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知道上当

    第一百三十四章知道上当

    赵智羽看着自己花了四个亿拍过来的椅子,脑子里又出现了王展辉懊恼铁青的脸色,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看到王展辉吃瘪,真***爽,老子花了四个亿,值了!老子就是不缺钱。

    古代皇帝真是会享受呀,这么大的一块玉,竟然雕刻成一把椅子,真是奢侈呀,在没雕刻前,这块玉石绝对有两千斤。

    赵智羽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椅子的扶手,一种舒服的凉意,透过掌心,传来过来,让人精神一阵,心神清爽。

    好东西呀,老子也要坐坐,过过皇帝的瘾,感受一下古代皇帝坐这把椅子的滋味。

    赵智羽慢慢的坐在了这把四个亿的椅子上。

    他的身子刚一坐进这把椅子上,他就感觉到,股股凉意瞬间就把自己包围起来,整个身形如同沐浴在三月的春风里一般。

    赵智羽微微的闭上眼,还是古代的皇帝享受呀,怪不得古代有这么多人都想做皇帝,嘿嘿,老子要是有机会,也想弄个皇帝当当。

    这把椅子虽然是现代仿品,但也是高仿,本身也很值钱,本身所用的玉料,都是上等的好玉,加上精美的做工和复旧,价值也在一千万左右。

    但赵智羽可是花了四个亿呀。

    价值一千万的仿古椅子,卖了四个亿,对方赚大了。

    “砰砰!”

    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赵智羽道:“进来。”

    门打开了,长了一副三角眼的吴继勇脸色很不好看的走了进来。

    他看到赵智羽正坐在那把拍来的椅子上,他的脸色立刻变得更难看。

    在拍卖现场,自己就曾经劝过赵智羽不要太冲动,为了打击王展辉,花四个亿买一把破椅子,不值得,但赵智羽没有听自己的劝阻。

    现在这把椅子拍卖了四个亿,上已经议论开了,有很多高手指出来,这把椅子是赝品,是现代臆造出来的东西。

    吴继勇看完那些帖子后,他知道,赵智羽上当了。这把椅子就是一把臆造品。

    有个很有名的民间古董鉴定家发帖子指出的一个最大的疑点,那就是东汉那个年代,还没有出现椅子。椅子最早出现在唐代中后期,当时的椅子还没有靠背,到了宋代,椅子才有了靠背。

    唐宋时期的东西,绝对不会出现在东汉的。

    汉代的皇帝上朝,没有坐在椅子上和大臣们议论朝政的。电视里汉代皇帝坐在龙椅上的镜头,都是杜撰瞎拍出来的,误导了人民群众。

    “大哥。”

    吴继勇小声的喊道。

    吴继勇一直是赵智羽的左膀右臂,很多事情,赵智羽都要请教吴继勇。赵智羽要的吴继勇的智谋,吴继勇要的是赵智羽的权势。

    “继勇来了,坐吧。”

    赵智羽睁开眼,微笑着看着吴继勇。

    吴继勇坐下来道:“大哥,这把椅子……。”

    赵智羽笑道:“继勇,这把椅子很好,很不错,坐在上面,让人神采奕奕,呵呵,当时你还劝阻我买它。”

    吴继勇小声道:“大哥,就怕我们上了燕京拍卖集团的当了。”

    赵智羽一听笑道:“怎么会呢?继勇,顾家能造假?他们可是中国第一家呀。”

    吴继勇看着赵智羽道:“大哥,您看看中国古董拍卖的帖子,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赵智羽看着吴继勇的脸色,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他连忙打开电脑,找到中国古董拍卖的帖子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哈哈,一把高仿的椅子,竟然拍卖了四个亿,那个富三代是个傻逼!”

    “有钱人,但脑子进水了,汉代有椅子吗?”

    “钱越多的人,越脑残。”

    “四个亿的东汉御椅,是臆造品,两个傻逼争相加价。”

    “工艺、包浆、刀法做的再好,但仍旧是赝品。”

    “唐宋出现的椅子,不会跑到汉代,除非穿越过去。”

    指出这把椅子是假的帖子,铺天盖地的不断上传,人们随意的辱骂讥笑着,还有大量的汉代皇帝盘腿坐在名贵毛毯上,和大臣饮酒、参政的图片。

    赵智羽看着上的帖子和图片,他的脸色变得铁青一片,他抬起头来,看着吴继勇,阴森森的道:“汉代没有椅子吗?”

