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逮捕

    第一百二十一章逮捕

    陶振恒道:“好,咱们等王智勇上钩。”

    欧阳志远冷冷地看着眼镜蛇道:“给王智勇打电话,就说你们已经把人帮来了,让王智勇带着钱,亲自来接人。”

    眼镜蛇连忙道:“好的。”

    眼镜蛇颤抖着拨通了王智勇的电话。

    “王总,那个女孩子,我们绑来了,你准备好一百万,亲自来接人。”

    王智勇就在智勇集团办公室里坐着,他已经知道,自己的父亲被停职,他的脸色变得极其的狰狞。

    他知道,是欧阳志远停的父亲的职务。

    欧阳志远,老子不会放过你。

    王磊坐在沙发上,他的脸色更是难看至极。三江商贸大楼的所有手续都是齐全的,但没想到,问题还是出现在规划图上。没有规划,都是违章建筑。

    县纪委书记陆庆田正在带人调查三江商贸大楼的所有手续上签字的人。看来要连累一大片人呀。

    拆除违章建筑,是一分钱都不赔偿的,这次,自己亏大了。

    建设三江商贸大楼,再加上送礼,可是花了自己不少钱呀。即使当时父亲是县委书记,自己仍送了很多的礼金。

    这一切都是欧阳志远这个王八蛋造成的。他逼死了父亲,查封了自己的公司,现在自己唯一的三江商贸大楼,就要被拆了,欧阳志远,我和你的仇恨,不共戴天。

    桌子上的电话铃响了。

    王智勇一看来电显示,连忙转过脸来看着王磊道:“大哥,是眼镜蛇打来的电话。”

    王磊一听,脸上露出了狰狞的冷笑道:“肯定是眼镜蛇把人给绑来了,嘿嘿,欧阳志远,你***也有今天,老子要干了你的妹妹,然后再要一笔钱,老子就可以远走高飞。”

    王磊冷声道:“接,用免提。”

    王智勇拿起电话,按下了免提。

    “眼镜蛇,托你的事办成了吗?”

    王智勇冷声道。

    “王总,那个女孩子,我们绑来了,你准备好一百万,亲自来接人。”眼睛蛇有点颤抖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王智勇一听,立刻大声道:“好,我这就带人去接。”

    眼镜蛇接着道:“别忘了带钱,老子要现金。”

    王智勇道:“现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我马上过去。”

    王磊一听说眼镜蛇把人给绑来了,他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动着。

    欧阳志远,你逼死了我的父亲,我也要干了你的妹妹,让你一辈子难受,嘿嘿,这就是得罪老子的下场。

    王磊看着王智勇道:“你去接人,接到这里,老子要好好的玩玩那个妞,听说,那个妞长得很漂亮,还是个处吧。”

    王智勇淫笑道:“肯定还是个处,大哥玩完后,我们也要玩玩。”

    王磊道:“去接人。”

    王智勇带着人和现金,坐上两辆桑塔纳轿车,快速的赶向县城北郊。

    王磊坐在沙发上沉思了一下,一丝警觉在心头升起。眼镜蛇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刚才他的声音怎么会有点颤抖?难道……。

    想到这里,王磊的心里一惊。他快速的收拾了一下,走下楼,坐上一辆奥迪,远远的跟在了王智勇后面。

    欧阳志远透过窗户,看到了两辆桑塔纳开了过来。

    欧阳志远道:“来了,大家准备好。”

    “眼镜蛇,你不要乱说话,现在是你立功的时候到了。”

    欧阳志远死死的盯着坐在椅子上的眼镜蛇。这家伙的被欧阳志远踩断的腿,已经被欧阳志远给接上了,但还不能站起来,只能坐在那了。

    眼睛蛇早就被欧阳志远的杀伐果断吓破了胆,他连忙点头道:“我不敢乱说。”

    几分钟后,王智勇带着三个人走上了三楼。

    一个黑大汉迎了出来道:“王总,里面请,我们头在等着您。”

