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开枪

    第一百一十章开枪

    韩老正在客厅里等女儿回来,今天晚上,总督府发生的事情,早就有人向韩建国汇报了。香港四大家族的事情,韩建国没有兴趣过问。

    可是,女儿参加了香港总督史密斯女儿玛丽娅的生日晚会,为了女儿的安全,他也派了保镖,暗中进入了晚会现场。石博文的儿子石景阳求婚失败的车事,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韩月瑶跟着欧阳志远去和薛千帆他们喝酒,韩建国很放心,就让保镖回来了。

    很晚的时候,月瑶还没有回来,韩建国正想打电话问问,欧阳志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韩老,我和月瑶在禅月寺,正和智禅大师说话,今天晚上,月瑶不回去了,可以吗?”

    欧阳志远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韩建国认识智禅大师,他知道智禅大师是一位精通佛法禅意的高僧,两人曾经在一起谈论过佛法,他也去过禅月寺。

    韩建国道:“志远,你认识智禅大师?”

    欧阳志远笑道:“智禅大师是我的师叔,我们今天刚见面。”

    韩建国惊异的道:“智禅大师是你的师叔?过去你怎么没说过?”

    欧阳志远道:“过去,我不知道,今天在路上,碰到了我师父和师叔,我和月瑶就来到了智禅寺。”

    韩建国道:“你师父也在智禅寺?”

    欧阳志远道:“是的,韩老。”

    韩建国道:“那好吧,志远,保护好月瑶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道:“韩老,你放心吧。”

    韩建国放下电话,看着客厅的墙壁上,自己和月瑶在一起的照片,他点上一颗烟,吸了起来。

    看样子,月瑶已经和这个臭小子在一起了。堂堂恒丰集团的未来掌门人,不会给你个臭小子做小老婆吧?

    回来要好好的问问这个臭小子。

    智禅方丈看着欧阳志远道:“韩施主来过禅月寺,我们谈的很投机。”

    韩月瑶看着智禅大师道:“大师,您认识我父亲?”

    智禅大师点点头道:“你父亲对佛理的理解很深,只是他年轻的时候,杀气太重,留下很多因果。”

    智禅方丈转过脸来,看着志远道:“志远,你的杀心同样很重,杀心太重,就会种下很对对你不利的因果,我希望你收敛一下。”

    欧阳志远连忙道:“师叔,我杀的都是可杀之人,你看柳云生他们,你不杀他,他们就杀你,柳云生的杀手,在内地就对我追杀过多次,他们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这些人你不杀了,留下也是祸害。”

    “阿弥陀佛,志远,有些人,你废掉他们的武功就可以了,让他们没有本领为恶,就行了。”

    智禅方丈高诵佛号,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好的,师叔,我听您的。”

    智禅方丈点点头道:“善哉、善哉。”

    魏半针笑道:“志远,你听你师叔的没错,让你师叔给你看看相,看看你以后的前程。”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那师叔,您就给我看看吧。”

    智禅方丈笑道:“志远,你以后的前程一片光明,但要经过很多的挫折。你还有一个缺点,命犯桃花,就是感情问题太乱,处理不好的话,会影响你的前程的。”

    魏半针笑道:“志远是不是要找很多媳妇?”魏半针说完话,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又看着韩月瑶。

    欧阳志远看着魏半针连忙道:“师傅,你又乱说了,现在可是新社会,多找媳妇是不允许的。”

    韩月瑶听到欧阳志远的话,她的心里一沉,小丫头看着智禅方丈道:“师叔,您给我看看好吗?”

    智禅方丈看着韩月瑶道:“月瑶,你一生大富大贵,执掌一方,而且会子孙满堂。”

    韩月瑶一听,不由得脸色一红,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又连忙把头低下道:“谢谢师叔。”

    智禅大师还想说什么,但看着欧阳志远,又闭上了嘴。

    天色不早了,欧阳志远送月瑶到客房休息。

    僧人在前面带路,走出大殿。

    魏半针看着两人走了出去,看着智禅方丈道:“师弟,志远和月瑶已经分不开了”

    智禅点点头道:“月瑶的心已经缠在志远的身上,志远眉心的红线已动,但两人的婚姻线不明,两人虽然最终能在一起,但没有婚姻。”

    魏半针道:“只要能在一起,世俗的婚姻算什么?志远这臭小子心中还不止一个小丫头。”

    智禅方丈:“这会影响志远的前程的,有很多小人在暗中作梗。”

    魏半针道:“哪里没有小人?志远就是没有这么多的小丫头,同样会遭到小人的妒忌的。”

    “阿弥陀佛!”