    吴继勇点点头道:“大哥,我们上当了,我刚刚查了资料,汉代确实没有椅子,就是唐代前期也没有椅子,日本人的文化在唐代时期,学的是中国的文化,你看日本有椅子吗?这把椅子是假的。”

    赵智羽瞬间暴怒了,他咆哮着拎起电脑,狠狠的砸向那把拍卖来的赝品椅子。

    “轰!”

    一声闷响,电脑和那把椅子撞击的四分五裂,碎片飞溅。

    赵智羽知道,自己上当了,白白的扔了四个亿。而且自己花了四个亿拍了一把假椅子,一定会在燕京太子爷的圈子里,传为笑谈的。

    “顾润泽,我不会放过你的!”

    “砰砰!”

    赵智羽又把桌子上的茶杯扔在了地上。

    顾润泽是燕京古玩城拍卖公司的老总。是燕京第一家顾家最具有经商头脑的天才。

    赵智羽疯狂的发泄一番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狂喘不已。

    他知道,燕京顾家,自己根本不敢去招惹人家,顾家的势力,就是天的存在。自己的这四个亿,白花了。

    冲动是魔鬼呀。

    等到赵智羽冷静下来,吴继勇看着赵智羽道:“大哥,我怀疑王展辉事先知道了那把椅子是假的,他是故意和我们竞拍,让我们上当。”

    赵智羽道:“不太象,欧阳志远不喊价之后,你没看到王展辉一脸的不解,还在看着欧阳志远。”

    吴继勇道:“最低,欧阳志远知道这件椅子是赝品,所以,他看到你喊到了四个亿的时候。他立刻不喊了,欧阳志远就是让我们上当。”

    赵智羽道:“难道欧阳志远和顾润泽认识?”

    吴继勇摇摇头道:“我正在让人调查。”

    吴继勇的电话铃响了,他一看号码,是自己一个手下,他按下接听键。

    他听着手下人的汇报,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好一会,吴继勇挂上电话,看着赵智羽道:“大哥,那几件宋代瓷器,咱们的人没拿来,而且出了点事。”

    赵智羽一听,脸色一冷道:“笨蛋,这点小事都干不成,白养了这些人了,说说是什么情况。”

    吴继勇道:“文物局的人和公安局的人已经把那几件瓷器拿到手了,但让人想不到的是,王展辉、欧阳志远到了,那个叫孔凡生的老头子竟然认识欧阳志远。欧阳志远立刻向文物局的人和公安局的人要手续。这些人心虚,他们没有手续,王展辉立刻给燕京公安局长石振武打电话,石振武亲自带人赶来。其中,一个叫苏茂军的警察更是心虚,他立刻就想逃走,但被欧阳志远拦住,谁知道苏茂军竟然狗急跳墙,掏出了手枪,劫持了王展辉,就想逃走。公安部副部长王开国亲自到人到了,就连特战队都出动了,结果,苏茂军被当场打死,文物局和公安局的几个人,都被抓走了。”

    赵智羽一听,脸色变得极其狰狞,恶狠狠地道:“又是欧阳志远、王展辉他们,我不会放过他们的。继勇,你那里的线索要斩断。”

    吴继勇点点头道:“我知道,那人活不过十分钟。”

    吴继勇打了一个电话:“干掉他,做的干净点。”

    他要杀掉的是自己的一个手下,警察局的苏茂军、文物局管理人员,都是这人联系的。

    如果不干掉他,那些文物局和警察都会咬出来他的。

    …………………………………………………………………………………………………………………

    欧阳志远和萧眉回到外婆家的时候,娜娜、王雪、林小雅正在陪着外婆吃饭,三个小丫头叽叽喳喳的说着燕京好玩的地方,很是兴奋。

    温依依看着三个漂亮的女孩子,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岁月不饶人呀,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自己已经到了暮年。自己的青春,仿佛就在昨天一般。

    “外婆,您在想什么?”娜娜看着外婆走神的样子。

    温依依看着娜娜笑道:“娜娜,外婆在想我自己和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在干什么。”

    娜娜笑着道:“外婆,您象我们这么大的时候,在干什么?上学吗?”

