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当枪使了

    第一百三十六章当枪使了

    “谁敢扣这批藏品?你有什么权利查扣这些东西?我看看你的手续?”

    一声恼怒的低喝在后面传来,乔振宁拿着电话走了过来,犀利的眼神死死地盯住张继海。

    张继海一听有人责问自己,不由的大怒道:“老子想扣就扣……乔总……。”

    张继海的话说了半截,当他看到是乔振宁拿着电话,盯住自己的时候,不由得一呆,神情刹那间凝结起来,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乔振宁。

    乔振宁的父亲可是文化部的部长,自己文物局的主管上层领导,乔振宁怎么来了?难道这些东西是乔振宁的?我的天哪,坏了,自己当了副局长石中英的枪了。

    这些东西要是乔振宁的,自己这不是找死吗?乔振宁一个眼色,自己这个好不容易请客送礼,又熬了几年才当上的稽查科科长,会直接被拿下的。

    这个社会,拼的是背景,自己在乔振宁面前,什么都不是。如果不是在这个地方,人家乔振宁看也不会看自己一眼,自己什么背景都没有。

    想到这里,张继海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乔总……这些东西是……您的?”

    张继海结结巴巴的道。

    乔振宁冷哼一声道:“是我朋友的。”

    张继海知道,乔振宁亲自来护送这些东西,就说明这些东西的重要性,说不定是乔振宁故意说不是自己的,是朋友的。

    张继海在心里立刻把副局长石中英的祖宗八代骂了一遍,***石中英,老子每年给你送的礼,也有几十万,你个王八蛋干吗害老子?乔振宁的东西你也敢查?这下被你个王八蛋害死了。

    赵智羽给石中英打电话的时候,并没有说这批收藏品和乔振宁、王展辉有关系,他也没想到,王展辉和乔振宁会亲自来送这些东西。

    石中英要是知道这些定西和乔振宁有关,打死他也不会派张继海来查这些东西。

    张继海连忙讨好地道:“乔总,这些东西既然是您朋友的,又有收藏证,还不出国境,那就是合法的,对不起了乔总。”

    张继海给乔振宁鞠了一躬。

    欧阳志远鄙视的看着这人,他想知道,背后是谁想查这批东西。这人肯定和昨天那些人来抢孔老的瓷器有关。

    乔振宁冷哼一声道:“张继海,谁让你来查这批藏品的?”

    乔振宁压实感到奇怪,张继海怎么会得到这个消息?背后肯定会有人捣鬼,这人是谁?自己一定要查出来,免得以后再向自己放冷枪。

    张继海很气愤石中英拿自己当枪使,他可不敢得罪乔振宁。得罪石中英是死,但得罪乔振宁会死的更快。

    “乔总,是石副局长让我带人来的。”

    张继海直接说出来石中英。

    乔振宁冷哼一声,拨通了石中英的电话。

    石中英正在办公室看文件,他的电话铃响了,他一看号码,不由得一愣,是乔振宁的电话。

    石中英的电话里,储存了燕京很过官二代官三代的号码,他知道,这些号码,对自己很有用处。

    乔振宁可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的儿子,他不敢怠慢,连忙接了过来,满脸堆笑的道:“乔总,您好。”

    “石中英,燕京机场的那批藏品是我的,收藏证书和手续都很齐全,谁给你的胆子来查扣的?”

    乔振宁的口气极其的强硬,带着一种极其强悍的气势。

    欧阳志远看着乔振宁,他对乔振宁有了个真正的认识。乔振宁平时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文质彬彬的,想不到他为人竟然这样强势,他敢直呼石中英的名字,而且还直接责问。

    什么?那些东西是乔振宁的?这怎么可能?

    石中英一听,不由得吓了一跳,脸上的冷汗出来了。自己竟然让手下去查扣乔振宁的东西,这不是老寿星上吊——找死吗?

    赵智羽打电话的时候,怎么没有说明?赵智羽一直和精慧投资联盟不和,在生意上有竞争,但也不能把自己牵扯进去吧?太子党之间的争斗是很残酷的,斗到最后,往往老家伙们都会出现。

    自己这些小虾米要是被牵扯进去,就是毫无价值的炮灰,死的会很惨。

    赵智羽这人真不是个东西,这不是害自己吗?自己决不能被牵扯进去,你们斗你们的。

    石中英连忙道:“对不起乔总,我不知道这些东西是您的,我立刻让张继海给您道歉撤回来。”

    乔振宁冷笑道:“说,谁让你查的?”

