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胡志雕

    第一百章胡志雕

    两人在底下度过了十几小时的黑暗和终生难忘的时光。

    看着这温暖舒服迷人的阳光,欧阳志远微微的眯着眼睛,感受着阳光照在自己身上的温暖。

    望着韩月瑶那活泼调皮的惊喜样子,欧阳志远知道,自己又欠了一份感情。自己并不想伤害月瑶,可是,自己又没有任何的办法给韩月瑶解毒。

    这个出口,竟然在一个小山坡上,欧阳志远看到,西山谷里的那座六层楼,已经变为一片废墟。

    欧阳志远想到了那一连串的爆炸,难道是张倩倩炸毁了这座山谷?

    “欧阳哥哥,看,刘志鹏的山谷已经完蛋了。”

    小丫头已经把欧阳大哥的称呼,变成了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道:“月瑶,走吧,你爷爷等急了。”

    韩月瑶一听欧阳志远提到了爷爷,小丫头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急切的道:“欧阳哥哥,快去救我爷爷,爷爷让刘钟书这个坏蛋关在医院里。”

    欧阳志远笑着拍了拍小丫头的脑袋道:“呵呵,你爷爷已经被我救出来了。”

    “什么?欧阳哥哥,你已经把我爷爷救出来了?”

    韩月瑶一脸的狂喜,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就在进入这个山谷前,我救出了你爷爷。”

    韩月瑶猛的一下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在志远的唇上亲了一口,大笑道:“谢谢你,欧阳哥哥,快走,我要去见爷爷。”

    欧阳志远看着可爱的韩月瑶,不由得笑道:“走吧,咱去看你爷爷。”

    两人快速的走下山谷,整个山谷内,已经变成废墟一片,没有一个人。来到大路上,韩月瑶笑嘻嘻的伸出小手,拉着欧阳志远的大手,欢快的在公路上走着。

    小丫头的心情好极了。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是小丫头最大的快乐。

    两人走了十几分钟,就看到远处几辆轿车高速的开过来。

    欧阳志远拉起韩月瑶,闪电一般的藏在一块巨大的岩石后面。

    轿车开到眼前,欧阳志远看到第一辆车,是张倩倩的那辆轿车。

    欧阳志远拉着韩月瑶跑了出来,立刻向几辆轿车挥手致意。

    昨天,张倩倩在炸了毒品制造厂后,立刻和欧阳志远会合。但她还没有走到欧阳志远下去的那部电梯,刘志鹏安装的爆炸装置,就爆炸了。

    惊天的爆炸和强劲的气浪,把张倩倩推出十几米远。如果她走到电梯前,张倩倩的命就没有了。

    等到销烟散尽,张倩倩才从地上爬起来。眼前的景象,让她的心脏骤然暴缩。

    整座六层大楼已经消失,变为一片废墟瓦砾。

    欧阳志远!

    志远还在地下室。张倩倩发疯一般冲向废墟,但六层楼地废墟,让张倩倩无能为力。

    是谁放置的爆炸装置?

    张倩倩立刻把情况报告给周默。

    周默和顾勇已经回到珍宝斋,对伤口进行包扎处理。

    韩建国立刻回到了自己在香港的一个驻地,召集自己的人手。

    刘钟书的背叛,让他暴怒至极,虽然刘钟书、刘志鸿、刘志鹰已经死了,但韩建国立刻召集了几十名手下,对刘钟书的家人,进行秘密清洗,所有刘钟书的家人,在一天之内,全部失踪消失。

    香港恒丰分公司的高层,立刻来个大换血,所有刘钟书的人,全部被踢出恒丰集团。

    韩建国派出几十名保镖,立刻赶到西山谷,来救韩月瑶。

    那些保镖在半路上,就听到了西山谷发生猛烈的爆炸。

    这时候,张倩倩听到了远处有警笛的声音。

    周默立刻让她先撤退,免得引起警察的怀疑。

    张倩倩立刻驾车离开了西山谷。

    张倩倩回到了珍宝斋,详细的把情况向周默报告了一遍。

    周默听完张倩倩的回报,他推测,欧阳志远和韩月瑶可能没死,他们应该在下面的地下室里。但是,现在西山谷有大量的警察,咱们的人,不能去。只有等到警察离开,咱们的人才能去营救。