    温依依笑道:“是的,我和你们一般大的时候,也在上学,就在江南女子大学。”

    王雪笑道:“外婆,江南女子大学可是很好的学府呀。”

    温依依笑道:“我本来也应该到燕京大学来上的,但我妈妈不舍得我走太远,就上了江南女子大学,结果我现在仍旧来到了燕京。”

    娜娜笑着道:“外婆,那您是跟着外公来燕京的吧?您和外公是怎样认识的?”

    娜娜这样一问,温依依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羞涩的幸福。

    “呵呵,娜娜,我和你外公是在一次两所大学开联谊会上认识的,你外公的舞跳得很好,标准的白马王子,呵呵。”

    温依依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神采。

    娜娜笑道:“当时肯定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围在外公的身边,结果,您胜利了。”

    温依依点点头,笑道:“是的,当时那么多的女孩子邀请你外公跳舞,但你外公都拒绝了,他直接走到我面前,很优雅的做了一个邀请姿势,我当时一晕乎,就和你外公一起滑进了舞池,后来,我就成了你们的外婆。”

    三个小丫头一听,都咯咯的笑了起来。

    温依依也是很幸福的笑着。

    “外婆,你们在说什么?笑得这样开心?”

    欧阳志远和萧眉一起微笑着走了进来。萧眉抱住了外婆的胳膊。

    娜娜笑道:“外婆正说,外公是怎样追的外婆的呢?”

    萧眉一听,笑道:“外婆,你们一定是白雪公主和白马王子一般的爱情。”

    温依依笑着连忙道:“志远、萧眉,一块吃饭。”

    欧阳志远道:“外婆,我和萧眉去拜访谢老,谢老在家里等着我们。”

    “哥哥,这两天你都跑到哪里去了?也不见你的影子,外婆天天念叨你。”

    娜娜生气的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连忙道:“外婆,等我忙完这几天,一定好好的陪您说话。”

    温依依拍了一下志远的脑袋道:“你和萧眉快去吧,别让谢老等急了。”

    欧阳志远带上酒道:“好的,外婆,我们去了。”

    “再见、外婆。”

    萧眉笑着和外婆再见。

    两人没有开那辆商务,而是开了年英豪送给志远的路虎。这车开起来很带劲。

    萧眉看着这辆内部空间很大的越野车道:“这车真漂亮,志远,谁的?”

    欧阳志远笑道:“我的,人家送的。”

    萧眉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谁送你这样一辆越野?”

    欧阳志远就把自己怎样帮助年英豪和特战队比武的事情和萧眉说了一遍。

    萧眉道:“这是军车?”

    志远点点道:“是军车,开起来方便。”

    萧眉道:“你不是军人,开军车,要是被查到怎么办?”

    欧亚志远笑道:“这车是特战部队的车,一切免检,更没有人敢查。”

    两人说着话,车子来到谢老家的大院门前,站岗的武警拦住了路虎。

    萧眉笑道:“你不说这种车没有人查吗?”

    欧阳志远道:“进这种大院,武警为了首长的安全,肯定要检查的。”

    欧阳志远把自己的证件递给那位武警战士。经过仔细的检查后,就放行了。

    路虎车刚开到谢老的家门前,欧阳志远拎着一箱子酒和萧眉刚下车,就听到了小虎子的声音。

    “欧阳叔叔,想死我了。”

    虎头虎脑的小虎子从两名站岗的特警中间,冲了出来,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欧阳志远直接把小虎子举了起来笑道:“小虎子,上学了吧?”

    “欧阳叔叔,我上学了,上一年级。”

    小虎子笑嘻嘻的道。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我们小虎子真厉害,上学了。”

    萧眉笑着拿出一个装着遥控飞机的大礼包笑道:“小虎子,喜欢不?”

    “遥控飞机!萧阿姨,谢谢你,我太喜欢了。”

    小虎子兴高采烈的接过礼物,看着萧眉直笑。

    “欧阳大哥,萧眉姐姐,你们好。”

    穿着一身崭新笔挺军官服装的谢诗苒,微笑着走了出来,那双充满灵动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和萧眉。

    谢诗苒比过去显得更加漂亮了,现在又增添了一种英气逼人的军人气质。

    萧眉连忙拉住了谢诗苒的手道:“呵呵,诗苒,是你吗?我都认不出来你了,呵呵,你变得真漂亮。”

    谢诗苒抱住了萧眉的胳膊笑呵呵道:“萧眉姐,你更漂亮。”