    王智勇一点怀疑都没有,他点了点头,带着人走了进来。

    “哈哈,王总,您来了。”

    坐在椅子上的眼镜蛇大笑着看着王智勇。

    王智勇看着眼镜蛇竟然坐在椅子上,没有起来迎接自己,他的脸色一沉道:“眼睛蛇,你好大的架子,竟然敢坐着给老子说话,就是你们的老大岳意林见到老子,也是站起来,笑脸相迎。”

    眼睛蛇连忙道:“对不起,王总,我在绑架那小丫头的时候,崴了脚,不方便站起来,嘿嘿,钱带了吗?”

    王智勇一听眼镜蛇这样说,他的脸色缓和下来道:“钱带来了,我要先看看人。”

    眼镜蛇一指关着门的一间房子道:“王总,人就关在那间房子里。”

    王智勇带着人走向那间房子,推开门。

    一个人猛然站在王智勇的面前,吓得王智勇差点魂飞魄散,一声怪叫:“啊!”

    县长欧阳志远竟然站在打开的门前,一双凌厉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王智勇的脑袋翁的一声差点爆炸,大脑一片空白。他知道,自己完蛋了。

    欧阳志远竟然在这里,眼镜蛇***敢骗自己。

    几名警察一拥而上,把王智勇用手铐铐住。

    欧阳志远冷笑着盯着王智勇道:“王智勇,你好大的胆子,因为三江商贸大楼的事,你竟然敢指使眼镜蛇绑架我妹妹,嘿嘿,你真是找死。”

    “我……。”

    王智勇的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脸色变得苍白。

    市刑警队长陶振恒道:“欧阳县长,我们把所有疑犯都带到龙海市局审讯。”

    欧阳志远道:“好的,陶队,辛苦你了。”

    警察把这些疑犯都带上了警车。

    把车停在远处的王磊,看到很多警察把眼镜蛇和王智勇押了出来,吓得他脸色煞白。他知道,事情暴露了,他立刻调转车头,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

    欧阳志远带着王雪,走向自己的奔驰。欧阳娜看到了哥哥和王雪走了过来,立刻冲出轿车大声道:“王雪,你没事吧?”

    王雪一看是娜娜,立刻跑过去,和欧阳娜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呜呜……娜娜,谢谢你……。”

    “呜呜,王雪,不要怕……有咱们的哥哥在,没有事的……。”

    欧阳志远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小丫头,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杀机。任何人胆敢伤害自己的亲人,就是天王老子,老子也不会放过你们。

    四天后,运河县纪委副书记王刚被捕,罪名是行贿受贿和贪污,一个星期后,原运河县常委,副书记钟继伟被捕,罪名同样是行贿受贿和贪污。

    王智勇交代了钟继伟收了自己五万块钱的犯罪事实。

    副书记钟继伟的被捕,让运河县的官场再次受到了强烈的震动。党组书记沈加林彻底的失去了在县常委里的表决权。钟继伟的一票,彻底的没有了。

    就连要搜集宣传部长周铁国和电视台副台长沈娟暧昧关系的行动,也被迫停止。

    运河县的官员,终于领教了县长欧阳志远的厉害。

    纪委副书记王刚想搬倒常务副县长张茂盛,最后,张茂盛没有搬倒,纪委副书记王刚和推波助澜的副书记钟继伟都进了监狱,就连王刚的儿子王智勇也在坐牢。

    三江商贸大厦无任何条件被爆破拆除,智勇集团被查封。

    眼睛蛇交代了安元集团很多黑社会的内幕,安元集团被查封,岳意林被捕。

    安元集团的沙场和石子加工厂被充公。

    红太阳集团改造恢复运河古城的外貌,进展很快,天安集团的卫东林和远古集团的甘宜涛与陈雨馨合作的非常愉快,用不了半年,运河古城的的古老神秘容貌,就会彻底的恢复。

    坐在现场办公室的陈雨馨看了看表,下午六点了。

    落日的余辉,从窗户照射进来,给陈雨馨的全身,镀上了一层好看的金色。

    “嘀嘀嘀!”

