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青铜器

    第一百零二章青铜器

    “轰!”一声巨响,欧阳志远乘坐的出租车立刻爆炸起火。

    真是危险至极。如果自己再晚一会跳出来,自己就危险了。

    这些杀手伏击人的手法,和对付自己的一样,都是两辆轿车两面夹击,用冲锋枪开火。这是七星社杀人常用的手法。这些杀手,绝对是七星社的杀手。

    前面的那辆奔驰里坐的是谁?七星社的杀手,为什么要杀他?

    “嘭!”

    一声闷响,那辆奔驰落到地上,连续几个翻滚,四轮朝天的躺在绿化带里。

    “砰砰砰!”

    两辆车里的杀手,肯定是想让车里的人死,他们不停地对着倒在绿化带里的奔驰开枪,只打得火星四溅。

    车里的人想出来,可是,车门已经变形,根本出不来。

    如果再让枪手开枪,这辆车就会爆炸起火。

    欧阳志远猛一扬手,两根银针飞了出去。

    “噗噗!”

    两根银针贯入了两个杀手的眉心。

    两个杀手一头栽了出来。

    欧阳志远一个翻滚,冲向前去,他看到一个中年人在狠狠的踹车门,欧阳志远攥住车门猛地一拉。

    “咔嚓!”一声金属撕裂的声音传来,奔驰车的车门被欧阳志远一把扯了下来。

    “快出来,后面又来了杀手。”

    欧阳志远冲着车里大喊。他看到了又有两辆轿车冲过来,车窗里伸出来两只恐怖的冲锋枪。

    车里的薛千帆早就想冲出来,但车门被冲击的变了形,死死地卡住了,自己踹了几脚,都没有踹开。他知道,自己今天是凶多吉少了。这些杀手不会放过自己的,自己大意了,没有带保镖。

    外面的子弹如同疾风暴雨一般的射来,打得车子开始冒烟。

    完蛋了,只要车子一爆炸起火,自己就完了。

    薛千帆猛烈的踹着车门,他猛然看到一个年轻人冲了过来,一下就拉开了车门,并冲着自己大喊出来。

    薛千帆一声暴喝,冲了出来。

    欧阳志远一个虎扑,就把薛千帆扑到在地,快速的翻滚。

    “噗噗噗噗!”

    一连串的子弹狂扫过来,把两人刚才站立的地方,打得如同马蜂窝一般。

    “轰!”

    一声暴响,烈焰冲天,奔驰车飞上了天空。

    我的天哪,真是危险至极,再晚出来两秒,自己就完了。薛千帆的冷汗直流。

    欧阳志远一把夺过薛千帆手里的一把手枪,抬手就是两枪。

    “碰碰!”

    两声爆响,两个杀手的脑袋喷出了脑浆和污血。

    “好枪法!”

    薛千帆不由得赞道。

    “快走!”欧阳志远一拉薛千帆,两人冲进了一条胡同。

    又是两辆轿车冲了过来,车窗里伸出来冲锋枪。

    欧阳志远猛地抓住了薛千帆的腰带,一声长啸,两人上了墙头,冲到了另一条街道上。

    “好身手!”

    薛千帆被欧阳志远拎着,如同腾云驾雾一般,竟然轻松的上了墙头,真是好身手!

    欧阳志远一摆手,一辆出租车冲了过来,欧阳志远拉开车门,两人坐了进去。

    “快走!”

    出租车箭一般的射了出去,转眼间,消失在远方。

    出租车来到一个安全地带,两人下了车。

    薛千帆看着欧阳志远竟然如此的年轻,就有这么好的身手和枪法,而且从死神手里,把自己抢回来,这让薛千帆很是感激。

    他伸出手道:“谢谢您的救命之恩,请问恩人的尊姓大名?”

    欧阳志远看着身材高大,长得文质彬彬的薛千帆,欧阳志远伸出手笑道:“欧阳志远。”

    薛千帆一听欧阳志远的口音,不觉一愣,连忙道:“欧阳兄是大陆人?”

    欧阳志远笑道:“是呀,我来香港办一件事情,正好碰到你被人伏击。”

    薛千帆笑道:“我叫薛千帆。”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叫薛千帆,立刻想到张倩倩说的香港四大家族之一的薛顶天的大儿子,叫薛千帆。难道这个薛千帆就是薛顶天的儿子?不会这么巧吧?

    欧阳志远笑道:“香港四大家族的薛家?”

    薛千帆点点头笑道:“薛顶天是我的父亲。”

    欧阳之眼笑道:“久仰,薛公子怎么会被七星社的人追杀?”

    “七星社?你说那些杀手,是七星社的人?”