    智禅方丈诵了一声佛号。

    韩月瑶和欧阳志远来到了客房,志远的房间距离韩月瑶的不远。

    僧人刚一离开,韩月瑶就如同小鸟一般,投进了欧阳志远的怀抱。

    “欧阳哥哥,你听到智禅大师说了吗?我们会子孙满堂的,呵呵,我要和你生很多的小孩子,好多好多。”

    韩月瑶紧紧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不肯松手。

    欧阳志远轻轻揽着月瑶炽热的娇躯,感受着小丫头的心跳,笑道:“生那么多小孩子干嘛?小孩子很缠人调皮的。”

    韩月瑶抬起红红的小脸来,漆黑的大眼睛里闪烁着炽热的亮光,看着欧阳志远道:“是咱们的小孩子,我不怕缠人调皮,我都喜欢。”

    欧阳志远的脑海里,出现了萧眉的影子,他的心情顿时有点烦躁起来。

    那天自己和月瑶那样,是为了救月瑶这丫头。小丫头对自己的爱意,被自己点燃了,自己以后

    怎么面对萧眉?

    韩月瑶感到了欧阳志远的烦躁,她轻轻的亲了一下欧阳志远,深情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哥哥,我知道,你心中还有萧眉姐姐,我不会和萧眉姐姐挣的,以后,只要你心中有我的位置就行了,我喜欢你,我爱你,很早我就喜欢你了,你喜欢我么?爱我吗?”

    欧阳志远感受着月瑶浓浓的爱意,他紧紧地搂住韩月瑶的娇躯,不肯放手。志远没有想道,月瑶竟然会说出来这样的话。

    是的,自己不可能给韩月瑶婚姻,能和自己走进婚姻殿堂的只有萧眉。但自己同样爱月瑶、陈雨馨、黄晓丽。

    自己的一声能有这样的红颜知己,自己没有白来世上一趟。

    韩月瑶感到了欧阳志远浓烈的爱意,她觉得自己就要被欧阳志远搂的窒息了,小丫头疯狂的亲吻着欧阳志远,她恨不得把自己融化在欧阳志远的身体里。

    ……………………………………………………………………………………………………………………

    薛千帆回到了家里,薛顶天正在客厅里等着自己的儿子。他的三儿子薛亿江回来了。

    薛亿江现在,在香港警察总署行动部,担任行动部重案组行动大队长。

    薛顶天高兴极了,石博文的儿子石景阳没有求婚成功,石博文想凌驾于自己头上的阴谋,就实现不了。

    哈哈,真是痛快至极。

    薛万水看着父亲道:“爸爸,这样斗下去,不是个法,我们趁着明天搜查青铜鼎的机会,干脆把石博文彻底的拿下。”

    薛顶天看着薛万水道:“把石博文彻底的拿下?石博文在香港的势力不小,想拿下他,可不容易。”

    薛亿江笑道:“爸爸,我有个主意,能让石博文身败名裂。”

    薛顶天看着自己的三儿子道:“亿江,你有什么办法?”

    薛亿江趴在父亲的耳朵上,仔细的把自己和二哥商量好的办法说了一遍。

    薛顶天听完,沉思了一下,呵呵笑道:“好,等你大哥回来,咱们再仔细的商量一下。”

    薛顶天刚说完,薛千帆走了进来。

    “爸爸,我回来了。”

    “大哥回来了。”

    薛亿江连忙和大哥打招呼。

    薛千帆看着自己的三弟弟,笑着道:“三第,你今天怎么有时间回来了?”

    薛亿江笑道:“我来看看爸爸。”

    薛顶天看着自己儿子的脸色有点发白,他疑惑的道:“千帆,碰到了什么事?”

    薛千帆看着父亲道:“我在明珠大酒店,再次遭到了杀手的袭击。”

    薛万水和薛亿江一听,噌的站起来道:“大哥,哪里的杀手?你没受伤吧?”

