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天价的椅子

    第一百三十一章天价的椅子

    赵智羽决心再次羞辱一下王展辉。

    霍加臣看着王展辉道:“志远,有办法拿下这一局吗?”

    精慧投资联盟是一个整体,赵智羽和王展辉过不去,这是在向整个精慧投资联盟挑战。

    年英豪握住拳头道:“志远,一定要打败赵智羽。”

    欧阳志远苦笑道:“大哥,咱们的最高价是多少?”

    王展辉狠狠地道:“没有最高价,只要能打败赵智羽,几个亿是没有问题的。”

    欧阳志远一听,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的天哪,王展辉竟然准备出几个亿和赵智羽战斗。

    冯浩淼道:“所有的钱,我们集体出。”

    乔振宁笑道:“每个人出一个亿,很轻松。”

    欧阳志远一听,心道,精慧投资联盟,是弟兄六个,自己和秦剑还没有投资,他们六个人每人出一个亿,就是六个亿,赵智羽就是再有钱,他也不可能斗的过王展辉他们。

    欧阳志远笑道:“好,我们一定能打败赵智羽。”

    “两千一十万!”

    一个买家开始举牌。

    这把玉石椅子,重达一百多斤,做工十分的精湛,再加上是古董,底拍价两千万,不算很贵。两千万对燕京这些大家族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欧阳志远拿着八号牌,并没有举牌。赵智羽同样也没有举牌。

    “两千二十万!”

    “两千四十万!”

    “两千六十万!”

    “三千万!”

    众人的价格,立刻咬的很死,节节攀升,已经有人出到三千万了。

    “三千万!已经有人出到三千万了!这种汉代皇家御用椅子,在世界上,就这一把,具有唯一性,升值空间极大,明年就能达到六千万,后年就能达到一个亿。您只要拍下来,就等着收钱升值吧。”女拍卖师立刻大声喊道。她的眼光,在赵智羽和王展辉两人身上来回的流动着。

    “四千万!”

    一个声音在西北角上响起来。

    我的天哪,四千万!这人是谁这么牛逼?一下子就喊出来个四千万,比别人多喊一千万,脑子进水了吧。

    人们顺着声音一看,一位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正微笑着看着众人。

    冯锦州!燕京的冯家!。

    又是一个不可小视的燕京大家族的太子爷。

    燕京的冯家,虽然不在燕京的元老之列,但后来者居上。冯锦州的父亲冯长征现在已经是政治局最高的常委之一的人物。冯家的子孙,无论在商业和官场中,都是势如破竹。

    欧阳志远看着冯锦州,他知道,这个人是个人物。

    年英豪道:“他叫冯锦州,冯长征的大儿子,今年三十二,是锦鸿集团的董事长。”

    冯锦州这一出价,整个现场立刻沉静下来了。冯锦州的地位不是一般人可以惹得起的,有几个人本来想出价的,但牌子举到一半,又立刻缩了回来。

    赵智羽一看冯锦州喊出了四千万的价格,他的大脑在快速的运转着。自己和冯锦州在生意上有过竞争,但那是生意,现在冯锦州举了牌子,自己还要举牌吗?如果自己不举牌,就会失去了羞辱王展辉的机会。

    现在,王展辉也犹豫起来,自己和冯锦州很熟,两大集团也存在竞争,但也合作过。

    冯锦州是一位智慧型的人物,而且杀伐果断。

    王展辉并不像想得罪冯锦州。王展辉看向欧阳志远。

    那拍卖师一看要冷场,顿时有点急了,这次拍卖的重点,就是这把汉代玉石椅子。在上拍前,公司已经估价拍到一个亿以上,现在在四千万就冷场了,这让拍卖师的冷汗都流出来了。

    “四千万!汉代御用玉石椅,是由一百多斤精美的玉石做成,整件东西,做工精湛,品相完美,是您投资收藏的最佳选择,四千万了!四千万。”

    拍卖师大声喊着。

    欧阳志远举起了牌子:“五千万!”