    石中英可不想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他毫不犹豫的道:“是赵智羽让查扣的。”

    乔振宁一听,竟然是这个王八蛋。

    乔振宁冷声道:“让你的人快滚!”

    石中英连忙道:“好的,乔总,我这就让他们滚回来。”

    石中英立刻给张继海打电话,让他们回来。

    张继海和那些警察立刻撤出了托运大厅。

    乔振宁看着王展辉道:“大哥,是赵智羽在捣鬼。”

    王展辉:“竟然是这个狗东西,看来,昨天那些人抢孔老瓷器的人,也是受赵智羽指使的。”

    乔振宁道:“审讯结果出来了?”

    王展辉道:“出来了,但警察去抓人的时候,那人竟然出了车祸死了。”

    欧阳志远道:“这是在灭口,赵智羽肯定知道了那把椅子是假的了。”

    王展辉大笑道:“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哈哈,他敢找顾家的麻烦?他只能干吃四个亿的哑巴亏,哈哈,志远,真有你的,真***爽。”

    乔振宁道:“赵智羽肯定要报复的。”

    王展辉冷笑道:“我等着他报复,嘿嘿……。”

    众人走出托运大厅,把孔老送上了飞机。

    欧阳宁静在家里找好了车,准备迎接孔凡生。

    乔振宁有事先走了,王展辉和欧阳志远开车直奔王老家。

    两人来到王老家,走下车来。欧阳志远看着王展辉道:“大哥,王老的身体现在怎么样?”

    王展辉笑道:“自从你上次给我爷爷看完后,老人家的身体一直很好,高血压再也没有犯过,只是最近有点不舒服,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呵呵,志远,谢谢你呀。”

    欧阳志远笑道:“大哥,谢什么?咱们是兄弟,您的爷爷就是我的爷爷。”

    王展辉笑道:“志远,说的好。”

    欧阳志远看到王老家门前,停了一辆奥迪,挂着湖西市委的牌子。

    欧阳志远一愣,湖西市委的车在这里,难道湖西市的人和王老有关系?这人是谁?

    王展辉一看到这辆车,他的眼睛禁不住亮了起来,眼里露出了欣喜的神采。

    欧阳志远明显的感觉到了王展辉的呼吸加快。

    欧阳志远有点纳闷,王展辉的城府很深,但在见到这辆车的时候,为什么这么激动?看来这人和王展辉有关系。

    两人走进了别墅院子里。

    工作人员说,王老在会客。

    王老的院子里,种植了很多花草盆景,一片郁郁葱葱,充满生机。

    特别是十几盆名贵的青檀和柏树盆景,虬枝铁干,苍劲有力,生机盎然。

    王展辉笑道:“我爷爷就喜欢搬弄这些盆景。”

    欧阳志远笑道:“很不错,霍老也是喜欢这些。”

    王展辉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和弟妹住在霍老家里?”

    王展辉很是奇怪,霍老家里从来没有留过客人住在家里,就算志远和家臣的关系再好,也不能住在霍老家里呀?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大哥,我住在爷爷家里,萧眉也住在哪里。”

    王展辉笑道:“你称呼三弟家臣的爷爷为爷爷,一会,你也要称呼我爷爷为爷爷了。”

    欧阳志远笑道:“可以,可是,霍老可是我真实的爷爷。”

    欧阳志远知道,萧眉的亲爷爷就是霍老,这个关系,不应该对王展辉隐瞒。

    “你说什么?霍老怎么可能是你的真实爷爷?”

    王展辉惊异的笑道。

    欧阳志远道:“大哥,你的弟妹萧眉,是霍老失散多年的亲孙女,我们前天刚相认。”

    “你说什么?萧眉是霍老的亲孙女?这怎么可能?我怎么没听说过?

    王展辉一听,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点点头,就把萧眉的身世和王展辉说了一遍。

    王展辉听完,不由得大笑道:“呵呵,真是不可思议,你现在是霍老的亲孙女婿。”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

    王展辉知道,欧阳志远是秦副总理的外孙,现在又有个身份,那就是霍老的亲孙女婿,志远的身份又加重了一码,这样,秦副总理和霍老的关系会更加密切,自己的爷爷和霍老的关系,会更加牢靠,嘿嘿,赵老就处于劣势了。

    自己把志远拉进精慧投资联盟是多么正确呀。

    这时候,王老和一个人走出客厅,来到了门前。

    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了湖西市市委书记宋光明和宋佳佳,宋佳佳正抱着王老的胳膊。

    欧阳志远心中一愣,来拜访王老的人,竟然是湖西市委书记宋光明。看来,宋光明和王老的关系不一般呀,宋佳佳还抱着王老的胳膊,看样子,两家应该经常走动,宋光明是王老的人?

