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抓捕胡志雕

    第一百零四章抓捕胡志雕

    薛顶天得到自己的大儿子薛千帆在路上被人袭击的消息,只气的他暴跳如雷,狠狠地把一只茶杯摔在地上,茶杯的碎片,四处崩裂飞溅。

    他狠狠的打了薛西风一记耳光。薛西风是薛顶天的远房本家孙子,年龄三十多岁,他主要负责整个薛家的保卫工作。

    “薛西风,你是怎样做工作的?路上竟然有人袭击千帆?我看你这个保镖队长是干到头了。”

    薛顶天的一双眼睛,狠狠地瞪着薛西风。

    薛西风冷汗直流,他低下头,连忙道:“老爷,是我的失职,不会有下次了。”

    “哼!要是再有这样的袭击发生,而你的保镖没有到位,嘿嘿,薛西风,我饶不了你。”

    薛顶天恨不得一枪崩了薛西风。薛西风没有解释薛千帆是什么原因没有带保镖。薛顶天极其疼爱自己这位大儿子,薛家的家主之位,以后就是大儿子薛千帆的。

    薛千帆决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

    薛顶天沉声道:“查出来是谁干的吗?”

    薛西风低下头道:“七星社的杀手。”

    薛顶天一听,他的瞳孔强烈的收缩,磅礴的杀气从身上狂涌而出。

    “七星社!又是七星社,七星海棠,我不会放过你的。”

    虽然薛顶天不知道七星海棠是谁,但他已经决心彻底除掉七星社的人。这些王八蛋,竟敢伏击自己的儿子,真是不能留呀。

    这时候,薛千帆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下,走进了大厅。

    “千帆,你没事吧。”

    薛顶天连忙走过来,看着自己的儿子,眼里露出了浓烈的关切之情。

    薛千帆看到了父亲的关切目光,他的心里一热,眼角有点湿润。

    “没事,父亲。”

    薛千帆看着自己的父亲道。

    薛顶天拉着儿子的胳膊,前后看了一遍,见儿子确实没有受伤,这才放下心来。

    “我听说是有人救了你?那人是谁?要重谢。”

    薛顶天为人光明磊落、知恩图报、恩怨分明。他当然要感谢人家救了他的儿子,还有一方面,他听说这个年轻人,是在四支冲锋枪、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子弹下,救出了自己儿子的。这人的身手极好,薛顶天起了爱才之意。

    薛千帆道:“父亲,这人是刚从大陆过来的,叫欧阳志远,具体的身份还不清楚,他住在帝豪大酒店,我明天去拜访他,专门感谢。”

    “大陆人?不错,大陆人一般还是比较穷的,有时间把他请过来,我要亲自感谢他,对了,最好能让他加入我们薛家,我给他最高的待遇。”

    薛顶天对于有用的人才,是不惜一切代价的。

    薛千帆道:“父亲,我看救我的人,身份绝对不一般,这人长得极其英俊潇洒、气质高贵不凡,我们要把他当做朋友对待。”

    薛顶天笑道:“就依你,这个朋友,我们交定了,千帆,你知道是谁向你下的手?”

    薛千帆道:“石家的嫌疑最大。”

    薛顶天的眉头一皱,冷笑道:“嘿嘿,是石博文这个王八蛋,早晚我要干掉他。”

    薛千帆道:“父亲,九龙深水港的投标,到了关键的时刻,石景阳对玛丽娅的最求更加热烈了,明天就是玛丽娅的十八岁生日,石景阳很有可能在玛丽娅的生日晚会上,向玛丽娅求婚,如果石景阳求婚成功,石景阳成了香港总督史密斯的女婿,这将对我们很不利。”

    “呵呵,大哥,我这里有一盒录像带,你知道在玛丽娅舞会上的大屏幕上放出来,嘿嘿,我保证玛丽娅不会答应石景阳的求婚的。”

    一位身材高大,长得和薛千帆很象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他就是薛千帆的二弟弟薛万水。

    薛千帆笑道:“二弟,什么录像带?”

    薛万水道:“是石景阳在夜总会和妓和女鬼混时的录像。”

    薛顶天一听,不由得笑道:“你个机灵鬼,你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这种东西?”