    薛顶天也是一惊,这几天大儿子老是受到杀手的袭击,不是好现象呀。

    薛千帆道:“那个杀手是外国人,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是欧阳志远再次救了我。”

    薛顶天道:“又是志远救了你?我们要好好的感谢人家才是。”

    薛千帆道:“是的,爸爸,这次要不是志远救了我,我就回不来了,爸爸,我敢说,欧阳志远绝不是一般的人,那个杀手的身手极其厉害,但在欧阳志远面前,简直就是不堪一击,他一拳就轰碎了那个杀手的胸口,而且志远身上有一种液体,滴上两滴,转眼间,就能把那个杀手的整个尸体划掉,真是太神奇了。”

    薛顶天道:“那叫化尸水,没有什么稀奇的,斩杀上帝杀手团的杀手,就有这东西。千帆,以后,再出去的话,多带保镖。”

    薛千帆道:“好的,爸爸。”

    薛顶天道:“很有可能是石博文找的杀手,来对付我们的。”

    薛千帆道:“爸爸,我们要提前动手,借助青铜器事件,力争这次拿下石博文,让他没有翻身的机会。”

    薛顶天道:“我和你弟弟,正在商量怎么对付石博文。”

    薛亿江道:“大哥,我和二哥想出了个办法,你看行不行。”

    薛亿江就把自己想的办法,仔细的告诉给了薛千帆。薛千帆一听,看着弟弟道:“可以,但是,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人,都必须是你的心腹兄弟,而且还要重金收买,决不能走漏半点风声。”

    薛亿江点头道:“我知道,大哥,我会安排好的,我们后面,还有叔叔给咱们撑腰,这次一定要拿下石博文,免得他再找杀手,对付我们。”

    第二天早晨,欧阳志远醒的很早,他穿好衣服,简单的洗刷一下,来到了寺内一块林塔的空地上。

    志远的五行神功,已经练到以气化神的境界,五行掌更是练得出神入化。

    这个地方,应该是和尚练武的地方。

    欧阳志远打了一遍五行神掌。这套掌法,自己三岁的时候,就开始练习。志远一个起手式,整个身形如同山崖云海上的一棵青松,岿然不动,紧接着,整个身形快如闪电,双手化作两团光影,如同车轮一般上下翻滚,左右开弓,一招一式,行云流水。

    脚下精妙的五行步,划着神秘的轨迹,快速的移形换位,练到妙处,整个空地上,现出欧阳志远数道幻影,让人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猛然,志远一声长啸,身形高高的跃起,双手狂舞,无数道掌影,如同千重海浪,层层叠得,劈向一块巨石。

    “轰轰轰!”

    连声爆响,整块巨石被欧阳志远劈的四分五裂,轰然炸开,碎石乱飞。

    欧阳志远再次长啸,手里多出一道剑芒,寒芒爆闪,发出嘶嘶嘶的漩涡剑气。

    “刷刷刷!叮叮叮!”

    火星四溅。所有炸开的碎石,被欧阳志远的剑芒绞的粉碎,化为石屑,飘落在地上,竟然形成无数的同心圆圈。

    “好掌法!好剑法!”

    智禅方丈微笑着从林塔里微笑着走了出来。

    “师叔,您好。”

    欧阳志远收了剑势,放好宝剑。

    “呵呵,志远,你的五行神功已经大成了,刚才你劈碎巨石的掌法,是五行神掌中的胡笳十八拍吧?想不到,你已经练成了这套内劲。”

    智禅大师道。

    欧阳志远道:“师叔,胡笳十八拍我早已练成了,但千重浪内劲,还没有练成。”

    智禅大师笑道:“你今年才二十三,当年我在你这个年龄,才刚刚练成阳关三叠,你已经不错了。”

    欧阳志远苦笑道:“师叔,千重浪内劲,我好象摸索到了,但却又抓不着。”

    智禅大师道:“志远,你看好了。”

    智禅大师说完,双手快速的坐着奇妙的法决手势,猛的一声暴喝,一掌劈在一块巨石上。

    “噗!”

    一声闷响,只见这块巨石和智禅方丈手掌接触之处开始化为灰烬,然后,强烈的劲气形成一道道波纹,整块巨石一节节一**的破碎,化为飞灰,微风吹来,一块巨石竟然随风飘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千重浪内劲!”

    欧阳志远看着节节破碎,最后化为飞灰的巨大石块,呆呆的发愣,陷入了沉思。

    智禅大师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陷入沉思的欧阳志远,微笑着站在一旁。

    十分钟……半小时……一个小时……

    猛然,欧阳志远脸上一喜,如同顿开茅塞一般,一声长啸,一掌劈向一块巨石。

    “噗!”

