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兄弟二人

    第一百零三章兄弟二人

    石景山决定今天盗取胡志雕的青铜器。他亲自带车,在风华绝代别墅群里,监视胡志雕。正好碰到了欧阳志远和张倩倩。在胡志雕刚一离开他的别墅,石景山立刻让人打通最后一点距离,把所有的青铜器和那些精美的瓷器,全部盗取一空。

    他们当搬完没多久,欧阳志远和张倩倩就到了。

    可惜,欧阳志远和张倩倩晚了一步。

    后天就是父亲的六十大寿,这批青铜器,就作为自己给父亲的贺寿之礼吧。

    石景山带着所有的青铜器,走向父亲居住的别墅。

    石家公馆的中心,就是那座别墅,也是石家发号施令的地方。石博文就住在这里。

    别墅宽敞明亮的客厅里,身材高大魁梧、一双眼睛精芒四射的石博文,没有一点老态龙钟的样子,他的精神外貌,如同年轻人一样。

    他的大儿子石景阳就站在他的身旁。

    石博文看了儿子一眼道:“景阳,九龙港口的招标情况怎么样了?”

    九龙港口,是香港政府正在筹划建设的一座现代化的深水码头。随着香港经济的发展,原来的码头港口已经不能满足大型船舶停靠的条件了。

    香港政府决定在九龙建设一座高科技、现代化的深水港口,所欲的建设项目,决定对外招标。

    这个建设项目,可是一块极其诱人的肥肉,利润很是丰厚。关键的一条就是,谁建设了这座深水港口,这片地盘的势力,就是谁的。

    因此,香港四大家族,都发起了疯狂的争夺。

    最有实力的就是薛家和石家。薛顶天和石博文使用了自己全部的人际关系,展开公关。

    按照单纯的实力,石博文不是薛顶天的对手。但石博文的大儿子石景阳和香港总督史密斯的女儿玛丽娅的关系很不一般。

    为此,石博文立刻让石景阳放弃自己原来的恋人,对香港总督史密斯的女儿玛丽娅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两人的关系,迅速的升温。

    如果石景阳成为香港总督史密斯的未来女婿,九龙港口的承建权,就会落到石博文的手里。

    但薛丁山可不是吃素的,特别是薛顶天的大儿子薛千帆,更是足智多谋,他几乎买通了香港政府所有负责这个项目的官员。

    招标的裁决权,也不一定是香港总督史密斯一个人说了算。

    这样,两家现在是势均力敌。

    石景山是个阴险狡诈的家伙,他早就和七星社有勾结,他买通了七星社的杀手,在路上伏击薛千帆。

    只要干掉了薛千帆,薛顶天就失去了一条胳膊。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欧阳志远竟然无意的救了薛千帆,让石景山的计划落空。

    现在,石景阳一听父亲问起九龙港口的招标,石景阳连忙道:“父亲,我们正在全力以赴的争取,力争拿下九龙深水港。”

    石博文听到石景阳这样说,他满意的点了点头。石博文就是喜欢自己这个大儿子,只要是自己吩咐的任何事,大儿子就会毫不犹豫的执行。自己让他放弃原来的恋人,而追求香港总督史密斯的女儿玛丽娅。儿子毫不犹豫的立刻就答应了。

    为了家族的利益,儿子可以放弃一切的精神,让石博文很是满意。

    但唯一遗憾的是,大儿子石景阳的智谋不如小儿子石景山,家族的很多决策,都是小儿子石景山在决策。很多好的决策,就是石博文都没有想到。

    让石景阳狂追玛丽娅,就是石景山出的主意。玛丽娅本来就对石景阳很有好感。

    石博文很担心,将来石家的家主之位,两个兄弟会因此翻脸。

    石博文看着大儿子道:“景阳,你和玛丽娅的情况怎么样了?”

    石景阳忙道:“父亲,我和玛丽娅的关系,进展很快,明天是玛丽娅二十岁的生日,我要在玛丽娅的生日晚会上,向她求婚。”

    石博文一听,大声道:“好,博阳,父亲支持你,我在这里先预祝你求婚成功。”

    管家走了进来,小声道:“老爷,景山少爷到了。”

    石景阳一听弟弟到了,他的眼神透出了一丝阴冷,但一闪就消失了。

    石文博一听小儿子来了,他立刻笑着道:“让他进来。”

    “父亲,我来了。”

    石景阳在父亲的眼里,看到了那种毫不掩饰,发自内心的对弟弟的喜爱,这让石景阳的心里起了一丝恨意。但他不能表现出来一丝一毫。

    石景山满面春风的走了进来道:“父亲,后天是您的六十大寿,您看,我给您准备了一份厚礼,您肯定喜欢。”

    石文博笑道:“三更半夜的,你能带来什么好礼物,快打开,我看看。”

    石景山一摆手,手下打开了一个箱子,这人小心翼翼的打开包装,一件精美绝伦、大气古朴、带着铭文的青铜器,出现在大家面前。

    “带铭文的青铜鼎!”