    欧阳志远这一喊出五千万,整个现场,立刻沸腾起来了。人们知道,这次有好戏看了。

    冯锦州一看精慧投资联盟中,竟然多出了一位英俊潇洒的年轻人,而且开口喊出了五千万。这让他来了情趣。

    欧阳志远这一喊出五千万,王展辉笑了,他知道,冯锦州不能把这件事算在自己头上。

    赵智羽一看欧阳志远喊出了五千万,他微笑着点点头。

    赵斌立刻举牌:“五千一十万。”

    这个王八蛋只加了十万。

    欧阳志远没等赵斌落下牌子,他再次举起了牌子:“七千万!”

    欧阳志远直接喊出了七千万,增加了将近两千万。

    冯锦州笑了,他看着这位年轻人,心道,好气魄,比自己还要厉害。

    欧阳志远的七千万一喊出来,年英豪拉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大笑道:“好,志远,拿钱砸死他们。”

    赵智羽一看年英豪,自己的未来老婆,竟然拉着那个小白脸的胳膊,兴高采烈的大喊大叫,他的眼角顿时露出浓烈的杀意。

    老子的女人,也是你敢染指的吗?

    欧阳志远瞬间就感觉到了赵智羽的杀意。这让他纳闷不已,自己和赵智羽没有什么厉害的矛盾,赵智羽干嘛这样恨自己?还对自己起了杀意?

    欧阳志远看到赵智羽的眼光,一直在盯着年英豪。

    欧阳志远心中一动,看着王展辉道小声道:“大哥,年英豪和赵智羽是什么关系?”

    王展辉一听欧阳志远这样问,又看到赵智羽的凌厉目光,他一下就知道了欧阳志远的用意。看来,欧阳志远要刺激赵智羽了。

    王展辉立刻小声的把年英豪的爷爷年震朝和赵智羽的爷爷赵鸿远的酒后玩笑说了出来。

    欧阳志远一听,他笑了。嘿嘿,赵智羽,老子今天要玩死你。

    赵斌立刻举牌,再次喊出七千一十万。

    冯锦州微笑着举起了牌子:九千万!

    冯锦州直接把价格喊到了九千万。

    欧阳志远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冯锦州,心道,谢谢,呵呵,有了你的喊价,这次自己要玩死赵智羽。

    欧阳志远立刻举牌:“一个亿!”

    我的天哪,一个亿!这位年轻人竟然喊到了一个亿。整个拍卖会场沸腾了。

    这位年轻人是谁呀?这么有气魄?这么有钱呀。

    “呵呵,太爽了,志远,一个亿,一会咱喊两个亿,一个亿一个亿的向上喊,砸死赵智羽。”

    年英豪拉着欧阳志远的胳膊,笑呵呵的大声道。

    欧阳志远一抬手,握住了年英豪的小手笑道:“好,一会咱就喊两个亿。”

    年英豪在兴奋中,没有感觉到,欧阳志远握了一下自己的手。

    欧阳志远握住年英豪小手的这个举动,让赵智羽的脸都绿了。

    他妈隔壁的,老子追了多年的小丫头,连手都没碰过,欧阳志远这个王八蛋,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握了自己老婆的手,老子一定干掉你。

    王展辉看的很清楚,欧阳志远握了一下年英豪的手。这让王展辉吃了一惊。在燕京,没有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调戏年英豪。如果谁敢这样,年英豪非得一枪打爆对方的头不可。就是赵智羽都没有握过年英豪的手。

    王展辉看到了赵智羽的脸色都绿了。欧阳志远为什么在故意激怒赵智羽?这回让赵智羽不顾一切的拍下这把椅子的。自己再想要这把椅子,是不可能了。

    赵智羽立刻沉声道:“赵斌,一定要把这把椅子拍下来,叫价。”

    赵斌立刻举牌:“一亿零十万。”

    冯锦州微笑着举牌:“一亿两千万。”

    欧阳志远直接举牌:“一亿五千万!”