    薛万水笑道:“父亲,既然石博文敢对大哥下手,我们明天在玛丽娅的生日舞会上,就让石景阳身败名裂,让他做不成史密斯的女婿。”

    薛顶天笑道:“这样做,有点……不太光明磊落。”

    薛千帆道:“对待小人,不要太过于讲究什么手段,自古就是胜则为王、败成寇。”

    薛顶天道:“那也好,就这样办吧。”

    ……………………………………………………………………………………………………………………

    欧阳志远就睡了一个多小时,月瑶小丫头躺在自己的怀里,欧阳志远根本没停歇,两人不知道,缠绵了多少次。最后两人互相拥着睡着了。

    当欧阳志远醒来后,看着怀里如同小猫咪一般的丫头,还在熟睡,绝美的俏脸上,换残留着被滋润的红晕。欧阳志远感到自己又有了反应,他轻轻的抱着月瑶,分开了小丫头白玉一般的粉腿。

    小丫头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那双让人迷醉的大眼睛,微微的睁开,呆呆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微笑着动了一下,一丝羞涩的红润,如同彩霞一般在小丫头的俏脸上升起。

    “欧阳哥哥,你真厉害,还没要够……?”

    小丫头说完话,俏皮的收缩了一下。

    欧阳志远看了一下表,小声道:“七点了,小心你爷爷喊你起床,他要是看到我们这样,非宰了我不可。”

    “嘻嘻!”

    小丫头调皮的动着,笑着道:“我爷爷早就想让你做他的孙女婿。”

    “你爷爷不是把你许配了台湾的王朝阳了吗?”

    韩月瑶亲了一口欧阳志远道:“爷爷已经对他的几个干儿子,已经彻底的放弃,这次爷爷和我被刘钟书扣押,他的三个干儿子,没有一个来救援,这让爷爷十分的愤怒。欧阳哥哥,这次要不是你,我和爷爷都完了,所以,你是我爷爷和我最亲近得人。”

    小丫头说完,她的动作加快起来。

    韩建国没有睡着,欧阳志远在夜里三点多回来的时候,他就醒了,他看到了月瑶偷偷的进了欧阳志远的房间,到现在,月瑶还没有出来。

    房间内有很多的烟雾在弥漫。

    韩建国紧紧地皱着眉头,脸上的表情变化很大,一会儿高兴,一会儿阴沉。

    老头子耳不聋眼不花。自从欧阳志远从西山谷救回来自己的孙女,月瑶对欧阳志远的眼神变化,引起了韩建国的主意。

    自己孙女的眼神,在看欧阳志远的时候,充满着柔情蜜意。这是女孩子在谈恋爱的时候,才能有的眼神。

    韩建国看到,月瑶在自己的房间里独自发呆,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着眉,还有时听到月瑶好听的歌声。过去,月瑶从来没有唱过歌的。

    难道两人恋爱了?

    不可能呀,自己曾多次暗示欧阳志远,他只要接受自己的孙女,整个恒丰都是他的。这臭小子装着没听懂。但现在是怎么回事?

    难道在西山谷,两人发生了什么?

    可是,欧阳志远有萧眉,萧眉可是欧阳志远的女朋友,这个臭小子为了萧眉,就是一个恒丰,他都不要。

    韩建国点上一颗烟,吸了一口。

    刘钟书反叛自己,这让韩建国对自己的几个干儿子,彻底的失望了。自己受难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来救,真是白养了他们。

    还是欧阳志远,不远千里,救了自己和月瑶。志远的人品没说的,但现在自己的孙女……。

    透过窗户,韩建国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的房间。

    现在都七点了,月瑶还没有从臭小子的房间里出来。这算什么?难道这个臭小子让自己的孙女做小?

    八点的时候,欧阳志远的房间门终于开了。

    穿的很整齐的欧阳志远下了楼,韩建国听到了奔驰发动的声音。

    透过窗户的缝隙,韩建国看到了孙女十分小心的从欧阳志远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还看了自己的房门一眼,然后,快速的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韩建国知道,两人恋爱了。

    要是欧阳志远能娶月瑶,韩建国立刻就把整个恒丰交给欧阳志远。可是……。

    欧阳志远要在萧眉和月瑶中间选一个,这个臭小子肯定会选萧眉的。

    志远的性格,韩建国十分的清楚,是个宁折不弯的主,自己要是逼迫他选择,事情就怕会变糟,难道要顺其自然?