    石博文大吃一惊,紧接着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神情。自己极其喜欢古代的青铜器,特别是西周和春秋战国时代王侯级别的器物。那种花纹和纹饰,雕刻的精美绝伦。

    石博文站了起来,小心的接过这件青铜鼎,来到灯光下,仔细的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铭文,禁不住内心狂跳。这只青铜鼎,是春秋时代,大小邾国国君使用的青铜器。

    最后一道铭文上是篆字,写的是:永寿恒眉、子子孙孙永寿用之。

    “好,不错。”

    石博文看着这尊青铜鼎,禁不住的眉色飞舞,露出极其喜爱的神情。

    石景山道:“全部打开!”

    石景山手下的人,快速的把那四十二件青铜器全部打开了。

    这四十二件青铜器全部打开的时候,把所有的人都惊得目瞪口呆。

    就是石博文看着这么多国宝级别的青铜器,也是吃了一惊。

    石景阳也是为之动容。他同样对青铜器很有研究,他一眼就看到,这些帝王级的青铜器,都是真正的国宝,都是真的。

    石景山在哪里弄到的这么多的青铜器?这些青铜器,每件价值都在几千万以上。四十多件,就是好几个亿呀。关键是这些国宝,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自己的弟弟为了讨好父亲,真是费尽心机呀。

    石博文惊异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道:“你不会抢了大陆的博物馆吧?”

    石景山笑道:“父亲,您儿子会干那种蠢事吗?这四十多件青铜器,是一个大陆走私犯,走私过来的,我只不过是顺手牵羊拿来孝敬您而已。”

    石博文知道自己儿子的智慧,他点点头道:“做的干净吗?”

    石景山笑道:“没有任何的尾巴。”

    石博文笑道:“好,这份寿礼,爸爸很喜欢,都抬到我的书房里吧。”

    石景山道:“好的父亲,我给您亲自送过去。”

    石博文的书房和卧室都在二楼,石景山让人把青铜器都抬进父亲的房间。

    …………………………………………………………………………………………………………………

    欧阳志远和张倩倩来到了这座别墅的后面,两人看到,二楼还亮着灯,欧阳志远身形一纵,如同一片羽毛一般落到了亮灯的二楼窗户之外。

    张倩倩同样身轻如燕,掠了上来。

    欧阳志远透过窗帘的缝隙,他看到了石景山正和一位六十左右的老人,一边说着话,一遍欣赏着很多的青铜器。

    那些青铜器,正是胡志雕走私过来的。

    欧阳志远快速的开始录像,进行取证。

    张倩倩虽然没看到过那些青铜器,但他看到了石景山,又看到欧阳志远在录像,小丫头知道,这批青铜器,就是胡志雕丢失的。

    “父亲,您后天的六十大寿,所有的请帖,我都已经发出去了。”

    欧阳志远听到石景山在和那个老人说话。

    欧阳志远小声道:“那人是石博文?”

    张倩倩点点头道:“就是石博文。”

    欧阳志远取完证据,看到石景山和石博文告辞,走出了他父亲的房间,走下楼去。

    石博文看到这么多的精美国宝青铜器,就是他,也禁不住狂喜至极,你就是有再多的钱,也买不到这么多的国宝呀。

    老家伙后天过大寿,嘿嘿,有办法了。

    欧阳志远手指一弹,一股内力劲气无声无息的穿过窗户缝,射进了石博文的后脑。石博文感到后脑好像被蚊子叮了一口似的。他拍了一下后脑,又开仔细的研究起来这些青铜器来。

    张倩倩道:“志远,咱们下手吗?”

    欧阳志远苦笑道:“我恨不得现在都偷走,但是我们没有法带走呀?四十多件,怎么带走?”

    张倩倩顿时失望的小点声道:“难道就这样回去?”

    欧阳志远笑道:“走吧,我们过几天,光明正大的拿走这些属于我们的国宝。”

    张倩倩疑惑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怎么拿走?石博文会给你?”