    当宋光明看到欧阳志远的时候,即使他的城府再深,他的眼里仍旧露出震惊和惊奇。

    欧阳志远竟然在王老的家里,和王展辉在一起,这怎么可能?欧阳志远只是龙海市一个小小的县长。

    正在抱着王老胳膊的宋佳佳,看到了欧阳志远,也是大吃一惊。

    王老看到了欧阳志远,不由得笑道:“志远,来了。”

    欧阳志远连忙道:“王老,您好。”

    欧阳志远救过宋光明的命,在龙海医院,又帮助医生给宋光明作了手术。欧阳志远是宋光明的救命恩人。

    “呵呵,志远,你好。”

    宋光明主动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欧阳志远笑道:“宋书记,您好。”

    宋佳佳跑了过来笑道:“欧阳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宋佳佳在和欧阳志远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睛同样露出一抹惊喜的神采,但这惊喜的神采,不是对着欧阳志远,而是对着王展辉。

    欧阳志远顿时明白了,宋佳佳和王展辉的关系,绝对不一般。难道,王展辉和宋佳佳是恋人?

    欧阳志远笑道:“宋佳佳,呵呵,我来看看王老。”

    王老微笑道:“光明,你们认识?”

    宋光明点头道:“王老,志远在飞机上,救过我的命,又在龙海医院,为我的心脏手术保驾护航。”

    王老呵呵笑道:“呵呵,巧了,志远也救过我的命。”

    王老这样一说,宋光明知道,志远和王老的关系非同一般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本色,呵呵,你们都不要放在身上。”

    王老笑道:“走,光明、志远,咱们进客厅坐吧。”

    原来,宋光明并不是要走,而是陪着王老出来透透气。

    欧阳志远、宋光明、王老走进了客厅。

    欧阳志远看到,宋佳佳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王展辉。而王展辉的眼睛里同样闪烁着向往的惊喜。但两人都没有说话,在用眼神交流着柔情蜜意。

    如果宋佳佳能成为副总理王开元的儿媳,宋光明的仕途将会象他的名字一样,一片光明。

    王老看样子是故意给宋佳佳和自己的孙子留下空间。

    宋佳佳看到王老、父亲和欧阳志远走进了客厅,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走向旁边的一套客厅。刚走进了客厅,宋佳佳的眼神,光波流动,象小鸟一般投进了王展辉的怀里,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炽热的嘴唇互相寻找着。

    “展辉……!”

    “佳佳……!”

    王老看着志远,微笑着指着自己身旁的沙发道:“坐吧,志远。”

    欧阳志远坐在了王老的身边。

    “王老,最近感觉怎么样?”欧阳志远笑着看着王老。

    王老道:“志远呀,自从你上次给我看完后,我的高血压病就再也没有犯过,好极了,但是最近身体好像有点不舒服的感觉,心里冷嗖嗖的,但身子却有点燥热。”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我看看。”

    王老伸出手腕,欧阳志远把手指搭在王老的脉门上,微微的闭上眼睛。

    欧阳志远过了好一会,才睁开眼道:“王老,您一个星期前,感冒了,受了寒热,原来有点便秘,现在又有点腹泻,所以,心冷而身体燥热。”

    王老立刻笑道:“什么都瞒不过你,我前几天是感冒了,刚开始就是便秘,现在又有点腹泻,保健部人来看了,吃了几副药,但不见效,腹泻有点厉害了。”

    欧阳志远笑道:“把他们开的方子我看看。”

    工作人员拿过来老干部保健部的医生开的药方,递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看方子,不禁皱了眉头。

    “王老,这方子开的不对,您要是再吃他们的药,您就会发高烧,腹泻脱水,很是危险的。”

    欧阳志远沉声道。

    王老道:“这么厉害?”

