的艰难岁月。

    众人都跟着笑了,就连欧阳志远也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做梦都没又想到,两位老人在那艰难的岁月里,都翻过生产队的窗户。这两位老人终于坚强的活了下来。

    顾老看着谢德胜笑道:“谢疯子,你的脾气还是改不了,你又拿枪在逼谁呀?”

    谢德胜笑道:“顾老,霍老给您找来了一位医生,但有人硬是不让进来,我情急之下,犯了老毛病,您批评我吧。”

    顾老呵呵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这位就是给你们看好病的欧阳志远吧。”

    欧阳志远连忙走过去,扶住了顾老道:“首长,您好,我是欧阳志远。”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