    韩建国陷入了两难之地。

    欧阳志远开着奔驰来到了帝豪大酒店,见到了副厅长周江河。他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向周江河详细的汇报了一遍。

    周江河一听,那四十二件青铜器再次被盗,而且落到了香港四大家族的石家手里,周江河的脸色变得很是凝重。

    周江河道:“香港石家的势力虽然不小,但那些青铜器都是我们国家的宝贝,我们要联合香港的警察,依法对石家进行搜查,而且要立刻逮捕胡志雕。”

    欧阳志远道:“立刻逮捕胡志雕,是势在必行,别让这家伙再跑了。但要是搜查石家,香港方面就怕有阻力,再说,咱们要是申请搜查石家,在批复过程中,肯定会走漏消息,这样就会打草惊蛇,石家他们会转移青铜器。周厅长,我有个方法,可以让石博文主动交出来那些青铜器。”

    周江河道:“什么办法?”

    欧阳志远把自己想到的办法,给周江河说了一遍。

    周江河仔细的考虑着道:“香港薛家会帮咱们?”

    欧阳志远笑道:“石家和薛家为了争夺九龙深水港的承建项目,两家现在变得水火不容,我们共同对付石家,薛家肯定会帮忙的。”

    周江河道:“怎样联系薛家?”

    欧阳志远道:“昨天夜里,七星社的杀手伏击薛千帆,我正巧碰到,我救了薛千帆,一会薛千帆就要来拜访我们,我们可以和他好好的谈一谈计划。”

    周江河一听欧阳志远竟然救了薛千帆,禁不住笑道:“呵呵,志远,还真巧呀。”

    欧阳志远笑道:“是有点巧,事后我分析,肯定是石家的人勾结了七星社的杀手,来暗杀薛千帆。薛家肯定也能猜到是谁下的手,因此,薛家不会放过石家的。”

    周江河点头道:“好,志远,就这么办。”

    欧阳志远笑道:“怎么没看到何文婕他们?”

    周江河道:“何处长他们到香港警察总署联系事宜去了,还没有回来。”

    周江河的话音刚落,就传来了敲门声。

    欧阳志远站起身来,打开门,外面薛千帆正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薛先生,您好。”

    欧阳志远微笑着伸出了手。

    薛千帆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笑道:“欧阳兄,你好。”

    “里面请。”

    欧阳志远笑着把薛千帆让到客厅。

    两人走进客厅,薛千帆看到一位五十对岁、身材魁梧,面色极其威严的中年人坐在沙发上。

    薛千帆笑道:“欧阳兄,你有客人?”

    欧阳志远笑道:“来,我介绍一下。”

    欧阳志远指着周江河道:“薛先生,这位是我们大陆山南省公安厅厅长周先生,这位是薛千帆薛先生。”

    薛千帆一听这人竟然是大陆山南省公安厅的厅长,顿时一愣,紧接着,薛千帆连忙伸出手道:“您好,周先生。”

    周江河站起身来,握住了薛千帆的手道:“您好,薛先生。”

    欧阳志远笑道:“没有外人,都坐吧。”

    三个人都坐了下来,薛千帆没有想到,欧阳志远的房间里,竟然会有一位官员,而且级别这样高。

    薛千帆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兄,我今天是专门来感谢你昨天的救命之恩的。”

    欧阳志远笑道:“薛先生,您不要客气,我是碰巧了经过,我看不惯那些杀手的凶残,所以才救了你。”

    薛千帆道:“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欧阳兄,你在香港有什么要帮忙的,我薛千帆一定效劳。”

    欧阳志远笑道:“薛先生,我们正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薛千帆笑道:“欧阳兄,请讲。”

    欧阳志远道:“我们有一批国宝青铜器,被人走私到香港,我们刚查到这批青铜器的隐藏地点,还没来的极起获,就被别人盗走,我们现在知道了这批青铜器在谁的手里,我们想请薛先生帮助我们,要回这批青铜器。”

    薛千帆一听,微微的沉思了一下道:“欧阳兄,你们既然知道了这批青铜器在谁手里,你们可以向香港警署请求,搜查这人。”

    欧阳志远道:“我们也想这么做,但是,现在这批青铜器被香港的一个大家族盗取了,这家的势力极大,我们怕在请求审批搜查的过程中,会走漏风声,他们会转移这批青铜器。”

    薛千帆看着欧阳志远道:“这个大家族是谁?”

    欧阳志远道:“是我们共同的敌人,石家。”

    “石家?石博文?”