    欧阳志远笑道:“我自有妙计。”

    两人快速的离开别墅小楼,欧阳志远找到那两只藏獒的尸体,用化尸水化掉,免得引起石家的怀疑。

    张倩倩看着牛犊大小的两只藏獒,不一会被化的无影无踪,禁不住伸出小舌头道:“这是什么水,这么厉害?你在毁尸灭迹。”

    欧阳志远道:“这是化尸水,我在斩杀上帝杀手们手中抢来的,你要是想要,送给你。”

    欧阳志远说完,把那个小巧玲珑的喷射装置递给张倩倩。

    张倩倩笑道:“谢谢了。”张倩倩接过化尸水的喷射装置,欧阳志远教了她怎么用。

    两人离开石家公馆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的三点了。但香港本身就是不夜城,现在正是夜生活最活跃的时候。

    路两边的夜总会、咖啡厅,灯光迷离。

    欧阳志远笑道:“张倩倩,我请你喝咖啡怎么样?”

    张倩倩白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怎么?有什么想法不成?”

    欧阳志远道:“请美女喝咖啡是正常交往行为,我对你没有什么想法。”

    张倩倩一听欧阳志远说自己是美女,小丫头笑道:“没有什么想法就不要请了。”

    欧阳志远笑道:“非得有想法才能请你喝咖啡?那我现在对你有想法了。”

    张倩倩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你敢,不准对我有什么想法。”

    两人正斗着嘴,一辆名贵的兰博基尼跑车,在路上呈s型,快速的开了过来。

    张倩倩立刻把车开到一边躲闪。

    跑车从张倩倩的车旁冲了过去。

    “我的天哪,喝多了还开车?这不是找死吗?”

    张倩倩大声道。她一打方向盘,轿车掉了头,追了过去。

    欧阳志远看到,车里有一位醉眼朦胧的金发美女在开车。

    “轰!”

    一声闷响,那辆跑车没开出多远,就撞到了路旁边的栏杆上。

    “快去救人。”张倩倩把车开了过去停下。

    欧阳志远跳下车,冲了过去。

    张倩倩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见到美女,你跑的真快。”

    欧阳志远道:“是你让我去救人的。”

    两人跑到已经变形的跑车旁,那个金发美女伤的并不重,好在她系了安全带。只是脸上正在流血,而且满身的酒气,神智有点不清。

    欧阳志远快速的解开安全带,把这个女人从车上拖出来,给她擦去了脸上的血迹,小丫头脸上碰破了一块皮。

    “玛丽娅!”张倩倩一声惊呼。

    欧阳志远听到张倩倩叫这个少女为玛丽娅,他看着张倩倩道:“你认识这个女孩子?”

    张倩倩点点头道:“快给她止血,救醒她。”

    欧阳志远拿出一颗醒酒丸,捏开小丫头的嘴,把药丸放进她的嘴里,一拍她的后背,药丸滑了下去。欧阳志远先给玛丽娅止住了额头上的血。然后给她号了一下脉,小丫头别处都没有受伤,真是万幸。

    欧阳志远道:“玛丽娅是谁?”

    张倩倩道:“香港总督史密斯的女儿。”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笑道:“呵呵,这么巧。”

    张倩倩点点头道:“正好,认识一下。”

    这时候,欧阳志远的醒酒药丸起了作用,玛丽娅清醒过来,她看到了碰到变形的跑车,禁不住尖叫了一声。她知道自己出了车祸。

    张倩倩连忙道:“没事,好在是撞得隔离带,要是撞到电线杆上,你就没命了。”

    玛丽娅看着欧阳志远和张倩倩,连忙道:“是你们救了我?谢谢。”

    欧阳志远笑道:“你喝多了,喝酒以后,就不要开车。”

    玛丽娅看着英俊潇洒的欧阳志远,她的脸色一红,点点头。

    “啊!”

    她猛然感到自己的额头上很疼,立刻摸出小镜子一看,顿时一声尖叫,眼泪流了出来。

    张倩倩道:“玛丽娅,你怎么了?”

    玛丽娅哭着道:“呜呜呜……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的额头破了,这可怎么办?明天我还要开生日晚会。”

    张倩倩连忙道:“那快去医院,把伤口抱扎一下。”

    “呜呜……这么大的伤口,会留下疤痕的,呜呜……难看死了。”

    小丫头禁不住的呜呜哭了起来。

    欧阳志远笑道:“玛丽娅,你的伤口,我给你治疗,保证不留下一点伤口,而且没有疤痕,明天早晨就会恢复的和没有受过伤一样。”

    玛丽娅体一听,抬起她那双漂亮的蓝色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道:“真的?”

    欧阳志远点头道:“真的。不会骗你的。”

    张倩倩一听,顿时一撇嘴道:“欧阳志远,你不会看着人家漂亮,就有什么想法吧?这么大的一片伤口,你能治好,而且还不留疤痕?你骗小孩子吧?”