    小虎子笑道:“欧阳叔叔、萧阿姨,我爷爷在等着你们,走吧。”

    欧阳志远道:“好。”

    小虎子拉着欧阳志远的手,走进了谢老的家。

    刚进院子里,小虎子就大声喊道:“爷爷、奶奶,欧阳叔叔到了。”

    客厅里传来谢老将军的笑声。

    “志远,萧眉,快进来。”

    欧阳志远和萧眉刚走到客厅,谢老和马桂花都迎了出来。

    萧眉一看到谢老和马老迎了出来,她连忙道:“谢老、马老,您们好。”

    能让谢老出客厅相迎的没有几个人,但欧阳志远和萧眉不光救了谢老的命,还让马桂花恢复了记忆,让谢老和一家人团聚,这个情份谢老永远忘不掉,所以,两位老人都迎了出来。

    马桂花忙道:“志远,萧眉,快里面坐。”

    欧阳志远道:“好的,谢老、马老。”

    众人来到客厅坐好,工作人员端上茶。

    谢老将军看着志远道:“志远,你看到了,我的特战小分队怎么样?”

    欧阳志远笑道:“不错呀,身手还可以。”

    老将军笑道:“当然,和你比是不行的,你小子,竟然帮着外人打起自己人了。”

    欧阳志远笑道:“谢老,我可不知道那座山下,是您的部队,再说,年英豪小丫头也不是外人。”

    老将军一脸无奈的道:“那个捣蛋调皮的小丫头,成天到我的部队来捣乱。”

    欧阳志远笑道:“小丫头的身手不错,但他打不过寒万重。”

    老将军笑道:“那丫头从小就跟着龙牙特战队里的教官练武,身手很好,我的那个基地,就只有寒万重能打过他。对了,志远,你对寒万重感觉怎么样?”

    欧阳志远道:“他的身手很好,劈山掌和大力鹰爪手已经很难找到对手了。”

    老将军笑道:“志远,我想让他跟你一段时间,学学你的功夫。”

    欧阳志远一听,连忙道:“谢老,我可是要回到运河县当我的县长,寒万重跟着我,呵呵,我怎么安排他?让他进入仕途?”

    谢老笑道:“让他给你开车,当你的司机,你把功夫和飞刀绝技交给他,一年后,第五特战部队要参加世界特战部队大比武。”

    欧阳志远道:“真的?”

    谢老点点头。

    欧阳志远道:“那好吧,不过,学多少,要看他的悟性了。”

    这时候,工作人员开始上菜。

    谢老道:“志远,你在解救王展辉的时候,那一记飞刀,是怎样做到的?那些阻击手都没有办法开枪。我听寒万重说,你那记飞刀没走直线,是带着弧度射进那人的脖子里的。”

    寒万重现在,对欧阳志远佩服的五体投地。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带有弧度的。当时,对方的脖子只露出一小半,只是一闪,阻击手都来不及开枪,但我的飞刀可以用特殊的手法,让飞刀贴着王展辉的脸部,走了一个弧度,扎进了对方的脖子。”

    谢老笑道:“这些绝活,你都要教给寒万重。”

    欧阳志远开了一瓶玉春露笑道:“行呀,韩重山要叫我师傅了。”

    谢老道:“叫什么都行,只要功夫能学到手,”

    欧阳志远给谢老和马老倒上酒,萧眉、谢诗苒喝红酒。

    欧阳志远举起酒杯道:“第一杯酒,祝谢老和马老,身体健康长寿。”

    谢老和马老都举起酒杯笑道:“志远,也祝你事业有成。”

    谢诗苒和萧眉也举起了酒杯。小虎子喝的是饮料,小家伙也把饮料杯伸过来,和大家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吃完饭后,谢老把欧阳志远叫道书房。

    谢老道:“坐吧。”

    欧阳志远坐在了椅子上。他知道,谢老有话说。

    谢老看着志远道:“志远,我们的最新静音战略核潜艇最近要在明珠港试航,萧风云的第六特战大队,在明珠港严加戒备,寒万重的第一小分队也很快过去,你的任务就是待命支援,明珠港一有风吹草动,你和韩万重立刻赶过去。”

    欧阳志远道:“好的,谢老。”

    谢老道:“你要严密监视那些外国投资集团,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投资建厂,而是存在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些人,我们要严加监视。”

    欧阳志远道:“明白,谢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