    薛千帆吃惊的看着欧阳志远。同时,他的眼里,露出了浓烈的杀气。七星社竟然敢对自己下手,嘿嘿,自己不会放过七星社的。

    欧阳志远道:“四辆车前后夹击,用冲锋枪扫射,这是七星社惯用的伏击人的手法。”

    薛千帆道:“谢谢欧阳兄的救命之恩,欧阳兄住哪?这是我的名片,改日我亲自拜访。”

    欧阳志远接过薛千帆的名片道:“我住在帝豪大酒店,正好路过,碰巧了才救的你,举手之劳而已,不用谢。”

    这时候,几辆车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停在了路旁,十几个保镖冲了下来,护住薛千帆。

    薛千帆抱着拳道:“欧阳兄,我还有事,明天我去拜访您。”

    欧阳志远抱了抱拳道:“走好。”

    薛千帆坐进了轿车,消失在黑夜里。

    欧阳志远想不到,自己会救了薛千帆。是谁要杀薛千帆?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张倩倩打来的,连忙接过来。

    “志远,胡志雕出来了。”

    欧阳志远道:“好,我立刻赶过去,对了,石景山还在那里吗?。”

    张倩倩道:“石景山也离开了。”

    欧阳志远道:“好,机会来了。”

    欧阳志远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绝代风华别墅区开去。

    会武功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翻墙头。欧阳志远来到绝代风华别墅区,没有走正门,四米高的围墙,欧阳志远轻轻一纵身,就上去了。

    他来到张倩倩的车旁,钻了进来。

    张倩倩看着欧阳志远钻进了车里,她笑道:“怎么进来的?”

    欧阳志远笑道:“翻墙头呀。”

    张倩倩笑道:“一看你就不像好人,就是个偷鸡摸狗的人才。”

    欧阳志远笑道:“偷鸡摸狗我不会干,我感兴趣的是那四十二件青铜器。”

    张倩倩看了看表道:“几点开始行动?”

    欧阳志远道:“马上就行动,对了,张倩倩,你猜,我在路上救了谁?”

    张倩倩笑道:“你救人了?不会救了香港总督的儿子吧?”

    欧阳志远道:“我可不认识香港总督的儿子是谁,不过我救了薛顶天的儿子薛千帆了。”

    “你说什么?你救了薛千帆?”张倩倩惊喜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张倩倩惊喜的神情道:“救了薛千帆有什么惊喜的?”

    张倩倩道:“这两天,我们为了工作,正想接近薛千帆,呵呵,你现在救了他,我就可以认识他了。”

    欧阳志远笑道:“明天薛千帆来拜访我,我把他介绍给你认识。”

    张倩倩笑道:“就这样定了。”

    欧阳志远道:“行动吧,一定要找到那些青铜器。”

    两人快速的化好妆,欧阳志远仍旧化装成一位中年男人,张倩倩这次化装成一位中年女人,两人走下车,顺着黑暗的墙根,绕开监控镜头,翻进了胡志雕的家里。

    翻墙入室,是欧阳志远的拿手绝活,两人不一会,两人在保镖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就进入了胡志雕的别墅内。

    两人快速的在室内小心翼翼的搜索着,没有任何的发现。

    欧阳志远和张倩倩进入了胡志雕的书房,欧阳志远找到了那个按钮,他轻轻的一按,墙壁上露出了暗门。

    两人顿时大喜,终于找到了。

    欧阳志远和张倩倩快速的冲进那道暗门,来到了地下室。

    当两人来到地下室的时候,欧阳志远看着一排一排的博古架,顿时大吃一惊,目瞪口呆。

    博古架上空空如也,没有任何的青铜器,地上还有摔碎的两件瓷器和几个人的脚印。

    不好,我们来晚了。

    欧阳志远看着新鲜的脚印、顿时后悔的要死,胡志雕怎么会把青铜器转走了?

    张倩倩也是大吃一惊。不过胡志雕出门的时候,没有看到任何人和他一块出来。

    “志远,快看!”

    张倩倩发现了地上一个黑乎乎的洞。

    欧阳志远一看到道:“这是盗洞,这些青铜器刚被盗走,快追!”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窜了进去。张倩倩也立刻跟了进去。

    盗洞挖的正好一个人能匍匐前进,地上还遗留着一件打碎了的瓷器。欧阳志远知道,这个盗洞不是一天挖成的,只有最后这一点,是刚刚挖开的。看来,早就有人惦记着这些青铜器了。

    两人在半个小时后,冲出了出口。这个出口就在公路不远的一个小土坡上。

    土坡上,只有漫天的星光,没有一个人。那些人的脚印,消失在了公路上。

    欧阳志远道:“张倩倩,你立刻回去开车,我看看能否追上。”

    欧阳志远说完话,身形化作一道青烟,顺着车印追了下去。

    但是,随着车印的增多,那道车印早已消失在公路上。欧阳志远失去了目标。这让欧阳志远顿时班的垂头丧气。

    是谁盗取了这些青铜器?