    我的天哪,这个家伙竟然把价格直接提到了一亿五千万,变态呀,竟然加了三千万。

    “一亿五千万了!八号牌的先生,喊出了一亿五千万。”

    女拍卖师的声音兴奋的都变了,这个年轻人是个疯子。

    赵斌再次举起牌子:“一亿五千一十万。”

    冯锦州对欧阳志远笑了一下,举起了牌子:“一亿八千万!”

    欧阳志远看也不看赵智羽,举起了牌子:“两个亿!”

    我的天哪,两个亿,拍卖现场的人都沸腾起来,站了起来,掌声哗哗的响起来。

    “哈哈,志远,还是你厉害,两个亿,万岁!”

    年英豪摇晃着欧阳志远的胳膊,小脸兴奋的发红。

    赵智羽的两眼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和年英豪,他的嘴唇微微抽动着。他一把拿起赵斌手里的牌子,举了起来,大声道:“两亿五千万!”

    赵智羽的话音一出,整个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赵家和王家拼出了真火,赵智羽竟然直接把价格提到了两亿五千万。

    冯锦州摇摇头,微笑着放下牌子,他放弃。

    玩玩还可以,但价格要是超出两亿,就没有意思了。

    欧阳志远挑衅的看了一眼赵智羽,伸手从后面揽了一下年英豪的纤腰,然后站了起来,举起了牌子大声道:“三亿!”

    欧阳志远的三个亿一出口,整个拍卖会场,一片哗然,疯狂的掌声响了起来。王展辉、霍加臣都笑了起来。这把椅子简直就是金子做的,就是金子做的,也值不了三个亿,呵呵,今天就当爽一把。

    “哈哈,志远,三个亿,好。”

    年英豪早就没有这样高兴了,她挑衅的看着赵智羽,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摇晃着。

    赵智羽看到欧阳志远的胳膊,揽住了年英豪的细腰,而年英豪却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他不由得暴怒至极,他看到已经有人在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了。

    年英豪是自己的老婆。自己这不是戴绿帽子吗?

    赵智羽顿时失去了理智,恶狠狠的举起了牌子,大声道:“四个亿!”

    这个价格一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四个亿,赵智羽的脑子进水了!

    整个拍卖现场,立刻鸦雀无声。

    女拍卖师激动的差一点晕了过去,她立刻声嘶力竭的大声喊道:“四个亿了,赵少出到了四个亿,四个亿,八号先生,人家出了四个亿了!”

    那女拍卖师的两眼已经红了,一点都没有了风度。

    拍卖师这样一狂喊,所有人的眼光,都盯着欧阳志远。

    冯锦州也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心道,年轻人,你还跟吗?

    王展辉大声道:“志远,举牌报价,喊道四点五亿。”

    这时候,欧阳志远看到了赵智羽身后的那个长着一双三角眼的男人,在拉扯赵智羽的胳膊,说着什么,看样子是在劝说赵智羽。欧阳志远知道,是适可而止的时候了。

    欧阳志远举起了牌子,但又放下了,他大声笑道:“呵呵,你赢了,那把椅子是你的了。”

    欧阳志远这句话,让所有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

    怎么?这位年轻人不继续喊价了?他竟然那不跟了。

    赵智羽一看欧阳志远举了牌子,又放下来不再喊价了,再加上,自己的兄弟在后面提醒自己,他立刻感到,自己好像掉进了对方的圈套。

    四个亿就买了一个玉石椅子?冲动是魔鬼,自己上当了。赵智羽顿时后悔了,脸色变得一片铁青。

    赵智羽虽然不缺钱,但四个亿,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王展辉、霍加臣他们没想到欧阳志远竟然不再喊价,两人也是吃了一惊,志远为什么不在喊价?

    年英豪立刻大叫道:“志远,你……你是怎么回事?怎么不喊价了?”

    这时候,那拍卖师一见对方不喊价,立刻大声道:“四个亿,成交!汉代玉石御用椅,有赵少获得。”

    整个拍卖场响起了雷鸣一般的掌声。这个掌声,赵智羽听到耳朵里,极其的刺耳。他用了四个亿拍下了这把椅子,心里一点快感都没有,相反有种被玩弄上当的感觉。

    但自己应经用四个亿拍下来了,他只得让手下打款办手续。即使后悔,他也不能反悔,他丢不起这个人。

    王展辉、霍加臣、冯浩淼、乔振宁都想问欧阳志远为什么?