    玛丽娅一听张倩倩这么说,也是不相信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走,到我们车里,我当场给你治疗。”

    玛丽娅和张倩倩半信半疑的坐进了轿车内。欧阳志远微笑着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有棉球、酒精和手术器械。

    张倩倩惊奇地看着欧阳志远道:“呵呵,志远,你是医生?小东西还真不少呀。”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外科医生出身,玛丽娅,我给你清创。”

    玛丽娅点点头道:“谢谢。”

    欧阳志远快速的给玛利亚清创,酒精刺激的有点痛,但玛丽娅没有叫一声。只是皱着眉头。

    欧阳志远道:“好了,我给你抹药了。”

    欧阳志远说着话,拿出一瓶生肌膏,挤出一点膏药,均匀的涂在玛丽娅的伤口上。

    膏药刚一抹到伤口上,玛丽娅立刻感到本来火辣辣的伤口,瞬间变得一片清凉,在向外嗖嗖的冒凉气,极其的舒服。

    猛然,张倩倩看着玛丽娅额头上的伤口,神情变得目瞪口呆,眼神变得难以置信。

    我的天哪,这……这怎么可能?玛丽娅额头上的伤口,竟然以看得见的速度,慢慢的收缩愈合。

    张倩倩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你用的是仙丹?”

    玛丽娅用小镜子,也看到了自己额头上的伤口在慢慢的愈合,这让小丫头一下子惊呆了。

    我的上帝,这怎么可能?

    玛丽娅和张倩倩都石化了。两人都不敢想信自己的眼睛。

    过了一会,玛丽娅额头上的伤口,只留下一道淡淡的疤痕。

    欧阳志远笑着道:“明天早晨,这道淡淡的疤痕,也会消失。”

    张倩倩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是人还是神仙?你是怎样做到的?”

    欧阳志远道:“我不光是一名外科医生,还是一位中医,呵呵,这膏药是我自己配制的,对治疗伤口效果很是神奇。”

    玛丽娅转过脸,睁着那双漂亮的蓝色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是中国的神仙吗?”

    欧阳志远笑道:“我不是神仙。”

    玛丽娅笑道:“我还没有问你们的名字呢?你叫什么?”

    欧阳志远笑道:“欧阳志远,她叫张倩倩。”

    玛丽娅笑着道:“我可以叫你欧阳神仙大哥吗?”

    “扑哧!”

    张倩倩一听玛丽娅这样称呼欧阳志远,不禁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笑道:“玛丽娅,你叫我欧阳大哥就可以了,不要叫神仙。”

    玛丽娅笑道:“好的,欧阳大哥。”、

    这时候,几辆警车赶了过来,警车后面,还有一辆皇冠,快速的开了过来。

    玛丽娅道:“谢谢倩倩姐姐和欧阳大哥救了我,警察来了,我男朋友也来了,我走了。”

    几辆警车停了下来,那辆皇冠的车门打开,石景阳从车里走了出来,他大声道:“玛丽娅,你在哪里?”

    玛丽娅从张倩倩的车里走出来道:“景阳大哥,我在这里。”

    石景阳一看玛丽娅从一辆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轿车里走了出来,连忙跑过来道:“玛丽娅,你没事吧?你怎么能乱坐别人的车?你不知道,现在坏人很多。”

    石景阳看着从车里走出来的欧阳志远和张倩倩。

    欧阳志远一听石景阳这个王八蛋这样说话,顿时冷哼一声,老子像坏人吗?老子可是在做好事。

    张倩倩一听,脸色一沉道:“这位少爷真会说话,我们救了玛丽娅,我们就成了坏人了?”

    石景阳看了一眼张倩倩和欧阳志远道:“玛丽娅虽然撞了车,但好好的,又没有受伤,还要你们救吗?我看你们是不怀好意吧?说,你们有什么目的?”

    石景阳的脸色立刻变得阴沉起来,他两眼盯着欧阳志远。

    这要是在大陆,欧阳志远早就一脚踹过去了。这***石景阳真不是好人。

    欧阳志远道:“先生,请你说话礼貌一点,我们正巧路过这里,看到玛丽娅喝醉了酒,而且受了伤,我们救了她。”

    石景阳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顿时冷笑道:“你说玛丽娅喝醉了酒?而且还受了伤?你这是睁着眼说瞎话,你看玛丽娅像喝醉了酒吗?玛丽娅受了伤?她哪里受伤了?我怀疑这场车祸是你们故意造成的,张警官,快过来,这两人很有嫌疑,我怀疑是他们制造了这场车祸,你过来查一下他们的身份证,把他们带到警察局闻讯。”