    周默在西山谷留下眼线,当警察经过十几个小时勘探撤离后,张倩倩他们立刻开车直奔西山谷。在半路上,他们碰到了亲自带人赶来寻找自己孙女的韩建国。

    欧阳志远和韩月瑶从地下出来的时候,警察刚刚撤走。

    张倩倩看到了欧阳志远牵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从一块巨大的岩石后,闪了出来,顿时大喜。

    整个车队,慢慢的停了下来。

    车里的韩建国看到了志远拉着自己的孙女,跑了过来。韩建国高兴地胡子哆嗦着,说不出话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孙女还活着。

    他的助手连忙搀扶着韩建国走下车来。

    “月瑶,爷爷在这儿。”

    韩建国大声喊着,眼泪流了出来。

    韩月瑶听到了爷爷的呼唤声,她连忙奔过去,一下子扑进了爷爷的怀里。

    “爷爷……呜呜呜……爷爷,你没事吧。”

    韩月瑶趴在爷爷的怀里呜呜的哭着。

    韩建国流着泪笑道:“爷爷没有事,我的月瑶没有事更好。”

    周默没有来,来的是顾勇和张倩倩。

    张倩倩狠狠地打了欧阳志远一拳道:“志远,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

    欧阳志远笑道:“还以为我挂了?呵呵,能伤害我欧阳志远的人,还没有出生。”

    张倩倩笑道:“吹牛。”

    顾勇笑道:“志远,你们是怎样逃生的?”

    欧阳志远简单的把自己和韩月瑶掉快进了陷阱的事说了一遍,当然他隐瞒了刘志鹏下药、自己和韩月瑶之间发生的事。

    张倩倩笑道:“志远,你的命真大。”

    欧阳志远走向韩建国。

    韩建国连忙走过来,看着欧阳志远,老人家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说不出话来。

    谢字已经表达不出来自己对欧阳志远的感激之情。

    自己的命和孙女的命,都是人家欧阳志远救的。

    欧阳志远看着韩老眼里的感激之情,他笑道:“韩老,您是我一直尊重的长辈,月瑶是我的妹妹,任何人敢伤害你们,不论多远,我欧阳志远都要赶过来。”

    韩老的眼睛湿润了,他大声道:“志远,走,到我那里坐坐。”

    欧阳志远道:“好的,韩老。”

    众人坐上车,顾勇、张倩倩先回珍宝斋,欧阳志远和韩老坐车来到韩老在香港的另一个家。

    两人来到客厅,韩建国亲自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韩月瑶抢着端给欧阳志远。

    “欧阳哥哥,喝水。”

    欧阳志远接过来水杯笑道:“谢谢,月瑶。”

    韩建国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怎么知道我被刘钟书关起来的?”

    欧阳志远道:“月瑶身上有一支我送的签字笔,那是一支能录音、照相还能发出求救信号的笔,我收到了月瑶的求救信号,就赶了过来,通过香港的朋友帮助,就找到了你的位置。”

    韩月瑶拿出那支笔递给爷爷道:“爷爷,欧阳哥哥为了我的安全,送了我这支笔。”

    韩建国看了看笔,又把签字笔还给月瑶道:“志远,谢谢你,月瑶能活着走出西山谷,全是你的搭救,整个西山谷都被炸成了一片废墟,你是怎样和月瑶逃出来开的?”

    欧阳志远道:“刘钟书派遣自己的大儿子刘志鹏,专门关押月瑶,我和朋友来到西山谷的时候,发现西山谷里有刘钟书的制毒工厂,我和朋友分头行动,我朋友负责炸毁刘钟书的制毒工厂,我负责营救月瑶。

    刘志鹏十分的狡猾,在我把月瑶救出来的时候,他把我们沉入山底下二十米的监牢,然后炸掉了地下室上面的建筑物。“

    欧阳志远没有说出来刘志鹏下春药的事。

    韩建国忙道:“山底下二十米的监牢?刘志鹏真是该死,这么深的牢房,你们是怎样上来的?”

    欧阳志远道:“我有一把锋利的匕首,我背着月瑶,一边用匕首插进石壁里,一边爬了上来。”

    韩建国知道,欧阳志远的武功高强,他有这个能力。

    韩建国道:“刘志鹏到哪里去了?”