    欧阳志远笑道:“一会再告诉你们。”

    王展辉他们知道,欧阳志远绝不会无缘无故的放弃。

    王展辉和年英豪办完那块玉牌和青铜剑的手续,几个人走出了拍卖大厅。

    霍加臣看了看表笑道:“走,喝酒去,京华大酒店,我们给你接风。”

    众人开车来到燕京最豪华的京华大酒店后,直接进了预定好的包间。

    众人刚进入包间坐好,早已按耐不住的年英豪立刻抓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道:“志远,快说,你为什么不拍下那把椅子?我们精慧投资联盟准备出六个亿来拍到它。”

    王展辉、霍加臣、冯浩淼、乔振宁也想知道,欧阳志远为什么不继续拍下来。

    欧阳志远看着王展辉道:“大哥,那是一把高仿的椅子。”

    “你说什么?志远,高仿的椅子?”

    王展辉几个人一听,不由得大吃一惊,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

    乔振宁大声道:“这怎么可能是假的?玉石椅子的做工、纹饰和沁色,都是汉代的标准东西,怎么会是高仿的赝品?”

    欧阳志远看着乔振宇笑道:“六哥,这件高仿的东汉玉石椅子,做的极其逼真,玉石椅子的做工、纹饰和沁色,都是汉代的标准东西,但我只问你一句,东汉那个年代,有椅子吗?”

    乔振宇的神情一愣,紧接着,眼睛一亮,顿时如梦方醒,哈哈大笑道:“我的天,还真是赝品,东汉时期,椅子还没有出现。”

    欧阳志远微笑道:“中国椅子的历史,在唐代唐明宗时期才出现,到了宋代才出现带靠背的真正椅子,唐宋时期的的东西,绝对不会出现在东汉,仿得再好,仍旧是赝品。”

    王展辉不由得大笑道:“好,哈哈,太爽快了,赵智羽用四个亿,买了一个假东西,志远,真有你的。”

    年英豪一听,也是目瞪口呆,小丫头看着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志远,你太坏了,让赵智羽花了四个亿,买了假椅子?”

    欧阳志远笑道:“这不是我让他买的,而是他自己抢着买的。”

    霍加臣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明知道是假的,你竟然还坦然的出价到三个亿,你厉害。”

    欧阳志远笑道:“如果不是赵智羽后面那个长了一双三角眼的男人提醒赵智羽,我会立刻喊出四点五亿,我要让赵智羽出到五个亿不可。”

    王展辉看着志远道:“志远,你不要轻易招惹那个三角眼的男人。”

    欧阳志远道:“那人是谁?”

    霍加臣道:“他叫吴继勇,他父亲是能源部的副部长,这人为人阴险狡诈,谁要是得罪了他,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报复的,是一条毒蛇。”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了。”

    这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

    王展辉道:“明天匿名把那把假椅子的消息,在上发出去,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赵智羽花了四个亿,拍了一把假椅子。”

    欧阳志远道:“赵智羽要是知道,自己花了四个亿拍了一把假椅子,他会找这个拍卖公司拼命的。”

    霍加臣大笑道:“燕京拍卖公司的后台,他惹不起,嘿嘿,这次赵智羽可是要干吃个哑巴亏了。”

    欧阳志远笑道:“赵智羽的爷爷可是赵老,和霍老、王老齐名的元老,还有谁,他不敢惹?”

    王展辉笑道:“燕京拍卖公司的后台是燕京的顾家,赵智羽再厉害,敢惹顾家吗?”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嘿嘿,整个中国都是顾家的,谁敢招惹顾家?