    石景阳的脸色变得很狰狞。今天他的心情很是不好,弟弟石景山竟然搞来了四十多件国宝级别的青铜器,来博得父亲的欢喜,这让自己很是难堪。自己到现在还没找到像样的礼物给父亲。他把心中的怒火,都撒到了欧阳志远的身上。

    两位警官立刻走了过来,拔出了手枪,厉声道:“拿出你们的身份证?背过身去,双手高举,靠在车上。”

    玛丽娅一听石景阳这样说,小丫头立刻大声道:“石景阳,你不能这样说,我是喝醉了酒,撞到了护栏上,而且撞破了头,是他们救了我,你不能这样对待他们,张警官,你们不要查他们。”

    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这一刻,欧阳志远把石景阳的全家,列为了敌人的行列。这个狗东西真是该死。

    两位警察一听玛丽娅不让搜查这两个人,他们立刻停了下来,他们可不敢得罪玛丽娅,这个小丫头可不是好惹的,他的父亲可是香港总督史密斯。不过玛丽娅说自己喝醉了,而且还受了伤,不像喝醉了的样子呀?也没见哪里受的伤。

    石景阳看着玛丽娅道:“玛丽娅,我是为了你好,现在到处都有不怀好意的坏人,我是怕你上当受骗特别是小白脸,更不是好人。”

    石景阳鄙视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玛丽娅大声道:“他们不是坏人,他们是好人。”

    玛丽娅走了过来,从包里拿出几张请柬,放到欧阳志远手里道:“欧阳大哥,这是请柬,明天晚上八点,香港总督府,欢迎你们参加我的生日舞会。”

    欧阳志远接过请柬道:“谢谢玛丽娅,到时候,我们回去的。”

    两辆轿车开了过来,玛丽娅狠狠地瞪了一眼石景阳,坐进了车里,扬长而去。

    石景阳从欧阳志远、张倩倩的穿着和那辆叫不出名字的破车上看,两人就是一般的平民,没有什么背景。

    他看着欧阳志远手里的请帖,一脸的鄙视,讥笑道:“小子,知道香港总督府在那里吗?快回家卖点家产,买一件好衣服来参加舞会吧,记住,明天白天不要吃饭,晚上总督府有好吃……”

    “嘭!”

    张倩倩再也忍受不了这个王八蛋的冷嘲热讽,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啊!”

    石景阳一声惨叫,被张倩倩一脚踹出五六米远,砸进绿化带里。

    欧阳志远一拉张倩倩,坐进车里,张倩倩快速的发动车子,冲进了黑夜里。

    等到那些警察反应过来,张倩倩的车,开始变幻颜色和外貌,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哈哈,小丫头可是不一般的彪悍。

    欧阳志远想起张倩倩的那解气的一脚,不由得笑起来。

    “哼,笑的这样难看,想什么那?小白脸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张倩倩不分时候的打击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我笑的是你那一脚,够石景阳喝一壶的。”

    张倩倩笑了,她拂了自己的秀发一下道:“那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玛丽娅竟然找了这样一个男朋友,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欧阳志远笑道:“人家的事,咱不要问了,天快亮了,快回吧,一夜都没有睡,困死了。”

    两人来到了珍宝斋,欧阳志远和张倩倩告别,开着那辆奔驰回到了韩建国的家。

    欧阳志远说好了回来睡的,却没想到,快四点了,才回来。

    负责看门的保镖打开门,欧阳志远把车停好,上了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洗了一个澡后,躺在了床单上,刚刚迷糊着,猛然感到,一个炽热滑润的娇躯,钻进了自己的怀里,那坚挺饱满,紧紧地贴在了自己的胸脯上。

    欧阳志远睁开眼,微微的星光下,一双漆黑的大眼睛,在痴痴的看着自己。

    欧阳志远一把楼住了月瑶的娇躯,小声道:“小丫头,怎么还没睡?”

    韩月瑶的娇躯微微颤抖着,心跳加剧,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漆黑的长睫毛在星光下微微的抖动着,看着欧阳志远,把头枕在欧阳志远的胸脯上,呢喃着道:“等你呀,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的反应很是强烈。上次和月瑶那样,是为了救月瑶,现在还是救韩月瑶吗?。

    “欧阳哥哥,月瑶喜欢你……。”

    上一次,韩月瑶是被下了药,在半醉半醒的时候完成的。现在,小丫头十分的清醒,她要把自己献给自喜欢的人。

    小丫头一直没睡,她在等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进来后,进入自己的房间里的时候,月瑶快速的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溜进了欧阳志远的房间,钻进了志远的怀里。

    韩月瑶的性格,就是敢爱和敢恨。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