    一声闷响,这块巨石也是节节破碎,化为飞灰,虽然没有智禅方丈的完美,但千重浪内劲的原理,欧阳志远总算知道了。

    “哈哈,真是孺子可教也!”

    欧阳志远能在一个小时内领悟出来千层浪内劲,这让智禅方丈大为惊奇。

    欧阳志远道:“师叔,我还没有完全领悟,只是初窥门径。”

    智禅方丈笑道:“这也很难得了,千重浪内劲练到化境,就可以运用自如,想让那层内劲破碎,那层就破碎,最简单的就是隔山打牛。”

    智禅大师一掌拍在一块巨石上,巨石完好无缺,但巨石后面的一块石头,轰然炸开。

    智禅大师道:“这样,我们在墙的一面,不用绕过墙头,就可以伤到另一面的敌人。”

    说到这里,智禅方丈一掌打在了墙上,墙那面的一棵树轰然断为两截。

    “呵呵,不错,师弟的千重浪内劲,已经练成了。”

    魏半针微笑着走了过来。

    智禅方丈道:“志远的领悟能力也不差,两年之内,志远的千重浪内劲,就可以到达大成。”

    欧阳志远道:“多谢师叔指点。”

    欧阳志远看着师傅和师叔道:“师傅、师叔,我明天就回内地,我想请您们暗中保护韩老和月瑶。”

    魏半针点点头道:“我一时不回内地了,你放心,即使你不说,我也会暗中保护月瑶的,小丫头不错,和你那个萧眉不分上下,都是我徒儿的媳妇。”

    欧阳志远脸色一红,小声道:“师傅,你说,我该怎么办?”

    魏半针笑道:“只要你是喜欢的,都可以做自己的媳妇,那个陈雨馨,还有黄晓丽,臭小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还有那个给我学医的王倩,都和你很有夫妻象。”

    欧阳志远苦笑道:“可是,我只能取萧眉,就怕不能给月瑶她们正常的婚姻。”

    魏半针笑道:“世俗的婚姻又算什么?你们只要两情相悦,何必在意那张人为的废纸?”

    “阿弥陀佛!”

    智禅方丈高诵了一句佛号道:“红粉害人呀。”

    ……………………………………………………………………………………………………………………

    上午十点,石博文家的府邸,早已是车水马龙,门前的空地上,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豪车,很多前来祝寿的人,早已提前赶来了。

    四大家族虽然在下面不和,但表面上还是客客气气的。石博文的六十大寿,另外三大家族的族长薛顶天、白沐余、沈百朝都早早的到来了。

    欧阳志远和白海峰、沈寒弘、薛千帆也来到了石博文的府上。

    整个祝寿大厅,坐满了客人,很是热闹。

    身材高大、身穿老寿星寿袍的石博文,满面红光的走了过来,抱着拳,和大家问好。

    他身后跟着石景山和石景阳。

    薛顶天走了过来笑道:“祝贺老寿星,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薛顶天说完话,薛千帆把礼物递了过来。

    石博文大笑道:“谢谢薛兄亲自来给我贺寿,让我感激不尽。”

    下人接过礼物,薛顶天笑道:“不要客气,你我兄弟在香港共同发展多年,就不要客气了。”

    看到薛千帆出现在大厅里,这让石景山大吃一惊。

    昨天美国罪罚杀手团的毒蝎子已经到了,而且展开了猎杀,薛千帆怎么会还能活着?毒蝎子的身手可是很厉害的,属于s级别的杀手,难道毒蝎子的猎杀失败?还是没有机会下手?

    薛千帆看着石景山在看到自己时露出的惊异神情,薛千帆更加肯定,那些杀手,就是石景山找来暗杀自己的。

    王八蛋,你找杀手暗杀老子,今天老子要让你们全家都完蛋。

    薛千帆看着外面的很多记者,禁不住冷笑起来。

    白沐余和沈百朝也带着礼物,在白海峰和沈寒弘的陪同下,走了过来,石博文连忙热情的打招呼。

    白沐余和沈百朝虽然也和石博文有矛盾,但没有这么你死我活的尖锐,所以,这两大家族和石家还算不错,没有大的冲突。

    石景阳猛然看到了后面的欧阳志远,他的瞳孔骤然爆缩起来。嘿嘿,***欧阳志远,你怎么来了?你打了两次老子了,你今天来这里,不是自投罗吗?斩杀上帝的杀手,还没有动手吗?自己的定金可是付给他们了。

    石景阳决不会想到,斩杀上帝的幕后主持人柳云生,已经被欧阳志远击毙。

    石景阳阴沉着脸,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也看到了脸色阴沉的石景阳。欧阳志远来的目的,就是那批青铜器。

    石博文一家反正没有什么好东西,一会薛亿江就会带着大批行动部的警察,带着搜查令,来搜查那批青铜器。自己只要配合好薛亿江就行了。石博文一家的死活,和自己无任何的关系。但从个计谋看来,石博文一家死定了。

    “欧阳志远,你真不要脸,我们家不欢迎你,谁让你来的?你立刻滚出去!”