    一阵汽车的喇叭声,从楼下传来。陈雨馨轻轻的打开窗户,看到欧阳志远站在夕阳中,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陈雨馨的心里跳动了几下,脸色微微发红。

    陈雨馨微微的闭上眼,做了一个深呼吸,再睁开眼,那辆奔驰车旁,已经失去了欧阳志远的影子,她刚想站起来,就感到,一个温暖的宽厚怀抱,把自己包围起来。

    陈雨馨再次闭上眼睛,把整个娇躯都靠在这温暖的怀抱里。

    “晚上,我请你吃饭。”

    欧阳志远拥抱着陈雨馨的娇躯,在她那白皙的耳朵旁小声道。

    陈雨馨握住了欧阳志远的双手,喃喃的道:“到哪里?”

    欧阳志远道:“醉月楼。”

    陈雨馨把身子向欧阳志远的怀抱里挤了挤道:“现在才六点,到晚饭还早着呢,”

    欧阳志远笑道:“要不,咱做点什么事?”

    陈雨馨抬起漂亮的脸来,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想做什么?”

    说完这句话,陈雨馨的呼吸刹那间急促起来,脸色象染了彩霞。

    欧阳志远轻轻的亲了一下雨馨的已经变成粉红的耳垂坏坏的道:“你猜,我想做什么。”

    说话间,志远把雨馨抱得更紧了。

    陈雨馨嘤咛一声,她感到自己的身子变得柔软火热起来。

    “小坏蛋……老实点……他们都还没下班,不要想干坏事。”

    欧阳志远坏笑道:“我从来不做坏事,只干让别人快乐的好事。”

    “呸!”

    陈雨馨笑了,笑得很温馨。

    欧阳志远从怀里掏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放在陈雨馨的手里道:“我去了趟香港,给你带一件礼物。”

    陈雨馨的眼睛亮了起来,看着欧阳志远道:“什么礼物?这么神秘?”

    欧阳志远笑道:“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陈雨馨笑着打开了小盒子,一条璀璨碧绿、晶莹剔透,带着一股清凉的翡翠项链,静静的躺在盒子里。

    “好漂亮!”

    陈雨馨小心的拿起这串漂亮的项链,股股清凉从翡翠项链上传了过来。

    欧阳志远笑道:“喜欢吗?”

    陈雨馨点点头道:“太喜欢了,给我戴上。”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

    他从陈雨馨手里接过项链,把雨馨瀑布一般的秀发拢起来,把翡翠项链戴在雨馨雪白的脖颈上。

    “好看吗?”

    陈雨馨转过脸来,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太漂亮了,你照镜子看看。”

    陈雨馨点点头,走到镜子面前,这条晶莹璀璨的翡翠项链,戴在雨馨修成白皙的脖颈上,散发出一种清新华贵的气息,让陈雨馨的气质更显得高贵典雅。

    “谢谢志远,我很喜欢,也很漂亮。”

    陈雨馨的眼睛里满是温馨,她看着欧阳志远笑道。

    欧阳志远握住了陈雨馨的手道:“走吧,要谢谢我,就陪我去吃饭。”

    陈雨馨娇嗔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我去换套衣服。”

    说话间,陈雨馨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不一会,陈雨馨穿着一套月白色的真丝旗袍,如同仙子一般的走了出来。

    陈雨馨出生在江南,是一位标准的江南美女,再加上这身月白色的真丝旗袍,衬托出陈雨馨亭亭玉立的修长身姿,特别是胸前那串青翠欲滴的翡翠项链,在月白色的真丝旗袍衬托下,陈雨馨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欧阳志远看的呆了。

    “扑哧!”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惊呆的样子,脸色一红,不禁笑了起来道:“看傻了?”