    年英豪大笑道:“这次赵智羽死的心都有了。

    服务员开始倒酒,王展辉端起酒杯笑道:“来,各位兄弟,今天志远给咱们出了一口恶气,志远,谢谢你,咱们干杯。”

    众人都举起了酒杯。欧阳志远笑道:“谢谢大哥。”

    众人都喝干了酒。

    服务员给倒上酒,欧阳志远端起酒杯道:“各位哥哥、七姐,来,志远敬你们两杯酒。”

    王展辉笑道:“志远,咱们兄弟之间,不要客气。”

    年英豪笑道:“志远的小嘴就是甜。”

    几个人有说有笑的正喝着酒,包间的门开了,冯锦州微笑着走了进来。他身后的服务员,端着两瓶路易十五。

    王展辉他们一看到冯锦州进来了,都连忙站起来。

    王展辉笑道:“冯哥,您来了。”

    几个人都连忙微笑着和冯锦州打招呼。

    站起来的欧阳志远看到这位竟然是在拍卖会上和自己一起举牌的男人,志远不由得笑了。

    要不是这位跟着举了牌,自己还真不好戏弄赵智羽。

    冯锦州笑道:“呵呵,各位兄弟来了,今天这顿算我的。”

    王展辉笑道:“志远,快叫冯哥。”

    能让王展辉、霍加臣这样尊敬的人,他的背景,绝对不会很简单。

    欧阳志远连忙伸出手道:“冯哥,您好。”

    王展辉有道:“冯哥,这是我们的小兄弟,欧阳志远。”

    冯锦州今年三十二了,比王展辉他们都要大上几岁,冯锦州为人慷慨仗义,在燕京官二代官三代的威信很高,再加上他的父亲已经进入了政治局,燕京的太子圈子里,都很尊敬冯锦州。

    冯锦州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笑道:“呵呵,志远,你好,我在拍卖会上见到你了,举牌很有气势吗。”

    欧阳志远笑道:“冯哥,我是乱举的。”

    冯锦州笑道:“志远,你能让赵智羽乱了方寸,报出四个亿的价格,就说明你的智慧,可不一般呀。”

    众人都笑了起来,王展辉连忙给冯锦州填了座椅和碗筷。

    这家京华大酒店,是冯锦州的的产业。

    冯锦州一听精慧投资联盟几个人在这里喝酒,他就过来了。

    冯锦州很佩服王展辉这几个人的,几个年轻人,没有一点京太子的纨绔,每个人都很有上进心,把一个投资联盟,办的有声有色。这种在事业上很有上进心的年轻人,冯锦州很喜欢。

    服务小姐开了路易十五,倒满酒,王展辉代表大家敬了冯锦州两杯酒。

    冯锦州喝完酒后,就离开了。

    在燕京太子圈里,能让冯锦州亲自来喝送两瓶酒、喝两杯酒的人,很少。

    欧阳志远想起了卖给父亲宅子的孔凡生老人,他说要落叶归根,欧阳志远在喝完酒后,要去看看老人,父亲已经同意孔凡生回到龙海的老宅院来居住。

    欧阳志远这次来燕京,顺便要把这件事办完。

    欧阳志远和大家喝完几杯酒后,看着王展辉道:“大哥,你们下午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带你们到一位老人家里,去看看一些好的古董。”

    王展辉笑道:“好呀,今天难得清闲,咱们喝完酒,就去看看。”

    一个小时后,众人吃完饭,开着车,直奔城墙派出所。孔凡生老人的家,就在城墙派出所东面。

    当欧阳志远的商务车转过弯来,开到城墙派出所,看到孔老的的时候,他不由得一惊。

    孔老的家门口,停着好几辆车,竟然有两辆警车和两辆燕京文物管理局的车。

    欧阳志远心里一沉,不好,孔老出事了。

    欧阳志远快速的停好车,冲向孔老的院子。还没有冲进院子里,欧阳志远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了孔老的哭喊声:“求求你们了,别搬我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我一件一件省吃俭用,从市场里掏出来的,我有收藏证书,每一件都有,我还是咱们国家收藏协会的会员,我的每一件东西,都是合法的,求求你们,不要搬我的东西。”

    欧阳志远的脸色一冷,快速的冲进孔老的院子里。就看到几位身穿制服的文物管理人员,凶神恶煞的搬着孔老的瓷器文物,孔老脸色憔悴、白发苍苍的哭喊着,哀求着那些文物管理人员,几个警察面色冷漠的看着一切,其中一个警察一把就把试图拦在文物管理人员面前的孔老推倒在地。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道:“住手。”