    薛千帆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正是石家,石博文的三儿子石景山带人盗取了这批青铜器。”

    薛千帆道:“你们有证据能证明这批青铜器就在石家?”

    欧阳志远拿出一卷微型录像带道:“这上面记录了石博文和石景山在书房里欣赏那批青铜器的视频。”

    薛千帆顿时大喜道:“欧阳兄,你放出来我看看。”

    薛千帆知道,搬到石博文的机会来了。

    欧阳志远把微型录像带放进放映机,电视的画面上,立刻清晰的出现,石景山和石博文正在一件又一件的观看着很多精美绝伦的青铜器。

    就是薛千帆看到这么多的青铜器,也是大吃一惊。我的天哪,这些青铜器都是国宝级别的,怪不得大陆这么高级别的公安厅长亲自来办案。

    嘿嘿,石博文,这次你死定了。

    薛千帆看完了欧阳志远拍下来的视频,他笑道:“欧阳兄,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这批青铜器我能替你找回来。”

    欧阳志远道:“薛先生,说说你的办法?”

    薛千帆笑道:“没有什么么好办法,嘿嘿,我叔叔是警察总署警务处处长。”

    “你叔叔是警察总署警务处处长?”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喜出望外。怪不得薛家能在四大家族排在第一位。警察总署警务处处长的官职,可是不小呀。警察总署警务处处长可以不用申请,直接开出搜查令,对石家进行搜查。

    薛千帆点点头道:“是的,嘿嘿,明天是石博文的六十大寿,上午他在石公馆要大摆筵席,到时候,我邀请大批记者,让我叔叔开出搜查令,带领警察,直接搜查石博文的别墅,只要搜出那些青铜器,香港的警察,一定会把那些青铜器交还给你们的。”

    欧阳志远道:“这太好了,薛先生,不过,那个搜查令要在当天开出来,不要走漏风声。”

    薛千帆笑道:“这个是一定的。”

    三个人又仔细的商量好行动的细节,一个小时后,薛千帆告辞,离开了帝豪宾馆。

    薛千帆刚走,何文婕的电话就到了,他们和香港九龙区行动部的警察,正赶往九龙古玩城,对胡志雕进行抓捕,让欧阳志远立刻配合行动。

    欧阳志远马上冲下楼去,开着奔驰,直奔胡志雕的博古县。

    此时的胡志雕,就在博古轩的店铺内,他还没有发现,自己千辛万苦走私来的青铜器,已经被人盗走。他打算下午回去一趟,取出一件青铜器,卖给珍宝馆的周默,来维持一下目前的状况。

    欧阳志远开着奔驰,刚到九龙古玩城的街口,远远的就看到大批的警察,开着警车赶了过来,围住了博古轩。

    欧阳志远刚接近警戒线,就被警察拦住,正巧何文婕从警车上跳了下来,她看到了欧阳志远,连忙跑过来,快速的用英语和那些警察解释,那些警察立刻放欧阳志远进来。

    何文婕大声道:“志远,快,抓捕胡志雕,这次别让他跑了。”

    何文婕原来到龙海市,就是负责胡志雕的案子,现在终于能亲自抓捕胡志雕了,这让何文婕有点激动。

    逃亡了这么长时间的胡志雕,他的心神时刻绷得很紧,当他看到一辆警车停在了自己店门口,从警车里冲下来很多警察的时候,他瞬间就知道不好。

    他如同弹簧一般跳了起来,越过柜台,冲向二楼。

    二楼的房间有密室,密室里面有个后门通道,只要自己进了密室,扣死密室的门,警察要想进来,得费一会时间。这段时间,足以让自己逃走。因为密室通道的出口,就在后街,那里停了一辆时刻加满油的轿车。

    胡志雕在几秒钟就冲到了二楼,他看到了自己的密室,他的心里充满着强烈逃生的**,他伸手猛的去拉门闩。

    “胡志雕,你想跑!站住!”

    欧阳志远和何文婕已经进了博古轩。欧阳志远一眼看到了正在进入那间房子的胡志雕。

    胡志雕听到了这极其熟悉的声音。这声音,他做梦都不会忘记。

    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竟然从大陆追了过来,自己已经整了容,欧阳志远仍旧能认出自己,真是可怕呀。

    胡志雕并不理会欧阳志远的暴喝,他一拉门把手,闪身进入了密室。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