    “雨馨,真漂亮。”

    欧阳志远上前,拉住了陈雨馨的手。

    陈雨馨笑道:“走吧,我都饿了。”

    欧阳志远道:“好吧。”

    两人一起下了楼,陈雨馨坐进了志远的奔驰车里,车子直奔醉月楼。

    醉月楼就在运河古城里,是一家百年老字号的酒楼。醉月楼做的清香荷叶鸭和荷叶香酥鲤鱼,远近闻名。

    欧阳志远停好车,就戴上了一副墨镜。

    陈雨馨笑了出来,看着欧阳志远道:“戴墨镜干啥?”

    欧阳志远道:“阶级敌人太多。”

    两人笑着来到了欧阳志远定好的房间,这房间的窗户外,就是一条繁华的水巷,一条条小船,在水巷里来来往往,很是热闹。

    在古运河城里,有水巷和街道,水巷可以走小船,街道可以走人。

    欧阳志远点了清香荷叶鸭和荷叶香酥鲤鱼,又要了两个凉菜,白莲藕和菱角米,给雨馨要了一瓶红酒,打开,倒满。自己喝玉春露。

    陈雨馨给志远倒了一杯酒,举起酒杯看着志远,轻声道:“来,志远,谢谢。”

    欧阳志远知道雨馨说的谢谢是指的什么。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轻轻地碰了一下雨馨的酒杯道:“很长时间没在一起喝酒了,来,干杯。”

    两人互相看着,喝光了酒杯里的酒。

    志远的电话响了,他拿起一看,竟然是李大鹏的电话。

    李大鹏可是自己的铁哥们,欧阳志远连忙接过来。

    “大鹏,你在哪里?”

    欧阳志远一看到李大鹏的号码,他的心就有点兴奋起来,而且还有种很亲切的感觉。

    “老大,我现在刚进了运河县城了,我来找你喝酒。”

    李大鹏的声音,同样兴奋,兄弟相见,肯定是很愉快高兴的事。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你来运河古城的醉月楼,我刚端起酒杯,你怎么会来运河县?”

    李大鹏笑道:“我在湖西市开了一家福尔摩斯侦探分社,刚从湖西市回来,正好路过运河县,就来找老大喝酒了。”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不错,你的事业开始腾飞了,祝贺呀。”

    李大鹏笑道:“马马虎虎,老大,一会酒桌上说,我马上就到。”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陈雨馨看着志远道:“看你美色飞舞的样子,你和大鹏的兄弟感情很深。”

    欧阳志远点头道:“我和大鹏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我小时候,家里很穷,特别是上初中和高中的时候,常常挨饿,都是大鹏从家里偷东西给我吃,那个时候,他们家也不很富裕,这个恩情,我忘不了。”

    陈雨馨道:“患难之时,能不嫌弃,互相帮助的兄弟,才是真兄弟。”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干脆,再多叫几个人,很长时间没有痛快的喝酒了。”

    陈雨馨笑道:“我也想喝几杯。”

    欧阳志远笑道:“那啥?酒能乱性,你要是喝多了,就会欺负我。”

    “呸,都是你欺负我。”

    陈雨馨脸色一红,娇嗔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立刻给周玉海、沈朝龙、杨凯旋打电话,三人都在运河县,三个人都赶了过来。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道:“我下去拿酒,你等着。”欧阳志远又点了**个菜。

    当欧阳志远来到楼下,刚从车里拎出来一箱玉春露的时候,就看到李大鹏的奥迪开了过来,停在了前面。

    李大鹏拉着一位很漂亮的女孩子走下车来。

    赵雅婷?呵呵,两口子都到湖西市了?

    欧阳志远大笑道:“大鹏,我在这。”

    李大鹏抬头一看,看到了欧阳志远正拎着一箱子酒,微笑着看着自己。

    “哈哈,老大,想死我了。”

    李大鹏冲了过来和欧阳志远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