    石景阳阴森森的看着欧阳志远,他的眼里透出冰冷的阴毒和恨意,他恨不得一口咬死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的脸色一冷,两眼死死地盯着石景阳,要不是有任务在身,欧阳志远一脚就会把这个王八蛋踹飞。欧阳志远从来没有被谁骂过。

    没等欧阳志远说话,薛千帆大声道:“石景阳,来的都是客,欧阳志远是我朋友,我们一起来给老爷子祝寿,你不会傻到在你父亲的寿宴上闹事吧?”

    薛千帆的一句话,拿住了石景阳的七寸。是呀,要是自己在自己父亲的寿宴上闹事,这不是傻逼吗?

    石景阳冷哼一声道:“欧阳志远,我以后不希望再看到你。”

    石景阳说完话,走到了一边去。

    他来到了一个角落,立刻拨通了斩杀上帝杀手团的电话。

    “我们的定金已经付给你们了,为什么还没干掉欧阳志远。”

    石景阳的口气极其的暴怒。

    “石公子,请你息怒,我们昨天确实伏击了欧阳志远,但我们的人还没有回来,可能任务失败。”

    现在整个斩杀上帝杀手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杀手团长柳云生失踪,两个副手也没有回来,但被猎杀的人却好好的活着,看来,昨天的行动失败,杀手团长柳云生和两个副手,是凶多吉少。

    这让整个杀手团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同时,杀手团内部开始了血腥的夺权斗争。

    “欧阳志远现在就在我们家里,我希望你们在他回去的半路上,干掉他。”

    石景阳恨得的咬牙切齿。

    “对不起,石公子,我们现在不接任务了。”

    “咔嚓!”对方说完话,挂死了电话。

    石景阳一听,吓了一跳,斩杀上帝杀手团竟然不接任务了?这怎么可能?石景阳立刻把电话拨过去,但无人接听。

    石景阳狠狠地按死电话,心里大骂斩杀上帝杀手团不讲信用。

    欧阳志远就站在不远处,他很清楚的听到了石景阳和斩杀上帝杀手团的通话。

    原来是这个王八蛋让柳云生暗杀自己,嘿嘿,石景阳,我要让你们石家从香港四大家族里彻底消失。

    这时候,时间到了,石博文满脸堆笑的站起来,抱着拳道:“各位来宾、各位兄弟,今天是我的六十大寿,感谢各位的光临。”

    石博文刚说的这里,管家急匆匆的赶过来,趴在石博文的耳朵上快速的说着什么。

    石博文一听,勃然大怒道:“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搜查我的石府?”

    石博文话音刚落,外面立刻传来刺耳的警笛声,七八辆警车竟然开进了石家大院,四五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察,从车上冲了下来,然后冲进了大厅。后面还跟着十几名记者。

    欧阳志远看到了警察中间的何文婕、周志雄和张宗国,他们身穿便装。

    石博文的很多保镖也冲了进来。

    整个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看到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进来,石景山和石景阳脸色骤变,这些警察来干什么?警察局里有自己的眼线,为什么自己没有得到消息?

    石博文只气的胡子剧烈的颤抖着,脸色铁青,他一声大喝道:“谁是带队的警察?你们想干什么?”

    警察总署行动部重案组行动大队长薛亿江冷笑着走了进来,扬起手中的公文道:“香港警察总署行动部的搜查令,现在,我们要搜查石家别墅,我们接到线报,石家别墅私藏违禁品,我们现在立刻搜查。”

    石博文一看带队的是薛顶天的小儿子薛亿江,他立刻盯着薛顶天大声道:“薛顶天,这是怎么回事?”