    被推倒在地的孔老听到了自己熟悉的声音,他抬头一看,看到了欧阳志远,老人仿佛见到了亲人一般。

    老人鼻子一酸,眼泪花花的流了出来。

    “志远,快救救这些古董,快救救我,他们要抢我的东西。”

    老人踉踉跄跄的跑过来,一下子抓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欧阳志远扶着孔老道:“孔老,有我在,没有人敢动您的东西。”

    孔老大声道:“志远,有人想买我的东西,你知道,我的东西是不卖的,那人就找人来威吓我,说我如果不卖给他,他就让文物管理所的人来没收我的收藏品,志远,你知道,我的每件东西都是合法的,都有文物管理所签发的收藏证书,他们这些人就是强盗,不讲理。”

    欧阳志远一听老人诉说的原因,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王展辉、霍加臣他们一听,就明白了事情的整个过程。肯定有人想强买老人的收藏品,但老人不卖,那人就勾结文物部门和警察,来强抢老人的收藏品。

    老人这样一说,一个好像是一个小头目的人脸色一变,眼神透出一丝慌乱。

    欧阳志远看到了那人的慌乱眼神,沉声道:“我看看你们的工作证和这次没收这些古董的公文。”

    “你……你是谁?你有什么权利要看我的工作证?没收这些古董的公文,能给你看吗?”

    欧阳志远一听,就知道,这几个人手里没有公文,他不由得冷笑道:“我敢肯定,你们手里没有公文,是私自行动,你们这是知法犯法。”

    乔振宁冷笑着走了过来道:“燕京文物局的?是董彦倡让你们来的吗?你们如果拿不出来公文,你们就是私自行动,嘿嘿,我倒要问问,董彦倡是怎么管理你们的。”

    那几个文物局的人一听前面这位年轻人,竟然直呼自己文物局局长的名字,就知道,对方来头不小,几个人顿时吓得脸色蜡黄。

    他们几个人手里确实没有公文,这次行动是私自行动的,有人给了钱。指明要他们以文物局的名义,把那几件宋代瓷器抢过来。

    乔振宇看到了这几个人慌乱的表情,他立刻拿出电话,拨通了燕京文物局局长董彦倡的电话。

    “董局,我是乔振宇,你的人竟然敢私自和人勾结,没收人家都有收藏证的古董,嘿嘿,你的工作没做好吧。”

    乔振宇的声音很冷。

    这几个人一听对方果然给自己的局长打电话,立刻吓得脸色发白,丢下手里的古董就想走。但年英豪一步就拦在了他们前面,双手一掐腰,大声道:“站住,想走,没这么容易。”

    燕京市文物局局长董彦倡一听电话竟然是自己顶头上司,文化部部长的儿子乔振宁打来的,顿时吓了一跳,他连忙陪笑道:“振宁,他们在那里?”

    乔振宁冷声道:“城墙派出所东面。”

    “咔嚓!”

    乔振宁挂上了电话。

    燕京市文物局局长董彦倡连忙放下电话,脸上的冷汗下来了。这几个王八蛋,想造反不成?竟然敢勾结人,私自去没收人家带证件的收藏品,这不是找死吗?

    乔振宁要是在他老子面前说自己几句坏话,自己的位置就坐不稳,就要滚蛋。

    董彦倡立刻亲自带人赶了过来。

    这边地王展辉阴冷着脸,看着几名警察道:“请出示你们的证件和搜查证。”

    这几个警察的眼皮子很活,他们一看这几位年轻人的气质,绝对不是一般的人,顿时知道不好,他们也是私自出警,更没有搜查证。

    一个警察仍旧强硬的道:“你是谁,我们的证件,凭什么要给你看?”

    王展辉冷笑着拿着电话,快速的拨通了燕京市公安局长石振武的电话,大声道:“石振武,你立刻亲自带人来,到墙派出所东面来,看看你的人都在干了些什么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