    欧阳志远道:“刘志鹏被我一脚踢碎了胸骨,就是不死,也好不到那里去,我们上来后,不知道刘志鹏哪里去了。”

    韩建国冲着手下的保镖道:“立刻让人搜索刘志鹏,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看样子,韩建国对刘钟书的家人,恨得要死。

    “是,老板。”

    一个保镖立刻去安排。

    欧阳志远看着韩建国道:“韩老,刘钟书能背叛你,你的另外三个儿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韩建国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欧阳志远道:“您被刘钟书关起来,我敢说,他们四个人绝对都会得到消息,嘿嘿,三个人竟然无动于衷,韩老。”

    韩建国叹了一口气,看着欧阳志远,随即,韩老的眼光变得明亮起来道:“志远,我老了,月瑶还小,没有人来帮我,志远,你来帮我吧,如果你来帮我,恒丰集团副总裁的位置,就是你的。”

    韩月瑶一听爷爷这样说,小丫头的眼睛顿时露出炽热的光芒,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韩老有点憔悴的脸,和那双渴望自己答应的眼睛,他苦笑道:“韩老,这……呵呵,以后再说吧,但是,只要你有什么让我帮忙的事,我一定会赶过来。”

    韩建国和韩月瑶一听欧阳志远委婉的拒绝了,两人的眼里都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韩建国道:“他三个人目前还不敢背叛,嘿嘿,任何人敢背叛我,我韩建国不会饶了他的,”

    欧阳志远道:“韩老,香港恒丰现在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担心香港恒丰会乱。

    韩建国道:“香港恒丰分公司,我已经控制住了,整个公司清洗了一遍,我韩建国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欧阳志远一听韩建国控制住了香港恒丰,他终于放下心来。

    欧阳志远在韩老家里吃过午饭,就和韩老告辞,说去找朋友,还有事情要办。

    韩建国道:“志远,办完事后,来这里住吧,”

    欧阳志远道:“好的,韩老,我尽量来吧。”

    韩建国道:“月瑶,送送你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走下楼,走到没有人处,小丫头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痴痴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哥哥,晚上来家里住吧。”

    志远拍了拍月瑶的脑袋道:“尽量吧,月瑶。”

    两人快走到大门的时候,韩月瑶一招手,叫来公司的一辆奔驰,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哥哥,这辆车你开吧。”

    欧阳志远知道,没有车还真不方便,但香港的路,自己又不是很熟悉,有车也不敢开。

    张倩倩那辆车不错,有事的时候,可以让张倩倩开车。

    欧阳志远笑道:“香港的路我不熟悉,有车也不行呀,让司机送我到九龙古玩城吧。”

    韩月瑶笑道:“让司机給你开车吧,你在香港期间,这辆车就跟着你了。”

    欧阳志远心道,这可不行,自己可是国安的人,很多的事,都是秘密的,不能让外人知道,还是自己来开吧,小心一点,就不会迷路了。

    欧阳志远道:“月瑶,谢谢你,我自己开车吧。”

    欧阳志远走向奔驰,让司机下来,自己坐在了驾驶座位上。

    韩月瑶跑了过来,笑吟的道:“欧阳哥哥,我给你说句话。”

    欧阳志远伸出头来,看着韩月瑶道:“月瑶,什么事?”

    韩月瑶闪电一般的在志远的唇上亲了一口,然后咯咯笑着,跑回大楼。

    欧阳志远笑了,这小调皮的丫头。

    韩建国站在窗户前,看到了自己的孙女亲了一下欧阳志远一下,就跑开了。这让韩建国吓了一跳。月瑶亲的那个地方,可是欧阳志远的嘴唇。

    这个地方,可是只有恋人之间,才可以亲吻的。

    难道……?志远喜欢上了月瑶?不可能吧,欧阳志远的恋人,可是萧眉。

    自己是爷爷,怎么问问月瑶?

    韩建国疑惑的看着欧阳志远开着奔驰离开。

    韩月瑶跑进了自己的卧室,小脸红扑扑的,透过窗户,看着欧阳志远开着奔驰,离开这里。

    韩月瑶坐在书桌旁,两手拖着红扑扑的双腮,眼睛没有任何的焦点。她的脑海里,出现了自己和志远亲热的画面。

    虽然当时是半清醒状态,但志远给自己的爱意,让韩月瑶终生难忘。

    可是,欧阳哥哥有萧眉姐姐,自己和欧阳哥哥都那样了,自己怎么办?