    欧阳志远坐在了公路旁,脑子快速的转动着。胡志雕自己偷盗自己,是不可能的。欧阳志远猛然想起来,石博文的儿子石景山曾经出现在胡志雕别墅的不远处。

    石景山!现在,最大的嫌疑,就是石景山。

    欧阳志远连忙拿出手机,快速的按着按钮,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移动的亮点。

    自己在石景山的车上,安装了一个追踪器。

    欧阳志远立刻拦住了一辆出租车,沿着亮点的方位,追了下去。

    半个小时后,那个亮点不动了,进入了静止状态,而司机也停下了车,看着欧阳志远道:“先生,前面是私人别墅,咱们进不去了。”

    欧阳志远拿出二百港元塞到司机的手里道:“请问,前面是谁家的别墅?”

    出租车司机收下港币小声道:“前面是石家公馆。”

    欧阳志远道:“是石博文?”

    司机点点头。欧阳志远下了车。出租车掉头开了回去。

    果然是石景山搞的鬼。这个王八蛋竟然派人偷偷的挖好了盗洞,提前偷走了青铜器,这人的速度好快呀。

    欧阳志远下了公路,来到一块巨石旁,拨通了张倩倩的电话。

    “张倩倩,我在石家公馆前面的公路上。”

    欧阳志远告诉了张倩倩自己的位置。

    张倩倩道:“好的,半小时后到。”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身形一闪,上了一个小山坡,当他来到山顶,看着灯火辉煌的石家公馆。

    好大的公馆。

    石家公馆占地,应该有数百亩,整个庄园依山而建,气势磅礴。中间有一幢别墅小楼,灯火辉煌。

    欧阳志远拿出一个微型望远镜,看着那座别墅,别墅的周围,一个个彪形大汉,牵着狼狗,来回的巡逻着,戒备森严。

    看样子,那坐别墅,应该就是石家家主石博文居住的地方。

    欧阳志远记住了整个石家公馆的方位和走势。嘿嘿,石景山,我要让你把偷盗的青铜器,都吐出来。

    欧阳志远回到公路上的时候,张倩倩的车到了。

    张倩倩停下车,欧阳志远坐进了车里。

    张倩倩道:“志远,难道真的是石景山干的?”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错不了,石景山车上有我放置的追踪器,我是沿着追踪器追来的。”

    张倩倩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你竟然在石景山车上放了追踪器?你什么时间放的?”

    欧阳志远笑道:“咱们的车靠近石景山的车,我让你开强光灯,那时候,我就弹出了磁性追踪器。”

    张倩倩的眼睛亮了起来,她拂了佛漆黑的秀发笑道:“真有你的,你真是干国安的天才。”

    欧阳志远笑道:“小意思,当时那辆车在那里,我就起了怀疑,呵呵,这家伙果然目的不纯呀。”

    张倩倩道:“下面怎么办?”

    欧阳志远道:“当然是夜探石家公馆,去找青铜器。”

    张倩倩道:“石家公馆可是戒备森严,龙潭虎穴,公馆里养了很多藏獒,人根本不是藏獒的对手。”

    欧阳志远笑道:“那是没碰到我,藏獒要是见了我,一定会吓得扭头就跑。”

    张倩倩笑道:“吹牛,要是碰到藏獒,你肯定比我跑的慢。”

    欧阳志远笑道:“不会吧,我只能比你跑的快。”

    张倩倩笑道:“呵呵,你看,实话说出来了吧,到时候,就怕你早已吓得腿肚子转筋了,根本跑不动了。”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就是跑不动了,我也要挡在你的面前,让藏獒先咬我。”

    张倩倩笑道:“走吧,别贫嘴了,碰到藏獒的时候,就看你的表现了。”

    两人找到一个地方,停好车,快速的在黑夜中,奔向石家公馆。

    石家公馆的围墙有五六米高,而且上面还有电,通了高压电的电,发出嗡嗡的轰鸣,不时闪烁着让人毛骨悚然的蓝光。

    雪亮的探照灯,来回的扫射,照的四周如同白昼一般,岗楼上,还有值班的保镖在巡视。

    一只鸟被灯光晃晕了眼,一头撞到了电上。

    “噗!”