    欧阳志远道:“王老您的感冒是受了寒热,寒气进入了内脏的肠胃,引起便秘,而热毒进到了体表,所以身体燥热,但保健部的医生开的方子,只是单方面的驱寒,药物里面加了驱寒的热性中药,结果,引起体表的热毒加剧,侵入内脏肠道,便秘变成腹泻,后来就会高热,肠胃功能紊乱,菌群失调,就会有生命危险。”

    王老和宋光明一听,都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道:“不要慌,王老,我给你在肠经上扎几针,驱散掉肠道的热毒就可以了。”

    宋光明听着欧阳志远对王老的病情分析,心里不禁很是赞叹。

    欧阳志远拿出一盒银针,仔细的消毒。

    王老道:“志远,还要解开衣服吗?”

    欧阳志远笑道:“露出右边的一条胳膊就行。”

    宋光明笑道:“肠经不在腹部吗?”

    欧阳志远笑道:“宋书记,肠经在手指和胳膊上。”

    宋光明道:“呵呵,真是隔行如隔山呀。”宋光明想不到,肠经竟然在胳膊和手指上。

    这时候,王老已经露出了胳膊,欧阳志远快速的给王老的肠经穴道消毒。

    欧阳志远拿起银针,手指一捻,一根银针扎进了王老的手指。银针刚一进入穴道,王老就感到一股又麻又酥的清凉冷气,随着针尖的抖动,进入了自己的手指,随即,这股极其舒服的冷冷气顺着胳膊中的一条线,如同小溪一般,进入了自己的肠道,整个肠道那种热、涨、绞痛的不舒服感觉,在刹那间就开始减弱。

    欧阳志远的银针下的很快,不一会,十几根银针在胳膊上,扎成了一道线。

    当欧阳志远的十几根银针下完,一种极其舒服清凉的感觉,充满了整个肠道。同时,股股凉气慢慢的涌向体表,体表上的燥热开始减退。

    十分钟后,王老就觉得自己全身那种不安的燥热和心里的冰冷,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身体如同沐浴在三月春风里一般。

    十五分钟后,欧阳志远快速的起针,随着志远的银针收起,王老感到一阵肠鸣,自己饿的难受。

    欧阳志远笑道:“王老,是不是感到饿的厉害?”

    王老笑道:“这几天真没有好好地吃饭。”

    王展辉和宋佳佳走了进来,王展辉忙道:“爷爷,我去给你熬稀饭。”

    宋佳佳道:“我去吧,我在家里经常给爸爸熬稀饭。”

    欧阳志远道:“只熬小米,外加三枚红枣,别的什么都不要加。”

    宋佳佳道:“好的,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写了一个方子递给王展辉道:“大哥,你去抓药,一会我给王老煎服。”

    王展辉道:“好的,志远,我这就去。”

    王展辉说完,拿着方子走了出去。

    宋光明看着欧阳志远神奇的医术笑道:“志远,你不做医生,太可惜了。”

    欧阳志远笑道:“宋书记,我一直在做医生,做医生和做官两不误,只要我看到病人,随时就可以救治,呵呵,就象在飞机上碰到您一样。”

    宋光明笑了,心道,这个小家伙,真是个官迷。

    王老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国务院有个老干部专家保健部,是专门给中央首长看病的,志远,要不,你过来,我给你安排。”

    欧阳志远连忙笑道:“呵呵,王老,我可不想进入那个保健部,我还是回到我的运河县,踏踏实实的做我的县长吧。”

    王老道:“为什么不想去?那可是很多人钻破头皮都想去的地方,待遇极高。”

    欧阳志远笑道:“我敢保证,保健部里都是很多的老头子,我可不想和一大批老头子在一起。”

    王老一听,笑道:“踏踏实实的也好,呵呵,我也是老头子了。”

    欧阳志远笑道:“王老,您虽然年纪属于老人的行列,但你的身上,和霍老一样,都没有老人身上的那种老气,相反却有种朝气蓬勃的气息,就像您在院子里种植的那些老干虬枝的盆景一般,每一盆盆景,虽然都是老树桩做成,但都散发出勃勃生机,郁郁葱葱。”

    王老的眼睛不禁亮了起来,透出一抹年轻的神采,他哈哈大笑道:“好,志远,你说的好。”

    宋光明笑了,他知道,欧阳志远能说出这几句话,真是不简单呀。

    人活着,就是活个年轻的心态。

    不一会,宋佳佳把红枣粥熬好了,端了小半碗,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道:“只能吃半碗,三枚红枣吃下,一会再喝中药。”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