    小丫头一会儿又皱起了眉头。

    就这样,小丫头一会儿高兴,一会儿郁闷,好象神经病一般。

    韩建国没有看到自己的孙女回到客厅,心道,小丫头到哪里去了?难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韩建国走向韩月瑶的房间,房间没有关门,他看到,自己的孙女坐在书桌前,托着腮,一会儿笑嘻嘻的,眉色飞舞,一会儿又紧锁眉头。

    韩建国心道,月瑶怎么了这是?

    韩建国敲敲门,韩月瑶竟然没有听到。他微笑着走进了孙女的房间。

    韩月瑶竟然没有感觉到爷爷走了进来。韩建国伸出手指头,在韩月瑶的面前晃动着,韩月瑶也没看到。韩建国知道,自己的孙女走神了。

    难道月瑶爱上了欧阳志远?这不可能吧?一天就爱上了?

    韩建国看着自己的孙女道:“月瑶!月瑶!”

    韩月瑶一下子惊醒过来,她看到了爷爷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吓了一跳,脸色一红,连忙道:“爷爷,您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你欧阳哥哥走了?”韩建国小声道。

    韩月瑶道:“走了,我让欧阳哥哥开了一辆奔驰走的。”

    韩建国道:“月瑶,咱们这次能转危为安,多亏了你欧阳哥哥。”

    韩月瑶道:“是的,爷爷,咱们要好好的谢谢欧阳哥哥。”

    ……………………………………………………………………………………………………………………

    欧阳志远的奔驰开到博古轩的时候,他的车速减慢了,他看着博古轩里的那些青铜器,他的脑海里出现了胡志雕走私了四十多件国宝青铜器的情景。

    一定要追回这些青铜器。

    欧阳志远把车开到珍宝斋门前,走进了珍宝斋。

    周默正坐在柜台里面,看着一件青花瓷器。他一看欧阳志远回来了,他笑道:“志远,来,看看这件青花瓷器,是什么年代的?”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周默手里的青花瓷器道:“应该是明代的青花瓷。”

    周默一听,笑道:“志远,眼光不错,正是明代的青花瓷。”

    欧阳志远道:“周组长,你帮我调查一下博古轩老板的资料。”

    周默道:“张倩倩给我说了,这时你要的资料。”

    周默说着话,拿出了一个纸袋。

    欧阳志远从纸袋里,拿出一张照片和资料。欧阳志远一眼看到了那张照片,是他,胡志雕!

    虽然照片上的容貌已经改变,但那双阴险狡诈的冷酷眼睛,欧阳志远不会忘记。

    这双眼睛,就是胡志雕的眼睛。这个王八蛋整了容。

    欧阳志远道:“周组长,这人就是从龙海市逃过来的胡志雕。”

    周默点点头道:“这人现在叫严家海,香港人,古玩艺术收藏家。”

    欧阳志远道:“周组长,这人手里有四十多件走私出来的春秋时期的珍贵青铜器,这批国宝,很有可能还没有出手,我们要找回来,我们中国的国宝,决不能再流落到外国人的手里。”

    周默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们六组已经开始调查这个人,我已经约了严家海,晚上在香格里拉大酒店吃饭,你就是我的店伙计。”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好,晚上我要会会胡志雕。”

    ……………………………………………………………………………………………………………………

    博古轩的密室里。

    胡志雕坐在椅子上,他手里拿着一件青铜器,慢慢的看着,点上了一颗烟。

    自己来香港半年多了,现在终于在这块地方站住了脚。

    博古轩已经在香港艺术品收藏界,初露头角。自己对青铜器的鉴定,也得到了香港同行的认可。

    不容易呀。

    胡志雕吸了一口烟,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搐着,自己来到香港的代价,就是自己的三儿子死了。现在,自己的大儿子胡奎和二儿子胡彪也来到了香港。

    自己为了隐瞒身份,在医院里整了容,自己现在已经有了合法的身份,叫严家海,香港艺术品收藏家。

    四十二件国宝青铜器,就隐藏在自己购买的别墅的地下室里。

    这可是一批无价之宝。

    随便一件,就可以让自己吃喝不愁。

    四十多件国宝,是一笔庞大的财富。

    现在,已经有买家对自己珍藏的青铜器感兴趣了,今天晚上,珍宝斋的老板周默,约自己吃放,目的就是要购买精品青铜器。

    是该出货的时候了,这半年来,几乎花光了自己的积蓄。如果再不出货,自己就要喝西北风了。

    自己已经派人暗中调查过周默,这人是九龙古玩城的老人了,开古玩店,有十几年的历史,和他交易,应该没有问题。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