    薛顶天大笑道:“石博文,你老糊涂了?薛亿江手里有香港警察总署行动部的搜查令,他们警察总署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

    薛顶天的话一点都不假。这让石博文说不出什么来。

    薛亿江看了一眼那些警察道:“传我命令,立刻搜查这幢别墅。”

    “慢!”

    石博文盯着薛亿江大声道:“薛队长,你们要搜什么?”

    薛亿江冷笑道:“违禁品包括很广,毒品、走私的文物、赃物、枪支弹药,这些都是违禁品。”

    薛亿江的话让石景山的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

    坏了,不是那四十二件青铜器走漏了消息?警察们来搜查那些青铜器的?但自己干的天衣无缝呀?怎么会走漏了风声?警察要是搜出来那些青铜器,石家就完蛋了?怎么办?坚决不能让警察到父亲的书房里搜查。

    石博文一听薛亿江这样说,他知道,肯定是那四十二件青铜器走漏了风声。

    景山呀,还是年轻呀,做事怎么会留下尾巴?这不是害了石家吗?

    那些青铜器就在自己的书房里,警察只要一上去,就会搜出来那些青铜器。

    薛亿江大声道:“一小队留下在大厅戒备,二小队、三小队上楼搜查!”

    “慢!”

    石景山大喝一声,拦在了警察面前。

    薛顶天立刻向儿子使了个眼色,薛亿江立刻掏出手枪,大声道:“谁在阻拦搜查,格杀勿论。”

    三十几个警察握着手枪,和何文婕、周志雄、张宗国他们冲了上去,警察们一把推开了石景山,直奔石博文的书房扑去。

    石博文知道,就是搜出那些青铜器,也只是赃物,自己可以多花一笔钱,把这件事事情摆平。

    石景山、石景阳都在看着父亲。石文博摇摇头。

    欧阳志远知道,好戏开始了。

    果然,五六分钟过后,一个警察跑了下来,大声道:“报告队长,搜出了大量的失窃的青铜器!”

    几十名记者一听,顿时炸了锅,呼啦一声,冲向楼去。

    但还没等那些记者冲上楼,就被很多的警察拦了回来,

    又是一名警察跑了下来大声道:“报告,楼上搜出大量的毒品海洛因!”

    这句话一出口,整个现场顿时炸了锅。

    毒品海洛因!竟然在石博文家里搜出来大量的海洛因!

    薛顶天的眼里露出一丝笑意。那些记者一听搜出了毒品,每个人立刻都兴奋起来,闪光灯对着石博文咔嚓咔嚓的拍摄起来。

    石博文一听在自己的楼上搜出了大量的海洛因,顿时一愣,自己的楼上根本没有毒品,怎么可能搜出毒品来?这绝对是陷害!要是真的在自己的大楼里搜出毒品,自己就完蛋了。

    这时候,警察在现场拍完照后,从楼上搬下来十几箱子青铜器,还有很多成袋的毒品。

    所有的记者都对着青铜器和毒品一阵狂拍。

    石博文的脑子翁的一声失控了,他立刻大声道:“这是陷害,我家里根本没有毒品。”

    薛亿江立刻大声喝道:“石博文暗中贩毒,私藏走私的青铜器,立刻拘捕石博文。”

    薛亿江的话音未落,五六名警察冲了上来,去用手铐来抓石博文。

    欧阳志远手指一弹,一道无形的劲气击中石博文的后脑,石博文的后脑本来就被志远击中过一次,他的大脑神经立刻受到撞击,神经刹那间出现了幻觉。

    他看到了自己暗杀的那些仇人,瞪着血淋淋的眼睛,拿着滴血的刀子,嗷嗷叫着扑了过来。

    石博文一声大叫,掏出了一把手枪,对着来人就开了枪。

    “呯!呯1

    两声枪响,一名记者和一名警察被发狂的石博文击中了胸口。

    薛亿江想不到石博文会开枪拘捕,他反应极快,知道除掉石博文的时候到了,他抬手就是一枪。

    “呯1

    薛亿江一枪就打中了石博文的眉心。那些警察一看队长开枪,十几把枪一起对准石博文开火。

    “砰砰砰!”

    石博文立刻被打成马蜂窝,污血狂喷。

    这个变故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人们想不道,石博文为什么会开枪杀人。

    石景阳更是想不到,为什么父亲会开枪。他一看自己的父亲被警察打成马蜂窝,立刻大叫一声,下意识的掏出了手枪。

    那些警察一看石景阳掏出了手枪,几十把手枪立刻对着石景阳射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