    一道刺目的蓝色弧光爆闪,那只鸟立刻发出噼里啪啦的燃烧声,眨眼间,变成乌黑的焦炭。

    欧阳志远和张倩倩两人趴在一块巨石后面,看着高高的电上那只烧焦的大鸟,两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张倩倩看着高高的围墙道:“上面有高压电,不好过去。”

    欧阳志远感到一股好闻的幽香和热乎乎的香甜气息,喷到了自己的后颈,痒痒的。小丫头光顾着说话,看围墙,把热气喷到了志远的脖子上了。

    欧阳志远一转脸道:“我带你……。”

    由于两人靠在了一起,离得太近,欧阳志远这一转脸,他的嘴唇一下子碰到了张倩倩的娇唇上。张倩倩想不到会这样,顿时一呆,一股异样的感觉,让张倩倩内心狂跳。

    紧接着她的脸色一红,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一把揪住欧阳志远的耳朵,恶狠狠的道:“欧阳志远,你是故意的。”

    欧阳志远也没想到,自己的嘴唇会碰到张倩倩的娇唇,一股甘醇的幽香,顿时充满着欧阳志远的嘴唇,这让欧阳志远有点陶醉。

    但紧接着,自己的耳朵就传来了剧痛。

    “哎呀,张倩倩,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欧阳志远立刻十分夸张的,疼的呲牙咧嘴,立刻道歉。

    张倩倩松了手道:“哼,看你以后还敢故意使坏不?”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走,我带你过高压电。”

    张倩倩刚想说话,只觉得纤腰一紧,身体竟然随着欧阳志远腾空而起。吓得张倩倩连忙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再也不敢松手。

    欧阳志远带着张倩倩上了墙头,脚尖一点,如同一只大鸟一般,越过了高压电,向墙里面落去。

    墙里面比较黑暗,但黑暗之处,两双惨碧的眼睛,在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落下的身形。

    那是两只形状如同牛犊一般大小、猎豹一般敏捷的纯种藏獒。

    这两只藏獒恶狠狠的盯着欧阳志远,嘴里露出惨白的獠牙,发出呜呜的低沉嚎叫。

    我的天哪,不会这么巧吧?两只最凶猛的藏獒,张开血盆大嘴和獠牙,正等着欧阳志远落下。

    张倩倩看到了这两只凶狠的藏獒,她禁不住张嘴就想叫喊。欧阳志远一把捂住了她的小嘴。脚尖猛一点墙壁,身形箭一般的向前射去。

    两只藏獒一看到嘴的活物竟然跑了,两只藏獒并没有狂叫,而是闪电一般的追来。

    咬人的狗不叫呀。

    欧阳志远猛一扬手,两道寒芒飞了出去。

    “噗噗!”

    两把手术刀,如同电芒一般插进了藏獒的眉心,直达脑髓。

    “噗通!噗通!”

    两只藏獒一头栽倒在地,四肢一阵抽动,气绝身亡。

    欧阳志远立刻放下张倩倩,冲了过去,取下手术刀,把两只藏獒拖到黑暗的角落藏好。

    张倩倩看着欧阳志远干净利索的干掉两只巨大的藏獒,小丫头眼里闪烁着敬佩的光芒。

    “走,到那座别墅看看。”

    欧阳志远一拉张倩倩,两人沿着黑暗的墙角,快速的扑向那座别墅。

    果然,石家公馆很大,建设的简直就是国家园林一般,极其的讲究,两人躲过一队又一队的巡逻保镖,终于接近了那座豪华的中心别墅。

    石景山是香港四大家族之一家主石博文最小的儿子,也是最聪明的一个儿子。

    九龙古玩城就是石博文开发建设起来的。石博文的产业和投资很杂,什么项目赚钱他就干什么,但珠宝古玩是石家其中主要的支柱产业之一。

    半年前,胡志雕经过整容,化名严家海,开了一家专门经营青铜器的博古轩。

    石景山在胡志雕的店里,买到了一件精美绝伦的西周古鼎。

    面对这件精美绝伦的西周古鼎,石景山顿时怀疑起来胡志雕的身份。他经过很长时间的大量调查,和买通了胡志雕身边的一个保镖,终于查到,这个严家海的真名叫胡志雕,来自大陆山南省龙海市。

    他立刻调取了胡志雕的资料,他发现,胡志雕在大陆走私过来大量的青铜器。

    石景山的父亲石博文最喜欢的就是青铜器。按照道理,石家未来的家主,是他大哥石景阳。但是,石景山并不甘心未来的家主让大哥来做。

    他要取得父亲的欢心。因此,他决定盗取胡志雕的这批青铜器。

    他从买通的那个保镖嘴里知道,那批青铜器,就藏在了胡志雕别墅下的地下室里。

    他找人测量了位置,在一个山坡上,开始挖洞,挖了三个月,终于把盗洞挖到了胡志雕的地下室。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